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六章 获取水样
  • 第十六章 获取水样

    作品:《匹夫的逆袭

        

        商家的敌人,这句话在小商村人眼里,不亚于被判处死刑,还是附带着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那种,从**到精神都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小商村名义上是集体经济,号称局部实现**的全国百强村,全村家家供奉主席像,商永贵老爷子更是三句话不脱**语录,但实质上小商村和社会主义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它更像是一个中世纪的活化石,阳光下的政治僵尸和经济畸形儿,活脱脱的封建世袭王国。

        这个王国里,商永贵就是大权在握的太上皇,大儿子商贵民是儿皇帝,其他儿子是虎视眈眈的各路亲王,孙子们就是贝勒爷们,而商家的远近亲戚们则是皇亲国戚,其他村民就只有做臣民的份了。

        好在商永贵这个土皇帝和一般官员不同,他真是把小商村当做自己的国家来经营的,对村民也可以用爱民如子来形容,只要不反对他,一切都好说,发别墅,发汽车,发金条,甚至发老婆,如果胆敢谋逆造反的话,虽然现代社会不能诛九族了,但商永贵也有能力让你生不如死。

        小商村是个行政村,本身不大,但改革开放以来,吞并了周边一些经济薄弱的村子,渐渐的把温泉镇也纳入小商村体系,小商村本村就相当于大不列颠本土,而其他村子就相当于印度、澳洲、加拿大这种殖民地或者海外领土,殖民地居民自然是被剥削的对象,时间久了,一些有识之士就生出对抗或者夺权的念头,想着摆脱小商村的控制,这种行为在商永贵看来,就是造反。

        商永贵是全国人大代表,政治能量很大,他也很有政治智慧,从不在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上指手画脚,所以历届市领导都给他面子,允许他用各种手段保卫自己的独立王国。

        小商村的最高统治机构是村党委会,设有书记一人,副书记两人,总支书四人,支部书记三十余人,党委会里有常委、委员、候补委员和后备委员,多达数百人,这是商家统治的政治基石。

        而遍布全村的各类经济体,诸如温泉酒店、造纸厂、五金厂、服装厂、玩具厂,则是商家人的经济命脉,有钱就能控制一切,小商村实行**化的福利政策,从幼儿园到大学,学费全包,如果能考上硕士、博士,不但包学费,还有巨额奖金,每年村民们都有分红,当然这些福利大多数都拿不到手,只是作为账面数字存在村合作社里,不能自由支取,如果犯了错,村委有权力罚没你的个人财产。

        商家的地盘涵盖了整个温泉镇,镇政府、镇党委,派出所,民兵联防队,甚至区法院的人民法庭,都是商家的人在控制,在这块独立王国中,商永贵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就是圣旨,反对他的人,会遭到全村人的唾弃,被孤立在外,连父母兄弟都不会认他。

        曾经有个干部偷偷往中纪委写信,控诉商永贵的粗暴作风,结果信件被层层转回,最后落到商永贵手里,太上皇一声令下,把这个干部开除了党籍,判刑入狱,老婆带着孩子改嫁,好端端的家庭就这么毁了。

        至于那些胆大包天的后生,商家也有的是办法,谁不老实就让谁上学习班,其实就是变样的黑监狱,关多久完全看村委领导的心情,如果关了学习班还不老实,那就让你被车祸,被自杀,总之一句话,专治不服。

        所以,成为商家的敌人,是极端恐怖的事情,没人能承受这种结果,封口令宣布后,小商村体系的人都不寒而栗,但青石高科体系的工程师、技术员们却不以为然,他们很多是外地人,不懂得小商村的厉害,他们只是打分工而已,干的不痛快就辞职走人,谁甩你这一套。

        实际上,已经有人走漏了风声,其中就包括向佘小青通报内情的技术员小王。

        商富民把青石高科体系的人员全都集中起来,让他们把手机上缴。

        大家议论纷纷,有人不愿意交。

        “谁先交,奖励一万元。”商富民说,“我不是没收你们的手机,是暂时帮你们保管,一万元,立刻兑现,你们考虑一下,第二个交的,就只有八千元了哦。”

        立刻有人举手:“我交!”

