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一章 假护照和奸商
  • 第三十一章 假护照和奸商

    作品:《匹夫的逆袭

        

        无论如何,人是搭救出来了,这事儿要是换别人做,起码纠缠十天半个月,来回拉锯倒无所谓,妹子在拘留所里可不好过,虽说阿联酋是海湾富裕国家,但富裕和真正的法治社会完全两码事,谁能保证中东的拘留所就不虐囚,就不躲猫猫呢。

        所以,田飞、李松和总领馆的翻译,都对刘汉东佩服的五体投地,尤其李松,恨不得上刀山下油锅,这就报答了刘主任的天大恩情。

        刘汉东被他们三个簇拥着出来,满耳朵都是奉承话,不禁有些轻飘飘,卖弄了几句阿拉伯语,翻译赞叹道:“刘主任您的阿语说的真好,是科班出身吧?”

        “哦,我是近江国际关系学院进修的阿拉伯语,不光阿语,闪语系都学了一些皮毛。”刘汉东道。

        翻译惊喜无比:“哎呀,我也是近江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的,咱们是校友啊,我得喊你一声学长了。”

        刘汉东道:“别,我参加的进修班,还没结业呢就来出差了,论辈分,我得喊你学长才对。”

        翻译说:“不是那么论的,你比我年龄大,就是学长,我姓黎,叫黎芮,南京人,叫我小黎好了,以后有事没事常联系。”

        “蓝鲸人啊,半个老乡。”刘汉东笑道,“我去过蓝鲸扶栏路。”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上车,直奔拘留所而去。

        中东海湾国家,对于时间概念比较模糊,公务机关也是如此,通常职员上午来点个卯,中午人就不见了,下午完全陷入停顿,想办事,对不起,明天请早。

        所以他们中午就赶到了拘留所,又是一番颇费口舌的交涉,刘汉东再次发飙,吹胡子瞪眼,搬出默罕默德警监来压人,张口闭口都是迪拜警察局的头面人物,我的朋友某某咋地咋地,吓得警察们不敢废话,办理了手续之后,把拘押在此的李松妹妹给放了出来。

        李松的妹妹二十出头,一米七的个头,皮肤白皙,长发披肩,是个美人胚子,不过现在气色很差,低着头不说话,光哭。

        “先安顿一下,然后想办法回国。”刘汉东现在俨然是领导身份,别人也都服他,国关部中东特派员,闹着玩的么。

        田飞说:“我们是开车从沙特利雅得过来的,开了一夜车,要不今天先休息一下,晚上再开车回去。”

        刘汉东道:“那到我住的地方休息吧,房间大,够住。”

        李松说:“那怎么好意思,不麻烦刘主任了。”

        刘汉东说:“见外了不是,同胞不互相帮衬,还能指望谁,回帆船酒店,听我的。”

        “听刘主任的。”田飞也跟着附和。

        小李开车先送黎翻译回总领馆,然后回到海边的帆船酒店,进了房间,刘汉东说浴室有热水,让你妹妹洗个澡吧,按摩浴缸开起来,放松一下。

        李松低声对妹妹说了几句,女孩低着头进了浴室,却不洗澡,嘤嘤的哭,李松不耐烦的走进去,呵斥道:“侬想哪能?”

        女孩子顶嘴道:“侬岗哪能?”

        李松说:“阿拉闷侬哪能……”

        两人喋喋不休的拌嘴,刘汉东无趣,招呼田飞到窗前欣赏景色,问他:“小李是上海人?”

        “嗯,川沙人,杜月笙的老乡。”田飞答道,“单亲家庭,生活不易,他在部队当了几年兵,给领导开小车,后来退伍,进中炎黄当驾驶员,算外聘人员,他妹妹不是亲妹妹,是后妈带来的孩子,比他小八岁,从小在外面混,其实到迪拜来,也是来淘金的。”

        刘汉东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也不介意在这样一个女孩身上花掉十万美金,他建议道:“要不喝点?”

