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章 扶棺人
  • 第二章 扶棺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听话听音,傻子都能听出来,宋剑锋不愿意放人,不过话又说回来,再强势的企业也拗不过强力机关,如果国安和军方要征召刘汉东,谁也无法阻止。

        艾山被军方移交给国安部门,事件至此告一段落,在国安内部,也针对是否特招刘汉东进行了一番讨论。

        刘汉东的所有档案资料全部都被国安部调取,先进行政审,这一点他几乎毫无瑕疵,曾祖是旧社会文化人,祖父是地下党员,江北军分区副司令,父亲刘凯华是陆军上尉,侦察大队军官,八十年代两山轮战期间牺牲在越南,刘汉东本人也是军人出身,曾立二等功,退伍后当过特警,缉毒警,多次与犯罪分子面对面交锋,打死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当然问题也是存在的,刘汉东是拘留所的常客,隔三差五就犯事儿,还被法院判处过有期徒刑加缓刑,不过这个判决后来又被高院撤消了,这些对于安全部门来说并不是事儿,有本事的人必须经得起折腾,循规蹈矩的老实人,安全部还瞧不上呢。

        “此人心理素质极好,身手更不用说,简直就是天生杀手。”安全部主管反恐的副司长吴子恩赞叹道。

        “那就特招进来嘛,先不必给编制,做外围先用着再说。”行动处的处长看了刘汉东在阿富汗的战绩,也很欣赏这个胆大心细的小伙子。

        “也要看当地机关的意见,即使历史清白,身手敏捷,也要能用才行,驾驭不了的人,特招进来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主管人事的领导考虑问题比较周密稳妥。

        “不急,我们不能跟军方争人,先看他们的态度。”吴子恩这样说。

        ……

        北京,西山某处竖着军事管理区的秘密所在,砖红色的小楼隐藏在一片葱绿之中,柏油路一尘不染,路边灌木经过精心修剪,小楼门前站岗的士兵都是经过选拔的,个头高挑,细腰乍背,赭红色的武装带上配着牛皮枪套,戴着白手套的双手利落潇洒的指挥着门前的汽车倒入车位。

        访客乘坐的是一辆草绿色的勇士越野车,挂北京军区牌照,司机是位陆军中校,军装笔挺,行色匆匆,冲哨兵回了个军礼,快步走进小楼,却和一人撞了个满怀。

        “罗汉,你回来了?”对面之人是陆军上校军衔,不过斯斯文文,戴着金丝眼镜,他是罗克功上将的秘书小廖。

        “是啊,刚下飞机,廖秘书,副总长状况怎么样?”罗汉问道,叔叔最近身体不太好,心脏方面出了点问题,怕是经不住强烈的刺激。

        “还行,刚吃了药。”廖秘书小心翼翼的回望了一眼,“如果是谈工作,我劝你现在不要进去。”

        “不是,是家里的事情。”罗汉冲廖秘书点点头,走到了书房门口,抬起手却敲不下去。

        “罗汉,怎么不进来?”屋里传来叔叔威严的声音。

        一切事情都瞒不过老家伙,罗汉拧开门把手走进来,立正,经历,摘军帽夹在腋下,等待叔叔的命令。

        罗克功正在批阅文件,头也不抬,他身后是军旗和党旗,鲜红的颜色映着花白的头发,老人家的肩膀有些瘦削。

        “二爸。”罗汉喊了一声。

        “坐吧,有什么事就说,我没空陪你闲聊。”罗克功在一份文件上狠狠打了个大叉,丢到了一旁。

        罗汉打开公文包,拿出一个红绸子包,上前放到罗克功面前。

        罗克功慢条斯理的摘下老花镜,解开红绸子包,映入眼帘的是一把老旧不堪的五四式手枪,静静的躺在他面前,套筒上三个苍劲的小字“罗克强”刺激的老人瞳孔一缩。

        “你又顺道去找你爸爸了。”罗克功将枪拿在手里摩挲着,语气虽然严厉,但罗汉却不惊慌,坦然道:“没有,这是我从别人那里拿到的。”

        “哦?”罗克功检查着手枪,嗅了嗅枪膛,道:“这枪最近打过。”

        “是的,不但开过火,还见了血,打死了七八个人,老枪不老。”罗汉隐隐有些兴奋,“我爸的魂一定附在这枪上。”

        “说说怎么回事。”罗克功把枪放到了一旁。

        罗汉将事情原委叙述了一遍,最后道:“二爸,我请求派员去把爸爸的遗骨接回来,如果可以,我想亲自去。”

        罗克功没有任何犹豫:“批准。”

        “谢谢二爸。”罗汉兴奋起来,“我还有一个请求,让刘汉东一起去,他知道尸骨埋葬的具体位置。”

        “平民就别掺乎了,人家没义务帮你。”罗克功当即拒绝。

        罗汉挠挠头,这种看似幼稚的动作,他只会在叔叔面前做:“可是,二爸,我觉得应该吸收他,这小子胆略身手都是一流的,是个可用的人才。”

