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二章 勇者胜
  • 第二十二章 勇者胜

    作品:《匹夫的逆袭

        

        罗汉的话让地下飞办的小伙子们感觉受到了侮辱,不过他们也有这个顾虑,电梯里又监控摄像头,打起来把武警总医院的保安引来就不好了,不如换个宽敞的地方一决胜负。

        刘汉东却瞬间做好了战斗准备,兵不厌诈,罗汉这家伙狡猾无比,他说要换地方,其实就是要动手的同义词,当然,只有战友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这六个家伙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硬茬子,看拳头就能知道,拳锋都磨平了,这是长期打沙袋的结果,眼神犀利,桀骜不驯,咄咄逼人,六对二,三个打一个,不先发制人还真不行。

        罗汉突然暴起,他的动作幅度很小,深得内家拳的精髓,腰部扭动带动右胳膊向前,拳头击中正前方一人的胸口太阳神经丛位置,同时左手格挡左边打来的拳头,顺势回转右手,在那人胳肢窝里捣了一下,这里也有丰富的神经丛,遭到重击会导致巨疼,从而丧失抵抗能力。

        右边的敌人反应稍慢,也是最惨的一个,罗汉一记撩阴腿踢在他胯下,当场疼的蹲下,脸色惨白再也不动了。

        五秒钟之内,罗汉已经解决了三个人,刘汉东依然在苦斗之中。

        论打架,刘汉东也不是善茬,气氛紧张的时候他就把手悄悄放在裤兜里,捏住了自己的钥匙串,这是一串很普通的钥匙,用一个不锈钢环串着五六把钥匙,其中一把四棱形的尖头钥匙是开家里防盗门用的,只是普通钢铁材质,但是和人的血肉之躯起来,硬度还是不可同日而语。

        刘汉东捏住了钥匙串,四棱钥匙尖头从拳峰露出,一记直拳向对面最强壮的汉子打去,恰好对方反应极快,以同样的直拳打来,两人来了个硬碰硬,对方当场手骨骨折,嗷的一声倒退几步,同时刘汉东身上也挨了一脚,他左边的人抬脚猛踹他,力度之大,使他的身体都飞了出去,正好撞在右边之人身上,刘汉东趁势抱住他劈头盖脸一顿猛K。

        腿功好的正要过来解围,罗汉已经放倒了三个人,拍拍他的肩膀,一记勾拳下去,这伙计也趴下了。

        手指骨折的人刚抬起头来,大皮鞋扑面而来,罗汉一脚将他踹翻。

        武警总院监控室里,一名保安正捧着饭盒吃饭,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十秒钟之内战斗完毕,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回头招呼同事:“快来看,打架了。”

        此时刘汉东和罗汉已经走出了电梯,两人对视一眼,伸出手掌相击庆贺。

        正值中午,电梯外站满了送饭的病人家属,他们看到满电梯横七竖八躺满了人,都吓得不敢进去。

        刘汉东按了最高楼层和直达键,医院电梯都有这个功能,然后和罗汉扬长而去,电梯门在他们背后缓缓关闭。

        “没意思。”罗汉说,“不经打。”

        “昨天还说不打老百姓,今天就开戒,打得比我还多一个。”刘汉东讽刺道。

        “不不不。”罗汉一本正经的解释,“他们是受过训练的准军事人员,不是老百姓,我没打死他们已经是很照顾了。”

        忽然一道颀长靓丽身影迎面而来,是身着便装的宋欣欣,她冲刘汉东打招呼:“嗨,看过耿支队了?”

        “嗯,看过了,你才来啊。”刘汉东回道。

        “来办点事。”宋欣欣看到了罗汉,礼貌地冲他点点头。

        罗汉也微笑致意,等宋欣欣过去了,才对刘汉东说:“这个女人不简单。”

        “怎么个不简单?”刘汉东问。

        “她身上有死亡的味道,估计经常和尸体打交道,是法医吧?”罗汉回望宋欣欣的背影,肃然起敬。

        “没错,宋法医是市局鉴证中心主任。”刘汉东道。

        罗汉收回目光,问刘汉东:“那几个家伙什么来头,谁豢养的走狗?”

