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三章 冷板凳
  • 第三十三章 冷板凳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并没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反而觉得秦显扬虚伪无比,因为这货一直在恭维自己,说什么不愧是咱们团出来的人才,单兵作战能力就是强,比特种部队还厉害,阿富汗解救人质的报告我们都学习了,小伙子们都拿你当榜样哩。

        话不投机半句多,刘汉东是个直性子人,不擅长虚以委蛇,秦显扬热面孔贴冷屁股,过了一会儿也就讪讪的不说话了。

        分公司办公环境不错,空调制冷给力,每人都有笔记本电脑,网速也是嗖嗖的快,别人都在忙碌,刘汉东却无事可做,因为他是属总经理直管的,别人没资格给他下达任务,在张邦宪回来之前,只能先闲着。

        刘汉东用了两天时间熟悉了新单位,这儿不像是企业,倒像是政府机关,等级森严,正式工和聘用人员待遇差距很大,阿拉伯半岛的气温很高,白天五十度,夜里也有三十五度,根本没办法出去溜达,只能猫在宿舍里上网,或者和同事们打牌聊天,喝酒是不允许的,沙特是禁酒国家,哈瓦比教派大本营,公司有纪律,即便不是穆斯林,也要遵守当地教法。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刘汉东开始后悔接这个招,枯燥无味,单调无趣,和他想象中的工作天壤之别,正当他泛起辞职念头的时候,张邦宪回来了。

        张总回来之后,先开了个办公会,刘汉东作为新来的员工也参加了会议,张邦宪五十岁左右,体态中等,头发黑亮,一丝不苟,穿着白衬衣和裤线笔挺的西裤,不打领带,看起来就像是国内的厅局级干部。

        会议基本上都是张邦宪在讲,他脱稿讲话,有条有理,水平很高,会议结束后,秘书让刘汉东到张总办公室去一下。

        张总的办公室很宽敞,锃亮的实木地板,小块阿拉伯地毯装饰,气派的大班台后面分立着国旗和中炎黄的企业旗,墙上挂着头戴安全帽的张邦宪和前任总书记的合影,书架上摆着各种书籍,一多半是外文原版,而且看摆放的样子,应该不是装样子,而是经常阅读的。

        “小刘来几天了?喝咖啡么?到了阿拉伯一定要尝尝当地的咖啡,很有劲,比喝茶提精神。”张邦宪亲自给刘汉东倒咖啡,嘘寒问暖,询问他习不习惯当地气候,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和蔼的像个老工会主席。

        刘汉东不卑不亢,应对自如,坐姿端正,一副军人风范。

        张邦宪坐回大班台后面,饶有兴致的问道:“你对咱们公司的发展,有什么见解和看法么?”

        刘汉东是打了腹稿的,因为郑佳一给他讲过,所谓国际公共关系部,绝不是一个采取非常规手段解决问题的特工机构,而是配合公司协调与驻在国的关系,为公司购并海外资产、合作开发油气能源去除阻碍的高级咨询服务机构,这个部门的设置,往小处说,是为了公司的发展与壮大,往大里说,是为了国家能源安全战略。

        “我认为,我国的石油公司虽然资本雄厚,但从本质上来说,还算不上石油大鳄,实际上这二十多年的经营是很失败的。”刘汉东开始侃侃而谈,丝毫不在意张邦宪脸色的转变。

        “中炎黄,以及以前的中石化、中石油、还有中海油,在沙特居然没有自己的油气资产,只能靠帮人家建炼油厂,打井,勘探,靠这些业务来盈利,思路都是错的……”

        张邦选很客气的打断刘汉东的天马行空:“小刘,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刘汉东想了想说:“我们需要新的方**,原有的一套已经证实行不通,能不能拿到油气田的所有权,要平衡石油生产国的民众、舆论、石油公司、以及资源幕后控制人和西方石油公司等各方面的利益关系,而不是像在国内那样,找王室,找政府就能把事儿办了。”

        张邦宪说:“你的看法很有新意,不错,这样吧,你先回去上班,有空写个材料给我。”

        电话铃也适时响了起来,张总拿起话筒用英语说话,刘汉东起身告辞,张邦宪微笑着点头,目送他出去。

        ……

        此后的几天,刘汉东一直在坐冷板凳,张邦宪没有给他安排任何具体的工作,直到有一天,办公室的人说需要去麦地那出差,缺个驾驶员,把刘汉东拉去开面包车,来回几趟,居然不知不觉变成了分公司的专职司机之一,大事小事都喊他出车。

        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分公司的同事们忘记了高大上的国际公关部特派员刘汉东,只记得一个勤快肯干,闷头不响的驾驶员小刘。

