•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一章 功名只向马上取
  • 第五十一章 功名只向马上取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毫不犹豫,他明白zi的命运已经牢牢绑在赛义德王储的战车上,不用默罕默德劝说,他也要加入战斗,因为他生错了年代,这种性格的人在国内注定永无出头之日,要么默默无闻,要么锒铛入狱,简直没有第三条路。

        如今,机会终于来临,zi可以凭借勇敢和智慧。一刀一枪去拼个光辉前程,哪怕是死了,也无憾了。

        “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江东大学历史系的毕业生刘汉东念了一句诗,毅然决定参与科林酋长国的内战。

        “不行!”一直没说话的秦显扬坚决反对,“我们中国向来不会干涉他国内政,你们的事情你们zi解决,我们是绝不会参与的。”

        “好吧,我尊重你们的意见,这是属于科林人的战争。”默罕默德少校从善如流,并不勉强。

        阿米尔王子却走了过来,夜色下他一双眼睛闪亮无比,王子换了件军装,没有佩戴军衔,瘦削的少年如同一株小树苗,他站在刘汉东面前说:“先生,我以科林酋长国代理王储的名义,授予你陆军准将军衔,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参加我们的战争了。”

        刘汉东懵了,陆军准将!什么概念,zi只当过陆军中士,连军官都不是,怎么一步登天当上将军了。

        紧接着,阿米尔王子又授予了默罕默德少校同样的准将军衔。

        刘汉东不由得佩服起这个少年来,临危不乱,还知道收买人心,军衔又不值钱,只要夺回国家,哪怕加封上将、元帅又何妨,fanzheng国家是zi的,军衔随便给。

        “我的战友同样需要名义。”刘汉东道。

        阿米尔微微一笑:“会有的,崔和火都将会拥有科林陆军上尉军衔。”

        他接着宣布,凡是特别空勤团的将士,军官统统晋升一级,士兵晋升两级,并且得到王子点下的承诺,战死后家属会得到一百万美元抚恤,如果负伤残疾,国家保障后半生衣食无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时间军心振奋,士气高昂。

        默罕默德派人将小崔和火雷带了来,武器装备一样不少,兵贵神速,立刻出发,除了留守营地的一个班士兵,其余所有人马带足三个基数的弹药,背着降落伞包登机,飞往科林。

        在出发前,刘汉东做了一件事,命令秦显扬交出卫星电话,连同zi的卫星电话一起,安排人丢到旷野中去。

        灰色的c130运输机从军事基地起飞了,两位新鲜出炉的准将阁下聚在一起商讨作战事宜,依刘汉东的意思,伞降王宫,直捣黄龙,但默罕默德说夜间伞降太危险,而且王宫周围肯定遍布军队,这是往包围圈里跳。

        “稳妥的做法是降落在机场,我们冲出去,找一些汽车,然后再向王宫进军。”默罕默德用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个箭头,代表进攻路线。

        刘汉东终于明白为什么以色列人能以少胜多了,阿拉伯哥们shizai是面啊,默罕默德这样的所谓精锐伞兵,都没有勇气在王宫降落,反而想着正儿八经的降落在机场,就凭这不到一百个人,只有轻武器,怎么可能打进有坦克装甲车防御的王宫啊。

        默罕默德手底下有几个受过军校教育的上尉、中尉,也都支持机场方案,刘汉东据理力争,一个上尉质问他:“阁下,请问你是哪所军事学院毕业的,你此前最高军衔是什么?”

        刘汉东哑口无言,他没当过干部,最高军衔是中士,更没上过军校。

        沉默已久的秦显扬再次发言:“我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少校,步兵指挥学院参谋专业毕业,我可以发表意见么?”

        默罕默德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秦显扬说:“军事上来说,有正兵,奇兵之分,你们人数少,但胜在突然,这就是典型的奇兵,如果降落在机场,就丧失了突然性,敌人会提前部署,装甲兵对轻步兵,这就是一场,所以,机场方案是下下策。”

        默罕默德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他,示意他继续说。

        “换做我,也会在王宫伞降,首先,伞兵就是注定要被包围的兵种,所以极其重视兵员素质,我看到你们胸前都佩戴着伞降徽章,这是伞兵的荣誉吧,一般步兵不会有,第二点,王宫的面积很大,有大片的树林、绿地,海滩,很多天然的掩蔽所,而且叛军驻守在外围,只要拖住他们半小时,就能解决战斗,把亲王俘虏,那么战争就结束了。”

        “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么?”默罕默德问。

        “有,但要做长期战争的准备。”秦显扬说,“降落在沙漠地带,拥戴阿米尔王子为新的埃米尔,争取邻国支援,和叛军打游击战,打持久战,这个不算上策,顶多算中策,因为你们的资源不会比大亲王多。”