        田飞连忙摆手:“不敢,迪拜这边喝酒要酒精许可证的,万一被警察抓到,又是麻烦。”

        刘汉东打电话叫服务台送餐,反正这些费用都是合并在住宿费里的,有油霸买单。

        不大工夫,侍者推着餐车进来了,新鲜的龙虾、梭子蟹、扇贝、牛排、羊肉、鲜嫩的蔬菜和水果,上面还沾着晶莹的露珠,中东饭菜不如中国菜那么讲究,提供橄榄、柠檬、丁香、豆蔻、香菜等调味料,酒水也是有的,迪拜是个自有的城市,就算是法律也会对有钱人网开一面,啤酒、椰枣酒、咖啡、果汁、欧洲进口矿泉水摆满饭桌,刘汉东开了一罐啤酒慢慢喝,等李家兄妹吵完架一起吃。

        过了一会,李松出来了,悻悻然道:“别管她了,咱们先吃。”

        李松的妹妹叫李婕,只有十九岁,年轻胆大放得开,不过这回是栽了,初来乍到迪拜还没来得及开展事业就被几个家伙推倒了,说是强奸,其实没那么严重,顶多算是猥亵,她想讹别人点钱,要挟不果,报警抓人,结果钱没弄到,差点把自己送进监狱,这回算是见识了,在中东,女人被强奸也是犯罪。

        帆船酒店奢华无比,浴缸简直不是浴缸,也就比游泳池小点,水龙头是金色的,不对,应该是纯金的,起码镀了一层厚厚的黄金,李婕试图用牙去啃水龙头,结果差点把门牙给崩了。

        按摩浴缸冒着雪白的泡泡,就像刚打开的香槟酒,李婕忽然想到了什么,拿起墙上挂着的电话,研究了一番。

        饭厅里的电话分机响了,刘汉东坐的最近,拿起话筒:“哈喽?”

        “大帅哥,帮我拿点吃的进来好不啦?”李婕的声音又甜又腻,带着些许的南方口音。

        刘汉东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这是从浴室打来的内线电话,便道:“洗好了就出来吃。”

        “不嘛,人家要你送进来。”李婕故意撒娇,刚才哥哥训斥她的时候,痛心疾首的拿刘主任花十万美金办保释的事儿进行了教育,效果适得其反,现在李婕打算勾引这位又帅又多金的刘主任。

        刘汉东直接挂了电话,年轻女孩子勾引男人的手段还是逊色了点,不知道欲拒还迎的道理,直白**,反而不美。

        李松恨恨道:“这个死丫头,明天就把她送回国,就知道惹祸。”

        “不要那么说嘛,到底年纪还小。”田飞劝道。

        三个男人都不去送饭,李婕只好自己出来,怕哥哥打她,也不敢只围浴巾摆出诱惑造型,老老实实穿了衣服出来,头发没来得及吹干,湿漉漉的别有风情,素颜朝天,倒像个清纯的高中生,一时间让刘汉东想到了浣溪。

        李婕很乖的吃着东西,小口小口,不时拿眼睛偷偷瞄刘汉东,这大叔高大威猛,络腮胡子阳刚至极,还随身带着几十万美金零花钱,和他相比,《小时代》里那些花美男简直就是奶油娃娃。

        几乎是一瞬间,李婕的审美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刘汉东哪里知道李婕的心思,他满心都是工作,迪拜之行只是小试牛刀,自己的主战场还在利雅得,在沙特阿拉伯。

        “我的工作地点在哪里?”刘汉东问田飞。

        “您的办公室应该是在中炎黄中东分公司,也就是利雅得,具体方面我还不好说,因为国际公关部是刚成立的部门,行政关系和业务关系怎么分配,还有待上级领导决定。”田飞是分公司办公室副主任,他的情报应该是准确的。

