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狭路相逢
  • 第二十一章 狭路相逢

    作品:《匹夫的逆袭

        众人在牛肉村添酒回灯重开宴,自家院落里别有一番安逸宁静的氛围,马凌和火颖就近回家休息去了,佘小青也打了辆车回去了,只剩下男人们继续喝酒。

        阚万林已经喝得醉醺醺,借着酒劲说:“罗汉,你不是爷们,刚才大伙儿都动手,就你不敢动,你还好意思说是当兵的。”

        “他们再坏,也是老百姓,而我是军人,怎么可以对自己国家的老百姓动手。”罗汉解释道。

        “说人话。”刘汉东插言。

        “好吧,我手重,怕打死人。”罗汉两手一摊,说了实话。

        “这还差不多。”这个答案符合阚万林的预期,他举起酒瓶,“干!”

        罗汉兴致盎然,给他们讲了个故事:“我刚从军校毕业那会儿,正是身体素质巅峰的时候,见谁都想比一比,干一架,有一回执行任务路过一个乡镇,和路边打台球的起了冲突,我一个人,他们八个人,我没带枪,手无寸铁,他们都拿着台球杆,还有弹簧刀。”

        阚万林听的入神,山炮轻笑,他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不过角色要转换一下,他应该是拿台球杆的地痞一方。

        “我用三十秒解决了战斗,全都是一招放倒,其中一个人受伤太重,死了,还有两个留下终生残疾的,其余也都伤得很重,起码三个月下不了床。”罗汉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所受的训练就只为一件事,杀人,如果需要用第二招,就是成绩不及格,我杀人是条件反射的动作,无数次严酷训练后的效果,一般老百姓,哪怕是身体素质不错的,经常打群架的,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后来呢?”阚万林眨巴着眼睛问。

        “在警察赶到之前我就跑了,因为我总不能把警察也打死,再后来,有个叔叔出面帮忙,查出那是一个劣迹斑斑的流氓团伙,死的那个有先天性心脏病,总之把事情摆平了就是,我也挨了处分,中尉军衔晚了一年才拿到,从此不再和地方上的人动手。”

        阚万林很高兴,他最喜欢听这样的故事,伸手去抄酒瓶,却摸了个空,箱子里全是空瓶子了。

        山炮又去搬酒,可是今天送货的没来,店里最后一箱啤酒也喝完了,只剩下一些白酒,而且是廉价货色,平日里出苦力的民工最喜欢的那种,三五块钱一瓶,连外包装纸盒子都没有。

        下酒菜也吃完了,山炮媳妇打着哈欠给他们抓了一盘煮毛豆,带壳花生,暗地里踢了老公一脚,瞪了他两眼,又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山炮不为所动,很牛逼的摆摆手让媳妇滚一边去。

        喝着烈酒,说着酒话,阚万林和山炮也各自吹嘘着自己的光辉历史,虽然他们的经历在罗汉听来就是小儿科,但陆军中校还是表示了敬意,多次举杯致敬,两瓶白酒又干完了,这回是彻底没酒了。

        没酒了就吃菜,罗汉把花生毛豆分成四份,各人端起面前的小盆猛吃,吃完了菜,又开始吃菜汤底子,毛豆壳,总之面前的所有一切都要干掉。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阚万林和山炮还在地上呼呼大睡,鼾声如雷,刘汉东一骨碌爬起来,发现罗汉已经不知去向,不过他的哈雷摩托并未开走,依然静静停在门口,正在狐疑,就见罗汉拎着一袋子肉包子走过来,神采奕奕,毫无宿醉的样子。

        “吃包子。”罗汉说。

        “你酒量真好。”刘汉东赞叹道,“大概是体内有一种能分解酒精的酶吧,不然喝那么多,不会没反应,我这会儿头都是晕的。”

        罗汉得意的一笑:“我没那种特殊体质,不过后勤部门研制的药物可以帮助我快速分解酒精,下次给你一盒,酒桌上也能千杯不倒。”

        “无耻,作弊。”刘汉东笑道。

        罗汉开始吃包子,一口一个,胃口很好,他正色道:“欠你一场酒算是还了,不过还欠你一个大人情,我爸的遗骸是你帮着寻回来了,我们罗家欠你的。”

        刘汉东说:“别欠不欠的,罗大爷是国家的英雄,我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撇开公的不说,就私交而论,也是该做的,我爸以前和你爸可是一起玩大的发小。”

        罗汉嘴巴张的老大:“还有这事儿?”

        “可不么。”刘汉东说道,“我爷爷是五十年代的江北军分区副司令,你爷爷是继任者,两家住一块儿。”

        罗汉一拍脑袋:“是有这么回事,闹半天咱是世交啊,就凭这个,中午也得再喝一场。”

        可是到了中午,酒却喝不成了,因为刘汉东接了一个电话,是宋欣欣打来的,告诉他耿支队受了重伤。

        刘汉东立刻没了喝酒的心思,耿支队对他来说亦师亦友,虽然不经常联系,但属于永远不会忘记,一个电话天涯海角都能赶回来的人,他问罗汉,愿不愿意跟自己到医院去看人,罗汉欣然同意。

        武警近江总医院,骨科病房,刘汉东看到了浑身上下缠满绷带,胳膊打了石膏的耿直,人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正在吃午饭,他自己动不了手,只能让媳妇一勺一勺的喂。

        “小刘来了,坐。”耿直声音有些低沉,这回大伤元气,不过豪气不减,“谁告诉你的,这点小事算什么,想动我,他们还欠点火候。”

        老耿的媳妇气的拿手指点他的脑袋:“三斤的鸭子二斤半的嘴,就知道吹!你死了我们娘俩怎么办,你要是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我带着耿楚涵改嫁,让别人睡你的老婆,打你的孩子,花你的抚恤金!”

