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三章 捣毁76号
  • 第二十三章 捣毁76号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大喜过望,他相信罗汉的手段,但他更看重罗汉的身份,副总长的侄子和国务委员的女婿无法放在一起比较,因为军方和政界属于互不统属的两个系统,但刘飞肯定奈何不了罗汉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有罗汉相帮,扳倒刘飞不说轻而易举,也是事半功倍,比自己孤军奋战强得多。

        但是罗汉后面的话却让他大失所望,陆军中校略带嘲讽的问他:“然后呢,你觉得掌握了他们谋害耿直的证据,就能让一个省委常委下台么,同志,你太幼稚了,政治不是这样玩的,这样干最多能干掉一两个倒霉蛋,连黑子都不会有任何损伤,更何况刘飞,醒醒吧,你和他斗,差远了。”

        刘汉东幡然醒悟,自己确实太幼稚了,虽然老刘家和罗家是世交,自己又帮罗汉找到了他父亲的遗骸,但这不代表就能把人家绑在自己复仇的战车上,要知道刘飞不是普通人,他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得亏自己也算有些背景,靠着郑家才能活到现在,如若不然,早就让弄死八百回了。

        他没有去请教罗汉下一步该怎么做,一方面人家没义务搅进这滩浑水,另一方面刘汉东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相信总有一天把刘飞拉下马。

        刘汉东不再言语,倒把罗汉憋坏了,人家不开口,他只能放弃卖关子的念头,干咳一声说道:“这些人只是外围,很容易撇清关系,所以根本用不着什么证据,直接打上门去,有仇报仇就是,想弄刘飞,还得从他脱不开干系的身边人入手,比如他老婆孩子,哦,他孩子刚上大学,那算了,没什么猛料可挖,还有他的那些朋党,不是京城铁三角么,先掰断一个角,铁两角就没那么稳固了,姓姚的我包了,姓冯的更容易对付,总之一个都跑不了。”

        “谢了。”刘汉东伸出手,“我知道你有难处,你得为副总长考虑影响。”

        罗汉和他击掌,不屑道:“还以为你是爽利汉子,怎么这么婆婆妈妈,咱们是什么关系,过命的交情,你有事儿我能不帮么。”

        刘汉东挑起大拇指:“讲究!”

        罗汉嘿嘿一笑,其实他也是为自家考虑,罗克功虽然是上将副总长,但年龄偏大,快退二线,军内山头也不少,老将军性格耿直刚毅,得罪了不少人,罗汉是叔叔带大的,情同父子一般,不得替老人家摆平几个拦路虎。

        “走。”罗汉说。

        “去哪儿?”刘汉东故意装傻。

        罗汉拍拍巴掌:“去报仇啊,还等什么,GO,GO,GO。”

        ……

        地下飞办是个秘密机关,设在原蕴山区司法局的院子里,这是两座八十年代的老楼,墙壁上爬满藤蔓,大铁门紧闭,只留人员进出的小门,隐约可见隐蔽处暗藏的摄像头,门上没挂牌子,只有一块蓝瓷门牌号码,栖凤街76号,这块门牌还是黑子特地找关系安排的,就是觉得76号听起来威风。

        远处巷口里停着一辆破旧的外地牌照面包车,两个人坐在车里静静等待,坐在驾驶位子上的是刘汉东,他看看腕子上的潜水表,现在是六月三十日下午六点半,再看看后视镜中躺在后排打瞌睡的罗汉,心中有些焦躁。

        军人大多数都抽烟,但特种部队的例外,出于潜伏作战的需要,不能养成任何嗜好,所以罗汉虽然喝酒凶猛,也抽雪茄,但是一进入工作状态就什么都不沾了,甚至连刺激性的食物都不吃,刘汉东也学他,枯燥的等待时间里,一根烟也没抽。

        地下飞办的地方很大,足以容纳上百人,但是这种秘密机关并不是以人数取胜的,整个76号只有不到二十个人,其中还包括厨师、电工、程序员等后勤支援人员,此刻除了值班室的人员,其余人都在食堂吃饭。

        值班室有一个巨大的显示屏,能够全方位监控76号周围情况,此刻正是交通高峰期,周边非常热闹,屏幕上人来人往,值班员百无聊赖,打开笔记本电脑,进入了游戏界面,飞办的网络是光纤通讯,速度极快,不用来打个游戏,下个电影,都白瞎了这速度。

        忽然他注意到监控屏幕上出现了一辆车,正好停在大门口,车上下来一个戴棒球帽的人,看不清面目,手里拿着一个纸箱子,看起来很像是快递员。

        大门被敲响,快递员大喊:“快递,云东的快递。”

        大铁门依然紧闭,小门打开,露出一张虎视眈眈的面孔,警惕的说道:“给我就行了。”

        快递员诡异的一笑,抓住门卫的衣领子,用自己的脑袋猛撞对方,他堪比花岗岩的脑袋曾经磕碎过上千个酒瓶子,在军区特大的岁月里,领导最喜欢让他们玩酒瓶子砸头,胸口碎大石这些把戏,倒也有些用处。

        门卫被撞的七荤八素,来不及反应,对方已经欺身而入,顺手将帽子里暗藏的化学面罩摘下,顺手从后腰摸出甩棍抖开,停在大门口的面包车里也下来一个人,蒙着面罩,手里端着一支步枪。

