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章 进局子捞人
  • 第三十章 进局子捞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油霸给他安排的房间相当高档,足有二百多个平方,在国内都算豪宅了,而且是全景套房,波斯湾海景和迪拜城景尽收眼底,一切设施俱全,奢华到了极致。

        换成普通人,在鬼门关上走一遭之后肯定没这么淡然,但刘汉东习以为常了,他揣了一叠美元下楼,先填饱了肚子,又在室内游泳池运动了一个钟头保持运动量。

        他这趟差出的太匆忙,只带了一身换洗衣物,这么热的天,外面溜达一圈肯定大汗淋漓,所以买身衣服迫在眉睫,酒店购物中心有彻夜营业的店面,他去买了一件阿拉伯长袍和一双皮凉鞋,当然头巾也是必不可少的,加上他刻意蓄起的胡须,打扮起来倒是有点像中东人了。

        次日太阳升起的时候,刘汉东被手机铃声吵醒,是个陌生的声音,很客气的问他是不是已经抵达迪拜了,我们是中炎黄中东分公司的,现在楼下,方便上来么?

        刘汉东连忙说抱歉,我没住在阿玛尼酒店,现在BurjAl-Arab,马上过去和你们会合。

        “刘主任,您不用过来,我们过去就行,请问您的房号是?”对方非常客气,态度谦卑。

        刘汉东告诉了他们房号,打电话叫了早餐,细嚼慢咽的吃完,喝了杯茶,门铃就响了。

        来的是两个中-国人,西装革履,斯斯文文,衣襟上别着中炎黄的徽章,两人看到身穿阿拉伯长袍,留着络腮胡子的刘汉东,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的刘汉东,顿时有些愕然,特派员的气势让他们肃然起敬。

        “刘主任你好,我是咱们分公司办公室的田飞,这位是咱们的驾驶员李松。”戴眼镜的年轻男子自我介绍道,刘汉东和他俩握手,很亲切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白跑一趟,出了些意外,临时换了酒店。”

        “没事吧?”田飞很关切的问道。

        “已经解决了。”刘汉东潇洒一笑,“下一步去哪里,我听从你们的安排。”

        田飞说:“是这样的,这么着急把您请到迪拜,主要是两件事,第一,外交部通知,总理将会走访海湾国家,届时要视察咱们中炎黄的工地,所以需要提前做一些工作;第二,公司员工的家属在迪拜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需要您协调解决。”

        说到这个,田飞和李松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显然这件事让他们很伤神。

        “怎么回事,具体说一下。”刘汉东道,“坐下说,喝什么,冰箱里自己拿。”

        田飞坐下了,李松从冰箱里拿了三瓶饮料过来,放在大家面前,刘汉东注意到他眼圈有些红,像是哭过。

        “是这样的,小李的妹妹,从国内来迪拜旅游,不幸遇到坏人,被……侮辱了。”田飞干咳两声,看看李松,叹口气继续说:“报警之后,警察不但没去抓犯罪嫌疑人,反而把受害者抓了,护照扣押,还要以发生非法婚外性行为的罪名判刑,搞不好要在迪拜坐牢。”

        刘汉东拍案而起:“他妈的,这不扯犊子么,怎么能倒行逆施!”

        小李恨恨道:“就是,分明是歧视咱们中国人。”

        田飞说:“这边的法律就是这样,以伊斯兰教法为准,我查了一下相关案例,有欧洲女游客遇到同样事件,也是被判刑处理,不过人家的大使馆给力,咱们的外交机构遇到这种事儿就缩了,所以,想请刘主任想想办法。”

        看着他俩殷切的目光,刘汉东有些无言,他还真没什么好招,国际公关部的名气很大,成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精英,懂法律,懂风俗,外语流利,和当地名流谈笑风生,进警察局捞人如同探囊取物,至少在田飞和李松眼里自己是这样的,可实际上自己还不如他俩呢,至少在中东混过几年,和阿拉伯人打过交道,熟悉当地人的品性。

        但是同胞有难,怎能袖手旁观,刘汉东拎起旅行包说:“走,去警察局救人。”

        田飞带来的是一辆白色的中东款陆地巡洋舰越野车,小李是公司专职司机,驾驶技术不错,在迪拜宽敞的双向十车道快速路上疾驰如飞,看得出他心急如焚,自家妹妹关在中东国家的监狱里,搁谁都不会放心。

        “你们尝试过别的方法么,比如中国式的解决?”刘汉东道。

        田飞一点就透,他苦笑着说:“行贿这一招在全世界基本通用,但是在海湾国家效果不大,迪拜这座城市有大量的外来人口,但是政府机关都是本地人,迪拜土著可是富得流油的,根本看不上那点灰色收入,你拿钱行贿,等于侮辱他,搞不好也被抓进去。”

        “大使馆那边怎么说?”刘汉东问。

        “大使馆在阿布扎比,这点事麻烦不动他们,当官的总说什么入乡随俗,尊重别人的宗教习俗,合着保护我们中国人就不是他们的事儿了。”李松开着车,愤愤不平道。

        田飞赶紧圆场:“大使馆主要负责外交事宜,顾不过来,这边主要是迪拜总领馆在负责,我去找过几次,总领馆方面也进行了努力的斡旋,但是收效甚微,该做的人家已经做了,主要还是要靠自己。”

