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一章 男公关
  • 第一章 男公关

    作品:《匹夫的逆袭

        

        飞机是金鹿航空的财产,自然不能让外人驾驶,即便对方号称有飞行执照,副驾驶客气而坚决的表示,一定要等机长来了才能起飞。

        郑佳一说:“情况很紧急,必须现在起飞,机长不会有麻烦的,大使馆的人会去营救他。”

        副驾驶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行,谁说也不行,除非有公司的书面文件,我才能让你进驾驶舱。”

        郑佳一不动声色,起身回了客舱,冲刘汉东使了个眼色,后者跟随他来到后舱,这里摆着一个大行李箱,上面贴着外交邮袋的封条,这箱子是提前运到飞机上的,外交邮袋享受外交特权和豁免权,他国不得检查、拆开、扣留或者通过,理论上可以运输任何物品。

        “打开。”郑佳一道。

        刘汉东撕开封条,扯下拉链上的铅封,打开了箱子,果然不出所料,昏迷的艾山.阿布杜哈力克蜷缩在里面,一动不动,手脚上都捆着约束带。

        “别管他。”郑佳一弯下身子,从箱子夹层中取出一把手枪,正是刘汉东交给罗汉的那把沙色GLOCK18自动手枪。

        “跟我来。”郑佳一把枪交给刘汉东,再次走向驾驶舱,刘汉东检查了一下弹匣里的子弹,持枪紧随其后。

        座舱里的旅客和乘务员见他们拿枪出来,顿感惊慌,但没人敢说话。

        郑佳一走到前舱,正色对副驾驶说:“我现在没有时间向你解释,如果你阻挠我们离开阿富汗,我只能暂时限制你的行动自由。”

        刘汉东扬了扬手枪,表示郑佳一的话不是在开玩笑。

        副驾驶当即妥协:“好吧,我全力配合。”

        郑佳一坐到了机长的位置上,熟练地打开各种开关,用纯熟的航空英语和塔台联系,请求起飞。

        喀布尔机场并不是一个繁忙的国际空港,起飞请求很快得到批复,允许起飞。

        郑佳一操控飞机慢慢进入跑道,回头对刘汉东道:“谢谢,你坐后舱,看好外交邮袋。”

        “明白。”刘汉东匆匆回去,坐在最后一排,看守着昏迷不醒的艾山。

        飞机开始滑行,杨旭心里有些酸溜溜的,他心里有数,自己已经被排除在核心圈之外,秘密行动没自己的份,连知情权都没有,别说配合了。

        湾流G550喷气式公务机顺利起飞,升空那一刻,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阿富汗没有固定翼战斗机,就算有,也不会为了一个艾山迫迫降友好邻国的飞机,任务圆满完成,不,是超额完成。

        郑佳一是飞行俱乐部成员,她有十年的飞行史,起初飞塞斯纳172这种小型螺旋桨飞机,后来飞双发的,再后来飞小型喷气机,可以说除了大型的波音.空客她没飞过,其他民用机型都不陌生,湾流更是上手就来。

        G550是超远程公务机,最大航程11686公里,直飞北京都绰绰有余,但为了稳妥起见,还是选择在兰州中川机场降落。

        飞机降落在跑道尽头,立刻就有十几辆警车、军车、消防车、救护车围了过来,军车上下来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登上飞机走向后舱,先向刘汉东敬礼:“首长,我部奉命接管俘虏。”

        刘汉东潇洒还礼,却怅然若失,回国了,恐怕就得缴枪了,可是对方并没有索要他的配枪,只是将昏迷的艾山抬下飞机,装车拉走。

        湾流公务机在兰州停留了一个小时,旅客们没有离开机场,吃了顿饭就继续赶路了,这次郑佳一没有亲自驾驶,而是和大家一起坐在客舱中,旅途单调,昏昏欲睡,漫长的飞行后,终于降落在北京西苑机场。

        飞机起飞的时候是喀布尔时间上午九点,整个飞行耗时七个小时,加上三个小时的时差,抵达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七点钟,中炎黄总公司的在京领导班子全部到齐,在机场迎候功臣们凯旋。

        红地毯、鲜花,领导温暖的大手,和蔼的笑容,都让两位差点丧命于异国他乡的中炎黄员工热泪盈眶,至于同位被绑员工的刘汉东就没这个觉悟了,很低调的躲在应急小组成员们之中,仿佛这么隆重的阵仗和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宋剑锋和唐建军、白富荣亲切握手,赞扬了他们的勇气,唐建军激动地说:“有祖国在,我无所畏惧。”

        闪光灯亮成一片,唐建军示似的握拳振臂,向记者表示自己稍事休整后,还将回到白沙瓦工地,他的豪言壮语立刻赢得一阵热烈的掌声,但这还不是**,只听一声尖叫“爸爸!”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朝唐建军奔来,身后还跟着名妇人,不时抬手擦泪。

        是妻子和女儿来了,唐建军的英雄形象立刻崩塌,再也撑不下去了,抱着女儿泪水横流。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宋剑锋想到了这句话,唐建军无疑是个极有素质的员工,有胆识,敢担当,经此一劫后,可以大胆任用。

