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五章 泄露事件
  • 第十五章 泄露事件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心里一动,小商村工业园的主要项目不就是青石高科的高能电池生产线么,出了能惊动副总的事故,应该很严重吧,关于青石高科和小商村集团的所谓强强联合,他听安馨和佘小青提过,纯粹是刘飞拍脑瓜上马的政绩项目,很多条件不成熟,半年就全面投产更是不现实,如今果然出了问题,证明安馨的预测是正确的。

        “出了什么事故?”刘汉东随口问道,心里却有些隐隐的不厚道的期待,事故越大越好,出现在新闻节目上,就等于啪啪的打刘飞的脸。

        “不知道,管他呢。”宣东慧根本不把这当回事,她满心都是自己的未来和幸福,但是显然她对未来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从话语里就听不到憧憬和希冀,只有淡然和无趣。

        “商玉成追了我好几年,我都没给他好脸色,因为我心里有别人。”宣东慧说。

        刘汉东的心开始乱跳,初恋情人还念着自己,这可如何是好,他正犯愁怎么婉拒呢,就听对方说:“我和航空公司一个高管保持关系好几年了,他有家,有老婆孩子,本来说好今年离婚的,可是孩子突发急病,一种很奇怪的地中海贫血症,最保险的办法是他和他老婆再生一个孩子,用第二个孩子的脐带血救第一个孩子,所以,我没戏了。”

        “早断了也好。”刘汉东道,他不会劝人,更没做心理医生的天赋,他现在琢磨的就是小商村工业园出事故的问题。

        “有烟么?”宣东慧说。

        刘汉东摸出烟来递过去,帮她点上,宣东慧抽了一口,缓缓吐出烟来,动作娴熟优雅。

        “他说,补偿我五十万,我根本不稀罕,如果我贪钱,商玉成可以给的更多。”宣东慧弹着烟灰,望着对岸的灯火璀璨,两眼迷离,却没流泪,她已经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不会为爱情飞蛾扑火了。

        “就是。”刘汉东随口附和。

        “商玉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条件不错,家产够他糟蹋三辈子的,我比较强势,婚后不会被他们家欺负,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宣东慧继续倾吐心声。

        刘汉东心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啊,嘴里却扯起了别的:“那啥,王亚明不是也追你么?”

        宣东慧鄙夷一笑:“他一个正科级的镇长,整天耀武扬威的,简直可笑,我不可能和我瞧不起的人生活一辈子。”

        刘汉东无言以对,想抽身离开,又找不到借口,只能狠狠抽烟。

        宣东慧望着黑暗中的一明一灭的烟头,还以为他的沉默是为了自己,不禁伤感起来:“如果能回到从前多好,刘汉东,如果真能回到二十年前,你会舍弃我么?”

        刘汉东很无趣地说:“没有时光机,这个假设不成立。”

        宣东慧自嘲的笑笑:“你过得怎么样,什么时候结婚?”

        刘汉东含糊其辞道:“千头万绪,暂时结不了。”

        宣东慧看看手表:“很晚了,你是不是该回家了,不然会被查岗吧?”

        刘汉东说:“他们已经不管我了,再说我现在住校,培训期间嘛,今天请假了。”

        “不早了,该回去了,你送我吧。”宣东慧说。

        刘汉东去拦了一辆出租车,和宣东慧一起坐进后排,出租车行驶在霓虹闪烁的滨江路上,两旁树木和建筑飞快地后退,车里空调开的很足,宣东慧的头很自然的靠在了刘汉东的肩膀上,身上的香味飘了过来,是香奈儿五号的味道,神秘而性感,令人想入非非。

        宣东慧的家在市中心位置,是一套五十平米左右的酒店式公寓,闹中取静,楼下就是超市和商场,下车后,她很随意的说道:“还没去过我家吧,我住顶楼,天台上的景色很好,要不要上去看看?顺便喝杯茶。”

        夜色撩人,寂寞失意的女人,上楼之后会发生什么故事,刘汉东心知肚明,他用了极大的毅力克制住了上楼的冲动,说:“不早了,你赶快休息吧,再见。”说完上了出租车,让司机快开,生怕自己后悔。

        司机却磨磨蹭蹭,似乎在等他重新做决定。

        宣东慧有些失望,但没表现出来,展颜一笑,摆摆手,上楼去了。

        司机这才一踩油门走了,望着后视镜里表情纠结的刘汉东,笑道:“兄弟,禽兽不如了啊。”

        刘汉东一笑置之,大丈夫胸怀天下,岂能为男女之事耽误正经大事,马凌一身的烧伤他可记着呢,现在就是报复的好机会。

        他给徐秘书发了条信息,说小商村工业园出了安全事故。

        此时徐宁正在市政府办公室加班看文件,他是单身汉一个,跟随周文来近江工作,基本不回宿舍睡觉,也绝少应酬,大部分时间都在看文件熟悉工作,困了就在办公室的行军床上躺一会。

        手机响了,这么晚是谁?徐宁是市长秘书,周文的社交应酬都是他来接待,这个手机号是针对内部人的,只有少数十几个人知道,他拿起手机看了看,顿时坐直了身子,回拨过去。

        “汉东你好。”徐秘书很亲切的称呼刘汉东的名字,“具体怎么回事?”

