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探亲

作品:《匹夫的逆袭

    

    那两人谈得兴起,大说什么强强联合,双雄执政,近江经济腾飞指日可待,刘汉东却不以为然,他虽然不懂政治,但也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刘飞和周文都是有本事有棱角有脾气的青年领导干部,他俩搭班就别干正事儿了,整天忙着互相下绊子吧。

    机场大巴驶到市内停靠点,刘汉东下了车,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铁渣街,虽然只出去了一个多月,但他却有恍如隔世之感,铁渣街还是老样子,电线如同乱麻,小摊贩拥堵不堪,下水道臭气熏天,野广告贴满电线杆,洗头房门口,蹲着正在刷牙的风尘女子。

    “大东,回来了?”梅姐吐掉嘴里的牙膏泡沫,欢快的问道。

    “回来了。”刘汉东停下和梅姐唠了几句家常,继续向前,火家院子里麻将声依旧,再往前是屠洪斌的牛肉馆,生意红火,门庭若市,一切都和记忆中的完全相同,除了铁渣街尽头的黄花配件经营部。

    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一次不成功的东山再起,刘飞只用了一根小指头就让他们几个月的辛勤劳作付之东流。

    黄花经营部的门头还在,玻璃幕墙被人卸掉半边,屋里空空如也,地上蒙着一层灰尘,刘汉东有些纳闷有些欣慰,城管最终还是没把这个“违章建筑”给拆了,好歹留了点念想。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安馨的号码,已停机,再打佘小青的号码,通了。

    “你好,哪位找我?”佘小青那边背景音很是嘈杂。

    “我刘汉东,我回来了。”

    “刘儿!你可回来了,等等啊,我换个地方打电话。”

    几秒钟后,嘈杂声减弱了许多,佘小青抱怨道:“你玩失踪啊,两个月音讯全无,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倒是差点真死了,对了,小帆呢,安馨呢?”

    “小帆回美国了,安总去上海,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情况,没良心的。”

    “好吧,你怎么样?”

    “找了个新工作,不咋样,月薪少,整天加班,公司把女人当男人用,那男人当牲口使唤,等发了工资我就不干了,跟你发财去,对了,你怎么样?”

    “我找到了新工作,常年驻外……”

    佘小青那年好像出了什么事,她说声再联系就匆匆挂了电话,刘汉东一阵感慨,走过黄花经营部的废墟,过了桥,来到黄花小区。

    刘汉东现在没自己的房子,潘奶奶去世后,爷爷回了江北,贺叔和母亲也跟着回去了,青石高科趁他不在,把黄花小区的房子收回了,马凌依然住在父母家,一套八十平米的两居室。

    在楼下等了一个钟头,马凌在王玉兰的陪伴下回来了,远远看见刘汉东,嗷的一声就跑过来,腾空扑在他身上,又打又掐:“没良心的,还知道回来啊,还以为你死在外国了呢。”

    刘汉东任由她发泄,讪笑道:“是差点挂了。”

    “我看看。”马凌一听这话,赶紧上下打量他,“伤哪儿了?”

    “没伤,有惊无险。”刘汉东笑道。

    王玉兰站在一旁,没好气道:“在楼下现什么眼,还不赶紧上去。”

    刘汉东知道自己的丈母娘嫌贫爱富,对自己有着过高的期望,可自己却一直让她失望,不敢顶嘴,一家人上楼回家。

    进了家门,刘汉东先把中炎黄发的银行卡拿了出来,放到马凌前面说:“这是我的工资卡,我也用不着,你拿着花吧,每月固定有七八千块。”

    又拿出一张卡说:“这里面有五万块,是公司奖励我的,你也拿着吧。”

    王玉兰态度立刻转变,替女儿将两张卡收起来,问道:“你什么单位?”

    “中炎黄。”刘汉东说。

    “大国企,是正式工吧?”王玉兰很感兴趣。

    “是正式编制的,这次回来,就是来调档案的。”刘汉东道。

    晚饭的时候,马国庆回来了,看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刘汉东,立刻皱起了眉头。

    刘汉东跳起来问候马叔,态度非常谦恭。

    “小刘进了中炎黄,正式编制,要派驻国外哩。”王玉兰端着一盘菜出来,笑呵呵对马国庆说道。

    “进国企是好事,你这个孩子,就是太浮躁,总是静不下来干事业,白浪费一身本事。”马国庆教训道,“派驻国外?哪国?”

