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五章 冒险岛
  • 第四十五章 冒险岛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三人手忙脚乱,又蹦又跳,忙了一阵子忽然回过味来,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守着一大堆价值连城的军火和走私货物,还在乎这几个美元么。

        刘汉东深知危险远远没有消失,虽然岛上的人都被杀光,但是如此庞大的军火走私商肯定不会就这几个人,有组织犯罪团伙的可怕之处不是他们多么厉害,防范多么严密,而是在于他们有着恐怖的报复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三个人就轻易得手的原因,因为没人敢动他们。

        事不宜迟,赶紧撤离吧,不过贼不走空,好歹来了一趟,得拉点东西回去,最值钱的莫过于军火,便携式防空导弹可是黑市上的抢手货,有价无市,得弄两枚回去,还有G36自动步枪,那玩意的精度可比AK47强多了,三人下到洞库,搬了两具防空导弹,几支步枪,一些子弹,考虑到直升机的负荷有限,暂时只拿了这么多。

        岛上还剩下大量物资,决不能留给别人,崔正浩用手榴弹制作了几个诡雷,下一拨人登岛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触发,引起连锁大爆炸,这么多的军火和汽油,绝对能把岛屿炸上天。

        三人登上直升机,刘汉东启动引擎,旋翼缓缓转动了两下又停了,重启,这回干脆纹丝不动,这架老掉牙的直升机出故障了。

        刘汉东傻眼了,他会驾驶直升机,但是不会修理,这玩意比汽车复杂多了,哪怕他是高级汽修工也无济于事。

        事到如今,赶鸭子上架,不会修也得修了,刘汉东在小崔的协助下,把直升机引擎上的罩子拆开,看着复杂的机械装置抓耳挠腮,不知怎么下手,想来想去,还是给罗汉打了个电话,向他求助。

        “贝尔直升机,咱们没装备过,还真不好找这方面的人才。”罗汉道。

        “应该是机械故障,咱们陆航不是有黑鹰么,你找个会修黑鹰的机械师来,远程指导我怎么拆就行。”刘汉东对自己的机修能力还是很自信的。

        “好,你等着啊。”罗汉挂了电话,找人去了。

        过了一个钟头,刘汉东的卫星电话才响,罗汉果然找了个会西科斯基的老师傅来进行指导,在师傅的电话指挥下,刘汉东将引擎拆了下来,正要检查故障的时候,卫星电话没电了。

        这下可抓瞎了,虽然岛上有柴油发电机,但没有转换装置,刘汉东也没带充电器,卫星电话派不上用场,三人瞬间从自信爆棚的“辛巴达”变成了困守荒岛的鲁滨逊。

        “现在只能自救了。”刘汉东说。

        好在岛上有足够的淡水和食物,烟酒管够,暂时没有渴死饿死之虞,不过这儿可是别人家的地盘,军火贩子们肯定已经接到同伙的警讯,不出几个小时援兵就会杀到,届时就是三人的死期。

        小崔解除了诡雷,从军火堆里找出一些堪用的武器,M60通用机枪,兰博喜欢用的那种,子弹链挂在赤膊上,要多威风有多威风,重型枪管,打几百发子弹也不会发烫发红,火力持续性好;AT-4火箭筒,美军代号M136,有效射程三百米,装甲贯穿力450毫米;M47龙式反坦克导弹,射程一千米,红外线制导;巴雷特M82A1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枪,狙击界的王者;再加上夜视仪、测距仪等辅助器材的配合,三人足以对抗一支军队的入侵。

        “除非他们用战术导弹或者飞机轰炸,不然将会付出巨大代价。”小崔自信满满道,他是职业军人出身,在朝鲜的时候只能玩到上个世纪中叶水平的武器装备,如今世界顶级的武器在手,自然感觉棒棒哒。

        刘汉东发出疑惑:“这么多先进武器,为什么岛上的人只用AK47和我们对抗。”

        火雷解答了他的疑惑:“东哥,你太高估这地方的人了,文盲多,从小就学古兰经,不学外语不学数理化,这些先进玩意儿他们得会用才行啊,只有AK47最适合他们,大猩猩都会用。”

        小崔补充道:“这些武器价钱非常贵,一枚防空导弹在黑市上至少要十万美元起步,还不一定能买到,这些是客户要的货物,他们不敢随便动的。”

        刘汉东说:“几十万这么贵,我来一发。”

        三人为了练手,把各种火箭弹、导弹,枪械都熟悉了一下,片刻之间,几十万美元打了出去,丝毫不带心疼的。

        夕阳落下了海平面,一轮圆月升起,三人吃饱喝足,在战斗位置上严阵以待,不知道过了多久,若有若无的引擎轰鸣声传来,听音儿似乎是直升机。

        “注意,客人来了。”刘汉东用对讲机通知了两个战友。

        不大工夫,一架大型直升机的剪影出现在天际,看体型起码能装一个排的步兵。

        岛上保持了无线电静默,地面没有打扫过,依然是尸横遍野,直升机头下方的探照灯打开了,在岛上乱照,舱门打开,一条条绳索抛下,这是机降步兵的前兆,如果让步兵登岛,这个仗就难打了。

        “开火!”刘汉东一声令下,一枚火箭弹拖着尾焰向直升机飞去,飞行员早已警觉,迅速机动,但这只是虚招,真正的杀手锏还在后面,两枚毒刺从不同方向飞来,直升机根本无处躲避,凌空爆炸,还没来得及降落的突击队员随着飞机一起落在岛上,化作了飞灰。

