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章 添酒回灯重开宴
  • 第二十章 添酒回灯重开宴

    作品:《匹夫的逆袭

        耿直知道自己伤得很重,怕是再也回不了家了,这个月底,儿就小学毕业了,可怜的儿小学年,自己一次家长会都没去过,搞得同学们还以为儿没爸爸,不过这回耿楚涵是真的没爸爸了。

        思绪在脑海一闪而过,勇敢的缉毒警察回到现实,他吃力的用牙齿将手榴弹的拉环另一头咬直,为了防止误炸,拉环的末端是被处理成字形,需要掰直了才能拉出来,接着他将拉环咬出,另一个胳膊动不了,大概是骨折了。

        人影在靠近,看不清到底是两个还是四个,血从头顶流下,模糊了双眼,整个世界都是暗红色的,耿直慢慢伸出手,展示着手里的82式手榴弹,裂开嘴笑了。

        这种手榴弹的塑料外壳内装着1600枚细小的钢珠,一旦炸开,周边一切都会被钢珠穿成蜂窝,来人看到耿直手的手榴弹,扭头就跑,有一个家伙还摔了一跤,仓皇爬起来继续跑,比兔还快。

        “一帮孬种。”耿直鄙夷道,眼皮越来越重,手指越老越无力,已经捏不住手榴弹的保险簧片了。

        就在耿直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钟,一只有力的大手从他手取出了手榴弹,又从旁边捡起拉环,插回弹体,手榴弹安全了。

        那人冲远处躲在警车后面的人摆摆手:“没事了,警报解除。”

        交警们这才敢出来,将耿直从汽车残骸里拖出,那人在旁指点:“小心,他骨折了,不要造成二次伤害。”

        耿直身上发现了配枪和警官证,交警们更加小心翼翼,将他平放在地上等候救护车的到来。

        “师傅,你哪个单位的?”交警向陌生的汉表示了感谢。

        “我是当兵的。”那人把手榴弹递给交警,骑上哈雷摩托扬长而去。

        耿直被送往医院急救,车祸造成了他三处骨折,软组织挫伤以及脑震荡,头上也缝了几针,不过总体来说伤势不算严重,比起刀光剑影的缉毒生涯来,只是小场面。

        警方介入调查,判定是贩毒分的报复,只有耿直心里明白,那几个家伙绝不是老辣凶残的毒贩,倒像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

        刘汉东毕业了,他终于拿到了本科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书,只是历史系的凭想找工作难上加难。

        恩师邵渊教授建议他继续考研,权当修身养性,反正历史系的研究生名额绰绰有余,过线就能上。

        “对很多人来说,考研英语是个拦路虎,不过你的英语成绩很好,不妨一试。”邵教授这样说。

        刘汉东挠着脑袋咝咝的吸气:“邵教授,不是我不上进,实在是太忙了,下个月就要出国,常驻国外,我没空学习啊。”

        邵教授说:“你考研不是为了找工作,所以不要有压力,国人考试学习的功利心太强,学以致用其实是技校的宗旨,大学是培养人的地方,我希望你坚持读书,坚持做学问,行万里路,也要读万卷书,对你的将来是大有益处的。”

        一番话打动了刘汉东,他终于下定决心:“好吧,我报考本校的历史系研究生。”

        看他一脸不情愿的样,邵渊说道:“好吧,作为补偿,我给你引见一位师父学武术。”

        刘汉东哭丧着脸说:“教授,不会是修身养性的太极拳吧,那个节奏我降不住。”

        邵渊哈哈大笑:“非也非也,是正宗的国搏击术,经过改良的迷踪拳。”

        刘汉东奇道:“难道您认识霍元甲的传人?”

        邵渊一副孺可教的样:“对头,很早以前精武馆就去了南洋发展,如今又回来了,恰巧我认识一位老友,是霍元甲的嫡传徒孙哩。”

        刘汉东才不信他的话,敷衍几句就跑了,刚出历史系的大楼就看到梧桐树下有个家伙,正和路过的女生搭讪。

        那家伙个不高,最多一米八,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座山般雄壮,寸头,雷朋眼镜,古铜色的皮肤,满嘴白牙,阳刚豪迈,男人味十足。

        “罗汉!”刘汉东喊道。

        那家伙回头冲他一笑,将写着自己微信号码的小纸条递给女生,这才迎上来,伸出手,坏笑着和刘汉东握手,当然是暗较劲,两个人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分不出胜负,只得松开手放在背后猛甩,脸上却笑得灿烂无比。

        “来执行任务?”刘汉东问。

        “不,休假,准确的说,是停职检查,不过也好,我还欠你一顿酒,今天还了。”

        说着,他走向路边的摩托车,那是一辆重型哈雷摩托车,电镀机件锃亮无比,高高的把手高昂,换上皮衣,车上插一把M1887杠杆式霰弹滑膛枪就是现成的终结者。

        “我带你?”罗汉发动了摩托。

        “我有车。”刘汉东走向另一侧,那是一辆近江牌照的嘉陵600,在哈雷面前立刻相形见拙,不过胜在刘汉东更加帅气潇洒,尤其是一脸的络腮胡,简直太符合女学生心目的大叔形象,两个帅大叔,两辆重型摩托,轰鸣着行驶在校园,吸引了无数火辣的目光。

        摩托车并排疾驰在马路上,刘汉东问罗汉:“想去什么地方喝?”

