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七章 衣带诏
  • 第四十七章 衣带诏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汉献帝把密诏藏在衣带里传给自己的老丈人车骑将军董承,想诛杀曹贼,恢复汉室,后来事情败露,同谋者都被曹操杀掉。

        郑佳一博览群书,怎么会不zhidao衣带诏,她立刻醒悟过来道:“你的意思是说,赛义德王储通过和咱们签订的战略合作意向书向外传递信息?”

        刘汉东郑重点头:“他很keneng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执行力,只能通过这种手段传递信息,这样才能解释政变前夜我们还被邀请到王宫的原因。””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郑佳一冰雪聪明,不需要多讲,这件事虽然匪夷所思,但也不是没有keneng,她立刻前往张邦宪的房间,要求查看战略合作意向书。

        张邦宪不明所以,但还是从保险柜里拿出了协议,这份协议是科林王国提供的,用阿拉伯文写成,末尾是赛义德殿下的亲笔签名,用了科林酋长国石油部的打印,非常正规。

        郑佳一将协议翻来覆去的看,对着灯光看,怎么也看不出秘密所在,那边刘汉东已经拧开了卷轴,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卷纸。

        这张边缘烫金的纸上印着科林王室的徽标,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凤龙凤舞的手写体,同样有殿下的亲笔签名,还有火漆印鉴。

        张邦宪傻眼了,他做梦也没想到合同卷轴里居然藏了东西,而且是被自己带出来的,这要是让叛军发现,还得了!

        郑佳一和张邦宪都不认识阿拉伯文,但刘汉东认识,这确实是一份密诏,赛义德以王储和首相的身份发布平叛密令,接收命令的单位是科林王家空军特别空勤团,也就是sas。

        所谓sas,最著名的当属英国陆军特别空勤团,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但其他一些英联邦国家也仿照英国人的标准成立了自己的sas,比如澳大利亚,香港的飞虎队也是参照了sas的训练标准成立的,科林空军sas也是这种性质,入选严苛,训练刻苦,是科林军队中的精锐。

        刘汉东低声念了诏书内容,建议道:“想让协议继续生效的话,就帮赛义德翻盘。”

        张邦宪心中巨震,他只是一个企业领导,又不是特务机关的首脑,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他说:“我建议还是报告国内,听从上级指示,切勿轻举妄动,干涉他国内政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郑佳一也没想指望他担待,这种事情当然要最高层决策,可是现在通讯不畅,卫星电话虽然可以打通,但是这种通讯方式是不安全的,商量一般事情还行,涉及到机密必须采用更稳妥的方式,最佳办法就是用大使馆的电台与国内联系。

        可是警察封锁了凯宾斯基酒店,怎么出去成了难题,张邦宪的房间在十二层楼上,从这儿望出去,满街都是军车和武装人员,十字路口堆着沙包架着机枪,还停着装甲车,这副阵仗就够让人胆寒的了,还混出去,这不做梦么。

        刘汉东说:“我可以混出去,把密诏送交sas,让他们救出王储,当然前提是他们没有被缴械。”

        郑佳一说等等,打通了大使馆的电话,先向大使介绍了一下情况,请他和国内联络协调,然后找武官秦鹰扬,询问科林空军sas的驻地位置。

        秦鹰扬身为武官,搜集驻在**事情报是他的分内事,他没有去查看资料,立刻回答道:“科林的特别空勤团不在国内,目前作为多国部队驻扎在伊拉克,而且编制很小,充其量一个连,还是不满编的连。”

        这事儿又黄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大亲王如果不傻的话,肯定派人去接收这支部队了,哪能会给别人留机会。

        郑佳一冲刘汉东耸耸肩,表示行不通,刘汉东却接过电话问道:“老秦,sas指挥官和赛义德关系怎么样?”

        秦鹰扬说:“赛义德掌握军费分配,他偏爱空军和海军,给他们的预算最充足,对陆军和警察就很吝啬,到现在陆军还在使用八十年代进口的苏式武器,而空军的特别空勤团和海军的陆战队,都是用的德国造轻武器,连军装都不一样,sas的指挥官默罕默德少校,是赛义德的铁哥们,绝对死忠。”

        刘汉东道:“那不结了,只要sas杀回国,翻盘就有机会。”

        秦鹰扬说:“道理是这样,可是操作起来太难了。”

        刘汉东说:“你把sas的驻地位置,具体经纬度查清楚告诉我就行。”

        说完挂了电话,对张邦宪道:“张总,我需要一个志愿者,要求胆大心细,会说阿拉伯语,关键时刻敢开枪,敢杀人。”

