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一章 觐见王储
  • 第四十一章 觐见王储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放下电话说:“恐怕我得先回去一趟,王储殿下要召见我,你们的事情我答应了,但需要一些时间。”

        博士表示了感谢,让谢里夫送刘汉东回去。

        回程的车上,刘汉东问谢里夫:“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我看你不像是普通的出租车司机。”

        谢里夫说:“我以前是卡拉奇的一个大学讲师,因为一些原因背井离乡到科林已经十年了,家里人全靠我每月寄回去的钱生活,但最近发生了变故,我妻子去世了,女儿没人照顾,我只有花钱把她偷渡来科林,我离开的时候她才七岁,现在十七岁了,她就在码头的集装箱里,可是我却见不到她。”

        说到这里,谢里夫抹一把眼泪,他两鬓斑白,看起来像个五十岁的老人,刘汉东同情心泛滥,决心帮一下这个无助的父亲。

        出租车开到办事处楼下,刘汉东让谢里夫稍等,飞奔上楼,撬开地板,拿出自己暗藏的美元,点了两千拿下去,塞给谢里夫:“先把你女儿赎出来。”

        谢里夫热泪盈眶,嘴唇哆嗦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快去吧。”刘汉东学了一回雷锋,心情很愉悦,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秦显扬在屋里等他:“跑上跑下的,你忙啥呢,正事都不管了?”

        刘汉东道:“你咋知道我忙的不是正事。”

        他从来不把秦显扬当成领导看,反而因为当年之事耿耿于怀,动辄就拿话刺对方,秦显扬也不当回事,毕竟筹建处只有两个人,搞得等级森严就没办法做事了。

        “是这样,我一周前给科林石油工业部发了邮件寻求合作,纯粹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一直没回信,没想到今天他们突然回信,说部长阁下要接见我们,科林的石油部长正是王储本人兼任的,所以,咱们发达了!”秦显扬兴奋的来回踱步,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和科林的合作全赖自己的不懈努力,将来论功行赏,少不得是头功一件。

        刘汉东问:“靠谱么?”

        “当然靠谱,带着王室徽标的邀请函已经送到了。”秦显扬拿起桌上的信封晃了晃,“科林酋长国政府正式发函,他们效率还挺高,邀请函和电邮一起到的。”

        过了一会儿,秦鹰扬也来了,和他俩商议明天说什么好,这事儿还真的不大好办,秦显扬是保卫干部,刘汉东是关系协调员,两人都不懂业务,到时候人家王储问点石油勘探开采冶炼方面的事儿,答不出来就丢人了,黄了买卖事小,丢了国家的面子事大。

        好在秦显扬带来一些中炎黄的宣传资料,印刷精美的宣传册和DVD,再从网上下一些相关材料,抓紧时间恶补就是。

        刘汉东也煞有介事的上网,不过不是干正事,而是百度辛巴达是什么人,那帮巴基斯坦人把自己誉为“科林辛巴达”明显是拍马屁啊,看了解释后才明白,辛巴达是阿拉伯的海盗英雄,和佐罗、罗宾汉一个性质。

        博士委托的这桩业务,难度不小,从谷歌地图上来看,塔基卡提国际货运码头是一个封闭区域,占地颇广,集装箱堆积如山,不熟悉地形的话很容易走迷,单枪匹马想干掉盘踞在此多年的偷渡团伙,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过如果再来几个帮手,发动突然袭击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开始怀念自己的小团队了,如果崔正浩和火雷在的话,事情就简单多了,他脑子灵光一闪,这俩货纵横四海,来去无踪,何不叫来帮自己做一票买卖。

        火雷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但是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想找到一个人很简单,刘汉东尝试着给火雷的微信账号留了言,邀请他们到科林来帮自己做一票大买卖。

        ……

        第二天清晨,秦显扬早早爬起来,洗澡,刮脸,拿出还没拆封的新衬衣换上,打上领带,穿上西装,对着镜子照来照去。

        刘汉东却不以为然,穿上自己的阿拉伯长袍,戴上花格头巾,蹬上皮凉鞋,秦显扬愕然看着他:“刘汉东,你搞什么花样,这是正式外事活动你知道不,你端正一下态度好不好,不要穿人家的民族服装,这是对别人的不尊重。”

        “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尊重他们,我才这么穿的。”刘汉东据理力争,“看过《阿拉伯的劳伦斯》么,劳伦斯整天就穿这个,这才叫和群众打成一片。”

        王储殿下派来的专车已经到了楼下,没时间争吵了,秦显扬拎起公文包,再次告诫刘汉东:“千万别乱说话,有什么不懂的,给我递个眼色,我来回答。”

        刘汉东没吱声,跟着秦显扬下楼,楼前停着两辆车,一辆是警卫乘坐的全尺寸通用SUV,一辆是车门上带着王室徽标的迈巴赫豪华轿车。

        工作人员已经等在车前,见到二人下来,急忙上前迎接,将秦显扬挡在一旁,把刘汉东迎过来,还帮他打开了车门,秦显扬弄了个大红脸,人家把刘汉东当领导,把自己这个货真价实的筹建处主任当跟班了。

