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二章 老冤家聚头
  • 第三十二章 老冤家聚头

    作品:《匹夫的逆袭

        

        傍晚时分,圆月高挂,刘汉东一行人离开了帆船酒店,连夜驱车前往沙特阿拉伯,他们一直沿着海边的高速公路行进,第一站是阿联酋的首都阿布扎比,公路的南侧就是阿拉伯半岛上最大的卜哈利沙漠,漫漫黄沙,偶尔可见的绿洲,异国风情浓郁无比。

        沙漠地带,昼夜温差大,但也有三十多摄氏度的高温,陆地巡洋舰的空调很给力,车内温度保持在二十六度,三个男人轮流驾车,李婕蜷缩在最后一排睡觉,路过阿布扎比的时候,大家下去活动了一下腿脚,顺便给汽车加油,中东产油国家的汽油就是便宜,折合人民币才两元多一升,反而是瓶装纯净水很贵,即便是售价最低的也要人民币八元多,水价和国内的油价是持平的。

        在茫茫沙漠中的公路开车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李松主动向刘汉东介绍起公司的各种八卦来,中炎黄在全世界都设有分公司,而这些公司本来是两油下属企业,打乱重组而成,内部关系还没完全理顺,想挣钱容易,想出头难。

        “全凭关系。”李松说,“要不你就送礼,狠狠地送,几十上百万的砸。”

        刘汉东问:“那你有关系么?”

        李松说:“当然有,我和田飞是高中同学,他是我铁哥们,这回到迪拜办事,全靠他帮忙,领导根本不批假,我们是以接你的名义过来的。”

        刘汉东说:“那领导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家里人出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不来处理一下。”

        李松一拍大腿:“就是说啊,领导没人味,就因为总理要出访海湾国家,分公司高层下令在任务完成前不许任何人请假,谁请假就是逃兵,就等着开除吧。”

        刘汉东不禁想到自己当兵的时候,也是因为其他老兵家里出事要请假,部队因为要迎接上级检查不批假,他帮人出头和指导员争执起来,进而动手打人,要不是有一个二等功顶着,估计就不是提前退伍的问题了,搞不好要上军事法庭的。

        无论哪个单位,司机总是最八卦,消息最灵通的一帮人,李松也不例外,他喋喋不休的给刘汉东介绍着公司内情,中炎黄中东分公司是个极其庞大的管理机构,也是最重要的分公司,海湾国家盛产石油,而驱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正是源源不断的石油,每年中国需要近三亿吨原油,其中五千多万吨来自于沙特,重要性可见一斑。

        中炎黄不但肩负着进口原油的重任,还在中东国家建设炼化厂,铺设石油运输管道,近年来甚至开始收购油田,摊子越来越大,分公司俨然成了国中之国,牵一发动全身,总部也不敢轻易换帅,否则耽误了工作,影响的可是国家能源安全。

        “所以这帮家伙就可着劲的贪?”刘汉东问。

        “不但是贪,更主要是狂,我给你讲啊,这回张总是想问鼎老总位置的,结果空降了一个宋总,完全没有系统从业资历,以前是当公安厅长的,你说张总能服气么,他上面也有人罩,你等着看吧,有好戏。”

        “张总就是分公司的一把手么?”刘汉东有些担心起来,分公司老总和宋剑锋不对付,肯定不会给自己好脸色,这工作,难干了。

        “对,张邦宪,分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经过短暂的接触,李松已经完全倒向刘汉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张总把重要职位全都安插上自己的亲信,亲戚,老乡,把分公司搞得铁桶一样,水泼不进,刘主任,你的工作可能不大好开展哦。”

        一路扯淡,车速飞快,口岸关闭前一刻,汽车抵达阿联酋、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的边境地带,口岸有警察把守,拉着铁丝网,沙特的警察穿着卡其色制服,戴贝雷帽,查验了车上四人的护照,没怎么仔细看,随便瞄了瞄就放行了。

        进入沙特境内,道路质量明显降低,在夜晚的沙漠公路行车比较危险,遭遇沙尘暴就惨了,不过时间紧迫,如果不想被领导训斥,必须尽早赶到利雅得。

        所幸一路无惊无险,清晨时分终于抵达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这座城市和迪拜完全不同,建筑物大都比较低矮,只有一栋造型奇特的大厦高耸入云,气派非凡。

        “那个酒瓶起子是什么来头?”刘汉东问。

        已经醒来的田飞揉着眼睛解释道:“那是王国中心大厦,沙特的地标性建筑。”

        刘汉东赞道:“都说咱们国家喜欢搞面子工程,把政府大厦建的美轮美奂,中东人也玩这一套啊,沙特王国政府在这里面办公吧?”