        “客随主便,多叫些朋友,热闹。”罗汉说,他没戴头盔,而是戴一顶皮质的飞行帽,复古风镜,看起来像是二战时期的德国鬼。

        刘汉东把酒店选在了鲍翅楼,这儿菜价贵,景色好,上档次,两人把摩托车停在楼下,要了个大包间进去看了看,能看到滔滔江水,视野开阔,包间内装潢很上档次,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就这个房间了。”刘汉东说。

        “先生,我们有最低消费的。”服务员提醒了一句。

        “知道。”刘汉东满不在乎,掏出烟来递给罗汉。

        “谢谢,我不抽这个。”罗汉笑嘻嘻的拿出一支雪茄,咬掉头用火柴点上,惬意的躺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刘汉东开始打电话叫人,他虽然在近江混了这么久,但是真正的朋友并不算多,大多只能算作熟人,或者互相利用的社会关系。

        他叫了阚万林,李思睿,尹志国,火颖,江浩风,还有佘小青,当然少不了马凌,这么高档的酒店,隆重的宴席,肯定不能喝啤酒,罗汉建议整点白的,不用多高档,本地酒就行。

        江浩风去车里拿了四盒淮江纯酿,五十五度烈酒,市价三百多一瓶,算是价格比较亲民的好酒了,又给女士拿了两瓶红酒、一些果汁饮料。

        刘汉东向大家介绍了罗汉的身份,没提什么特种部队,只说是自己的战友,特地来近江玩耍,大家一定要陪好,主要是喝好。

        大家轰然答应,尤其阚万林,论喝酒,他的量比刘汉东还高点,而且是天天喝,顿顿喝,哪天要是不喝上半斤白的,这日都没法过。

        罗汉笑道:“今天这场酒,不是为了招待我,而是为了庆祝刘汉东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书,大家说,该不该喝?”

        大家异口同声说该喝,刘汉东心说这小情报很精准啊,算准了我今天拿证,看来在阿富汗偶尔露峥嵘也不是好事,被军方盯上了这日咋过啊。

        这顿酒喝的是天昏地暗,罗汉似乎千杯不醉,而且很能带动现场情绪,大家都喝的很嗨,四瓶白酒根本不够,于是又点了两箱啤酒,进行完毕,江浩风提议说不如去金樽唱歌,弄点洋酒尝尝。

        罗汉欣然同意,大家前往金樽KTV,又是一通猛喝,各种酒搀着喝,尹志国去洗手间吐了,李思睿也借机尿遁了,几位女士倒是愈战愈勇,尤其麦霸佘小青,拿着麦克风不松手,一遍遍的唱青藏高原。

        刘汉东也喝的上头,一看手表,夜里十点半了,差不多该结束了,目光扫过去,罗汉也指了指手表。

        “别唱了,该走了。”刘汉东拍拍巴掌道。

        被佘小青的歌声折磨的昏昏欲睡的阚万林从沙发上蹦起来,精神抖擞:“走,转场继续。”

        “还喝!”马凌眉毛竖了起来,不过转瞬即逝,在外人面前,她要给男人留足面。

        “有什么大排档,酒吧之类都行。”罗汉说,看他的样一点没喝多,战斗力还很强。

        于是大家转场去了近江最热闹的迪吧,想当年刘汉东就是在这里为了辛晓婉和段二炮一番恶斗,如今故地重新,心生感慨,不过瞥一眼跟在旁边的马凌,还是将回忆狠狠的压在心底。

        迪吧这种地方,充斥着大量边缘人士,看起来乌烟瘴气,是很容易惹祸的所在,果不其然,喝多了的佘小青和人争厕所,打了起来,那边是个浓妆艳抹的妹,一身风尘气,她叫来了几个五大三粗刺龙画虎的金链大汉要打佘小青。

        罗汉上前劝架,被对方打了一巴掌,他居然没还手,好笑眯眯的说着什么,迪吧里吵得要死,人家听不见他说话,以为他怂了,借着酒劲还要打,这边阚万林看到了,抄起酒瓶就扑了上去,当场给对方来个大开瓢。

        火颖一看打上了,和马凌对视一眼,也分别抄起了身边顺手的家伙。

        刘汉东叹口气,只好抽出了甩棍,他从不带枪,只带甩棍,而且用的很小心,这玩意轮圆了把人脑袋砸出豆腐脑来不是难事。

        这场架打得酣畅淋漓,尤其马凌,许久没动手了,活动了胳膊腿,开心的不得了,至于和他们对阵的那帮人,全都趴下了,只剩下那个挑事儿的小妞歇斯底里的大喊,佘小青一酒瓶砸下去,世界清净了。

        警笛声响起,刘汉东大喊一声:“走!”

        大家从容撤离,一路上欢声笑语,阚万林提议再去找地方整点,于是又去了铁渣街的烧烤大棚,却发现城管大检查,烧烤摊全关张了。

        “走,去牛肉村,找山炮去。”阚万林说。

        牛肉村已经上门板了,屠洪斌正在厨房剁肉,听到有人喊,开门支起桌,把媳妇叫起来,让她拍个黄瓜,拌个拉皮,切二斤熟牛肉,从冰箱里拿了十瓶啤酒,全部打开,一字排开,开整,这时候已经是深夜零点了。

        小院里,月光洒满每个角落,夏夜晚风令人沉醉。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