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四章 消防演习
  • 第二十四章 消防演习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这场袭击被认定是周文的人干的,对方反击如此迅猛有力,让一向自诩简单粗暴的黑子都有些胆寒,根据苏醒的下属回忆,根本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放倒了,奇袭打得如此漂亮,绝对不是普通江湖人士所为,应该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干的,而且留了手,以他们的能耐,把76号血洗了也不是难事。

        黑子怒气冲冲的向刘书记做了汇报,请求从东北调人过来组织反击,他说:“老板,打狗还要看主人,他们是冲着您来的,必须弄死几个才能解恨,不然这帮逼蹬鼻子上脸,没完没了。”

        刘飞却风轻云淡,若无其事,晋升市委书记之后,他的风格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不再狂风骤雨的训人,而是变得和风细雨,润物细无声,到底是省委常委了,再像以前那样个性化执政,未免显得不够沉稳练达。

        “政治斗争,向来都是你死我活的。”刘飞顿了顿,微笑着看了看洗耳恭听的黑子,“在斗争中要充分借助党纪国法,以及社会舆论的力量,只靠几个特工监视偷听大打出手,是不会取得太大效果的,以后注意策略方法,不要无的放矢。”

        黑子似懂非懂,挠着头困惑不已。

        “打蛇打七寸,明白么?”刘飞无奈,只好换一种说法,如果黑子再听不懂,这智商就得了癌了。

        “明白!”黑子脚跟一并,大声回答,他是莽撞了一些,但粗中有细,是张飞型的人才,刘书记一点,他就通了。

        刘飞手指一弹,黑子很识趣的离开了。

        按照惯例,组织上总会对新来的干部扶上马送一程,周文初来乍到,省里应该送他一个大项目作为见面礼,至于送什么项目,刘飞作为市委书记,是很有发言权的。

        他的心思主要在这上面,76号被袭击相当于两个人在桌底下互相使绊子,小打小闹不值得上心。

        次日,刘飞精神饱满的参加了小商村工业园青石高科生产基地的全面投产仪式,他乘坐一辆电动中巴前往小商村,进入温泉镇界之后,气氛就有些不同了,所有的路灯上都挂了彩旗,每隔一百米就是一个横幅,路上基本没有车,每个路口都有交警把守,阻止社会车辆进入主干道。

        刘飞摇摇头,领导出行大搞封路已经不流行了,也就是小商村这种地方还保留着老传统,虽然不值得提倡,但诚意是显而易见的。

        离小商村工业园还有一段距离,喧闹的锣鼓声就传来过来,烈日下,无数群众站立道路两旁,手持花束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远处是舞狮表演,鼓号队穿着红白相间的礼服,鼓着腮帮子挥汗如雨的吹吹打打。

        最多的还是彩旗,各种颜色的化纤旗帜迎风飘扬,巨幅的红色条幅从楼顶上垂下,天空上漂浮着巨大的气球,到处一派热烈喜庆的景象。

        刘飞等人下了车,矜持的拍着巴掌,在小商村和青石高科双方高层管理人员的簇拥下走进会场,相关人员作报告,刘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下面记者们长枪短炮啪啪一阵拍,仪式开始,由刘飞按动按钮,象征着成产基地全面开工。

        掌声雷动,所有人欢欣鼓舞,忽然会场后面有些骚动,不少人扭头看着外面,神情古怪,刘飞望过去,不禁皱起眉头,远处居然有黑烟升起。

        高管们手足无措,窃窃私语,商富民有些慌乱,拿起对讲机指挥保安前去查看,唐一诺也有些坐立不安,今天是全面投产的大日子,刘书记莅临视察,居然能出乱子,看来小商村的人素质真是还有极大提升空间。

        刘飞镇定自若,岿然不动,依然脱稿演讲,激情澎拜,外面,大批保安拿着灭火器冲向冒烟处,会场中众人渐渐平复了情绪,等刘飞讲话告一段落,再次热烈鼓掌。

        一声巨响,玻璃全被崩碎,玻璃碎片满天飞舞,靠近窗户的人遭了秧,被砸的血头血脸,一直双手交叉站在刘飞身后不远处的黑子箭步上前,用自己宽厚的躯体护住刘飞,其他几个保卫人员也抖开手提箱,形成凯夫拉防弹护盾,将老板保护的严严实实。

        黑子抬起手腕,用藏在袖子里的对讲机麦克风下令:“把车开过来,一级戒备。”

        紧急状况下就不能再坐电动中巴了,一辆备用保姆车迅速开到会场侧门前,车门打开,车里跳出两个便装干练男子,警惕的左右张望,这边黑子等人护着刘飞快步而来,把老板推进车里,一把拉上车门,拍拍车身:“快走。”

        司机一踩油门,保姆车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后面紧跟着一辆全尺寸SUV,四个车门都开着,车两旁有警卫人员快步跑动,手按在腰间随时拔枪。

        忽然前车急刹车停下,黑子跑过去质问:“怎么停了?”

