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八章 拉面小郎君
  • 第三十八章 拉面小郎君

    作品:《匹夫的逆袭

        

        朱小强没当回事,他纵横网络五六年,什么骗局没见过,这种劳务输出八成是骗报名费的,根本信不得。

        他点了一支烟,摆正键盘,啪啪的打起来,一小时后,三千字的开篇写好了,名字暂定为《我们全家都是兵王》,他很为这个书名自鸣得意了一番,在网文界混迹多年,朱小强加了几十个作者群,QQ里存了好多编辑和网编,平时打得火热,关系好得很,想通过关系弄个内签,甚至小买断,都不是难事。

        他幻想起来,如果这本《我们全家都是兵王》能买断的话,哪怕千字十五元呢,一天写一万字,也是一百五啊,十天就是一千五,一个月就是四千五,比当理货员的收入多了一倍,如果能在无线上大红大紫的话,那每月就是上万,甚至十几万了,到时候自己就买一辆车,绝对不能买日系,必须买德系的,大众新捷达就行,开到曾经上班的超市门口,显摆给那帮势利眼看看,对了,对了,可以接大白腿下班,顺便联络一下感情,转眼自己都二十大几了,连个女朋友的毛都没有,又没胆子去洗浴中心,性生活基本靠撸,憋得难受啊。

        想到这个,他不由得怀念起汪红来,QQ上那个熟悉的头像已经变成灰色许久了,每逢节日,朱小强都会给汪红留言,发个表情什么的,可她从来不回,不知道是弃用这个QQ,还是不想搭理自己。

        朱小强伤感起来,又点了一支烟,这时候网站编辑回复来了,这本书成色不行,买断希望不大,还是试试分成吧,签约没问题。

        “好吧,我试试。”朱小强啪啪的敲打着键盘,意兴阑珊,他知道自己的份量,混了这么多年没有起色,压根就不是写书的材料。

        次日一早,房东来收房租,朱小强身上只有一百多元了,推说下午再交,糊弄走了房东,他将自己简单的行李收拾了一下,其实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的家当就是那台神舟笔记本电脑,把换洗衣服和拖鞋毛巾牙刷塞进包里,悄悄下楼,坐上公交车,直奔汽车南站。

        朱小强回老家了,他家在农村,有二亩庄稼地,父亲在的时候,有一份泥瓦匠的收入,加上种庄稼的钱,在村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父亲死后,家境一落千丈,但母亲还是在村里维护着自己的面子,说儿子大学毕业,在城里上班,收入多的很,每月都给家里寄钱。

        卧铺长途车风尘仆仆的行驶在县乡公路上,路旁的白杨树一闪而过,这里已经是安徽境内了,再过几公里,就是朱小强的老家。

        “师傅,停一下。”朱小强拎着包来到了车门前,气压门打开,他背起包跳下来,呼吸着熟悉的空气,远处是古老的村庄,土墙、柳树,茅草屋顶,这就是朱小强的老家。

        母亲一个人在家,见儿子回来,赶忙张罗着下面条打鸡蛋,说小强你回来的正好,我托你三婶子介绍了个对象,在广东打工的邻村女娃娃,人挺好,正好回家探亲,你见一下吧。

        朱小强冷笑:“不会是东莞回来的吧。”

        母亲说:“不清楚广东哪里,是工厂里的工人,一个月四千多块呢,人也长得俊,瘦瘦高高的,挺白净。”

        朱小强吞了口涎水,心道见一见也少不了一块肉,大不了不请人吃饭就是,于是同意见面,目前马上联系三婶子,正好明天逢集,到镇上去相看。

        第二天,朱小强换上崭新的衣服去赶集,在镇上的茶室见了三婶子带来的女孩,那女孩果然长得好看,一米六五亭亭玉立,长得白,穿的也时髦,不过和朱小强没说上三两句就接了个电话走了。

        三婶子笑嘻嘻地说:“强子,回家等信儿吧,要是成了,婶子可要吃你的大鲤鱼。”

        朱小强谢了三婶子,出去溜达,集上人多,摩肩接踵的,竟然遇到了刚才相亲的女孩,和两个闺蜜一起逛街呢,她们没看到朱小强,还在谈刚才相亲的事情。

        女孩说:“不行,是个矮冬瓜,长得丑不说,一双眼睛乱看,色迷迷的,看得我发毛,就算嫁不出去也不能嫁给这样的人。”

        朱小强紧咬着嘴唇,默默离开,他被打击惯了,已经不生气了,自己什么德行,其实心里也有数,这个社会,自己这样的人就是用来垫底的,钱是别人的,妞儿是别人的,机会也是别人的。

        忽然一只手拍在朱小强肩膀上,回头一看,是邻村的马玉涛,自己的初中同学,马玉涛是回民,他们整个村子都是回民,经常和邻村打架,向来占上风,乡里也不敢管,毕竟是少数民族。

        马玉涛和朱小强关系很好,多年不见,硬要拉他去吃饭,朱小强拗不过,跟他去了一家清真馆子,点了一桌子菜,聊起往事,马玉涛说:“小强在哪儿干呢,每月能拿多少钱?”