        至于白富荣,因为工作关系遭此大难,给一笔慰问金,安排个国内的工作就是。

        最难安排的是刘汉东,这货立了大功,显示了极强的单兵素质和应变能力,恐怕国安和军方都会对他产生浓厚的兴趣,不过宋剑锋有自己的考量,海外业务繁多的中炎黄同样需要能解决麻烦的专家级人才,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放人的。

        欢迎仪式后,一辆大巴将所有人拉到了炎黄大酒店,这是中炎黄的三产,对外营业的四星级酒店,宋剑锋在这里设宴为英雄们接风洗尘。

        晚宴开始的时候,宋剑锋注意到缺了两个人,刘汉东和郑佳一都不见了,主角没了,庆功宴还怎么开,不过幸亏有替补在,杨旭和唐建军分别可以代表营救者和被绑架员工,而且他俩都是很有分寸的人,庆功宴依然可以四平八稳的召开。

        酒店顶层天台,刘汉东拿着一罐啤酒独自凭栏,风吹起他的阿拉伯方巾,楼顶的霓虹光辉洒在络腮胡子脸上,很有飘逸沧桑之感,他不喜欢这种应酬的场合,也不喜欢北京的夜空,根本看不见星星,不像阿富汗的天空那样清澈高远。

        有人站到了他身旁,不用问就知道是郑佳一,她身上独特的香水味就是最好的识别信号。

        “对将来有什么打算?”郑佳一端着玻璃杯,凭栏吹风。

        刘汉东瞥了她一眼:“你不是只喝手工作坊出的啤酒么?”

        郑佳一笑笑:“你是想说我矫情么,其实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对了,你现在有两种选择,一,继续在中炎黄海外服务公司履行劳务合同;二,可以做我的部下,我现在是中炎黄国际公关部的头儿。”

        “做男公关?”刘汉东笑了,“谢谢,我没兴趣。”

        “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公关。”郑部长一本正经的解释,“我们的工作对象,往往是比较难缠的角色,比如动荡地区的武装组织,独裁政府或者闹事民众之类,我觉得你比较擅长处理这方面的问题。”

        “现在有一点兴趣了。”刘汉东笑道,“可是我不想在女人领导下工作。”

        郑佳一爽朗大笑:“没想到你还是个大男子主义者,没关系,如果你的本事比我强,我不介意你当我的上级,前提是你得先证明这一点。”

        刘汉东向前走了两步,两人的距离只有一只手肘的长度,郑佳一感到自己的私人空间受到侵犯,但却不愿退缩,挺起胸坦然的和刘汉东对视着。

        “我难道证明的还不够多?”刘汉东充满霸气的问道,“老唐和老白是谁救出来的?”

        “那你又是谁救出来的?”郑佳一反问道。

        “艾山是谁抓到的?”刘汉东再问。

        “如果不是你背后强大的支援,高效的协调,你现在已经和艾山埋在一块儿了。”郑佳一晃着酒杯冷笑道。

        刘汉东一时语塞,他说不过郑佳一,其实心里也认同,郑佳一的能力很强,加上她的强大背景,做这个公关部长再合适不过了,而自己一腔匹夫之勇,只配给佳人做马前卒。

        “好吧,我有要求。”刘汉东恶狠狠道,仿佛在郑佳一手下当差很委屈了他似的。

        “有要求你可以提。”郑佳一嘴角漾起笑意。

        “我要学驾驶。”刘汉东道。

        “飞行执照很贵的。”郑佳一当然明白刘汉东什么性质的驾驶,能吸引他的除了冒险的工作,还有各种高端的福利和培训。

        刘汉东挑了挑眉头。

        “当然,费用不是问题,主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郑佳一将杯中酒饮尽,暧昧的笑了笑,下楼去了。

        刘汉东望着郑佳一窈窕的背影想入非非,忽然醒悟过来,紧随其后下楼。

        电梯口,杨旭正在和几个同事谈笑风生,看到郑佳一和刘汉东从电梯里出来,顿时笑的有些尴尬:“郑部长,宋总正找你呢。”

        “哦,谢谢。”郑佳一礼貌的点点头,冲刘汉东道:“一起去吧,宋总一定想听你的汇报。”

        两人并肩离去,杨旭心情大坏,当着众人面却无法表露,只好将愁苦酸楚化在酒里,一饮而尽。

        宋剑锋在休息室接见了郑佳一和刘汉东,听他们叙述当时的惊险历程,听汇报是一种感觉,听当事人亲口诉说又是另一种感觉,老宋听的入神,不时点头赞叹。

        “佳一的魄力决断能力很强,你随你父亲啊。”宋剑锋弹掉长长的烟灰,将香烟掐灭在巨大的水晶烟灰缸里,又对刘汉东说:“你也一样,是你爸爸的好儿子,我看过你爸爸的档案,他是在敌后侦察作战中英勇牺牲的,虎父无犬子啊。”

        郑佳一道:“宋总,我建议让刘汉东加入国际公关部,这里有更广阔的舞台适合他的特殊能力发挥。”

        宋剑锋笑道:“佳一啊,这个由不得我们了,要让国安和总参先挑人。”

        郑佳一哦了一声,不以为然。

        宋剑锋又道:“当然,刘汉东同志个人的意见也必须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