        张邦宪拿起电话道:“小张,让秦显扬来我房间一趟。”

        符合刘汉东要求的人,唯有秦显扬,他当过兵,阿拉伯语水平过硬,在中东地区工作数年,有经验有胆量。

        秦显扬来到了张总的房间,有些拘束,他刚提了副处,但是在领导前面还放不开。

        领导们都很严肃,张邦宪说:“小秦,目前的状况你也清楚,我们昨天签署的意向书随时会作废,为了国家的利益,现在有一件任务交给你,配合刘汉东去出个差,这次工作存在一定危险性,不勉强,你可以不参加。”

        秦显扬有些犹豫不决,他渴望着升级加薪,但是又担心再也见不到家乡的妻儿。

        “还考虑什么,你平时不是总嚷嚷为国尽忠什么的么,大丈夫建功立业,就在此刻!”刘汉东不耐烦道。

        “好,我干!”秦显扬脸红脖子粗,青筋乍起,毅然决然。

        事不宜迟,两人立刻行动,都换上了阿拉伯长袍,戴上头巾,身上揣着充满电的卫星电话,这回没忘带充电器,还有护照和现钞,衣带诏藏在贴身的位置,从员工电梯下地下室,躲在垃圾运输车后面偷偷出了酒店。

        警察们的封锁并不严密,两人逃出生天,迅速奔向灯塔处。

        沙鸥翱翔,海浪滚滚,灯塔顶端亮光一闪,是瞄准镜的反光,刘汉东挥挥手,表示安全,进了灯塔,发现谢里夫蹲在角落,鼻青脸肿。

        “这小子跑来探头探脑,被我抓住了。”火雷邀功道,“老大,我怀疑那是个阴谋,根本没有人蛇,咱们被骗了。”

        刘汉东问道:“谢里夫,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不是你的朋友么?我对你是善意的,可你拿什么来报答我的呢?”

        谢里夫说:“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们,我的女儿确实不在码头上,上个星期她就回来了,博士支付了全额赎金,但是……她还是被那些野兽强暴了,我们没有能力报复,所以想到了你,利用你的善良和英勇,去干掉那些坏人,真主保佑,你们都没死。”

        刘汉东有些明白了,但还是要问清楚:“博士究竟是什么人,你们和那些死掉的人是什么关系?”

        谢里夫简单回答了一下,阿里.汗博士是巴基斯坦前政府要员,至今身上还背着通缉令,他蛰伏在科林,周围聚集了一大批巴基斯坦劳工,这帮人团结起来,保护自己的权益,同时和中东走私团伙合作,从巴基斯坦偷运人口,到科林来做工,两伙人的合作并不融洽,经常闹出龃龉,巴基斯坦人打不过中东人,又不愿吞下这口恶气,于是找到了过江龙刘汉东,以两万美元的价格和天花乱坠的谎言,骗他出手教训中东佬。

        刘汉东冷笑:“你们的博士打得一手好算盘,差点把我们兄弟几个的命都搭上,两万美元不够,得给我十万。”

        火雷在旁帮腔道:“老子最恨被别人利用了,十万美元,少一分都不行!”

        谢里夫眼神闪烁,似乎在犹豫,挨了两脚后终于下定决心道:“博士没有钱,但他有别的,他可以给你们一个生意,很大的生意,你们不是有飞机么,只要把一个人运到沙特阿拉伯,就能获得丰厚的报酬。”

        火雷拿枪顶住他的脑袋:“又骗我是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谢里夫急切道:“是真的,阿米尔小王子,赛义德王储的儿子,他昨天晚上坐了我的车,要去利雅得,城市戒严路上全是军车,哪儿也去不了,我把他带回了家,现在博士在保护他,但我们也没有能力把他送出去,只有你们有这个能力。”

        刘汉东制止了火雷的拳头,谢里夫的话和他掌握的情报吻合,看来阿米尔小王子确实逃脱了。

        “那么,博士为什么要帮王子殿下,他把人献给大亲王,不是同样能换取巨额赏金么?”刘汉东问道。

        谢里夫豁出去了,竹筒倒豆子全说:“博士是政治家,他zhidao谁上台对我们这些外来劳工更有利,赛义德王储是开明派,他是牛津大学的博士,推崇法治民主,他登基之后,会实行君主立宪议会制,给妇女投票权,给我们外来劳工合法的身份以及社会保险,而大亲王执政后,一切都将倒退,他会给我们加税,压榨我们最后一滴血汗。”

        刘汉东道:“带我去见博士,我愿意接这一单生意。”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