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九章 迪拜
  • 第二十九章 迪拜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的护照上已经贴着卡塔尔、阿联酋、沙特等中东主要国家的签证,出国毫无障碍,一上飞机他就戴上眼罩开始休息,飞机一路向西,经停多哈,在飞行十余个小时后终于抵达迪拜。

        传说中的世界上最奢华的城市建造在阿拉伯湾南岸,从飞机上俯视看去,整座城市如同电影特效般令人叹为观止,高楼大厦林立,立交桥高速路四通八达,唯一缺少的就是绿色,毕竟这里二十年前只是一片沙漠。

        通关非常顺利,虽然机场没有中文标识,但以刘汉东的英文和阿拉伯语水平,足以应付一切,当他提着旅行包走出机场的时候,热浪滚滚而来,排山倒海砸在身上,足有摄氏四十五度以上,裸露在外的皮肤有种火烫的感觉,高温使得地面上的空气膨胀上升,导致景物变得扭曲起来,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刘汉东打了一辆出租车,迪拜的出租车和警车一样高档,最低也是宝马奔驰,路上充斥着豪华汽车,中东油霸们喜欢顶级的跑车和越野车,阿斯顿马丁、玛莎拉蒂这种简直拿不出手,起码也得是布加迪威龙之类才能短暂吸引一下别人的眼球。

        公司给他预定的是位于哈里发塔的阿玛尼酒店,著名的哈里发塔高达八百二十八米,有一百六十层之多,阿玛尼酒店占据了其中十一个楼层,刘汉东办理了入住手续之后走向电梯,正好有一部电梯刚刚关上,而其他电梯都在三十层以上运转,他疾步上前,按住按键,电梯门缓缓打开。

        电梯里面有五个人,其中两个穿白色阿拉伯长袍,带白色头巾,年长的大约四十来岁,相貌英俊,连腮胡子,一双睿智的眼睛深邃无比,年轻的不过十六七岁,如同父亲的模子里倒出来一般,除了这对父子,还有三个人是保镖,人高马大,身穿西装,领子上别着徽章,空气耳麦,目光犀利,其中一人伸手拦住了刘汉东,不让他进入电梯,另外两人目不斜视,双手交叉放在裆部。

        刘汉东不是不知深浅的愣头青,强龙不压地头蛇,中东油霸惹不起,但是酒店是公共场合,你丫肯定不是迪拜酋长,摆什么谱啊,他微笑着用英语说:“我可以进来么?”

        “NO。”保镖生硬的回答。

        “进来吧,盛得下。”年长的阿拉伯油霸说,他的英语很地道,有股正宗牛津腔。

        保镖让开去路,刘汉东走进电梯,说声谢谢,又对站在楼层按键旁的保镖说:“三十八层,谢谢。”这回他是用阿拉伯语说的。

        保镖耸耸肩,帮他按了楼层。

        少年油霸搭讪道:“考瑞亚?”

        刘汉东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被人误认为是韩国人了。

        “中国人,我来自中国。”刘汉东说道。

        “但是你很像一个韩国电影明星。”少年油霸的英语比他爹地说的还要流畅。

        刘汉东笑而不语,面对电梯门数着楼层显示飞速变化,哈里发塔用的都是高速电梯,三十多层很快就到,三十八层,刘汉东下了电梯,油霸和保镖们继续上去,三十九层是阿玛尼酒店的最高一层,他们住在刘汉东的楼上。

        公司订的是喷泉套房,从房间可以看到著名的迪拜喷泉,不过毕竟只有三十八层,无法做到极目远眺,房间装潢精美,落地窗外是美丽风景,令人心旷神怡,刘汉东洗了个澡,补了个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窗外是灿烂的迪拜夜景,他伸了个懒腰,拿出手机拍照,准备发个微博得瑟一下,忽然觉得那里不对劲,抬头一看,斜上方四十层位置有人吊着钢丝绳下滑,一身黑衣,诡异无比。

        刘汉东亲眼目睹黑衣人迅速滑到三十九层,拿出工具开始切割玻璃。

        见着活生生的特工行动了,刘汉东咽了口唾沫,肾上腺素开始分泌,他立刻联想到住在三十九层的油霸父子,按说不该多管闲事的,不过油霸父子彬彬有礼的绅士作风给他的印象很好,是出手还是不出手,他几乎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初来乍到中东这嘎达,今天就开张吧,刘汉东匆忙披衣拿了房卡出门,没乘电梯,走防火楼梯上三十九层,急促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响起,厚重的防火门推开后,一把手枪顶住了刘汉东的额头。

