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章 科级干部
  • 第四章 科级干部

    作品:《匹夫的逆袭

        

        罗汉极为愤怒,他是一个单纯的军人,从踏入军校大门那一刻起,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训练和业务上,他有一个当将军的亲叔叔,所以不用分出精力去尔虞我诈,去拉帮结派,去托关系送礼买官,但这不代表他不知道军内一些龌龊的事情。

        他痛恨那些陈词滥调,满脑子勾心斗角的政工军官,更厌恶那些管油料营房后勤的家伙,事实上这些年晋升最快的都是这些人,用钱当敲门砖,换来肩章上的星星,姚广的舅舅,就是从主管营房基建的某军区后勤部副部长一路升起来的,此人八面玲珑,人脉极广,前途不可限量。

        罗汉气不过,去找叔叔要说法,却遭到罗克功一顿严厉的呵斥。

        “你以为你是谁!你有特招的权力么?你动用私人关系把没有军籍的人弄到训练营里,又是学开飞机,又是学开坦克,光子弹就打了上万发,这是什么?这叫以权谋私!”罗克功将一叠材料摔到了侄子脸上。

        罗汉缓缓弯腰将材料捡起,这是军队纪检部门收到的针对自己的举报信,被转到了罗克功这里,上面记录非常详实,为了刘汉东,罗汉不经上级批准,擅自动用了何种型号的飞机,何种型号的坦克,飞了多少距离,耗用多少摩托小时,消耗航空汽油、航空煤油、坦克柴油多少吨;射击训练消耗了各种型号的炮弹、火箭弹、机枪弹、步枪弹、手枪弹多少发,近一个月堪比飞行员标准的伙食费,在全国各个训练场之间来回飞行的费用,精确到每一个细节,总计花销了一百二十八万三千四百五十六元七角之巨。

        “这笔钱,我来出。”罗汉傲然道,“但我要说,搞这个材料的人,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别让我把他揪出来,不然一定……”

        “你住嘴!”罗克功站了起来,双手倒背,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情绪有些激动,不时指着侄子的鼻子大骂,廖秘书站在门口,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你被解职了,好好反省去。”罗克功骂完,回到座位上,太阳穴附近的血管依然在突突乱跳。

        “是!”罗汉干脆利落的敬了个军礼,僵硬的转身,齐步走。

        他一出办公室的门,廖秘书就跟了上来,劝慰道:“别往心里去,副总长不是针对你,他心里也有气,某些人做的确实过分了些。”

        罗汉点点头:“我懂,副总长是个真正的军人,不像那些人,把军队当成生意场。”

        廖秘书微笑道:“你明白就好,暂时解职也没什么,趁机休息一下吧。”

        ……

        定陵机场,首都通用航空培训学校,今天是个难得的蓝天,万里碧空让人有种想徜徉其中的感觉,跑道边的看台上零散坐着十几个人,他们都是来给亲友加油助威的。

        今天是考试的日子,参加飞行驾照培训班的学生大都是千万级的富豪,学这个主要是为了面子和社交需要,这年头如果没有私人飞机,说明你的层次还不够高,和人家上流社会的人士一起聊天都没话题。

        看台上坐着一个魁梧的汉子,棒球帽、雷朋太阳镜,黑色T恤下是紧绷的肌肉,511战术裤和沙漠靴显示出他是个户外运动的爱好者。

        跑道边,刘汉东在做准备工作,看到台上的人,扬手打了个招呼,魁梧汉子也冲他比出V字胜利手势。

        看台上又来了一个人,身材高挑,一双大长腿让人看了眼晕,牛仔裤加T恤,清水出芙蓉般的感觉,而且她显然是一个人来的,孤独的坐在看台的角落里。

        魁梧汉子没有丝毫犹豫,以军人的果决态度走了过去,坐在美女身旁说道:“你好,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请便。”美女说。

        “你男朋友在下面?”魁梧汉子看了看场中等待飞行的学员们,大多是脑满肠肥的富豪,也有个别年轻英俊的二代,不过就气质而言,没人能配得上身边这位佳人。

        “不,是同事。”美女纠正他的错误。

        “哦,那太好了,我叫罗汉,可以交个朋友么?”魁梧汉子摘下雷朋眼镜,露出一嘴洁白的牙齿,他做任何事情都喜欢单刀直入,追女朋友也是。

        “可我对你这种类型的不感兴趣。”美女连拒绝人都这么酷,这么利落,这更激起了罗汉的争强好胜之心。

        老实说,罗汉的形象对于大多数女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他虽然没有刘汉东那么高,也有一米七九的高度,身材健硕如同男模,加上戎马倥偬十余年养成的强大气场,简直就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中国版杰森.斯坦森。

