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七章 刘周首轮交锋
  • 第十七章 刘周首轮交锋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连夜开车回江北,将水样交给徐秘书安排的人,迅速进行化验,清晨时分得出结果,水样内确实含有碳酸二乙酯。

        信息反馈回来,徐宁立刻做出部署,在网络上进行宣传,大肆扩散小商村工业园向淮江排放工业化学溶剂的事情。

        上午八点半,市政府,徐秘书打开市长邮箱,发现有群众举报小商村工业园工业冷凝管道泄漏,大量有毒化学溶剂流入淮江的邮件,立即转发给了市安监局和环保局,责令相关部门进行调查。

        安监局和环保局在市政府体系中,都属于比较边缘的单位,但掌握一定权力,油水不小,两个局的一把手,都是刘飞担任市长的时候火线提拔的副职,自然对刘老板感恩戴德,忠心耿耿,小商村工业园是刘飞的得意之作,安监和环保都是一路绿灯,保驾护航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挑刺找找茬。

        但是市长信箱转来的群众举报信不可等闲视之,万一周市长过问,不好交差,所以两个局都责成下面的蕴山分局,前往小商村进行调查。

        安监局和环保局的执法人员前来,工业园的保安照样不买账,拒之门外,飞报商富民,商总吃了一惊,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消息外泄,不过不碍事,安监环保都是自己人,小商村经济发展走的就是先污染再治理的道路,这些年和环保局打交道不少,早就喂熟了,安监也不陌生,都是打过交道的朋友。

        “让他们进来,想怎么查就怎么查。”商富民说,他很笃定,因为昨夜抢修人员紧急加班,已经把漏洞堵上了,单纯走马观花的看一下,是不会发现问题的。

        安监局和环保局的联合检查组在工业园里溜达了一圈,大致看了一下,询问了几个工人,得出结论,泄露纯熟子虚乌有。

        临走的时候,商富民让人预备了一些礼物,检查组的同志当然坚辞不受,这年头公务员当的小心翼翼,谁敢往枪口上撞啊。

        送走了检查组,商富民说:“看来有人想搞我们啊,派出所里那个记者,想办法把他办了。”

        镇派出所,记者被带进一间屋,对面坐着的是身穿青石高科工作服的人员,他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过去,一言不发。

        记者接过信封,抽出一看,里面是厚厚一叠人民币,估计一万元左右,这是花钱消灾呢,他当场就推了回去,义正词严道:“你这是干什么,行贿么?”

        那人阴险的笑道:“我按照道上规矩办了,收不收是你的事,我就问一句,谁让你来的。”

        记者阴暗面见得多了,自然不吃这一套,那人也不强求,收起钱走了。

        这间屋的天花板角落装有摄像头,将这一幕拍了下来,视频资料交给小商村的人,等待记者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商富民隐隐觉得事态越来越严重,他拿起电话接通了青石高科的总裁唐一诺。

        “唐总,出了一点小事故,昨晚上厂子冷凝管泄漏,很少一部分电解液进入淮江,不知怎么回事被人知道了,刚才安检和环保的人来过了,昨晚上还有记者想进厂采访,人已经被控制,夜里还有不明身份的人在循环系统取水口附近活动,我怀疑这是针对我们工业园的行动。”

        唐一诺大惊:“泄漏?严重么,有毒么?”

        “毒性很小,拌饭吃太夸张,起码喝点下去不会死。”商富民说,“咱们的工艺你又不是不知道,绿色环保,绝无毒害。”

        唐一诺只是个白手套,懂点财务金融,具体生产流程他还没商富民懂得多,听了这话还是有些不放心,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到小商村工业园。

        商富民陪唐一诺视察了出事故的车间,为防万一,他们都戴着防毒面具,车间正常生产,一切照旧。

        “有几个工人接触了溶剂,出现了恶心、呕吐的症状,已经送村中心医院治疗了,其他相关人员,被安排在温泉大酒店住宿,有人看管,和外界无法接触。”商富民介绍道。

        唐一诺点点头:“泄漏的电解液,会对环境造成怎么样的影响?”

        商富民笑道:“碳酸二乙酯的危险性在于易燃易爆,毒性倒没什么可担心的,一吨溶剂流进淮江,那就是沧海里的一滴水,不会造成任何影响,早就稀释了。”

        唐一诺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环保事件。

        “不过。”商富民话锋一转,“老百姓都是愚昧的,纸里包不住火,我怀疑已经泄密,市里有人想借机生事,给刘书记添堵,唐总你要向上面汇报一下,不然等事情闹大了,咱们就被动了,你知道,网络的传播力很可怕。”

        唐一诺深以为然,他匆匆结束检查,打电话给刘书记的秘书报告了此事。

        刘飞的政治敏感度很高,他从安监局和环保局的出动上就能判断出,这件事背后有周文的影子。

        “想和我斗,你很嫩的很。”刘书记站在朱雀饭店顶楼,睥睨天下,不可一世。

        ……

        泄漏事件还在继续发酵,有人在网络上爆料,说小商村电池工厂泄漏了几百吨毒剂,全流进了一公里外的自来水厂取水口,近江的自来水已经不安全了,喝多了会死,孕妇会流产,用来洗澡会得皮肤病,同时市面上开始有人抢购纯净水,开着面包车,将超市里的桶装水瓶装水一扫而空。

