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一章 泼天富贵
  • 第十一章 泼天富贵

    作品:《匹夫的逆袭

        

        如果是其他同学,肯定面子上挂不住,毕竟能来这儿学习的都是各单位的人尖子,刘汉东却二话没说,转身就出了教师,在众人目睹下跑步进操场,开始绕圈跑,这个皮糙肉厚的货一边跑一边还摸出蓝牙耳机戴在耳朵里,打起了电话。

        “徐秘书你好,我是刘汉东,您有什么指示?”刘汉东跑的气定神闲,动作标准。

        “指示谈不上,有时间大家就一起坐坐,加强交流,顺便探讨一下如何利用现有优势,做点利国利民也利自己的事情。”徐秘书话说的滴水不漏,刘汉东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其中的意思,周市长要送自己一场泼天富贵!

        换做别人,早就惊喜万分,感恩戴德了,刘汉东却保持了冷静,他知道富贵往往伴随着风险,尤其是和政治挂上钩的富贵,更是随时随地都有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的可能性,周市长初到近江,急需各种助力,自己能入他的法眼,来自于此前的多次交集。

        老实说,刘汉东还真看不上周文赏赐的富贵,他的志向大得很,不想像黑子那样跟着领导当狗,但对于别人释放的善意,必须有礼有节的给予回应。

        “好的,这两天事情太多,单位组织的封闭式训练,在国际关系学院上课,暂时出不去,等我有时间了联系您。”刘汉东把徐宁打发了,又给王亚明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在培训出不来,白天没时间,只能晚上去探望李鑫。

        培训楼下的跑道是标准的四百米塑胶跑道,跑十圈也不过四千米,刘汉东一点没偷懒躲滑,跑完上楼,面不红心不跳,站在教室门口中气十足大喊一声:“报告!”

        学员们都偷笑,教官也暗暗摇头,真拿这小子没办法,这种培训是各单位联合委培,又不是学院自己的学生,教官也懒得下功夫严格管理,使个下马威震慑一下老实本分的学员就行了,至于胆大包天的油条学员,随他们瞎混就是,只要别闹出什么事故来。

        教官说:“我需要一个人担任班长,协助我管理学员,谁愿意?”

        全班五十多号学员,清一色的男生,这是因为中东地区由于宗教原因,女性很难开展工作,这五十多人都是单位挑选出来的有能力肯吃苦的业务骨干,上进心更是没得说,教官一发话,他们全都把手举得高高。

        教官环视丛林般的手臂,眼睛却盯住了唯一没举手的刘汉东,道:“刘汉东,你来当班长。”

        刘汉东明白教官的用意,让看起来最调皮捣蛋的学生当班长,往往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可是自己明明是乖孩子啊。

        于是,刘汉东在培训班一炮打响,其他学员自然不会服气,不过私下里打听了一番,得知这位中炎黄国际关系部的人员曾在阿富汗打死上百名恐怖分子,营救人质,捉拿分裂组织头目的英雄事迹后,不服气就变成了由衷的敬佩。

        第一天熟悉校园,安排宿舍,暂时没有学习任务,按规定晚上不许出校园,但刘汉东不管这个,带着混熟的几个学员,大摇大摆出去玩,在校门口被哨兵拦住,说没有假条禁止出门。

        刘汉东带着学员们沿着校园围墙溜达,国际关系学院的围墙很高,外面就是马路,汽车轰鸣,车水马龙,墙头上拉着电子围栏,想爬出去还真不容易。

        学员们都死了心,悻悻然回宿舍了,刘汉东却依然在校园里瞎溜达,忽然看到上官教授骑着电动车经过,看样子是下班回家,急忙窜过去,和电动车一起向前跑,搭讪道:“教授帮个忙,带我出校门。”

        他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想到上官教授却是个古道热肠的,笑道:“好啊,跟我走侧门出去。”

        侧门是教职工进出的门,比较偏僻,但也有哨兵站岗,上官瑾让刘汉东推着电动车,自己跟在一旁,聊着学院的事情,看起来就像是同事一起下班,哨兵没在意,放他们过去了。

        出了门,刘汉东就拦了辆出租车,冲上官瑾告辞:“谢谢教授,别出卖我哦。”

        他刚上车,上官瑾就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老王,你委任的班长逃学了。”

        ……

        八点半,刘汉东提着一挂香蕉准时出现在医科大附院内科病房,王亚明已经在这儿了,李鑫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打着点滴。

        “李鑫,怎么样,没事了吧。”刘汉东走了进来,一脸坏笑,上次在朱雀饭店同学聚会,李鑫非要和自己对着干,结果一个电话把他弄进去拘役六个月,这回又喝得胃出血,看他长不长记性。

        “没事没事,这点酒不算什么。”李鑫陪笑道,他刚才听王亚明说了,刘汉东和周市长关系匪浅,这货深藏不露,以后还是少惹他为妙。

        “说吧,啥事找我帮忙?”刘汉东开门见山道。

        “老同学,听说你和郑佳一很熟?”李鑫试探着问道。

        “是啊,她是我上司,一个部门的,私交也有一些,不深。”刘汉东倒也没撒谎,至少他和郑佳一之间,还没达到他理想中的深度。

        “听说你们有亲戚?”李鑫继续问。

        “算是吧,祖辈有交情。”

        “听说你还认识宋总,就是咱们中炎黄的一把手。”

        “认识啊,他当厅长的时候我就去过他家,宋双和我也是朋友,她的狗叫可可。”

        李鑫眼泪汪汪的:“哥啊,我可找对人了!”

