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章 公派学习
  • 第十章 公派学习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中午全家一起吃饭,就在滨河小区附近的一家饭店,贺坚和水芹是必须到场的,大伯一家也到了,弟弟汉南邋里邋遢,头发老长,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坐下就玩手机,连哥哥都不喊一声。

        刘汉东介绍了自己的近况,说是调到北京工作,近期还要出国,担任中炎黄国际公关部的中东特派员,大伯两口子听到这话,耳朵就竖起来了。

        大伯说:“东东,你现在进国企了,有出息了,也帮帮你弟弟,他自打去年出了车祸,就一直消沉,工作也辞了,整天在家打游戏,写小说,这样下去怎么行。”

        大伯母也说:“是啊,愁得我和你大伯整夜睡不着觉,都二十七八岁的人了,工作也没有,房子也没有,谁愿意嫁给他啊。”

        刘汉南头也不抬道:“愁什么愁,等我成了大神,要啥有啥。”

        “你们听听,整天想着成神,出书,拍电视,都入魔了。”大伯痛心疾首,显然拿这个儿子已经完全没办法。

        刘汉东忽然想到李鑫,这货豁着喝的胃出血也要和自己和好,如果请他帮忙,给汉南安排个工作不成问题,不过这样一来就欠了他的情,必须投桃报李才行,以自己的个性实在难以忍受和这种人虚以委蛇,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这样吧,我想想办法,托人给汉南安排个工作。”刘汉东道。

        大伯和大伯母高兴坏了:“东东,还是你有本事,比你弟弟强太多了,汉南以后就全靠你照顾了,汉南,还不谢谢你哥。”

        刘汉南哼了一声,继续玩手机。

        刘骁勇说:“东东,三十而立,你也安定下来了,趁着没出国,把婚结了吧。”

        没等刘汉东反对,马凌先不干了:“爷爷,我烧伤还没完全康复,不能穿婚纱,再等等吧。”

        “等等吧,不急于一时,就算出国也能经常回来的。”水芹也帮没过门的儿媳妇说话。

        刘骁勇摇摇头,不再说什么,老人家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盼着抱重孙子,可也要尊重别人的想法,他又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长辈,所以只能缄默。

        刘汉东还在想弟弟的工作问题,正好周市长欠自己的人情,不如试试看,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徐秘书的号码,这是昨晚上徐宁给自己留的电话,还特地交代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电话通了,徐秘书很热情,这是因为周文有过交代,刘汉东不是一般人,且不说一身本领,就是论人脉也大有用场,作为领导,必须结交几个这样的人物,对仕途是大有益处的,抛开这些不论,上回刘飞派人搞自己的作风丑闻,不是刘汉东提醒,早就酿成大祸了。

        刘汉东直接了当的提出给弟弟安排工作的问题,徐秘书说:“想进机关可能有些难度,现在编制卡的紧,周市长也离开江北了,不大好操作。”

        “汉南,你想进什么单位?”刘汉东捂住话筒问道。

        大伯两口子心说这么牛逼,想进什么单位随便开口,汉东这本事见涨啊。

        汉南眼睛一亮:“我想进公安局。”

        刘汉东说:“你想清楚了啊,正式编制你肯定没戏,聘用人员很辛苦的,钱也不多。”

        刘汉南说:“我不管那些,只要能在公安局上班就行。”

        “好,我给你安排。”刘汉东松开手,对徐秘书说:“我弟想进公安局,图个威风,编制什么的无所谓。”

        徐宁哈哈大笑:“那好办,市局正在招文职人员,电脑操作员、接线员什么的,待遇还不错,一个月也有两千多,如果他愿意,明天去市局找孙继海,直接就安排了。”

        “谢了。”刘汉东挂了电话,对弟弟说:“安排妥了,市局指挥中心的文职,一个月两千多,有保险,有福利,明天就能上班。”

        刘汉南狂喜,他就是一不懂人情世故的宅男,去年遭遇车祸,被人讹了不少钱,车也报废了,就幻想能进政法机关威风一把,找对象也方便,起码工作显得体面,现在美梦成真,而且是堂哥一个电话就解决,幸福来得太快,让他来不及接受。

        “真的?发警服么?有证件么,发枪么?”刘汉南一连串的问道。

        “真的,我找的是周文的秘书,周市长虽然调离,但在江北的资源还是不少的,你这是聘用制文职警察,和我以前干的特警有些类似,但还有不同之处,警服估计没有,但统一着装是有的,门禁卡也是会有的,枪么,就算了。”刘汉东懂行,耐心给他解释。

