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章 奉召讨贼
  • 第五十章 奉召讨贼

    作品:《匹夫的逆袭

        

        如果换做别人,刘汉东丝毫不会害怕,反而会叫嚣着让对方开枪,但是面前站着的是秦显扬,一个执拗的,只认死理的前政工干部,他真的会开枪,会毫不犹豫的打爆刘汉东的脑袋,然后毫无愧疚的把阿米尔送回科林,哪怕等待着小王子的只有死亡。

        “我需要知道理由。”刘汉东慢慢举起了手,“我现在不是现役军人,连预备役都不是,你不能那军人那一套要求我,再说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假传军令。”

        秦显扬想了想说:“好吧,虽然这是绝密,但鉴于你也是参与者,我可以告诉你,刚才我接到秦鹰扬转来的电话,北京的首长命令我阻止你的行动,把阿米尔带回科林,如果你反抗,我有权处决你。”

        “北京的哪位首长?”刘汉东问道,“你确定了么,万一是秦鹰扬被人收买了呢?”

        “这点辨别能力我还是有的。”秦显扬冷笑道,“我对堂哥的品质也是相信的,如果他变节,那就没有精忠报国的军人了,这道命令来自一个总参二部下面一个特别机关,负责这件事的是一个姓姚的首长,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希望你理解,服从命令。”

        刘汉东据理力争:“秦显扬,你听听,小崔火雷他们还在战斗,他俩为了掩护咱们,命都不要了,这一路下来,大家互相也都了解了,哪个不是热血男儿,为国家为民族舍生忘死,阿米尔小王子只是个孩子,但他是王储的儿子,他才是科林的合法继承人,把他交给大亲王,你就是亲手送他进火葬场!秦显扬!你有没有良心,有没有道德!”

        秦显扬咬紧牙关,怒喝道:“军人不讲良心,只服从命令,哪怕是错的也要服从,你永远不配做一个军人!”

        “咣当”一声,秦显扬栽倒在地,阿米尔拿着铜水壶站在他身后。

        刘汉东迅速下了秦显扬的枪,把他手脚捆起来丢进皮卡车厢,把水灌进了水箱,水从破洞漏出,原来是水箱被弹片打穿了。

        车里有一挂香蕉,是路上的食物,刘汉东切了一片香蕉贴上去,暂时堵了漏洞,灌了几瓶纯净水,驱车前行,秦显扬醒了,在车厢里乱滚,刘汉东不为所动,要不是念这货有老有小,他都想一枪毙了秦显扬。

        远处就是建在荒漠中的军营了,升腾的热气中,营地四周的瞭望塔变得扭曲起来,一架运输机正在降落,这是多国部队联合营地,起码驻扎着数千名来自各地的士兵。

        “有没有感觉到营盘的森严之气?”刘汉东笑问阿米尔,“想当年穆桂英大破天门阵,观阵之时怕是就这种感觉,金戈铁马入梦来,不破楼兰终不还。”

        阿米尔听不懂汉语诗词,也不认识穆桂英是谁,但他理解刘汉东的意思,点点头道:“极端武装没有远程炮火和空中打击力量的话,就只有采取自爆卡车的方式,才能给军营造成损伤。”

        刘汉东点点头:“小伙子懂得不少。”突然他一脚刹车停下,紧盯着阿米尔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如果你执政科林,会善待百姓么?”

        少年举起手,郑重其事道:“我起誓,如若执掌国家,必善待百姓,在科林实行真正的法治和民主。”

        刘汉东说:“很好,这样即便我们死了,也牺牲的有价值。”

        江铃皮卡开到营地大门前,军营四周挖了壕沟,竖起铁丝网,塔楼上的重机枪瞄准了他们,刘汉东高举双手下车,表示自己是来自科林酋长国的王室工作人员,有紧急事务找科林SAS的默罕默德少校,请代为通传。

        一队宪兵冲出大门,将两人从车里揪下来,按在滚烫的地上,搜身,检查汽车,秦显扬也没受到礼遇,一样搜身,确认车里没有爆炸物品后,缴了他们的枪,押进了营地。

        三人被关在一屋里,没人接待,没水喝,等了半小时,穿科林军服的人才出现,但并不是默罕默德少校,而是一个中尉,他不认识阿米尔殿下,板着脸将三人接回了科林驻军的营地。

        科林特别空勤团的营地很小,位于整座大营的西北角,靠近机场跑道的位置,各种运输机起降的噪音很大,士兵们在营房里做晚祷告,诵经声被飞机轰鸣压的听不清楚。

        有人在割开的汽油桶上铺了篦子,烤牛肉吃,香味袭来,一天没吃饭的刘汉东肚子里咕咕叫。

        “真想吃块牛肉啊。”他嘀咕道。

        可是士兵们不邀请他们吃肉,因为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客人,手上的塑料手铐虽然打开,但门口依然有持枪士兵看守。