        是油霸的保镖,领子上带着那种制式小徽章。

        刘汉东认出这是贝雷塔M9手枪,双动制式,也就是说,尽管击锤没有抬起,只要枪膛里有弹,对方就能扣动扳机打死自己。

        “有人要暗杀你的老板。”刘汉东用阿拉伯语说道,“他们从楼上下来的,从窗户进入房间。”

        保镖露出狐疑的神色,对领口的微型麦克风说话:“一号,有个亚洲人闯入,收到。”说着他就抬起大拇指去开手枪保险。

        刘汉东暗道不好,这货反应迟钝,不去救主,反而怀疑起自己来了,他一把握住枪管扭向旁边,同时一记侧踹将保镖踢出几米远,拿着手枪冲向房间,铺着厚厚地毯的走廊将脚步声吸走,没有任何响动。

        忽然电梯门叮咚一声打开,三个保镖从里面冲出,两把手枪,外加一把MP5K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刘汉东,电梯里是两双惊愕的目光,原来油霸父子不在房间里。

        刘汉东举手投降,他阿拉伯语培训时间短,说不利索,还不如英语表达的清楚,没等他说完,保镖就把他按倒了,枪口顶在脑袋上,手也被绑上了。

        中年油霸吩咐保镖开门,一个壮硕保镖小心翼翼的用房卡刷开门,迅疾闪在一旁,另一个保镖脱了西装,露出穿在里面的防弹背心,佝偻着身子,端着冲锋枪冲了进去,拿手枪的紧随其后。

        少年油霸紧张起来,他爸爸倒是淡定无比,搜索很快结束,保镖确认房间安全,没人闯入的痕迹,窗户都是完好的。

        刘汉东头大了,他记得黑衣人进入的方位就是这个房间,难道自己看错了?刚要辩解,中年油霸看了自己一眼,冲保镖做了个割脖子的手势。

        保镖瞄了一眼走廊上方的摄像头,将刘汉东押向电梯,大概是想带到外面处决。

        刘汉东这个郁闷啊,见义勇为一回,还被人当做了杀手,上哪儿说理去啊,想反抗也没戏了,手被捆住,保镖们一个个人高马大还有枪,难不成就死在迪拜了,妈的,剧本不该这么写啊。

        油霸父子进了房间,电梯门缓缓关上,刘汉东被两个阿拉伯壮汉夹着,一路下到停车场,上了一辆银色路虎越野车,他一直在寻找机会逃生,但是对方很有经验,没有任何破绽。

        刘汉东被拉到了迪拜郊外,海风瑟瑟,月色下是荒凉的沙漠。

        “跪下。”保镖说,手中枪闪着幽光。

        刘汉东不愿意跪着死,傲然挺立,忽然腿弯被人踢了一脚,不由自主跪下,他后面没长眼睛,但也能猜到枪口已经瞄准了后脑勺,只要手指轻轻一钩,自己就变成迪拜郊外的孤魂野鬼了。

        这种死法还真是另类的憋屈啊。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保镖放低枪口,接了电话,旋即放下枪,又将刘汉东押回车里。

        刘汉东一身冷汗,死是暂时不会死了,估计要遭受一番刑讯折磨了,等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半条命都得下去。

        半小时后,刘汉东被带到了海边的帆船酒店,也就是传说中迪拜的另一处地标性建筑物,七星级的奢华酒店,在一间豪华套房内,他再次见到了油霸父子。

        “感谢你,中国朋友。”中年油霸带着上位者的尊崇,轻描淡写的说道,似乎没有向刘汉东道歉的意思。

        刘汉东冷哼一声。

        油霸拍拍巴掌,保镖打开了一口密码箱,里面是整整齐齐的崭新美元。

        “这是我的谢意,真主保佑你,中国朋友。”油霸淡淡笑着,带着儿子径直走了。

        “你欠我一个道歉,一个正式道歉。”刘汉东用英语说。

        油霸回头,优雅的一笑,没说话,走了。

        “操!”刘汉东恼怒万分,差点被人像狗一样击毙,给点钱就能打发么,简直太不尊重人了,等等,我先看看这钱有多少。

        保镖说:“你的行李已经拿来了,这个套房你可以无限期的住下去,祝你睡个好觉,再见。”

        “等等,还没说咋回事呢?”刘汉东道,可是对方似乎没兴趣和他交流,急匆匆走了。

        丢在阿玛尼酒店的旅行包也被他们拿来了,这帮人能量不小,刘汉东仔细想想还是有点后怕,中东富豪云集,藏龙卧虎,自己过于托大了,以后要注意,少管闲事。

        密码箱里的美元不算多,只有二十沓,每沓一百张百元面额的新版美元,蓝灰色钞票上,富兰克林抿着嘴,面无表情的看着刘汉东。

        “还算有点良心。”刘汉东嘀咕道,合上了密码箱,忽然想起,忘记问油霸的尊姓大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