        两人走进了76号,将小门关上,用一把U型锁锁死,然后大摇大摆走向小楼,正遇到两人出来,突见不速之客,两人反映到也迅速,不过对方更快,一棍撂倒一个,另一人被子弹击中大腿,挣扎了两下就躺倒不动了。

        拿步枪的是刘汉东,这不是一般步枪,而是刚从动物园搞来的麻醉枪,只能单发射击,打的是麻醉针剂,射程有限,但效果很好,就算是老虎也能一枪放倒。

        拿甩棍的是罗汉,他有着丰富的临敌经验,捣毁恐怖分子的巢穴这种事驾轻就熟,之所以选择傍晚时间,是因为对手太弱,不值一提,半夜突袭,周密部署,技术支援,根本不需要,他们不配,一帮乌合之众而已,直接打上门去就行。

        罗汉进了楼,一楼就是餐厅,一帮人正坐在长条桌上吃饭,飞办伙食很好,鸡鸭鱼肉酸奶冰激淋啤酒饮料敞开了供应,小伙子们训练强度大,就怕饿着他们。

        十几个生龙活虎的年轻人看到了带头套的陌生人,顿时狞笑起来,他们立刻猜到来者是何人,肯定是已经多次交手的江北佬们,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既然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盯在罗汉身上,他丝毫不惧,从裤兜里摸出一颗奇形怪状的手榴弹,众目睽睽之下,拉掉拉环,手一松,弹簧握片崩开,就像打保龄球一样,顺着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就滚了过来。

        几乎是同一时刻,刘汉东也拿出一枚圆柱形手榴弹,拉下保险环滚过来,两人迅速闪避,关上了餐厅大门。

        这是震爆弹加催泪弹的强强组合,震爆弹发出巨大的声响和强烈的炫光,尤其是在密闭空间内使用效果尤其好,小餐厅面积不大,人员集中,黑子精心挑选的这帮调皮捣蛋的家伙,没一个具有舍己救人的精神,手榴弹来袭,他们各顾各的,纷纷趴在地上躲避,有几个还钻到了桌子底下,但是谁都没躲开震爆弹的攻击,耳朵和眼睛瞬间失能。

        催泪弹加强了效果,让他们呼吸困难,已经看不见的眼睛辛辣无比,流泪咳嗽,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哪还有分毫的抵抗能力。

        餐厅们打开,头戴防毒面具的刘汉东出现了,他手持麻醉枪一个个的点名,有条不紊的射击,胜似闲庭信步,射击,然后拉枪栓,装麻醉弹,继续打,就跟打靶子一样简单,打手们哀号着一个个栽倒,昏迷。

        值班人员目瞪口呆的看着餐厅里发生的这一幕,刚拿起电话想报警,值班室的门开了,蒙面人闯入,一棍砸下,刚拿到话筒的手臂就骨折了,紧接着一记手刀劈在脖颈,人就瘫了。

        因为正摊着晚饭时间,所以76号全军覆灭,连厨师在内都被干倒,一个不剩,袭击之突然,连发出警讯的时间都没有。

        ……

        两小时后,黑子打电话到76号安排明天的工作,七月一日是刘书记视察小商村工业园的重要日子,随行警卫任务由警卫处负责,地下飞办的小伙子们则化装成群众隐藏在老百姓之间,防范突发事件,保卫老板的安全,怎么分组,怎么出车,都是有预案的,现在只是最后确定一下。

        电话没人接,黑子很生气,他规定电话响三声必须接,否则就是玩忽职守,底下人都很珍惜这份工作,断不会不接电话的,怀着狐疑,他再打手机,依然没人接。

        黑子恼了,亲自驾车前往76号,他一路狂飙,开到栖凤街76号门口,敲门,没人应声,推门,反锁了,黑子急忙退后,打电话叫援兵,二十分钟后,三车人杀到,人多势众胆子大,派人翻墙进去打开了门,众人一拥而入。

        大伙全都傻眼了,餐厅的椅子排成一列,小伙伴们排排坐吃果果,手脚躯体上都缠着胶带,嘴巴也被胶带封死,而且全都昏沉沉的,似醒非醒,似睡非睡。

        并没有激烈打斗的痕迹,这些人是如何被迅速制服的,大家百思不得其解。

        黑子脸色及其难看,不管他们,径直上楼,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电脑全被破坏,硬盘被人取走,值班室也被破坏的一塌糊涂,墙上还有无厘头的涂鸦,似乎是对自己的嘲弄。

        手下们噤若寒蝉,谁也不敢说话,黑子沉着脸沉默了片刻,忽然爆发,猛踢猛砸屋里的东西,把电脑全都砸坏,玻璃也都砸了,连椅子都被狂暴状态中的黑老大砸成了零件。

        “姓周的,你招惹上我了!我**的,从今天开始,不死不休,老子和你杠上了!操!”黑子大发雷霆,目标直接指向周文,他同样不假思索的认定袭击是周文的手下干的,普天之下,敢这么耍横的除了周文,还能由谁。

        正在市政府加班的周文打了几个喷嚏,揉揉鼻子咕哝道:“肯定是小娜又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