        这段时间对于刘汉东来说,是近年来少有的安逸规律日子,朝九晚五,两点一线,除了出勤,就是宿舍和办公室之间来回,偶尔同事弄到一些无醇啤酒,聚在宿舍里喝酒聊天,就是难得的娱乐了。

        有一次喝酒的时候,李松愤愤不平道:“刘主任,公司让你坐冷板凳也就算了,居然把你当驾驶员使唤,简直太过分了。”

        刘汉东淡然一笑。

        李松压低声音道:“我知道是谁使得坏,是姓秦的,他和你有仇,在领导面前说你的坏话,这家伙是河南乡下人,驻马店的,专门出骗子的地方,心眼能好了么。”

        刘汉东说:“不提这些,你妹妹回国了么?”

        李松立刻不好意思起来:“她已经回国了,那十万美元,容我缓缓,要不我先给你五万人民币吧,然后每月从工资里拿出一部分来还你。”

        刘汉东说:“不用了,那笔钱又不是你借的,是我愿意花的,不用你还了。”

        李松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刘哥,啥也不说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李松的地方,上刀山下油锅,一句话。”说着将胸脯拍的啪啪响。

        刘汉东拍拍李松的肩膀,表示自己领情了,这段时间的冷板凳遭遇,换了旁人或许会心生怨气,但刘汉东经过的大风大浪多了,早已宠辱不惊,自己在这个行业算是新人一枚,没资历没经验,凭什么让人家重用你,他乐于当驾驶员的原因是正好借着机会熟悉利雅得以及沙特的环境,出车的时候,他总会记住每条道路,闲暇时候,也会患上阿拉伯长袍出去溜达,找当地人闲聊,阿拉伯语水平突飞猛进,络腮胡子也修剪的越来越有阿拉伯风范了,再加上被中东阳光晒得黝黑的皮肤,混迹街头,没人认得出是中国人。

        中东分公司最近很忙,上上下下都在筹备总理来访事宜,根据外交部的通知,国家总理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走访海湾五国,沙特、阿联酋、也门、卡塔尔、阿曼,这五个国家的原油进口占到中国原油进口总量的百分之三十五,搞好海湾国家的双边关系,对于能源安全至关重要,中炎黄中东分公司就是其中关键纽带,公司在沙特西部合办的红海炼油厂项目,计划日产十万桶汽油、三十万桶低硫柴油,以及六千万吨石油焦和一千五百吨硫磺,届时总理将会莅临红海炼油厂,与沙特王储共同剪彩,这对于分公司来说,是头等大事,其他所有业务必须让道。

        张邦宪在会议上曾经说过,必须绝对确保总理来访期间不出事,不但不能出事,还要出成绩,谁让公司露脸,官升三级,公司奖励车、房;谁让公司丢人失分,立即开除,永不叙用。

        张总掷地有声的话语犹在耳畔回响,公司全体员工都精神百倍的投入到准备工作中去,连最清闲的打字员阿姨都分派了任务,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唯有刘汉东这位总部特派的中东国际关系协调员,依然在坐冷板凳,偶尔出车帮公司采购点生活用品什么的。

        刘汉东知道原因,张邦宪野心勃勃,背景深厚,一心想取宋剑锋而代之,对于老宋派遣下来的人自然不会重用,这种老奸巨猾的国企高层,斗争经验丰富,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但是刘汉东还是找到了张邦宪主动申请工作,张总考虑一番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咱们分公司正准备在科林成立分支机构,你去打前站吧,需要任何人力财力上的支持,你直接打报告给我。”

        科林酋长国是位于波斯湾北部的一个半岛小国,与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都有陆地接壤,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伊拉克前统治者萨达姆挥军南下一夜之间拿下科威特,但是却对科林酋长国分毫未动,主要是因为这个国家太穷了,紧邻产油大户科威特,自家的油气资源却很贫瘠,储量有限,开采规模小,随着世界经济增速放缓,石油需求降低,科林的收入也锐减,现在已经变成靠出口椰枣为生的穷国。

        在这样一个国家开设办事处,哪还有什么前途可言,简直就像是古代时贬官岭南一样的感觉。

        张邦宪还关切地说,需要带什么人过去,小刘你自己挑,我来帮你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这话相当无耻,这不明摆着让刘汉东得罪人么,只要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乐意调到科林去工作。

        刘汉东也不傻,他说,还是公开报名吧,自愿为主。

        于是分公司发了通知,征集前往科林酋长国筹建办事处的员工,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先前在刘汉东面前哥长哥短的李松并没有报名,田飞也没报名,反而是据说和刘汉东有宿怨的秦显扬报了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