        “我相信你会改变看法的。”罗汉很执着,他的信心来自于自身的强大,无论从任何层面来说,他都是极其优秀的,这也是他至今没有结婚的原因之一。

        “是么?”美女略带嘲讽的看了他一眼,不再搭理他,拿起微型望远镜看着飞翔在天际的塞斯纳172R。

        罗汉还想说点什么,可是他的手机响了,从裤兜里拿出三防手机接听了,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明白,我马上到。”

        “美女,请问芳名?”罗汉临走之前还不忘最后争取一下。

        “下次告诉你,如果有下次的话。”美女不为所动。

        罗汉笑笑,匆匆离去。

        天边的塞斯纳又飞了回来,坐在上面的是刘汉东和飞行教官,教官对于这位中途旷课的学员所掌握的飞行技能有些震惊,他的表现不像新手,倒像是飞了几百小时的老手。

        螺旋桨小飞机降落的干脆利落,刘汉东意犹未尽,他刚才飞的中规中矩,没有玩什么特技飞行,虽然他已经掌握了一些花哨的飞法,这毕竟是执照考试,而不是军队的特训,他不想把教官给吓到。

        刘汉东顺利过关,接下来就可以领取民用航空器驾驶员执照了,看台上的郑佳一走了下来,笑眯眯的向他表示祝贺,先前看到的罗汉却不知所踪了。

        “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军人这个职业并不适合你。”郑佳一走了过来,将冰镇可乐递了过来。

        “为什么这么说?”刘汉东打开可乐罐畅饮。

        “你向往的是无拘无束,天马行空的生活,你渴望的是自由,而不是束缚,从这一点来说,令行禁止的的特种部队,其实并不适合你。”

        刘汉东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自己自由散漫惯了,真要上了辔头,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各种违纪,最终还是要被踢出军队。

        郑佳一说:“我又给你交了学费,下一个学期是学习驾驶直升机,学习期间工资照发,拿到执照后,你有三天假期用来处理个人事务以及探亲,然后就要长期驻外了。”

        “我的新职务是?”刘汉东问道。

        “中炎黄海外公司中东分公司的国际公关部特派员,正科级哦。”郑佳一略带戏谑的答道,“你可以回去告诉你老丈人了,你现在级别比他还高。”

        从军梦破灭之后,刘汉东老老实实一门心思在中炎黄发展,新职务他很满意,国际公关部特派员的头衔也能忽悠住老家的乡亲们,中炎黄是国资委管辖的巨型国有企业,行政级别和政府机关都是对应的,正科级就是正儿八经的正科级,论起来老岳父马国庆也不过是享受副科级待遇的科员而已。

        “谢谢。”刘汉东向郑佳一伸出手,“握个手,晚上我请客。”

        ……

        晚上刘汉东还是没能有机会和郑佳一共进晚餐,中炎黄的国际公关部总监实在太忙了,上任伊始,千头万绪,哪顾得上享受二人世界。

        刘汉东再次办理了入职手续,上回他只是中炎黄服务公司的聘用人员,现在则是总部国际公关部的管理人员,正式编制,需要回家乡调取档案的,组织给他分配了宿舍,一间位于东二环某大厦的酒店式公寓房,后勤部门给他量身订做了西装、工作服,行政部给他制作了工卡,通行证,他还得到了一本崭新的护照,墨绿色的封皮上写着“公务护照”。

        飞行培训还在继续,由于刘汉东已经熟练掌握了直升机的驾驶技术,所以只需要等待考试即可,他有一段空余的时间可以回家探望。

        次日中午,刘汉东乘机抵达近江玉檀国际机场,他谁也没有通知,坐上机场大巴向市里进发,他并不担心警察在在家门口蹲坑守候,因为所谓的敲诈勒索根本不成立,充其量就是寻衅滋事罪,如果唐一诺真的想追究的话,近江警察早就扑到北京去抓捕自己了。

        大巴车上有两个衣冠楚楚的男子议论着江东省的政治局势,他们说的津津有味,刘汉东听到一些感兴趣的字眼,不禁竖起耳朵倾听,一路下来,他把脉络理了一下,得到这样的信息。

        春天召开的两会上,江东官场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原省委书记徐新和调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兼中央某领导小组的常务组长,接替徐书记大班长位子的是顺序上来的原省长朱家政。

        近江市委市政府的人事也有显著变化,原市委书记曹斌升任副省长,原市长刘飞接任市委书记,入江东省委常委,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近江市人大任命的新市长,是原江北市长,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