        三人前去查看战果,根据残骸判断这是一架超美洲豹直升机,里面有二十多具焦尸,看装备似乎是特种部队。

        “东哥,这是什么?”火雷举着一块铝片问道。

        刘汉东定睛一看,心说不好,铝片上是残缺不全的徽标,阿拉伯弯刀和椰枣树,这是科林王室的标记,他们打下的很可能是王室禁卫军。

        这下闯大祸了,刘汉东认为此地不宜久留,第二波,第三波敌人会接踵不断的来袭,三人浑身是铁也挡不住。

        可是飞机坏了,岛上没有船,难道游泳回去啊,且不说二十海里的路程太远,水里可是有鲨鱼的。

        不知不觉,天亮了,第二波攻击始终没有来到,刘汉东更加担心,如果敌人派出蛙人登岛偷袭,或者小艇运载部队抢滩,很难挡得住,可是等了半天,除了有一架白色的小型飞机路过,没任何动静。

        就这样过了整整三天,刘汉东的胡子更长了,岛上虽然有海水反渗透装置,但是谁也没心情洗澡,枕戈达旦,夜以继日,精神都快崩溃了。

        刘汉东决定自救,他尝试着将贝尔直升机的引擎零件装回去,可是装好之后,总是剩下一两个零件,翻来覆去无数次,终于装好了。

        一个念头冒出来,该不会是没有了吧,油表指针显示燃油是满格,但机械有时候是会骗人的,刘汉东搬来一桶航空燃油,用皮管子和气泵把油灌进直升机油箱,直升机咣咣地喝油,看来饥渴已久。

        加满燃油之后,再次启动,三人盯着螺旋桨,看到旋翼慢慢转动,越转越快,顿时欢腾起来,疲倦一扫而空,风卷残云一般将值钱的玩意搬进机舱,驾机离开。

        刘汉东绕着岛屿盘旋,恋恋不舍道:“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来。”

        火雷说:“东哥,给岛取个名字吧。”

        刘汉东想了想说:“就叫冒险岛吧。”

        ……

        “喷气突击队员”翱翔在碧蓝的大海上,这回刘汉东是真的找到了“辛巴达”的感觉,做个潇洒的海盗,纵横四海,快意人生,这才不虚此行。

        二十海里转眼就到,刘汉东将直升机降落在谢里夫常去的废弃灯塔,他的手机终于找到了科林移动通讯的信号,电话铃响了,是秦显扬打来的:“你跑哪儿去了,手机没信号,卫星电话也关机,你搞什么!”

        “有点事耽误了。”刘汉东淡淡道。

        “你等下,郑部长有话和你说。”秦显扬似乎在匆匆走着,过了一会,听筒里传来郑佳一的声音:“还好你没失踪,“赛义德王储举行晚宴,点名要你参加,你马上赶回来。”

        “知道了。”刘汉东只说了三个字就把电话挂了,酷到没朋友。

        “记得穿西装打领带……”那边郑佳一话还没说完。

        他们将岛上运来的武器弹药搬到灯塔上,然后弃机换车,先回凯宾斯基酒店。

        酒店大堂,所有人都换好了礼服,女士们化了妆,礼宾车队也抵达了酒店停车场,万事俱备,只等某人,刘汉东姗姗来迟,从沾满沙子的路虎车上跳下来,满身征尘,走路都往下掉土,身上一股硝烟味,头发乱糟糟,胡子拉碴,两手乌黑,指甲缝里都是油泥。

        张邦宪不满地看着刘汉东,对郑佳一说:“郑部长,可以出发了吧。”

        郑佳一毫不在意张邦宪的态度:“再等一下,让他洗个澡,换件衣服。”

        张邦宪简直怒不可遏,血往头上涌,如果郑佳一的身份没那么特殊,他早就拂袖而去了,即便血压剧升,他还是保持了风度,微笑道:“要不然我先出发,给你们打个前站。”

        郑佳一点点头:“也好。”

        张邦宪的秘书察言观色,听到这句话立刻招呼分公司的人上车,秦显扬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大队人马上车了。

        刘汉东大咧咧不当回事,郑佳一也不训斥他,将自己的房卡递给他:“上去换衣服,把自己打理一下。”

        所有人都艳羡的看着刘汉东,这小子撞上狗屎运倒也罢了,艳福还不浅,还有天理么。

        刘汉东径直上楼,进了郑佳一的房间,看到床上摊着一套晚礼服,不禁咧嘴一笑,迅速冲了个澡,换上新衣服,打上领结,对着镜子呲牙一笑,下楼去了。

        在前往王宫的车上,郑佳一告诉刘汉东,经过四天的谈判,项目取得了巨大进展,两百亿美元的二合一项目,一座炼油厂,一块油田,中方的出价远高于市场价,更远高于住友财团和埃克森美孚,王室没有理由不接受。

        “这么快速的谈判,我也是第一次见,可见赛义德对于这笔资金的需求多么迫切,他甚至顾不上王子的矜持了。”郑佳一道。

        “这是真主的旨意。”刘汉东淡淡道,郑佳一纳闷的看了他一眼,这货正襟危坐,眼神飘忽,举重若轻,宛如世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