        “那也行。”刘汉南兴高采烈,能每天早上去公安局上班,想想都兴奋。

        大伯两口子也很高兴,侄子出息大了,一句话就解决了汉南的工作问题,看来以后要巴结好这个前途无量的大侄子才是。

        ……

        当天下午,刘汉东和马凌就返回了近江,事务繁多,光是考试就令人头疼不已,如果这次能把剩下的几门课考过去,延误了十年的本科毕业证和学位证书就能到手了,他不得不认真面对。

        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时间,刘汉东打电话向顶头上司请假,郑佳一不但批准了他的假期,还告诉他,你另有公派学习任务,在近江国际关系学院学习阿拉伯语。

        “是一个公派人员培训班,学期三个月,学校包食宿,学费报销,祝你早日学成归来。”郑佳一笑着说,“估计这段时间你要头疼了,全是学习和考试,对你这样的赳赳武夫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刘汉东没有告诉郑佳一,自己当年也曾是江北市的高考前三名,响当当的学霸,而且自己对语言相当有天赋,曲里拐弯像蚯蚓一样的阿拉伯文字,对自己来说并不是艰难的畏途,而是神秘的宝藏。

        “刚才和谁打电话?”马凌问道,“好像是个女的。”

        “部门领导。”刘汉东敷衍道。

        “对了,那个郑佳一不也在中炎黄么,金融部和你们公关部应该挺近的吧?”马凌记性很好,过年的时候郑佳一提过进了中炎黄金融部,她记得清清楚楚。

        “中炎黄很大,金融部单独一座大楼,在建国门一带,国际公关部是新成立的部门,只有几间办公室,设在总部大楼里,距离建国门老远了。”刘汉东解释道,他说的是实话,但是却隐瞒了一个事实,郑佳一已经调离金融部,担任公关部的一把手。

        “警告你哦,不要和姓郑的来往过密。”马凌说。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太敏锐了,刘汉东暗道,嘴上却打哈哈:“知道了,人家也看不上我啊。”

        “你有分寸就好。”马凌的表情显示她不太相信刘汉东。

        次日,刘汉东前往近江国际关系学院报到,这所大学隶属于总参,为部队培养各类外语人才的重要基地,小语种尤其出色,学院大门口有陆军士兵站岗,必须出具有效证件和介绍信才能入内。

        刘汉东没带介绍信,费了一番口舌哨兵也不让他进去,没奈何只好给郑佳一打电话,过了一会儿,宽阔的校内大道上驶来一辆小巧的电动车,骑车的是位年轻女子,来到门口捏住刹车,单脚落地,对哨兵说:“他是我的学生。”

        “上官教授。”刘汉东记得这个人,几年前自己曾在公安局接受过她的心理辅导,还留过名片哩。

        “是副教授。”上官瑾微笑着纠正刘汉东的错误,在哨兵的记录本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把刘汉东领进了校园。

        刘汉东参加是个综合培训班,不但教阿拉伯语,还教希伯来语,波斯语,基本上可以称作闪语培训班,另外还有中东地区民俗宗教课程,以及相关的心理训练,同学们都是来自各单位的外派人员,有新华社记者,有外交部官员,有国企员工,也有军方自己的学员。

        这些学员在不久的将来都是要派驻中东地区的,互相搞好关系没有坏处,学员给他们分配了宿舍,发了出入证和食堂一卡通,教官宣布了纪律,培训是封闭式的,学习期间禁止出校门,有事必须请假,课程安排的非常紧密,早上七点开始,中午休息一小时,下午课程排到五点钟,晚上还有集中讨论,总之军事化管理,进了校门就别想出去了。

        刘汉东暗暗叫苦,这下可被郑佳一坑苦了,事情一大堆,被关在这里怎么办,他决定,偷跑。

        培训班的学员都是各单位的业务骨干,纪律性很强,体制中人也习惯于服从命令听指挥,因为他们知道违抗命令的后果,处分,得不到提拔重用,孰轻孰重,他们分得清楚。

        刘汉东兜里的手机响了一下,是王亚明发来的信息,约他明天去医院探望李鑫。

        “学员们注意一下,上课的时候把手机关闭,不要再有下次。”培训班的班主任是个中年军人,他的目光扫过刘汉东,锐利无比。

        刘汉东把手机调成震动,刚放回口袋,又嗡嗡震起来,这回是徐秘书发来的短信,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坐坐。

        “你,出去,操场上跑十圈。”班主任指着刘汉东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