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四章 出事故了
  • 第十四章 出事故了

    作品:《匹夫的逆袭

        

        淮江岸边的咖啡馆,三人坐在露天处边喝咖啡边等凌子杰,宋双打量着刘汉东,许久不见,他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脸上留了胡子,而且是那种粗犷有力的络腮胡,T恤下是坚实的臂膀,脖子上松散的围着条黑白格子的阿拉伯方巾,一双穿着破洞牛仔裤的大长腿懒洋洋的伸着,脚上是低调的Converse帆布鞋。

        “会打扮了哦,整个像个男模一样风骚。”朱芃芃嘻嘻笑道。

        刘汉东随即想起了郑佳一,自己在着装品味上不自觉的向她看齐,嘴角不禁浮起笑意。

        “想到谁了,这么开心?”朱芃芃诛心的问题还没得到回答,凌子杰就匆匆赶到了,他的打扮和刘汉东截然不同,六月天里还穿着成套的杰尼亚西装,外套搭在手上,衬衣领口松开一枚扣子,领带也松着,看起来不像是政府公务员,倒像是电视台的男主播。

        朱芃芃已经帮凌子杰点了一杯冰咖啡,此刻放到他面前,甜甜道:“喝吧,看你热的。”

        “谢谢老婆,么么。”凌子杰一屁股坐下,“对不起啊各位,台里太忙,刚做完节目,还有几篇稿子要写,陪不了你们太久。”

        宋双奇道:“你调到电视台了?”

        凌子杰说:“也不是,市政府新闻办在电视台常设了一间办公室,还办了个节目,每周五晚上播,宣传近江发展的,我是主播,还兼任编导,除了这些,还兼任市政府新闻办的常务副主任,一些行政工作也要我处理,事情太多了,忙的团团转。”

        宋双道:“你也算求仁得仁了,年纪这么轻就身居高位,了不起。”

        凌子杰自嘲道:“得了吧,我算什么,人家刘书记,周市长才是真正的年轻有为,三十来岁就是正厅、副省,我差的远呢,快三十岁了才是副处,对了,省里调来一位副书记,比刘飞还年轻,再加上新来的市委组织部丁部长,也是小年轻,市局一把手沈弘毅就更不用说了,三十出头的副厅,没有最年轻,只有更年轻,呵呵,这几年江东政坛有好戏看了。”

        朱芃芃道:“你这话让那些混了一辈子才勉强是副科的人怎么办?人家还不一头撞死啊。”

        凌子杰笑着摇头,喝咖啡。

        “对了,双儿你刚才说刘汉东进了中炎黄,在哪个部门啊,能不能送我两张加油卡啊。”朱芃芃打趣道。

        宋双一本正经道:“刘汉东在国际公关部工作,不接触加油站业务,要加油卡你得找凌子杰同志,他是公务员,有车补。”

        凌子杰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忙不迭的道歉,拿纸巾。

        “不就找你要张加油卡,至于么?”宋双开玩笑道。

        “不不不,你刚才说什么,国际公关部?”凌子杰关心的是这个,他有个北清大学的同学,也是学霸级的人物,后来留美进修,英语纯熟,人也机灵,前段时间听说应聘中炎黄国际公关部落选,可刘汉东这种半文盲居然能进去上班,实在让人费解,只有一个可能,宋剑锋动用了私人关系,硬把人安插进去的。

        刘汉东点头道:“没错,我现在是中炎黄国际公关部的中东特派员,不过暂时不用驻外,还有些培训没结束。”

        作为官场中人兼新闻从业者,凌子杰绝不会让别人的风头超过自己,他用了半秒钟就恢复了镇定,微微颔首道:“国际公关部是个不错的部门。”然后就岔开话题,继续谈自己的事儿。

        “青石高科新的生产基地七月一日会全面投产,生产线全开,这创造了近江乃至江东工业史上的记录,被誉为江东速度也不为过,老实说,在发展经济方面,刘书记确实有两把刷子,青石高科换了掌舵人之后,利税增幅惊人啊。”凌子杰眉飞色舞的说道,“我们准备做一个系列节目,专项报道此事。”

        宋双说:“青石高科现在到底是什么性质的企业,民营还是外资?”

        凌子杰不假思索道:“没有太大变化。”

        宋双说:“我怎么得到消息说,董事会里已经没有了夏家的人,夏青石的遗孀和女儿都不在,夏白石也不在,这是怎么回事?”

        凌子杰道:“这很正常,不管企业是什么性质,都是近江的纳税大户,只要能创造GDP,创造就业岗位,你管他姓什么叫什么。”

        宋双不依不饶道:“我当然可以不管不问,但是夏家人要管啊,人家辛辛苦苦创建的家业,被人强取豪夺,能好受么,我们整天说建立法治社会,这样毫无顾忌的疯狂攫取财富,还打着为民谋利的幌子,好么?”