        “招人不是你说了算的,你回去吧。”罗克功对侄子向来是冷冰冰的态度,罗汉也不觉得奇怪,敬了个礼,转身离去。

        听着外面勇士越野车引擎声远去,罗克功再度戴上老花镜,按铃叫警卫员进来道:“小李,帮我拿一套擦枪的工具进来。”

        ……

        郑佳一替刘汉东报了个飞行培训班,在十三陵附近的定陵机场学习驾驶塞斯纳172R型飞机,四十个学时的理论加四十个学时的飞行训练,考试合格后就可以拿民用航空器驾驶员执照,整个费用是人民币十二万,当然是中炎黄买单。

        刘汉东正在上空气动力学课,忽然有人敲响教室的门,探头进来道:“刘汉东,有人找。”

        坐在走廊里的是身穿便装的罗汉,他直截了当的问道:“刘汉东,愿意再去一次阿富汗么?”

        “干啥去?”

        “取回罗克强同志的遗骸。”

        “成!”

        罗汉伸出手,两个汉子在空中击掌。

        “我会联络你的。”罗汉扬长而去。

        两天后,刘汉东旷课跟罗汉去了西苑机场,上了一架运八军用运输机,飞机上只有五个人,都是冷峻无比的硬汉,其中一人是刘汉东在东北见过的小战士程卫国。

        罗汉给大家做了介绍,没有真名,都是代号,他的代号是骆驼,其他人分别叫山魈、夜鹰、工蜂、鲸鲨。

        “我有代号么?”刘汉东问道。

        “你就叫老虎吧,英文呼号泰戈尔。”罗汉不假思索道,“这个代号适合你。”

        真正上过战场的人都是眼高于顶的,但这几个人不敢瞧不起刘汉东,因为老虎身上有一种他们很熟悉的味道,是同类的味道。

        相处很和谐,除了一点,枯燥漫长的旅途,竟然没有烟酒解闷,罗汉告诉刘汉东,执行任务的时候,烟酒都是绝对禁止的,甚至刺激性的食物也不许吃。

        “我们没有任何嗜好,除了作战。”山魈,也就是程卫国不无骄傲的解释道。

        运八飞抵乌鲁木齐,转客机继续飞伊斯兰堡,然后乘车越境进入阿富汗,根据卫星电话提供的坐标,顺利找到了刘汉东曾经栖身的小山村。

        烈士的坟在一片罂粟花丛中,微微隆起的小土丘前竖着块腐朽的木牌,上面刻了阿拉伯字母,是经过修改的普什图文字。

        罗汉和他的父亲一样,精通阿拉伯语和普什图语,他认出墓碑上的文字意思是:中国人之墓,这里埋葬着一位英勇的战士,为反抗苏联献出了生命,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事迹万古流芳。

        “立正!”罗汉一声令下,六名中**人在墓前一字排开,庄严的致以军礼。

        简单仪式后,大家拿出军工铲来挖坟,几个汉子一起动手,很快就挖到了遗骸,阿富汗干旱少雨,缺乏地下水,挖下去三尺还是干燥的泥土,遗骨保存的较为完好,可以看到颅骨上有一个弹洞,证明烈士当年是自杀的。

        罗汉用黑色尸袋将父亲的遗骸装好,大家把土坑填上,再次敬礼,带着遗骸离开。

        辗转回到巴基斯坦境内,众人在伊斯兰堡乘坐国航可以飞抵乌鲁木齐,然后在乌鲁木齐转乘运八军机回京。

        飞机上,罗汉递给刘汉东一个袋子:“换上这个。”

        刘汉东打开袋子,里面是一套崭新的陆军士官常服,包括皮鞋和帽子,肩章是中士军衔,正是自己退役前的军衔。

        军装号码很合身,刘汉东穿上大小合适,其他五人也都换上了军装,其中夜鹰是蓝色的空军制服,鲸鲨是白色的海军服,除了山魈是学员肩章,其余人都是军官,最低也是中尉。

        罗克强的遗骸被装进一个精美的实木棺材,固定在机舱中央,上面覆盖着军旗。

        一路无话,昏昏欲睡,终于飞抵首都西苑机场,运八降落在跑道尽头,后舱门打开,六名军人戴上白手套,抬起罗克强的棺材,缓步下机。

        跑道一侧,是由一百零一名陆军士兵组成的仪仗队,马靴乌黑,刺刀锃亮,指挥官拔刀出鞘,高声下令,士兵们齐刷刷举起步枪行持枪礼。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激昂的解放军军歌旋律响起,六名扶棺人正步前进,远处以罗克功为首的一群高级军官正翘首以待,阳光下,一片将星闪耀。

        不知不觉,刘汉东的眼睛早已湿润,此刻他下定决心,一定要重返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