        迈巴赫是顶级豪华轿车,只是用来接送一般客人,科林王室的奢华可见一斑,秦显扬有些紧张,手指在公文包上敲击着,嘴里念念有词,在背诵中炎黄的业绩报表等数据,他看看刘汉东,气不打一处来,这货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气定神闲的,真把自己当领导了。

        从塔基卡提老城到王宫所在地只有二十分钟车程,很快就来到了大门前,与其说是王宫大门,还不如说是军事要塞入口,离得远远的就看到红白相间的栏杆,两旁是沙包堆栈的公事,架着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离得近了,能看到大门附近的土坑里藏着一辆苏制T72坦克,只露出炮塔来,虎视眈眈,杀气腾腾。

        门口是宪兵站岗,检查了邀请函和两人的护照,栏杆升起放行,大门内的道路上摆满了巨大的水泥隔离墩,只能以五公里的时速走S形避让这些隔离墩,这是防备自杀式卡车的手段。

        过了这一段,前面是宽阔笔直的大道,两旁绿树成荫,喷泉淙淙,一阵风吹过,车窗上蒙上一层薄薄水雾,自动雨刮器开始工作,让人感觉从沙漠突然来到了烟雨江南。

        向前又开了一公里,这才是真正的王宫大门,一座类似于巴黎凯旋门,却又融入了许多伊斯兰风格的雄浑建筑,门口有穿着阿拉伯民族服装,腰佩弯刀的王宫侍卫静静肃立。

        中炎黄的贵宾被侍者引入了宫廷,科林王宫是一栋巨大的伊斯兰风格建筑,既是王室府邸,又是政府办公地点,实际上政府各个部门的首长都是王子们担任,而王储赛义德殿下,则兼任首相和石油部长两个重要职务。

        按照安全条令,客人必须接受检查,交出随身的手机,武器以及一切金属物品,过安检门,随身的文件也要检查,公文包不需携带,因为担心夹带危险品。

        不知道走过多少门廊,终于来到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屋子,室内装潢是巴洛克风格,金碧辉煌,地毯松软,椅子都是裹着黄金的,墙上挂着几幅油画,后来刘汉东才知道是雷诺阿的作品。

        侍卫官让客人在此稍等片刻,说殿下有一些公务需要处理,奉上咖啡之后就离开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期间刘汉东和秦显扬也没有对话,就这么静静地正襟危坐。

        门开了,一袭白衣的王储殿下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数名侍从,其中一人手腕上裹着皮套,停着一只猎隼,隼的头上戴着精巧的皮质眼罩,纹丝不动。

        “尊贵的客人们,让你们久等了,我在教育儿子怎样训练猎鹰……”王储殿下侃侃而谈,丝毫也不提石油合作的事情,反而给他们科普起阿拉伯人和猎鹰源远流长的故事来。

        “这是一种阿拉伯独特的体育运动,更是人与大自然之间的交流,猎鹰勇猛彪悍,如同阿拉伯勇士……猎鹰同样是彰显阿拉伯男人财富和气概的象征……”赛义德王储滔滔不绝,根本不给客人插嘴的机会,他用的是阿拉伯语,王宫没有汉语翻译,秦显扬听的一头雾水,刘汉东的阿拉伯语水平也仅限于日常交流,涉及到大量技术名词就不懂了。

        “殿下,你还欠我一个道歉哩。”忽然刘汉东毫无礼貌的插嘴道。

        赛义德王储正是在迪拜阿玛尼酒店见过的那位油霸,他温文尔雅,并未对刘汉东的无理动怒,反而是秦显扬吓得直哆嗦,功亏一篑啊,这个刘汉东疯了么!

        “显然二十万美元不能平息阁下的怨气,好吧,你需要什么呢?我的朋友。”赛义德殿下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如同一位英国绅士。

        刘汉东说:“我只需要一个道歉。”

        秦显扬急了,这货咋不识好歹呢,人家让你提要求,你就坡下驴,把咱的合作谈妥了不就得了,非要什么道歉,道歉能当吃喝么,能带来业务么!

        赛义德殿下道:“你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和我见过的中国人截然不同,倒像是一个美国佬。”

        刘汉东道:“殿下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

        秦显扬把头凑过来低声道:“根据情报,老亲王才是亲美派,赛义德和他们是政敌。”

        赛义德突然道:“我给你们合同,一座百万吨级炼油厂,全套设备外加安装调试运转维护,合资形式,科林石油部占百分之七十股份,中炎黄以技术和资金入股,占百分之三十。”

        秦显扬狂喜,这条件虽然苛刻了一些,但却实现了零的突破,中炎黄终于打进了科林酋长国,政治意义远大于经济意义,恰在总理出访中东五国前夕达成意向,这是最好的礼物和成绩,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中国梦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