        “那么我跟你一起去利雅得吧,小李留在迪拜把妹妹送走再回去。”刘汉东转瞬就做出了最合理的决定,不过李松提出意见:“刘主任,我没这个能力搞到假护照啊,我就是一司机,谁都不认识。”

        刘汉东想想也是,李松只不过和中炎黄的外聘司机,又不是总参驻外的特工,那哪里来的这种资源,可自己也没这个能力啊,想了想,他从包里拿出卫星电话,将粗大的天线朝向天空,站在窗口给罗汉打电话。

        李松和田飞交换了一下目光,瞧瞧人家,专业范儿,随身带着卫星电话,走哪儿都不会失联,这才是真正的牛人。

        让他们震惊的还在后面,刘汉东打了三分钟电话,就说事情搞定了,用手机给李婕拍了张照片发送出去。

        “联系好了,回头有人会送护照上来。”刘汉东说,“咱们继续吃饭,再来点烤羊肉吧。”

        吃吃喝喝,顺便聊天了解中炎黄在中东的企业,两个小时过去了,傍晚时分,门铃响了,有客人到。

        李松箭步跑过去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肤色黝黑的胖子,笑容可掬:“米斯特刘?”

        刘汉东迎上去:“哈桑先生么?”

        来人和刘汉东握手,走进房间,从包里拿出三本护照,一本香港的,一本新加坡的,一本印度尼西亚的,都是货真价实的护照,不是伪造的次等品,上面还有签证和入境章。

        “哪一个照片合适就用哪一个。”哈桑介绍道,这三本护照上的女子相片都和李婕有些相似,最终刘汉东还是决定采用香港护照,这上面的名字叫杨英婕,是个二十三岁的女子,和李婕的年纪最接近,而且回国方便。

        刘汉东拿出两万美元要递给哈桑,李松瞪大了眼睛:“这么贵!”一把拦住,他已经欠了刘主任十万美元,不想再增加负债。

        哈桑的英语很好,他笑眯眯解释道:“不贵,我的朋友,护照的价钱涉及很多因素,首先我卖给您的是一本真护照,也就是丢失的护照,经得起查验的,而且是香港护照,欧盟免签,周游世界不是梦,如果是中国护照,那我只收您三百美元。”

        田飞帮腔道:“那我们就要中国护照。”

        哈桑两手一摊:“对不起,中国护照严重缺货,尤其年轻女子的护照,需要从泰国调货,您可以等一星期么?”

        刘汉东说:“算了,咱们还是偷渡得了,先去沙特,然后找大使馆补办一个护照,我们是要回国,又不是想周游世界,再好的护照,也是假的。”

        三人互相配合,哈桑的脸都绿了,忙道:“我降价还不行,五千美元,少一美分都不行。”

        李松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不不,五千不行,我们根本用不着,你回去吧,谢谢你。”

        哈桑说:“这样吧,三千五百美元,我不能再让步了。”

        田飞说:“还是贵,不值得买,你知道,从阿联酋去沙特,根本没什么检查的,没护照都能混过去。”

        哈桑一咬牙:“两千!”

        刘汉东竖起一根手指:“一千,多一个子儿都不给了,愿意卖就卖。”

        哈桑做捶胸顿足状,挥泪道:“权当交个朋友了。”

        刘汉东点了一千美元递过去,哈桑收了,仔细查验完毕,钱货两讫,将护照放下,笑呵呵走了。

        三人哈哈大笑,为默契配合击掌庆贺,李婕也兴奋起来,吵着要喝酒。

        刘汉东拿起那本护照,摩挲着内页,忽然皱起眉头:“妈的,还是上当了,这是个假护照!”

        千算万算,还是没算计过哈桑,要不怎么说阿拉伯人是天生的奸商呢。

        不过这本护照用来欺骗陆路关卡上的警察已经足够,只要到了利雅得,通过当地大使馆补办一本中国护照出来,还是能回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