        刘汉东说:“还不清楚严重性,但事情可以确定是真的。”

        “你能不能打探到具体情况,这个信息很重要。”徐宁说,“我这边也打听一下,双管齐下。”

        “好,等我回信。”刘汉东挂了电话,又给佘小青发信息,佘助理有些老同事仍在青石高科工作,应该能探听到一些内幕。

        佘小青正在家里上网,接到信息后毫不含糊,立刻打了几个电话,还真被她问到了,小商村工业园的青石电池生产线发生化学溶剂泄露,大量电解液碳酸二乙酯通过破损的冷却管道进入了淮江。

        刘汉东又将信息反馈给徐秘书,市政府大楼,徐宁敲响了市长办公室的门,匆匆而入,把手机屏幕上的字给周文看。

        “什么时候的事情?”周文问道。

        “今晚。”徐秘书语气中透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

        小商村工业园青石生产基地,商玉成停好车,匆忙向大门走去,却被门卫拦住,禁止他进入。

        “我是工业园副总,凭什么不能进!”商玉成大怒,亮出自己的金边工卡。

        门卫手足无措:“这是四叔的意思,生产线出事了,不安全,禁止任何人进入。”

        商玉成冷笑:“我小叔想夺权啊,难道爷爷来了也不让进?起开!”

        他要硬闯,门卫也没办法,只好放他进去,然后用对讲机通报了保安科。

        电池生产基地一片忙碌,救护车无声的闪着警示灯,生产线已经全面停止,有人在喷洒泡沫,有人在抢运昏迷的伤员,商玉成仿佛看到了美国灾难片的镜头,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只有高中学历,但也知道电池生产线需用多种化学溶剂,而厂子的冷却循环系统用的是淮江水,一旦管线破损,化学溶剂就会流入淮江,造成巨大的生态灾难。

        而且,近江市自来水厂的取水口就在下游,有毒的化学溶剂进入水厂,全市人民的生活都要受到影响。

        商玉成毛骨悚然,两股战战,他虽然只是挂名的副总,没有任何职权,但也是商家的一份子,商家若是倒了,一切就都没了,也别想把宣东慧娶回家了。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厉害:“狗剩,你干啥呢!谁让你进来的!”

        商玉成不回头都知道是小叔叔来了,商富民是商永贵最小的儿子,不到四十岁,读过MBA,是家族中学历最高的,早些年不受重视,,最近才被老爷子启用,执掌工业园项目,他和小姑夫谢俊宇关系最好,两人狼狈为奸,大有取代自己的父亲商贵民,接任商家第二代族长的趋势。

        小叔叔在大庭广众之下称呼自己的小名,更让商玉成难以忍受,一张脸臊的通红,气急败坏道:“我怎么不能来,我也是管理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话没说完,商玉成就被小叔叔一个耳光打了个踉跄,捂着脸怒目而视。

        “小孩子凑什么热闹,泡你的妞去,这里有剧毒知道不!给我滚!”商富民脾气很坏,上去连打带踢,被紧随其后的小姑夫劝住。

        安监科的人跑过来,递上带过滤罐的橡胶防毒面具,厂里上马太匆忙,什么都不齐全,防毒面具也只有很少的几个,平时摆在橱窗里当样子看,出了事连一线抢修人员都装备不上。

        商富民拿了个防毒面具,扔到商玉成身上:“戴上滚蛋。”

        商玉成接了防毒面具,含恨羞愤而走。

        商富民和谢俊宇一路商量着,匆匆进了车间。

        他两人才是工业园的灵魂人物,商富民是总经理,谢俊宇是常务副总,工业园是小商村集团和青石高科的合作产物,双方都出人出资,本来总经理一职是要由青石高科委派的,但是商家掌舵人商永贵坚持必须由商家人管理,唐一诺担心商家人只有管理乡镇企业的能力,坚持自己派人,双方僵持不下,最后由刘飞协调,从商家人中找了个最有能力的,学过MBA的商富民执掌大权,这样双方才都能接受。

        商富民怀才不遇多年,一朝发达,自然意气风发,踌躅满志,他肩负了振兴商家的期待和刘书记的重托,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一心想着完成任务,七一全面投产向党的生日献礼,没想到忙中出错,赶工中完成的冷凝管道法兰焊缝破损,大量电解液流入冷却循环管道进入淮江。

        最可气的是事发数小时后才有人发现问题,下面人怕承担责任,又不敢停工检修,磨磨蹭蹭,迟迟疑疑,导致成吨碳酸二乙酯进入淮江,这种化学溶剂虽然不是剧毒,但也有一定毒性,势必造成危害。

        如果向市里通报,工业园必然停工整顿,向七一献礼就成了笑话,刘书记的脸往哪里放,商家的面子往那里搁,比起化学溶剂造成的危害,这才是不可接受的灾难。

        商富民毅然下令:“封锁消息,堵漏后继续开工,谁走漏风声,谁就是商家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