        田飞说:“大厦里有商场,有写字楼,还有一个四季酒店,官方机构是为国王理财的公司,王室不在这里,他们住在城市西部的纳西里耶区,那儿遍地都是王公贵族的宫殿和别墅,有机会去看看,开开眼界。”

        风尘仆仆的越野车终于停在了中炎黄中东分公司大楼前,这是一栋富丽堂皇的六层楼,挂着中炎黄的LOGO,时间太早,同事们都没来上班,田飞也没上楼,先带刘汉东和李婕去员工宿舍。

        一切安顿好之后,上班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刘汉东在田飞的指引下来到人力资源部报到,国际关系部特派员在行政上隶属总部,在业务上受当地分公司领导,直接对分公司老总负责,实际上相当于特别总助,只是行政级别较低。

        办完手续后,田飞带刘汉东去见分公司一把手张邦宪,可是张总不在家,去也门出差了,于是先给他安排办公室。

        刘汉东的级别不够高,只能和其他人合用办公室,屋里一共四个人,两个中年女同志,姿色平平,是公司行政人员,还有一个男同志,和刘汉东坐对桌,他的桌上摆着名牌,上面三个字“秦显扬。”

        不会这么巧吧,刘汉东暗道,他离开部队,就是因为殴打了指导员秦显扬,难道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在利雅得碰上老对头了?

        过了一会儿,秦显扬来了,他个头比刘汉东矮点,整个人精瘦彪悍,一丝不苟的穿着衬衣西裤,手里拎着皮包。看到新同事后主动伸出手:“欢迎欢迎,有四年没见了吧。”

        刘汉东皮笑肉不笑:“指导员,又见面了。”

        这家伙正是害刘汉东提前退伍的指导员秦显扬,没想到立志在军中奉献青春一辈子的秦指导员居然也转业了,还进了中炎黄工作。

        秦显扬负责整个分公司的安保,听起来很拉风,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海湾国家不会容许外国企业拥有自己的武装,所以各生产基地都是雇佣的当地保安人员,秦主任就负责和他们签合同,偶尔下去检查一下工作,清闲得很。

        刘汉东当兵的时候就不喜欢秦显扬,倒不是这家伙坏,而是不近人情,生硬刻板,循规蹈矩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偏偏还自以为是铁血军人,经常把献身边疆挂在嘴边,还曾写过血书,要求调到中印边境执勤哩。

        时光倒流,场景变化,成都军区驻云南某部汽车连营房内,佩戴中士军衔的刘汉东正在和新来的指导员秦显扬争执,旁边坐着个沉默的老兵,不停的抽着烟。

        “凭什么不准假?老牛家里被人扔蛇,爹娘被打伤,再不回去就得出人命了!”年轻的刘汉东刺着寸头,怒不可遏道。

        扛着上尉军衔的秦显扬挺立如一棵松树,他冷静的回答:“首先,军区首长马上要老视察,老牛是连里的技术骨干,首长都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他必须在;第二点,拆迁的事情我不了解,但我知道,凡事要相信党,相信政府,军属是要受照顾的,你说的那些事情,未免夸大其词;第三点,等首长视察结束后,我会向上级报告,协调老牛家乡政府解决此事。”

        刘汉东嗤之以鼻:“我他妈谁也不信,就信这个!”说着扬起了拳头。

        秦显扬正色道:“怎么着,你还想陪老牛一起回家闹事么?”

        刘汉东道:“你说对了,我也要请假,陪老牛一起回去。”

        秦显扬冷冷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么?你这是当逃兵!要上军事法庭的!连长回来之前,这里我做主,你给我老实呆着,不许出营房,这是命令!”

        两人恶狠狠对视,眼瞅就要打起来,老牛忽然站起来,声音低沉无比:“指导员,我不请假了。”随后快步离开。

        镜头一转,军区首长视察前一天,老牛出事了,连人带车栽到悬崖下,人拉回来就不行了,大家都很纳闷,老牛是团里的技术骨干,能把卡车开到出神入化,那段路虽然多急转弯,是事故多发地段,但对老牛来说如履平地啊,就如同秋名山对拓海那样,闭着眼睛都能开,怎么可能出事,而且车辆也没什么故障,唯一的可能就是,老牛是精神恍惚,心不在蔫导致的车祸。

        早上,秦显扬刚从屋里出来,早已埋伏在一旁的刘汉东冲上去左右开弓,将指导员放倒在地,还想再跺上两脚的时候,被路过的战友们死死拉住……

        “你退伍之后还顺利吧?”秦显扬关切的话语打断了刘汉东的思绪,将他带回现实。

        “还行吧,什么都干过。”刘汉东含糊其辞,反问了一句:“指导员啥时候转业的?

        秦显扬说:“唉,在部队的时候,我爱人整天抱怨,说长期分居影响感情,而且发展空间有限,就想办法转业了,没想到找了个工作,还是驻外,看来命中注定要过牛郎织女的日子啊。”说着他苦笑起来,仿佛和刘汉东是推心置腹的老朋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