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七章 计划的一部分
  • 第三十七章 计划的一部分

    作品:《匹夫的逆袭

        

        秦显扬却是后知后觉,他看到送葬人群中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不禁叹息道:“客死异乡,白发人送黑发人,唉,真悲惨。”

        “想开点,既然混这一行,就得有横死街头的觉悟。”秦鹰扬劝慰弟弟。

        “不知道警察能不能抓到凶手。”秦显扬还没转过来这个弯。

        秦鹰扬冷笑道:“这案子对于塔基卡提的警察来说,难度太大了,他们没有任何科技手段进行侦破,哪怕连提取指纹这样的技术都不具备,破案的唯一办法就是乱抓嫌疑人,带回去严刑拷打,不过这案子犯不上警察老爷们费神,死的都是外来户,而且是从事非法劳务进口的黑帮,死了也就死了,小事一桩。”

        秦显扬这才回过味来,道:“死了活该,这人到底是被谁打死的呢?”

        秦鹰扬道:“有人在对面屋顶上用步枪朝他们射击,打了二十枪,警察把住在那栋楼里的人都抓了去问话,一无所获,今天早上已经放了,巴勒斯坦人放话说要报复,他们怀疑下手的是约旦帮,不过我猜真凶另有其人。”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汉东一眼。

        刘汉东干咳一声:“老秦,你还没说在阿富汗的事儿呢。”

        秦鹰扬是明白人,顺着刘汉东岔开话题:“我被手榴弹炸成重伤,差点就见马克思了,好在你们死马当成活马医,把我送进医院,那帮老T用手枪顶着医生的脑袋逼着他们给我输血,给我手术,好在阿富汗的医生都有丰富的战场救护的经验,输了几千CC的血,我的命总算是拉回来了,然后送回国,在医院躺了几个月,还没好利索,就被派到这儿当武官了。”

        说话间汽车已经开到公司楼下,三人停车上楼,回到屋里刘汉东去煮咖啡,秦家兄弟坐在沙发上闲扯,等刘汉东端着咖啡过来,秦鹰扬突然问他:“步枪藏哪儿了?”

        刘汉东愣了一下,随即笑了,驻外武官很多都是总参二部派出的谍报人员,秦显扬在阿富汗的表现已经证明他就是其中一员,这种事情岂能瞒得住他。

        “放心,藏在很安全的地方。”刘汉东说,“家里就留了一只手枪,防身用,不犯法。”

        秦鹰扬说:“那没事,他们怀疑不到中国人身上,在当地人眼里,中国人向来是怯懦怕事的形象,穿着白衬衣和西裤,夹着皮包,小眼睛眯缝着,不但遵纪守法,也遵守一切潜规则,谁都能欺负他们,还不用担心遭到报复。”

        秦显扬瞪大了眼睛,他虽然是军人出身,但在部队循规蹈矩,干了几年就转业到地方,开过枪打过靶,但是从未杀过人,刘汉东和堂哥轻描淡写之间,就报销了一条人命,实在是太惊悚了。

        “老弟,拿出军人作风来,你在科林,代表的是国家利益,懂么?”秦鹰扬拍拍堂弟的肩膀,“中国人不可以被欺负,以前可以,但从今往后,不可以了。”

        “嗯!”秦显扬重重点了点头。

        秦鹰扬端起咖啡杯浅酌:“不错,小刘煮咖啡的手艺见长。”

        刘汉东说:“老秦,我总觉得你有事瞒着我。”

        秦鹰扬哈哈大笑:“你小子,第六感很强大啊,我也不瞒你,你被调到科林来,是我们运作的结果。”

        刘汉东瞳孔微微收缩,这不是自己猜想的答案,看来事情要复杂的多,自己不知不觉被卷入了阴谋中。

        秦鹰扬说:”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科林的局势,科林是个酋长国,最高统治者叫埃米尔,就是国王的意思,老国王已经九十多岁了,他统治这个国家长达六十年之久,科林是海湾国家里最早开采石油的,但是储量并不丰厚,这几年已经接近枯竭,而替代的经济模式还未形成,王室曾经想仿照迪拜模式大建城市,你们也看到了,新城区断壁残垣,高架桥修到一半,大厦地基刚挖好,为什么停工,没钱了,王室有钱,但只想用来享乐,政府没钱,只好融资借贷,科林酋长国的政府,已经破产了。”

        令人聚精会神的听着,知道老鼠拖木锨,大头还在后面。

        “现任埃米尔奉行中立政策,极有政治智慧,在屡次中东危机中屹立不倒,六七十年代石油危机的时候,科林埃米尔是欧佩克的发起者之一,九十年代萨达姆侵略科威特,本来可以一鼓作气把科林也拿下,但是伊军在边境止步,就是因为萨达姆和埃米尔关系良好,而埃米尔审时度势,在沙漠风暴行动中,让美军利用科林作为跳板,进攻伊拉克……”