        小李哼了一声,默默开车,田飞对刘汉东报以歉意的微笑,他搞不清楚刘汉东路数,但通常来说,国际公关部的人总会在外交部有些关系,否则怎么处理驻在国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刘汉东是知识渊博,手眼通天的复合型人才,救出妹子,全指望他了。

        刘汉东想了一下,自己人生地不熟,阿拉伯语也是初级水平,去警察局未必能把人捞出来,还是得外交官跟着才行,他让小李开到总领馆去。

        中国驻迪拜总领馆是位于萨法二区乌姆阿勒施义夫路上的一栋别墅,挂着中文和阿拉伯文的牌子,没有警察站岗,不像北京三里屯那些外国使馆那么气派。

        领事馆官员接待了他们,再次表示无能为力,刘汉东义正言辞的进行了一番沟通,言语间不经意的露出自己的上层关系,不但是郑杰夫的亲戚,还和军方高层是世交。

        “这样吧,你们派个人跟着我当翻译,我来和他们交涉。”刘汉东给出一个折衷方案,对方答应了。

        总领馆派了一个翻译跟随他们前往警察局,迪拜的警察局大概是世界上最奢华的警察局了,光是那些绿白相间涂装的警车就让人目不暇接了,传说中的兰博基尼警车就在眼前,刘汉东却无暇他顾,昂首阔步走进警局,如果不是他身后跟着三个中国人,这幅气势简直会让人误认为他是一位骄傲的王子。

        刘汉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警方派出一个肩膀上三颗星的警官接待他,他根本不搭理,阿联酋采取的是英国式警衔,三颗星也就是个所长级别,拍不了板,定不了案。

        他的骄横气焰激怒了警官,大有一拍两散之意,就在田飞后悔不跌之际,刘汉**然道:“告诉他,我是中国高级官员,我要见他们局长。”

        翻译是个年轻人,推了推眼镜问:“多高级的官呢?”

        “你随意发挥。”刘汉东道,坐得笔直,面色严峻。

        翻译清清嗓子,以公事公办的态度和对方交涉,三颗星终于败下阵来,领他们去见了另一位高阶警官,起码是有单独办公室的警官,玻璃上的阿拉伯文字刘汉东勉强认识,大概是警监之类。

        这位警监年约五十岁,穿卡其色警服,腋下有红色的绶带,肩章上是交叉的阿拉伯弯刀和一枚雄鹰徽章,以英式警衔风格判断,确实是高级警务人员。

        正式交涉开始,刘汉东并未在伊斯兰教法上和对方抬杠,他知道那是没用的,他只是告诉对方,如果这件事不能得到妥善解决,中国将会劝阻旅行团前往迪拜旅行,而你们将要承担这一后果。

        警监犹豫了一下,说:“好吧,我可以批准保释,不过保释金要三十万迪尔汗。”

        随即他往后仰了仰身子,以胜利者的姿态俯视着刘汉东,嘴角勾勒出一丝讥讽的微笑。

        迪尔汗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法定货币,固定汇率是3.65迪尔汗兑换一美金,三十万迪尔汗就是八万一千六百美元,人民币要五十万之巨。

        小李立刻哭丧了脸,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司机,即便海外工作薪水丰厚,五十万人民币也要他三年的年薪,田飞同样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他舔了舔嘴唇,摸了摸手机,准备向公司求援了。

        刘汉东缓缓站起,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中东的阳光,他居高临下看着警监,瞄了瞄他桌上的名牌,说道:“默罕默德阁下,是不是我现在拿出三十万迪尔汗,就能把人带走?”

        警监严肃的点头:“是的。”

        刘汉东伸出手:“我的包。”

        小李反应的最快,迅速将刘汉东的旅行包递上来,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军用背包,很能装东西,里面除了墨镜汗巾饮水,还有二十万美元现钞。

        刘汉东拿出十沓美金,摆在警监桌上,盯着他的眼睛说:“多出来的钱,我买行凶者的资料。”

        默罕默德警监久久的和他对视,空气紧张的快要爆炸了,田飞心惊胆战,生怕警察以行贿罪把刘汉东也给拘起来,那就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我会给你开一张收据。”默罕默德说,“至于罪案相关人员的资料,你有权知道,这个不需要花钱。”

        说着,他打开电脑操作了一下,打印机里吐出三张纸,有护照号码,有照片,三名施暴者都不是阿联酋人,而是来自约旦、巴勒斯坦等地的务工者,这三张纸都被刘汉东收了起来。

        十万美元被默罕默德不动声色的扫进了抽屉里,他给刘汉东开了一张条子,凭这张条子可以去拘留所把人提出来。

        “感谢阁下的通融。”刘汉东客客气气和警监握手,带着三人走出了警察局。

        “刘主任,你真厉害!”田飞赞叹道。

        “刘主任,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李松有些手足无措,“钱,我尽快还你,这钱不能让你垫。”

        刘汉东说:“别提钱,伤感情,赶紧把人弄出来,送回国去,以后别到这种地方来。”

        田飞说:“那保释金不要了?”

        “没打算要。”刘汉东道。

        “可护照还押在警察局呢。”小李道。

        “想办法,弄个假护照还不容易么。”刘汉东转头看看目瞪口呆的翻译,“你刚才对他们怎么说的,说我是多大官?”

        “我说你是外交部长助理”翻译擦擦冷汗说,这位中炎黄的国关特派员完全是野路子出身啊,行贿,买假护照,看样子还要报复施暴者,有这么一个家伙常住中东,以后外交机关等着给他收拾烂摊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