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八章 勤王
  • 第四十八章 勤王

    作品:《匹夫的逆袭

        塔基卡提外来劳工聚居区,慈祥的阿里.汗博士正坐在轮椅上给一群小孩子讲经,忽然有人从天而降,手里拎着机头大张的手枪,似笑非笑看着博士.

        孩子们紧张起来,博士却若无其事道:"孩子们,这就是我给你们讲的辛巴达."

        一群追星的孩子围了上来,有胆大的还试图去摸刘汉东的枪,搞得他不便发飙,心说博士真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

        好在谢里夫及时出现,轰走了这些孩子,博士睿智无比,知道刘汉东的来意,先奉上了两万美元,然后诚恳的请求他,救救阿米尔王子.

        "科林发生了政变,王储可能已经殉难,他执政期间,我们外来劳工的日子还算好过,我们感激他,所以要保护他的孩子,但我们没有能力,警察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求求你,带他走吧."

        博士的花言巧语打动不了刘汉东,他问:"什么价码?"

        "对半分."博士狡黠的笑着,"阿米尔王子在利雅得有个账户,里面存了一些钱,他也不知道具体数目,但是承诺给营救他的人一亿美元,这笔钱我们两家各拿五千万,我想非常公平."

        刘汉东说:"一点也不公平,你只是走运捡到了小王子,而我要千里迢迢把他运到利雅得,现在整个国家都在戒严,士兵和警察搜查每一辆车,能不能出去还是问题,搞不好像上次一样,被博士您给坑了,小命都保不住."

        博士说:"那是一个误会,我想您是可以理解的,这样吧,我们少拿一些,四千八百万,多给你们二百万."

        "三千开."刘汉东说.

        "四六,不能太低了,不然我就找别人合作了."博士严守底线,不再退让,"你也不用叫苦,我知道你们有一架直升机,只要几个小时就能毫无风险的把小王子送到沙特,这笔钱赚的很轻松."

        刘汉东辩道:"开什么玩笑,你以为军队是吃素的么,边境上有防空雷达和导弹,科林的空军战斗机一出动,我们就是案板上的羊肉."

        博士摇摇手指道:"不不不,我的朋友,这些都是你的想象,事实上漫长的边境线根本无人值守,只要你能离开塔基卡提,就成功了一半,至于空军,那更不用担心,每个人都知道,空军是赛义德王储的嫡系,现在这猩行员全都被软禁起来了,科林没有空军了."

        刘汉东只是在讨价还价而已,见好就收了,伸出手来和博士握了握:"成交."

        博士拍拍巴掌,有人将阿米尔王子带了过来,这是刘汉东第三次和阿米尔见面,前两次都是在迪拜阿玛尼酒店里.

        小王子很镇定,颇有乃父风范,他不像是避难的丧家之犬,倒像是微服私访的王爷,不卑不亢,有礼有节,他承诺抵达利雅得之后,会拿出一亿美元酬谢大家,至于怎么分,他不管.

        刘汉东想了想,问博士:"你觉得四千万美元能解决你面临的所有难题么?"

        博士回答道:"我的难题,不是金钱可以解决的."

        刘汉东道:"我有路子,可以做一票更大的买卖,你可以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博士脸上浮起玩味的笑容:"说说看."

        刘汉东盯着他的眼睛道:"这个国家昨夜发生了政变,法定继承人被废黜,假设我们帮阿米尔和他的父亲拿回政权,你觉得赛义德殿下,哦不,赛义德陛下会怎么酬谢我们?"

        博士良久不语,阿米尔瞪着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刘汉东,少年很有城府,没有发问.

        "我觉得可以试试看,需要我做什么?"博士终于下了决心.

        刘汉东附耳说了几句,博士瞳孔微缩,摇摇头:"风险太大,会有很多人死去."

        "反正你又不用死."刘汉东恶狠狠地狞笑道.

        "好吧,我答应你."博士深吸一口气,眼神坚定起来.

        ……

        阿米尔跟着刘汉东走了,谢里夫开车送他们,出了院子,停在远处的路虎车跟了过来,这是刘汉东留的后手,火雷和秦显扬随时增援,小崔拿着狙击枪守在高处,只要博士敢轻举妄动,就血洗了这里.

        "殿下,我想知道,空军sas的默罕默德少校能不能信任?"这是刘汉东最想知道的问题.()

        阿米尔认真想了想说:"他是王室养鹰人的儿子,我父亲保举他上了陆军学院,又送他英国受训,在五年内把他从少尉提升到少校,我认为他是可以信赖的."

        刘汉东想,所谓知遇之恩不过如此,这个默罕默德但凡有点良心道德,都不会坐视赛义德被废黜的,因为他的政治前途和赛义德是绑在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去伊拉克,胜算很大.

        "那么,少校认识你么?"

        "他教我怎样猎鹰,我们是好朋友."阿米尔忽闪着大眼睛说道,他的睫毛很长,俊秀的像个女孩子.

        .[,!]刘汉东终于拿出了衣带诏,告诉阿米尔,计划不是去利雅得避难,而是前往伊拉克,召回特别空勤团平叛,救出赛义德殿下.