        秦鹰扬说的口渴,又喝了一口咖啡:“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埃米尔终归老了,不再睿智英明,他近十年来的决策大都是错误的,国家被搞得越来越糟糕,贫富分化严重,王室奢靡,民众贫苦,社会矛盾严峻,不过老埃米尔做了最后一个英明决定,他把王储的位子,交给了最后能力的孙子,赛义德王子殿下,这位王子了不得,在牛津大学读的博士,学历很高,修养很高,水平也很高,他虽然是在西方受的教育,但并不盲目的亲西方,而是和祖父一样,奉行实用中立原则,我说的简单点,赛义德王储,是愿意和中国合作,重振科林经济的,因为西方国家尚在经济复苏期,放眼全球,只有中国拿得出钱来帮他,可是……王室中有人不服赛义德,甚至想暗杀他。”

        刘汉东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秦显扬也紧张起来,在屋里到处查看。

        “别看了,这间屋我找人检查过,没窃听器。”秦鹰扬摆摆手,“接着刚才说,我们的任务,是确保赛义德殿下拿到项目,做出成绩,顺利登基。”

        秦显扬正色道:“保证完成任务!”

        刘汉东却道:“有津贴么,完成了有奖金么?”

        秦鹰扬哈哈大笑:“傻小子,这可是国家战略,能留名史册的,你还惦记着什么津贴,哈哈哈。”

        刘汉东问:“这件事都有哪些部门参与,中炎黄会配合么?”

        秦鹰扬说:“目前来说,还是绝密级别,张邦宪都是不知情的,事实上赛义德王子愿意和中国合作只是我们战略部门推演出来的结果,他本人并未和我国主动联系过。”

        刘汉东道:“服了,搞了半天是自娱自乐啊,这事儿不靠谱,我看没戏。”

        秦鹰扬狡黠一笑:“靠谱,有戏,因为有你。”

        “我?”刘汉东纳闷了,“我算老几啊,人家王子买我的帐。”

        “你当然有分量,因为你救过王子殿下的性命。”秦鹰扬笑的意味深长。

        刘汉东忽然明白了,回忆一幕幕重现,自己是去利雅得履新,为什么飞到迪拜,为什么公司安排的是阿玛尼酒店的38层,这一切都是计划的一部分。

        “本来只想让你混个脸熟,没想到你居然撞了大运,救了王子殿下,这就是命啊。”秦鹰扬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来,居然是国产的红梅,弹了一支自己点上了。

        刘汉东说:“暗杀王子的人是谁?为什么保镖进去之后没找到人?”

        秦鹰扬说:“下手的当然是王室内的政敌了,赛义德有很多叔叔,都不满侄儿接任,他们派遣杀手潜入房内,在赛义德经常读的古兰经页面上涂了毒液,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过王子殿下也是个警觉的人,只要有疑点,就不会再碰房间里的东西,他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从小到大,经历的暗杀不下十次了。”

        刘汉东心情复杂,从老秦烟盒里拿了一只烟出来点上,深深吸了一口。

        “怎么样,有没有壮怀激烈的感觉。”秦鹰扬猛拍刘汉东的肩膀,“小子,偷着乐吧,你算是摊上了,飞黄腾达,留名青史啊。”

        刘汉东道:“哥,有点乱,我得捋一捋。”

        ……

        中国,江东省近江市,望东区的一家连锁超市内,理货员朱小强搬了半天货,累得满身臭汗,此刻蹲在库房里歇息,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烟盒,摸出一支红梅叼上,点燃,美美抽了一口,眯缝着眼睛看烟雾缭绕。

        超市理货员,每月工资两千三,和别人合租房子每月五百元,公交卡每月一百元,人情往来四百,手机通讯加上网一百,抽烟一百,吃喝用度最大,超市男理货员干的都是粗苯力气活,每天光吃方便面是不行的,必须补充动物性蛋白质,吃拉面的时候加份肉,加个茶叶蛋,晚上喝瓶啤酒,平时凑钱和同事聚餐,每月怎么都得七八百,算下来工资剩不了几个。

        透过库房的门缝,朱小强可以看到两个女同事站在货架旁聊天,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同事穿着短裙,露出一双诱人的大白腿,看得他直吞口水,手不知不觉伸到裤子里撸了一管。

        女同事走了,得到释放的朱小强躺在库房堆积如山的货物上,幻想着自己穿越到了古代,横枪跃马,醇酒美人,雄霸天下,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手上的红梅渐渐低垂,烟蒂落到了卫生纸上,引燃了纸团,烟雾渐渐升起。

        警铃声响起,天花板上的烟雾探头探测到一定浓度的烟雾,开始喷水灭火,朱小强被淋醒了,狼狈不堪的推开门,一群同事拿着灭火器冲进来……

        半小时后,朱小强沮丧的离开了超市,他被开除了,连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也没结。

        回到家里,朱小强先躺了几个小时,晚饭也没心情吃,半夜时分,他打开电脑上网,一边继续写自己的小说,一边浏览着各种黄色网站,忽然一则广告跃入眼帘。

        “中东劳务输出,月薪万元起步,包办签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