        默罕默德和军官们陷入了沉思,他们拿不定主意,只好请示王子。

        阿米尔虽然只有十七岁,但却很有决断力,他斩钉截铁道:“要么胜利,要么毁灭,没有中间道路,我支持伞降王宫,用最暴力最突然的方式解决yiqie。”

        默罕默德准将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始制定详细作战方案,他经常出入王宫,能够凭ji画出王宫草图,阿米尔再加以补充,在图上用红笔标上埃米尔的卧室和办公室等重要区域,作为重点进攻目标,当然还少不了地牢,王室关押囚犯的所在。

        c130单调的引擎轰鸣催人入睡,机舱内弥漫着战士们的汗臭味,沙漠地带条件有限,做不到每天冲澡,中东人本身体味就大,直冲鼻子,刘汉东睡不着,问秦显扬:“你怎么给我们支招,你不是要把阿米尔送回王宫么?”

        秦显扬自嘲的笑笑:“这不是成功了么,阿米尔今晚就能回到大亲王身边,我也算完成任务了。”

        刘汉东道:“那倒也是,你横竖都是赢家,副处保得住。”

        秦显扬道:“别挤兑我了,我只是个小人物,国际风云变幻,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尽了一个中国人的责任而已。”

        刘汉东只是冷笑。

        ……

        塔基卡提,凯宾斯基酒店,张邦宪赴宴归来,眉飞色舞,他说新埃米尔是个极睿智的政治家,值得信任。

        “赛义德签署的那份战略合作意向书他们收走了,说重新给我们一个更加优惠的合作方案,科林近海发现了高产油田,优先考虑卖给我们。”

        张总很兴奋,打电话回国报喜,他在北京有靠山,小靠山的大靠山是政治局级别,来头不比郑杰夫小,这一场科林石油生意上的博弈,其实是党内两个派系之间的明争暗斗。

        郑佳一身为**,自然心知肚明,目前来看是柳暗花明,胜负难料,不过总体来说对zi这边不利,因为gen最新消息,总参负责情报和特战的副总长罗克功突发疾病住院,恐怕短期内无法工作,他的职务由一名总长助理代理,这就使得qingkuang更加扑朔迷离了。

        大使馆方面,秦鹰扬是军方代表,不过此刻他的权力已经被国内来的接管,一个叫姚广的年轻人接替了他。

        军方悄悄参与进来,他们的任务是确保将阿米尔王子送回王宫,以换取经济上的利益,大亲王私下里做出承诺,只要中国人交出阿米尔,就可以按照原先的协议继续做生意,否则的话,科林就会和台湾建立外交关系。

        姚广是领了尚方宝剑来的,必要的时候可以杀人,他亲自给秦显扬打了电话,说了一大通国家民族、军人天职的话,命令他不惜yiqie代价带回阿米尔王子,如果shizai带不回活人,处决之后拍摄照片,带回能鉴定dna的人体组织也行。

        “谁阻拦,格杀勿论!”最后姚广冷酷无比的说道。

        可是秦显扬一直没有反馈信息,卫星电话打了也没人接,姚广有些不安了,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定位,发现秦显扬和刘汉东的卫星电话最后的位置都在伊拉克北部,isis肆虐的地方。

        “或许是被极端组织的人绑了去。”姚广这样推测。

        白天塔基卡提城内发生了上万人规模的,起初只有外来劳工闹事,慢慢的,科林本土市民也加入进来,数万人大亲王发动政变,大队的军人和封锁道路,用消防水龙冲刷人群,发射了几十枚催泪弹,者中有人向开枪,打死打伤数人,然后军警开枪还击,当场打死二十多个市民,这才将下去。

        大亲王是赛义德王储的伯父,是个昏庸好色又无能的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就劣迹斑斑,老埃米尔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就是大亲王,二儿子是赛义德的父亲,七十年代死于,三儿子愤世嫉俗,抽大麻听摇滚,八十年代初期依然放弃王子身份,奔赴阿富汗奋战在抗苏前线,至今杳无音讯。

        在姚广看来,一个昏庸的君主远胜过英明的埃米尔,大亲王贪婪好色,毫无底线,和这种人打交道只要舍得下本钱,他能把国家都卖给你,假如是赛义德当政,那就麻烦了,这个牛津大学的博士绝不会让中资企业占到任何便宜。

        天色已晚,姚广打了个哈欠,但此刻还不能睡,科林局势未定,随时会有变化,作为情报军官,他要二十四小时值班。

        今晚月色很好,科林上空繁星点点,如果姚广手头有天文望远镜的话,他会发现一架灰色的军用运输机正从北方向这边飞来。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