        “别喊哥,我受不起。”刘汉东笑道。

        李鑫赶紧顺杆爬,一顿巴结,把王亚明都肉麻的不行,原来他的想法是通过刘汉东给宋剑锋送礼,第一目标是保住江东分公司的大领导们的位子,第二目标是更上一层楼,行贿是技术活儿,必须通过领导信得过的人进行,大把的人有钱找不到门路送,否则北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骗子和掮客了,每年光骗各路跑官的地方官,就有不菲的收入。

        这种事情刘汉东当然不会答应,但也没严词拒绝,只是淡淡道:“我这个级别,和宋总说不上话。”

        李鑫说:“慢慢来,不急于一时,反正你想着这事儿就行,我这有两张加油卡,你先拿着用,不够随时找我。”

        加油卡是一千面值的,礼物不算重,但表明了心意,刘汉东笑纳了,但是出了病房就塞给了王亚明。

        “你有车,用得上,我就快出国了,用不着油卡。”

        “我有车补,足够用。”王亚明坚辞不受,全国范围的车改后,镇长没了专车,来往市区只能自己开车,每月车补也不够用的,所以他推辞了一阵后,还是拗不过刘汉东,收下了油卡。

        “李鑫那事儿,你打算帮他不?”王亚明问道,以前他和李鑫关系不错,就是看中李鑫的后台,现在刘汉东明显有后来居上的意思,同学关系必须巩固。

        “心有余力不足。”刘汉东道,看看手表,“我还有个约会。”

        “去哪儿,我送你。”王亚明拿出了车钥匙。

        刘汉东先和徐秘书联络了一下,确定了见面地点,然后搭乘王亚明的起亚轿车,来到江边一处露天咖啡厅。

        王亚明很好奇,想看看刘汉东和谁约会,把车停在附近,悄悄溜达过来瞄了一眼,正看见刘汉东和徐宁在谈话,心里一颤,刘汉东不简单啊,和周市长的大秘私下会面,这交情能浅了?

        作为一个科级干部,没有给力的靠山,这辈子也难以越过正处的龙门,王亚明有学历,有能力,年纪轻,可是没有强大的靠山,虽然撞大运当上了镇长,但更上一层楼的机会渺茫,一直以来他千方百计想寻找政治上的引路人,可是找不到,如今彷徨前路忽然变得光明无比,和刘汉东处好关系,起码四十岁以前能解决副处问题。

        王亚明怀着激动的心情悄然退去,没敢打扰密谈的两个人。

        徐秘书用小银匙搅着咖啡,意味深长的对刘汉东说:“领导对你的印象很好,想给你个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的表现了。”

        刘汉东没有感激涕零,没有急着表露心迹,而是冷静地问:“周市长还是想动迁火花村了?”

        “你真是聪明人。”徐秘书赞道,“领导是有这个想法,但是还不成熟,需要你的协助,我听说你进了中炎黄,工作是不错,稳定,收入也可观,可是我感觉你不是那种小富即安的人,而且以你的脾气性格,在中炎黄这种单位注定不会有太大的发展前途。”

        刘汉东盯着徐宁的眼睛:“那你说我适合什么样的发展路线?”

        徐宁说:“你这些年的经历,我收集了一下,开过黑车,干过警察,当过大学校长,出租车公司经理,也经营过房地产,还卖过电池,血雨腥风叱咤风云的往事咱就不提了,,燕雀岂知鸿鹄之志,你的终极目标,我不敢擅自揣测,但我知道,你绝非等闲之辈。”

        刘汉东点点头。

        徐宁趁热打铁,压低声音道:“520路公交车纵火案,幕后黑手是谁?你的黄花配件经营部被工商税务查,八百万资金至今要不回来,还有庆丰地产和欧洲花园,上亿的资产说涉黑就涉黑,说没收就没收,这一切都是谁在操控,我不信你不知道。”

        刘汉东依旧不语,但平静的面容下已经是惊涛骇浪,他一直没忘记仇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从这方面来说,周文就是自己天然的盟友。

        徐宁还在说:“跟周市长干,前途不可限量,亿万富翁,政协委员,都是指日可待的目标,有了钱就好办事,报仇雪恨,十年不晚,你不用现在答复我,回去好好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