        耿直立刻偃旗息鼓,“我知错了,下次一定注意。”

        “你知道个屁。”老耿媳妇气哼哼的拎着保温桶走了,也不和刘汉东打招呼,只是斜了他一眼,说:“也是个拼命三郎。”

        刘汉东苦笑,他太理解嫂子了,马凌何尝不是这样,时刻为自己牵肠挂肚,爱的深才骂的狠。

        嫂子走了,病房里没有其他人,耿直问:“带烟了么?”

        刘汉东赶忙掏出烟来,点上,塞耿直嘴里。

        “憋坏了。”耿直叼着烟,从鼻子里出气,禁毒警察都是大烟枪,只有靠尼古丁的刺激才能连续作战,维持精力旺盛。

        刘汉东问道:“老耿,咋回事,谁动的你?我帮你报仇去。”

        耿直嘴里咬着烟,口齿不清道:“不用你出马,也不用刑警队的帮忙,咱们是干什么的,整天和毒贩子玩命,还怕这个?他们弄两辆车撞我,差点就得逞了,不过我随身带着手榴弹,正准备他们同归于尽,交警赶过来了,后面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哎,那位朋友,我看你有点面熟啊。”

        站在后面一直没说话的罗汉笑了笑:“那您一定看错了,我昨天才从北京过来,以前也不认识您。”

        刘汉东介绍道:“朋友,罗汉,部队上的。”

        耿直哦了一声,不再管他,继续分析:“我估计是云南帮干的,上个月我差了他们上百斤的货,还抓了两个人,都得枪毙,他们视我为眼中钉,悬赏五百万要我的命,不过这价钱贱了点,我的命不止这个价。”

        刘汉东道:“老耿,以后你得注意点,不能一个人出去,起码三个人以上,也好有个照应,车里得放重武器,最起码79微冲得装备一支吧,还有,这医院怎么没设警卫,万一毒贩子又来刺杀你怎么办。”

        耿直一笑:“外松内紧,你看不见而已,楼顶上狙击枪都架上了,医院门卫也换了自己人,只要有异动,绝对跑不了。”说着,他包裹着石膏的左手忽然动了,掀开枕头,露出漆黑的手枪柄来。

        刘汉东恍然大悟,耿支队的伤势其实没那么重,故布疑兵,引人上钩,如果毒贩子胆敢到医院来下手,必然有来无回。

        嫂子刷碗回来了,闻到满屋的烟味,不满的看了刘汉东一眼。

        “那啥,我还有点事,先走。”刘汉东很识相,赶紧告辞,临走前将一个塞了一千块钱的信封放在茶几上。

        刘汉东和罗汉出了病房,走到电梯旁按了向下键,目视电梯楼层指示灯一步步下降,忽然嫂子追了过来,手里拿着信封,大喊道:“小刘,来就来,怎么弄这个,快拿回去。”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不锈钢门缓缓打开,里面站着六个人,都是挺拔彪悍的年轻男子,紧身t恤下是紧绷绷的肌肉,他们正旁若无人的大声谈笑着。

        罗汉按着电梯,让刘汉东去和嫂子纠缠。

        “嫂子,来的匆忙没来得及买东西,一点心意,拿着吧。”

        “不行,你耿哥是工伤,全额报销的,不用这个。”

        “和报销无关,就是兄弟的一点意思。”

        “你不拿走,嫂子生气了。”

        两人互相推让,电梯里的人不耐烦了:“***,到底走不走!”

        罗汉赔礼道歉:“对不住,请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这时候刘汉东终于拗不住嫂子,败下阵来,将信封收回,和罗汉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空间本来就不大,容纳八条大汉,已经有压抑之感,刘汉东不认识这几个家伙,但是油然而生一种厌恶感,因为从他们身上可以感觉到政法机关害群之马的气息,嚣张跋扈,有恃无恐,训练有素,背景深厚。

        来的是地下飞办的精兵强将们,他们刚在楼上探望过眼睛灼伤进行复查的云东,没想到下楼的时候遇到了再熟悉不过的刘汉东。

        这些人并没有和刘汉东打过照面,但是他们从资料里无数次的了解过刘汉东,知道这个人是黑总最为忌惮的人,也是地下飞办的主要打击目标之一。

        年轻人总是气盛,六个家伙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准备在电梯里突然发难,把刘汉东给料理了。

        刘汉东是何等敏锐的第六感,早已察觉浓浓的敌意,暗地里肌肉绷紧,全面戒备。

        他和罗汉站在电梯中间,有腹背受敌之虞,不过两人极有默契,很自然的组成了背靠背的阵容。

        逼仄的电梯里,气氛极度紧张,火药味浓重,仿佛一颗火星就能引爆。

        忽然罗汉开口了:“电梯里有摄像头,要不换个地方,我一个人就把你们全收拾了。”P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