        紧跟着,第二个第三个出来了,商富民说:“每人都有份,最少伍佰元,抓紧交了啊,交完继续工作,该下班的不慌走,公司安排在温泉大酒店住宿,管吃管住,先说好,按摩的钱不能报销哦。”

        一阵哄笑,大家都被商总的幽默逗乐了。

        摆平了工厂内部人员,商富民又和谢俊宇商讨如何向市里交代,谢俊宇说:“我看还是给唐总打个招呼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说一声不礼貌。”

        商富民说:“天亮了再告诉他,尽量把不良影响降到最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谢俊宇是商家的女婿,正经九十年代大学工科毕业生,多年来一直游离在核心圈之外,最近才得到重用,不敢不谨慎从事,他说:“咱们的循环系统用的是淮江水,下游一公里就是自来水厂的取水口,万一溶剂进入水厂可就麻烦大了。”

        商富民紧皱眉头,思忖片刻道:“泄露的溶剂才一顿而已,碳酸二乙酯本身毒性就不是很强烈,江水稀释之后,早没任何影响了,反倒是事情泄露,给大众造成的心理影响最可怕,直接关系到刘书记在党内的地位,咱们必须考虑大局啊。”

        谢俊宇想了想,也觉得商富民说得对,老百姓整天吃有毒食品也没见有什么问题,就算喝点碳酸二乙酯勾兑的自来水又有何妨,影响到刘书记的声威和小商村的发展,那才是民族的罪人哩。

        正副老总达成一致,先捂盖子再说。

        “加派人手,严禁出入,一级戒备。”商富民向保安科下了命令。

        ……

        深夜,一辆新闻采访车驶到小商村工业园门口,记者拿着话筒下车,后面跟着摄影师,来到门口要求进入采访,当然被门卫严词拒绝。

        “师傅,听说厂里出事故了?”记者问到,他是近江电视台的记者,白娜的老朋友,半小时前接到白娜电话让他到这儿来采访泄露事故,不过看工业园井然有序的样子,似乎一切正常。

        保安摇头,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上级允许,严禁任何人进入厂区。

        “那能联系一下你们领导么?”记者道。

        保安打了个电话,不到三分钟,从里面出来一帮穿制服的人,二话不说就把记者叉起来了,摄影师也被他们控制住,机器被没收,人被塞进面包车押走,在车里就是一顿狠揍,眼眶打的跟熊猫一样。

        记者被带到了镇派出所,值班警察看了记者证之后,确认是真记者,不敢造次,只能调解,说你们干扰正常生产,被人家驱逐也是理所当然,要不道个歉算了。

        “那不行,我得要一个说法。”记者不依不饶,坚决要追究打人责任。

        “信不信我弄死你。”工业园的保安恶狠狠道,丝毫不顾忌警察就在旁边。

        记者算是明白了,小商村是龙潭虎穴,无冕之王在这里不好使,搞不好被人制造车祸撞死了都是白死,他眼珠一转,决定接受调解,好歹先脱身再说。

        就在调解即将完成的时候,派出所接到一个电话,态度立刻发生转变,扣押了记者证和手机,将记者和摄影师上了铐子,丢进了拘留室。

        记者采访这一招失败了,而动用环保局连夜检查的条件并不成熟,因为了周文不能掌控环保局,下面人阳奉阴违的话,反而会打草惊蛇。

        深夜,淮江北岸树林中,停着一辆汽车,尾箱打开,里面放着充气橡皮筏,刘汉东用车载气泵将橡皮筏充满空气,尾部装上了雅马哈的引擎。

        周文在近江没有得力的具体执行人,只好劳动刘汉东,这些装备本来是他为黑森林预备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他的任务是从工业园排污口提取水样,因为相邻陆地都被封闭,只好走水路,小商村能耐再大,也不可能把淮江水道给封了。

        此前佘小青的内线已经失去了联系,说明工业园内部已经采取了措施,必须争分夺秒获得证据,才能有效打击工业园,打击刘飞的嚣张气焰。

        刘汉东驾驶着橡皮筏来到排污口附近,提取了几份水样,忽然强光手电射过来,有人大吼:“干什么的!”紧跟着引擎轰鸣声传来,两艘汽艇迂回包抄过来,艇上的保安手持防暴枪,气势汹汹。

        形势比人强,刘汉东不敢硬抗,调转橡皮筏疯狂逃窜,他使用的雅马哈引擎功率极大,橡皮筏轻巧无比,又只有一名成员,开足马力之后,简直就是贴着水面飞行,汽艇只能看着他留下的一道白色泡沫带望尘莫及。

        刘汉东抵达对岸,将水样交给了等候的徐秘书。

        “汉东,谢谢你了。”徐宁伸出手,夜色下他双目熠熠生辉。

        刘汉东和他握手:“不客气。”

        “还得麻烦你一件事,把水样连夜送回江北进行监测,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边没有人手。”徐宁抱歉道。

        “没问题,我这就出发。”刘汉东并没有被当了枪使的不快感觉,谁是刘飞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盟友,只要能让刘飞不痛快,自己就乐意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