        一直等到夜里十点,默罕默德少校才回到营地,他执行巡逻任务去了,而且遭遇IED袭击,损失了一辆车,四个人,心情非常糟糕。

        听说国内有人找,默罕默德少校命令士兵将人押到自己的作战指挥室,三人带到,默罕默德定睛一看,不由暗吃一惊,这不是阿米尔么,看来关于国内的传闻是真实的。

        “默罕默德叔叔,请给我们一些食物好么,我们一天都没吃饭了。”阿米尔王子说道。

        少校赶忙让勤务兵备饭,雪白的餐巾,丰盛的烤牛肉、馕,清水、酸奶,还有生菜和西红柿。

        阿米尔不慌着吃饭,而是对刘汉东说:“传诏吧。”

        刘汉东从衣服里拿出一卷纸道:“王储殿下的旨意,默罕默德少校,请接密诏。”

        默罕默德少校严肃无比的接过了密诏,仔细浏览一番,表情非常复杂。

        “殿下还在人世么?”他问道。

        阿米尔摇摇头:“不能确定。”

        “这么说,传言是真的,大亲王废黜了王储殿下,自己当上了埃米尔。”默罕默德在犹豫,他有自己的考量,率军回国的话,自己这点兵力只能发动一次奇袭,子弹给养耗尽之后,就再无能力,这一场内战究竟有没有必要?很需要考量一个人的智慧。

        默罕默德少校是一个正直的军人,他首先效忠的是科林酋长国,其次才是赛义德殿下,此时此刻他陷入了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刘汉东说话了:“少校,你是王储的嫡系,大亲王肯定容不下你,你和你的部下,势必会被抛弃,你考虑清楚。”

        默罕默德少校道:“你们先吃饭吧,我和国内联系一下。”

        忽然门开了,一个肩膀上佩戴准将军衔的花白胡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副官,两个卫兵,他们显然是不速之客,因为SAS的伞兵们也一脸紧张的跟了进来,手中的步枪都打开了保险。

        来的是科林陆军参谋长哈桑准将,他一眼就看到了阿米尔王子,并不惊讶,因为他的任务就是带王子回去。

        “少校,我刚从科林飞过来,我来宣布你的新任命,埃米尔委任你为科林王家空军的司令,军衔晋升为上校。”

        副官手里端着托盘,上有一份委任状和一副上校肩章。

        哈桑准将扫到桌上的密诏,轻蔑的笑了笑,他说:“少校,你不会做傻事吧。”

        默罕默德少校很沉稳,没有去接委任状,他反问:“赛义德殿下在哪里?”

        “在他该在的地方,他勾结中国人出卖国家利益,该受到审判。”准将恶狠狠说道,目光撇了撇刘汉东和秦显扬。

        “殿下需要一次公平的审判。”默罕默德少校道。

        “那当然。”准将神气活现的扯了扯军装,“真主是公平的,也是仁慈的,少校你收拾一下,马上回科林就任空军司令吧,这里由我接管。”

        忽然刘汉东欺身上前,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抽出准将腰间的配枪,上膛开保险一气呵成,顶着准将的下巴颏就楼了火,子弹打穿了脑袋,血和**溅了一屋子。

        准将的副官忙不迭的拔出手枪,正要冲刘汉东开枪,秦显扬一个饿虎扑食上去,将副官扑倒在地,两个卫兵举枪扫射,默罕默德拔枪在手,嘡嘡两枪,结果了两个卫兵。

        军人们一拥而入,看着满地狼藉,全没了主意。

        默罕默德深知准将一死,自己的后路就彻底断了,不反也得反了,他下令全团紧急集合。

        准将的副官被逮捕了,刘汉东安然无恙,秦显扬肩膀上却挨了一颗子弹,好在只是擦伤,问题不大。

        所谓的特别空勤团,实际上只有一百二十个人,在伊拉克执行任务半年,战死战伤二十余人,现在只剩下不足百人。

        士兵们在操场集合,默罕默德少校发表简短讲话,说大亲王叛乱,特别空勤团奉诏回国平叛,立即出发。

        特别空勤团是赛义德王储亲自招募,亲自训练的嫡系精锐,自然无条件忠于王储,他们没有任何疑问,立刻拿起装备赶赴机场。

        机场上停着一架C130运输机,是准将的座机,现在反而成了伞兵们杀回国内的运输工具。

        士兵们陆续登机,阿米尔王子作为精神领袖也同机回国,默罕默德少校邀请刘汉东一起回去。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就不跟你们去了。”刘汉东道,“我有俩兄弟生死未卜呢,我要去找他们,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

        默罕默德少校道:“是****人么,他们和ISIS武装交火,打得很不错,就是运气差点,子弹打光了。“

        刘汉东急道:“你知道他们在哪里?”

        “他俩被我救下了,现在正在军营里。”默罕默德道,“欢迎你和你的朋友们加入,我们需要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