    刘汉东拿出自己的护照递过去:“这是公司给办的护照,等我休完假,就去中东常驻,公司在那边有油田,也有建筑业务。”

    马国庆干了二十多年公安,谁也骗不了他,王玉兰说女婿进了中炎黄工作,还是正式工,他根本不信,但是这本护照到手,他就全信了。

    中国的护照分为红皮的外交护照,绿皮的公务护照和紫色的公务普通护照,还有就是最常见的普通民用护照,外交护照自不用说,是外交官用的,有外交特权和豁免权,其次就是公务护照了,也有一定免签特权,但只限于县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使用,俗称官员护照,回国后是要被单位收起来集中保管的。

    公务护照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出来的,走的不是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机关,而是外事部门,刘汉东拿的这本护照绝对是真的,但他的级别肯定到不了这个层次,中炎黄也不是政府机关,但能量很大,正部级单位,海外业务众多,为了让员工出入境方便,给特殊办理公务护照也在情理之中。

    “你在中炎黄哪个部门?”马国庆问道。

    “国际公共关系部,派驻中东特派员。”刘汉东道。

    马国庆点点头,自己猜得没错,女婿果然不是一般员工,恐怕这个特派员属于救火队性质。

    “特派员哩,啧啧,这是多大的官儿?”王玉兰对体制内的事务总是特别敏感,听到这个词儿就兴奋起来。

    “据说是正科级。”刘汉东有些不好意思,他想到了同学聚会的时候,王亚明总喜欢拿自己的正科级镇长出来炫耀,自己曾经嗤之以鼻,没想到此刻也变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不错。”马国庆再次点点头,“喝点吧。”

    刘汉东颠颠的跑去拿了瓶白酒出来,给老丈人倒上。

    马国庆喝了酒,话就稠密,不停地教育刘汉东,在国企应该夹起尾巴做人什么的,千万别当出头鸟,这种地方水深得很,没有靠山别想出头。

    刘汉东已经过了喜欢吹牛逼的年龄,在阿富汗血战的事儿,他一丁点也没透露,怕吓着家里人,自己的两尊大靠山,宋剑锋和郑佳一,也没拿出来显摆,马国庆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只是微笑着点头如捣蒜。

    “叔,我揍唐一诺那个案子,有下文么?”等马国庆淳淳教诲完了,刘汉东趁机发问,他很关心这个,如果哪天忽然窜出来几个警察把自己抓起来,那可就歇菜了,难道指望郑佳一来搭救自己么。

    马国庆说:“本来也没签发逮捕令,就是传唤你,阵仗大了一些罢了,没事儿,公安机关那么多的案子等着破,谁顾得上你啊,再过一段时间等大家都忘了,也就没人提这茬了。”

    刘汉东一颗心放回到肚子里了。

    ……

    次日,刘汉东先去了江东大学,校园里春光明媚,篮球场上龙争虎斗,来来往往都是欢声笑语的年轻人,这让刘汉东想到了战乱动荡中的阿富汗,平静的生活对艾哈迈德那样的少年来说就是奢侈品,而有些人却宁愿放弃来之不易的安宁祥和,向往刺激惊险的生活,理智的想一想,确实难以被正常人理解和接受。

    一对小情侣迎面走来,让刘汉东想到了小佳佳,不知道退学的她如今可好,是否已经找到了老实人嫁了……一路走一路想,终于来到宿舍楼前,却差点忘了自己的宿舍门牌号。

    宿舍里,刘汉东的铺位没人睡,上面堆满了舍友的杂物,屋里只有一个人,坐在电脑桌前聚精会神的敲打着键盘,刘汉东走进来他都没发觉。

    “张炜。”刘汉东喊了一声。

    满脸青春痘的少年看了看不速之客,惊喜道:“叔,你来了。”

    “怎么样,大家都好吧。”刘汉东找了个座位坐下,翘起二郎腿,点了支烟,不像是同宿舍的学生,倒像是前来视察的老师。

    “都好,叔你忙啥去了,成年的不见人影,我还以为你被学校开除了呢。”张炜扶了扶眼镜,口无遮拦的说道。

    刘汉东哈哈大笑:“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只要考试及格就能拿证,对了,你爸最近怎么样?”

    张炜的爸爸是出租车司机张爱民,开一辆破捷达,起早贪黑的干活,刘汉东认识他还是在三年前,后来在集资事件中还帮张妻讨回了几万块血汗钱,一直被张爱民视作恩人,不过这两年太忙,一直也没怎么联系。

    “还那样,劝也不听,他说我是书呆子,本科毕业了不忙找工作,考研,然后读博士,一路学下去,穷人家的孩子想出头没别的办法,就得好好学习,为了给我攒学费,他一天跑十几个小时的车,吃也舍不得吃,就弄点米饭咸菜,叔,有空你帮我劝劝他。”张炜的眼圈有些发红,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高中生了,脸上长了胡子,个子也高大了许多。

    “我见着他就劝他。”刘汉东道,“你忙乎啥呢?”

    张炜扭捏起来:“帮教授建个系统模型。”

    刘汉东乐了:“你小子行啊,成学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