        刘汉东皱眉道:“其中有两张面孔比较熟悉,好像是警官学院毕业生,据说他们是为刘飞服务的。”

        “刘飞,就是近江的市委书记么,他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里?”罗汉若有所思。

        刘汉东忽然醒悟,前几天耿支队抓了黑子,立刻就遇到报复,搞不好不是什么毒贩子的复仇,而是黑子下的毒手。

        ……

        地下飞办的六个人都是隶属行动处的特工,虽然他们没有正式的官方身份和编制,但是为市委书记本人工作,即便没编制也比一般体制中人要牛气的多,所以他们总是以特工自称。

        他们是最好的特工,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伙食等级堪比飞行员,健身房里有全套器械,专业教练,教他们散打格斗,擒敌捕俘,射击驾驶,窃听跟踪,他们穿的是恒隆广场买的昂贵广东产法国牌子西装,戴的是正宗的雷朋偏光眼镜,开的是挂市委通行证的豪车,一个个眼高于顶,什么CIA,摩萨迪,克格勃,统统不放在眼里,在近江,老子就是天下第一。

        他们身上都带着家伙,ASP甩棍,电击器,战术折刀,只是电梯间太过狭小施展不开,更重要的是过于托大,人数占据优势再动家伙,就显得太欺负人了。

        如今六个身手最好的特工都被人放倒了,而且是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内,对方只有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力度拿捏的也很准,没有造成太严重的伤害,只是暂时丧失了战斗力。

        电梯停在顶楼,再也不动了,六个人扶着光滑的不锈钢电梯壁,互相扶持着站起来,检查伤势,没见血,但是感觉很不好,仿佛被火车头撞过一样,浑身上下都不得劲。

        六个伙计蹒跚着走出电梯,歇了一会,不约而同的保持了缄默,这事儿太丢人,没法到处说,只能将仇恨深深埋在心底,慢慢走防火梯下楼,找个地方把骨折处理一下。

        纸里包不住火,行动处的人在医院和刘汉东短兵相接,六对二居然惨败的事情传到黑子耳朵里,他没有斥责手下的无能,反而对周文深深的忌惮起来,激光眩目器,次声波干扰,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己车里放冰毒嫁祸,这些手段说明对方绝不是好欺负的。

        人总是欺软怕硬的,周文神秘莫测的背景不但让黑子忌惮,也让刘飞破天荒的畏首畏尾起来,在常委会上做出了让步,容忍周文安排了忠于自己的市政府秘书长和办公室主任,虽然这本来就是市长的权力。

        刘飞赴任以来,原先的市政府办公室主任跟着刘飞去市委了,按照常规,这个职位应该空着,等新任市长安排合适的人选,但刘飞独断专行,将一个副主任扶正,等于在周文的后院里楔上一枚钉子。

        周文也不含糊,寻了个由头就把办公室主任给免了,让自己的秘书兼任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空缺的市政府秘书长一职,他也从市委党校找了个坐了多年冷板凳的副校长来担任,算是把架子搭了起来,这一切任免,都有市委组织部长丁冠臣从旁协助,不然也挺麻烦。

        ……

        罗汉正在休假期间,T部队本来没有休假,除了战斗任务就是训练任务,只有一种人可以忙里偷闲,那就是背着处分的人。

        因为花费公帑训练私人关系,罗汉得了一个记大过处分,军衔晋升也受到影响,上校肩章起码要晚三年五载,这对于一个职业军人来说,是很沉重的打击,不过罗汉不在乎,他当兵打仗,不是继承祖业,更不是在保家卫国的口号感召下抛头颅洒热血,只是命运在推着他向前走,他当兵,上军校,提干,入特种部队,第一次执行境外任务,第一次杀人,第一次中弹负伤,都是命运之手在操控。

        所以,当不当将军,罗汉无所谓,他唯一在乎的就是战友兄弟袍泽们,这次被休假,他先是临时被抓差,深入缅甸丛林执行了一个任务,然后才回国正式放假,第一站是江北,部下程卫国的爷爷年龄大了,身为队长要去探望一下,结果扑了个空,老爷子进山打猎,据说三五天出不来,所以他径直去了第二站,到近江来找刘汉东。

        路上罗汉还学了回雷锋,帮一**警从车祸伤员手中取出了拔出保险销的手榴弹,只是他没想到,这位伤员是刘汉东的好哥们。

        现在刘汉东提出要去查案,罗汉一口答应,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事干。

        刘汉东怀疑耿直遇袭和地下飞办有牵扯,他动用了自己的关系进行调查,找到刑警方面要求调阅事发现场的监控录像,以及肇事车辆的车牌号码和去向,却被告知,现场监控探头损毁,没有录像可供调查。

        每逢敏感案件,现场监控总会离奇的毁坏,灭失,这往往代表案子水很深,绝不是什么毒贩的报复,刘汉东试图寻找现场目击者,可是连交警也讳莫如深,不愿意多谈。

        “这叫欲盖弥彰。”刘汉东说,“肯定是黑子派人干的。”

        罗汉说:“查案不是你这种查法,既然猜到嫌疑人,就直捣黄龙,抓几个人过来拷问,我有一整套从前苏联克格勃那里学来的逼供手段,正好可以实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