        气氛有些尴尬,朱芃芃打圆场:“别说了,想想晚上去吃什么吧,我都饿了。”

        以凌子杰的辩才,把宋双驳斥的哑口无言轻而易举,但是他不想那么做,也没必要因为别人的事情把自己的人脉搞僵了,他打个哈哈,摸出信用卡来朱芃芃:“你们去吃,刷我的卡,我还有事,先走,不好意思了。”

        说着,他冲宋双和刘汉东打声招呼,匆匆而去,路边一辆奥迪A6已经等候多时了,等凌主任上了车就疾驰而去。

        宋双笑道:“芃芃可以啊,男朋友专程来送卡。”

        朱芃芃嘴一歪:“瞧他那样,年纪轻轻一身官气,我不喜欢,早晚把他换了。”

        说归说,看得出朱芃芃对凌子杰还是一往情深的,三人在咖啡馆继续聊了一会,转场吃饭,这回选了家优雅安静的意大利餐厅,不过还是遇到了熟人。

        餐厅角落里坐着是刘汉东初恋情人宣东慧,而对面坐着的居然是曾经在飞机上追求宣东慧被刘汉东揍了一巴掌的小商村集团太子爷商玉成。

        那一次,若不是刘汉东帮忙作证,商玉成就要在韩国的监狱里蹲上一段时间,这个情分他记得,所以很客气的打招呼,眼神中还略带一点惊诧,因为刘汉东是一拖二,而且宋双和朱芃芃都是那种青春靓丽,活力四射的类型。

        宣东慧很自然的和刘汉东打了招呼,继续吃饭,商玉成拿起餐巾擦擦嘴,招手把侍者要来低语了几句。

        刘汉东他们在远处找了张桌子坐下,刚点完菜,侍者就拿了一瓶红酒过来,拉菲酒庄的产品,市价大概五千元左右,说是姓商的客人送的。

        “双儿,那家伙是不是看上你了,送这么贵的酒。”朱芃芃还以为商玉成醉翁之意不在酒,拿胳膊肘捣一下宋双,轻笑道。

        宋双说:“瞎扯,没看到人家是刘汉东的朋友么。”

        刘汉东笑纳了这瓶酒,让侍者打开,倒在醒酒器里先放着,他端起高脚水杯,遥向商玉成表示感谢。

        商玉成感觉很有面子,矜持一笑,继续拿起刀叉切牛排,忽然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Vertu手机接听,说了几句话匆匆起身,对宣东慧说:“不好意思,厂里出了事故,我得赶回去处理一下。”

        说罢他拿起皮包走人,路过刘汉东这一桌的时候,还不忘过来奉上名片,客套了几句,说有机会请你们吃饭什么的,然后才匆匆离去。

        朱芃芃拿起名片,烫金的进口卡纸上印着微凸的名字,商玉成,头衔是小商村集团青石工业园副总经理,手机号码后4位都是8。

        “哇,是土豪嘢。”朱芃芃夸张的捂着嘴叫道。

        “嚷嚷什么,是个富二代而已。”宋双略有不屑道,“小商村集团的发展模式是畸形的,表面上看是集体经济,其实骨子里是殖民主义,把周边较为贫穷的乡村都当成了他们的殖民地,压榨劳动力,倾销产品。”

        朱芃芃手扶额头:“双儿,我越来越赶不上你的节奏了。”

        侍者端上菜来,三人拿起刀叉,边喝红酒边吃饭,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宋双的妈妈林虹打电话来,说没带钥匙,让她赶紧回家。

        “我先走,改天再聚。”宋双只好提前离席,朱芃芃觉得和刘汉东两人吃饭挺尴尬的,也借故要走。

        “你们走吧,我结账。”刘汉东道。

        朱芃芃也不和他客气,嘻嘻哈哈挽着宋双的胳膊离开了。

        刘汉东结了帐,正要离开,却看到宣东慧站在面前。

        “陪我走走吧。”宣东慧说。

        两人出了西餐厅,在滨江公园的林荫道漫步,月色下,宣东慧的面庞皎洁无暇,美得让人心动,这是一种成熟端庄的美,和宋双那种青春活泼的美,郑佳一那种知性飘逸的美比起来,各有千秋。

        宣东慧说:“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和商玉成在一起。”

        刘汉东无语,虽然宣东慧是他的初恋,但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对于两个人的未来,他已经毫无好奇感和期待感,旧梦重温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男人的本性还是让他有些不开心,因为商玉成并不是好的归宿。

        宣东慧幽幽道:“商玉成集合了几乎所有农村暴发户富二代的特点,目中无人,土的掉渣,挥金如土,不学无术,但是他有一点好处,就是不花心,对我好,我拒绝了他无数次,他依然痴心不改,我已经三十岁了,空姐这碗饭很辛苦,吃不了多久,我要找个港湾了。”

        刘汉东沉默了一会儿道:“只要对你好,富二代也没关系,感觉商玉成挺上进的,我看他名片上印着工业园副总经理的头衔。”

        宣东慧说:“家族企业,不传给子孙后代,难道交给国家啊,商玉成一直以来不受重视,这回他爷爷让他当了个副总,挺卖力气的,这不,工业园出了事故,心急火燎的赶回去处理来着,饭都顾不上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