        车窗降下,是刘飞暴怒的脸:“不能走!”

        “老板,危险。”黑子急道。

        刘飞拉开车门跳了下来,用力将黑子拨到一旁,整理一下被警卫们弄歪的领带,正色道:“越是危险越要留下,组织救援,快,打电话给消防队,叫救护车!”

        黑子这才反应过来,这只是事故,不是暗杀袭击,用不着这么小题大做,自己反应过激也情有可原,这两天恶**件发生的太频繁,有些条件反射了。

        刘飞大踏步走向火光熊熊之处,身影伟岸,众人愣了一下快步跟上,唐一诺也商富民等也从会场里跑了出来,气急败坏的拿着手机吆喝着,组织人员救火。

        工业园有自己的消防队,火红色的消防车鸣响警报冲到现场,水龙喷洒,火势暂时得到控制,商富民瞧一眼刘飞阴晴不定的脸色,心中大为愧疚,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刘书记莅临之时发生恶**故,自己的一腔抱负全完了,他想了想,从保安手中抢过灭火器,义无反顾地冲向火场。

        距离最近的蕴山区消防大队在十分钟之内赶到了现场,十余辆消防车一起喷洒水龙和泡沫,大火终于熄灭,遍地都是水和泡沫,救护车也到了,万幸的是,爆炸和火灾并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只有一些伤者,也都不算太重。

        刘飞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然后召开现场会议,责成唐一诺和商富民查明事故原因,严惩责任人。

        在场记者都被召集起来,唐一诺要搞现场新闻发布会,爆炸发生后,记者们一个个都往前挤,但是全被保安拦在警戒线之外,此刻全都竖起耳朵听,生怕漏掉一个字。

        唐一诺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说火灾很小,没什么大损失,不会对生产造成影响,也没有人死亡和重伤,请大家放心,在新闻报道上,也请各位高抬贵手。

        刘飞的秘书在旁说道:“大家注意啊,一切以宣传部门的通稿为主,报道上出了偏差,是要追究责任的。”

        能来参加典礼都是主流媒体的记者,政治素养很高,哪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大家点头如捣蒜,将镜头对准奔忙的消防队员们。

        刘飞一直在现场盯着,直到火灾彻底扑灭,商富民狼狈不堪的跑来请罪,他头发都被燎了,西装上也沾满泡沫,脸上还有黑漆漆的污垢。

        “你这个总经理怎么当的?”刘飞质问道,语气不重,但在商富民听来如同雷击,他咬牙切齿道:“是纵火,有人把电解液点燃了,碳酸二乙酯易燃易爆,上回是泄漏,这回是爆燃,肯定是故意的。”

        “哦?”刘飞冷笑,他也怀疑这起事故是人为的,而且很可能是针对自己来的,小商村工业园是自己的政绩,有人想借着这把火打自己的脸哩。

        “你们先自查,查不出来再让刑警介入。”刘飞说完,拂袖而去,听到身后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以为是商富民吹来,不由得皱起眉头,打算严厉呵斥他两句,却见来的是市政府新闻办的副主任凌子杰。

        “刘书记,消防演习。”凌子杰气喘吁吁道。

        刘飞恍然大悟,眉头挑起,冲凌子杰点点头,以示嘉许,随即上车离去。

        凌子杰很高兴,为自己的急智骄傲。

        ……

        小商村,商永贵的办公室里跪着两个人,人称四叔的商家幺儿商富民,女婿谢俊宇,两人低头认罪,爹不开口就不敢起来。

        “爹,我知道错了。”商富民说,他连脸都没洗,衣服也没换,依然是一副狼狈样,谢俊宇依然衣冠楚楚,爆燃的时候他躲得远远的,根本没敢露面。

        “我不是你爹,商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商永贵说,老爷子不怒自威,气场强大无比。

        谢俊宇帮腔道:“爹,事故损失很小,没死人,这可是四哥的功劳,平时安全生产抓得紧,要不然……”

        办公室墙上有一台七十寸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新闻,这是老爷子几十年雷打不动的习惯,每天必看的是新闻联播,江东新闻联播,近江新闻联播,此刻播放的是近江新闻,主持人说,今天上午,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刘飞同志一行参加小商村工业园青石高科生产基地投产仪式……厂区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消防演习,极大的提高了工人们的安全防范意识,检验了园区消防队的快速出动能力,各部门都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商富民和谢俊宇面面相觑,商永贵不露痕迹的点点头,挥挥手:“俩兔崽子,滚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