        老百姓总是有从众心理的,尤其是那些闲着没事的退休老头老太太,平时没抢购机会都要排队买廉价鸡蛋,他们听风就是雨,成群结队的将小区小卖部、便民超市、大超市里的全都买下,一时间供货商紧急送货都来不及,超市货架上,空空如也,连高档的进口矿泉水也被人买完了。

        环保局紧急在官方微博上辟谣,说小商村工业园并无生产事故,经检测,淮江水是安全的。

        水务公司也发表声明,声称自来水安全卫生,可以饮用。

        青石高科小商村生产基地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称有人制造谣言,给工厂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要求公安机关严查严办。

        辟谣和报案并没有缓解谣言带来的恶劣影响,依然有人囤积饮水,此事终于惊动了市长,周文召见了安监局和环保局的局长。

        两位局长虽然是刘书记一系的人,但是在政府体系内,就得听市长的招呼,面对周文的斥责和追问,他们诺诺连声,表态深入调查,尽快拿出报告。

        当晚,宣传部门介入,近江电视新闻用很大的篇幅介绍了这次环境危机,说工业区确实使用淮江水作为冷却循环,但是绝对安全,电池厂所用的化学溶剂是易燃无毒的,即便有泄露也没什么大影响,不会造成生态危机。

        近江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也做出反应,澄清谣言,新闻发言人兼主播凌子杰在电视上当着百万观众的面,用玻璃杯接了一杯自来水喝下,以此证明江水并未遭到污染。

        记者还采访了淮江上的渔民和货船水手,大家都反应水质没有任何变化。

        “我们淘米洗菜,都用江水,如果有污染,我们第一个发现,这纯粹是谣言,低级谣言。”面庞晒得黝黑的船家淳朴的笑着,有力的驳斥了江水污染的说法。

        第二天,市委刘书记高调视察青石高科小商村工业园,这是一次例行调研,没什么实质内容,就是打气撑腰而已,刘飞在座谈会上说,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质疑近江速度,这是和全市人民作对,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的小丑行径。

        唐一诺和商富民深受鼓舞,干劲十足,商富民当面立了军令状,七一全面投产,做不到提头来见。

        刘书记笑眯眯道:“我不要你的脑袋,我要小商村工业园欣欣向荣,为近江发展添砖加瓦。”

        “我以党性担保,一定完成任务。”商富民激动无比。

        与此同时,公安机关迅速出动,逮捕了数名在网络上散布淮江水遭污染谣言的网民,分别处以行政拘留、罚款。

        公安局还逮捕了一名涉嫌敲诈勒索的电视台记者,根据视频显示,他敲诈了小商村一笔钱,数额没达到要求还发飙。

        有了这些铺垫,安监局和环保局的底气也硬了,在给周文的报告书上一口咬定小商村工业园的安全生产管理工作非常到位,环境保护工作更是出色,称得上绿色环保单位。

        这一轮较量,基本上以周文全面落败告终。

        ……

        周文并没有把暂时的失利放在心上,新来的市长想和地头蛇书记斗,这本身就不现实,这次主动出击只是对上回的血样事件的小小回敬而已,双方各赢一局,打平。

        接下来就是排兵布阵了,周文在常委会里被刘飞全面压制,他的提议必然会胎死腹中,大范围更换市政府体系内的高层干部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悄悄入手,从基层布局,这就需要一个人的大力协助,市委组织部长丁冠臣。

        丁部长是郑杰夫的秘书,年纪和周文差不多,早先郑杰夫在江东省主政的时候,两人打过交道,虽然交往不深,但此时相见,一切尽在不言中。

        会面设在江北会馆,这是江北籍的商人在近江开的一个私人会所,地点隐秘,外人根本连门都找不到,周文行事很谨慎,他知道刘飞手下有一帮人马专门干见不得光的活儿,盯梢窃听样样精通,所以出门绕了几个圈,才打了辆出租车前往。

        会所为两位领导安排了一个私密的包间,上了两杯茶,服务人员就退了出去,周文开门见山道:“丁部长,我可要仰仗你了。”

        丁冠臣笑道:“周市长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尽管开口,只要是对近江发展有利的事情,我们组织部门一定大力支持。”

        周文说:“目前的情况你也清楚,某些关键部门没有自己人,很难开展工作,我想调几个得力的人到宣传口和政法口,级别可以保持不动,但人一定要调过来。”

        丁冠臣说:“您拟一个名单给我吧,具体时间不敢保证,尽量安排。”

        周文将早已拟好的名单递过去,丁冠臣看也不看就塞进了兜里,双方握手话别,分头离去。

        出了会所,周文远远的看到路边停了一辆不起眼的轿车,贴着深色车膜的车窗缓缓升起,车内隐约坐着个戴墨镜的冷酷男子。

        周文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几秒钟前这个家伙正拿着长焦相机对自己啪啪的一顿乱拍,心头火起,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卓力,帮我安排几个人常住近江,要精干机灵身手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