        朱小强打肿脸充胖子:“我在近江一家连锁超市做管理工作,闲暇时候写点书什么的,每月六七千块。”

        马玉涛说:“还行,不过比我差点,我在迪拜打工,每月光小费上千美元。”

        朱小强惊呆了:“你做什么工作,这么来钱。”

        马玉涛说:“劳务输出啊,我是厨师,会拉拉面,会做白案,在饭店里当着客人的面拉面,展示手艺,现拉现下,他们就给小费,都是美元欧元,直接塞兜里,饭店管吃管住,每月还给基本工资,每年几趟来回机票都是他们包的。”

        朱小强艳羡不已:“我能干不?”

        马玉涛说:“恐怕不行,人家只要回民,就是穆斯林,连门童都是印尼来的穆斯林,干土建的劳工是巴基斯坦来的,全是信仰伊斯兰的。”

        朱小强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他已经无路可退,马玉涛的经历给他指明了方向,劳务输出是条光明大道,只要学会拉面,走遍世界都不怕。

        回去之后,朱小强向母亲要了几百块钱,到县城参加了一个下岗再就业培训班,学拉面,他从来都没这么认真过,他在超市当理货员的时候天天搬货,臂力过人,学起来事半功倍,学期结束的时候,他的手艺虽然比不上老师傅,但什么毛细、二细、大宽、龙须,都拉的出来,还学会了在面团里加蓬灰的技术,开个小面馆,糊弄一般吃客是足够的了。

        朱小强在县公安局办了护照,每天在网上学习穆斯林的生活方式,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也严格遵循,不再吃猪肉,不喝酒不吸烟,每天规律生活,一段时间下来,身体素质都好了许多。

        拉面出师之后,朱小强就开始寻找稳妥的劳务输出代理,他在网上找了一家相对可信的企业,江东省外事办下属的近江国际人才交流中心劳务输出服务处,先在网上报了名,然后千里迢迢过去详细咨询。

        工作人员热情无比的向他介绍了情况,劳务输出到迪拜,服务员、司机、维修工、厨子,各种岗位都有,包吃包住包来回机票,住的是公寓楼,吃的是员工餐,每月底薪是一千美元,加班费和奖金另外计算,如果客人给小费也是自己留着。

        朱小强听的心动,他说:“我会拉拉面,还懂得穆斯林习俗,你说我能干啥。”

        工作人员说:“那你牛逼大了,迪拜最缺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才了,以前有个河南老几,拉面拉的好,跟头发丝一样细,在迪拜七星帆船酒店餐厅里,专门给各国政要拉面,有一回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去吃,吃的高兴,当场打赏两万美元,我看你也行,赶明儿咱给奥巴马拉面吃,也赚他们的美金。”

        朱小强兴奋起来,当场缴纳了三千元报名费,又把护照和相片等相关资料压在了服务处。

        过了几天,服务处来电话说是签证批下来了,正规的劳务签证,朱小强跑去看了,自己的护照上果然贴了签证纸,曲里拐弯的阿拉伯文字,自己的照片可不是假的。

        下一步就是缴纳中介费了,这笔钱数目很大,要五万块,朱小强自己毫无积蓄,家里仅存的几万块是老娘的棺材本,为了讨要这笔钱,朱小强费了老鼻子劲了,如果赔进去,就再也没脸回家了。

        迟疑片刻,他还是交了钱,工作人员给他开了收据,还给了他一张航空公司行程单。

        一周后,朱小强辞别母亲,踏上出国之路,他从上海乘机飞往迪拜,同机前往的还有十几个同胞,都是去迪拜淘金的。

        他们乘坐的是卡塔尔航空的班机,望着舷窗外渐渐远去的祖国河山,朱小强升起一股淡淡的离愁别绪,不过很快就被壮志豪情所取代,他已经无路可退,打拼几年毫无起色,唯有出国淘金才有一线希望,他闭上眼睛,开始幻想自己衣锦还乡,和相亲小姑娘在集上邂逅,拿出大把钞票来震慑对方……

        一觉醒来,飞机抵达卡塔尔首都多哈,在多哈机场中转,朱小强下飞机活动腿脚,完全没有注意到,距离他二十米外,就是同样在候机飞往迪拜的刘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