        "我批准你的计划,阁下."阿米尔虽然还是个孩子,说话很有派头,就像一头幼狮,王者之气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跟着狮王耳濡目染学到的.

        "殿下要做好吃苦的心理准备,因为我们的直升机很破旧."刘汉东笑道.

        贝尔206是一款六十年代的产品,技术落后不说,机械故障也多,连油表指针都是失灵的,好在刘汉东预备了其他导航设备,机舱里还带了几个备用油箱.

        旋翼忽忽转动起来,刘汉东忽然说:"指导员你留下吧,我们人手已经够了."

        秦显扬说:"不,我要去,人生能有几回搏,这是为了国家利益,就算牺牲也是值得的."

        刘汉东将秦显扬拉到一旁,低声道:"我给你交个底,真的会死人,我和这两个兄弟都是混这个的,枪林弹雨见得多了,你还有老婆孩子,不用拼命."

        秦显扬说:"我也给你交个底,我刚提了副处,但只是领导口头传达,还没公示,还没下文,我老婆整天骂我没本事,我需要这个副处,所以,我必须拿出点成绩来."

        刘汉东拍怕秦显扬的肩膀:"说实话就好,出发!"

        他们全部配备了从岛上弄来的新武器,m60通用机枪,带全息瞄准镜的g36k,巴雷特重狙,at4火箭,民用直升机简直成了武装直升机,只是负载太重,怕是飞不快了.

        直升机在夕阳下起飞,绕道走海路,冒险穿越科威特,一路向北,目的地伊拉克.

        大使馆,秦鹰扬一刻不停的忙碌着,国内那帮坐办公室的家伙指望不上,全靠他利用私人关系,从联合国维和平行动部那里搞到了多国部队的驻地位置,把经纬度发给了刘汉东.

        刘汉东有手持式gps,虽然是民用品,但精度不赖,足以引导直升机向着正确的方向飞行,小崔也会驾驶,他和刘汉东配合的很好,贝尔206低空飞行,躲避科威特空军的雷达监视,从两国边境处切入,擦边飞进了伊拉克领空.

        伊拉克现在是战区闹得很凶,到处都在暴乱,打仗,联合国组织了多国打击部队进驻,主力由中东国家组成,科林虽然是小国,但是在国际事务中向来积极,派出了该国最为精锐的特别空勤团,为赛义德殿下在联合国赢得了不少赞誉.

        isis主要在伊拉克西北部活动,叙利亚,土耳其,伊拉克政府军,还有夹缝中的库尔德人,关系错综复杂,本国人都捋不清楚,何况外来户,好在小崔和火雷曾在伊拉克当过军事承包商,熟悉当地情况,所以底气还是有的.

        刘汉东最担心的就是这架老掉牙的直升机关键时刻掉链子,怕什么来什么,引擎发出异响,旋翼速度越来越慢,直升机慢慢下降,最后迫降在沙漠上.

        众人出了机舱,眼巴巴看着刘汉东,指望他把飞机修好,有了上次的经验,刘汉东起码会拆引擎了,星光下的沙漠上,大家打着手电筒,让刘汉东把引擎拆了下来,定睛一看,完球了,轴承磨损严重,直升机报废了.

        沙漠是直升机最大的敌人,九十年代沙漠盾牌行动中,大批美军直升机因为沙尘磨损机件导致停飞,这架贝尔206本身就老化不堪,平时只在海上飞,这一趟沙漠之行让它耗尽了最后的寿命,没空中解体就算是对得起大家了.

        刘汉东用沙子洗掉手上的油污,拿出gps查看位置,卫星定位显示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伊拉克南部的希贾拉沙漠,距离最近的城市是纳西里耶,不过要穿过幼发拉底河.

        "走吧,等天亮了就没法行动了."小崔说,他是众人中唯一有沙漠行军经验的人,沙漠昼夜温差大,白天烈日当空,会导致人员迅速脱水,所以通常都是昼伏夜出,趁着夜晚行进.

        众人背起装备和给养,一步一个脚印向北前进,在沙漠上跋涉是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在背着沉重的火箭筒的情况下.

        "早知道用直升机起落架做个爬犁了."刘汉东说.

        "你早干什么去了."秦显扬讥讽道.

        "怎么和老大说话的."火雷毫不客气的推了秦显扬一把,他早看这家伙不顺眼了.

        秦显扬也同样看不惯火雷的社会青年做派了,伸手摸枪,背后小崔已经拔枪出来,动作快如闪电.

        "都他妈把枪收起来,丢人不丢人!"刘汉东呵斥道.

        阿米尔王子困惑地看着他们,这帮中国人之间似乎并不团结.

        刘汉东说:"你俩把枪卸了,在这儿打一架."

        火雷真就把装备给卸了,摆出散打的架势来.

        秦显扬摇摇头:"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要保存体力,沙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能走到头."

        火雷悻悻地捡起了装备重新穿上.

        刘汉东似乎发现了什么,冲小崔勾勾手:"望远镜."

        远处有灯光闪耀,好像一处营地.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