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九章 授权可以使用武器
  • 第六十九章 授权可以使用武器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猜得没错,这是国安部海外行动处设在喀布尔的安全屋,歼灭训练营是军方的活儿,抓人审讯秘密押送就是国安部特务们的业务了。

        安全屋,顾名思义,首先确保的是安全,这里位于居民区,看起来和其他民房没有任何差别,不过内部别有洞天,武器、食物饮水、通讯工具、医疗设备、应有尽有,当然还有一名常设人员。

        面包车在一片犬吠声中开进了安全屋的车库,卷帘门立刻拉下,车库灯光亮起,安全屋的主人,一个看起来像是当地人的汉子上前拉开车门,帮着将伤员扶了出来。

        面包车的原司机后脑上挨了一家伙,有些脑震荡,不过不危及生命,看来那些美国同行手下还算留情。

        武警战士也将艾山押了出来,并且在他脑袋上套了个黑色布袋,众人出车库上楼,汉子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艾赛提,并且热情和每个人握手,看来他已经很久没和国内来的人面对面交流了。

        安全屋四周都设有摄像头,有人靠近立刻就能察觉,艾赛提从冰箱里拿出一堆冰块用毛巾包了给伤员冷敷,武官助理用安全屋的保密电话向大使馆报告最新情况,两个武警看管着艾山,刘汉东百无聊赖,打开冰箱门想拿瓶饮料,却看到了冷藏的血浆。

        “各种血型都有,这儿还有手术台和无影灯。”艾赛提走过来帮刘汉东拿了一罐红牛饮料,很友善的介绍着,并未询问对方的单位,特工不是警察,身份决定他们不会问这些敏感的问题。

        “在这儿很久了?”刘汉东友善的搭讪。

        “有些年头了。”艾赛提含糊回答。

        “你的汉语说得很好。”刘汉东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比我见过的任何阿富汗人的汉语都好。”

        艾赛提哈哈大笑:“那是因为我是中国人,哦,塔吉克人,我是民族学院毕业的。”

        刘汉东恍然大悟,阿富汗本身就有塔吉克民族,派遣塔吉克族的特工确实是最好的掩护。

        武官助理打完了电话,走过来以一种略显不好意思的态度对刘汉东说:“人手不够,我们需要你的支援。”

        刘汉东答应的很痛快:“没问题。”

        武官助理很高兴,多一个人就多一份保险,尤其这个人是经历过实战的,就更有帮助了。

        “你当过兵?”武官助理递过来一支烟,刻意搭话。

        “十四军,汽车团。”刘汉东接了烟,摸出打火机自己点上了。

        两名武警战士露出些许嘲讽的表情,汽车兵属于后勤部队,和他们这种特警学院毕业的精锐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武官助理却露出赞赏的神色:“怪不得驾驶技术那么好,在部队开什么型号的车?”

        “斯太尔,重卡。”刘汉东说道,“经常走滇藏线。”

        两个小平头战士彼此对望一眼,眼中的嘲讽意味更浓了。

        ……

        数千里之外的国家安全部大楼内,一些人正在对刘汉东的战斗力进行评估,他的所有资料档案全部被调出,在大屏幕上显示着。

        “一个部队淘汰下来的老兵油子。”某位政工领导不屑道。

        “他杀过的人,比很多经历过实战的特种兵还要多。”中炎黄总经理宋剑锋认真的解释着,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国家能源安全小组的成员,而这个小组和国安部一样,都受国安委的领导。

        这次行动本来没有中炎黄什么事儿,可是两匹黑马的加入,使得宋剑锋和中炎黄有资格参加这种规格的会议。

        其中一匹黑马自然就是全歼了东-突训练营的刘汉东,他是中炎黄的职工,哪怕入职还不到一周时间。

        还有一匹黑马是中炎黄金融部门的郑佳一,这个女人充满魄力的行为是决胜的关键,而且她的冒失行为不但没带来外交纠纷,反而赢得了卡尔扎伊的好感,这可是外交部梦寐以求却苦苦达不到的理想效果,而给郑佳一放权背书的宋剑锋也因此得势,在向总书记汇报过工作之后,他的党内地位有了微妙的提高。

        另一位主管业务的领导开了口:“目前最严峻的问题是人手短缺,我们在喀布尔没有外勤特工,大使馆的警卫任务很多,不可能一直在安全屋呆着,多一个人总归是好的,在军方增援力量抵达之前,我认为有必要让刘汉东继续留在那里。”

        距离喀布尔最近的支援力量就是总参的T部队,虽然这支部队是以渗透打击为训练目标,对于要人保护并不在行,但这种时候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只要是能开枪的人就得顶上去。

        T部队的罗汉和他直属的A队已经接到指令,脱离大队向喀布尔进发,上面的命令是五个小时内必须赶到,他们才不管罗汉用什么办法,总之规定时间内赶不到就是违反军令。

        罗汉正和他的小队星夜兼程赶往喀布尔,从巴格兰到喀布尔的距离不算远,但都是山路,没有直升机只能开汽车,没有任何标示的路虎越野车行驶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掀起一阵烟尘。

        士兵们都进行了简单的伪装,穿的好像欧美防务公司的雇佣兵,程卫国抱着他的M700狙击步枪抓紧时间睡觉,这一仗他打得很过瘾,如果不是军规禁止,他真想用匕首在枪托上刻下五条印迹,以此来显示自己的骄人战绩。

        罗汉焦虑的看了看夜光表,时间相当紧迫,他知道任务的重要性,所以将油门深踩,把这辆偷来的路虎车开的如同飞起来一般。

        A队有五个人,罗汉是指挥官,程卫国是狙击手,其他三个人分别是突击手、火力支援手和通讯员,每个人都接受过战场救护训练,也都经历过实战,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明白自己如果不幸战死,尸体不会运回国内,而是会用白磷弹烧成一堆白骨。

        小队执行的是保护任务,但武器装备上丝毫不亚于进攻阵容,除了狙击步枪和一挺M249伞兵型轻机枪,还有两具发射后即抛型的AT4cs反坦克火箭筒,即便遇到敌军出动装甲车,也不会毫无反击之力。

        ……

        郑佳一回到了大使馆宿舍区自己的房间,她刚参加完扎尔扎伊举行的私人晚宴,这位阿富汗前总统依然保持着巨大的影响力,他的客人都很尊贵,郑佳一的魅力和哈佛大学的经历使她征服了所有人。

        但这不是郑佳一所关心的,她明白自己的职责,是中炎黄应急处理小组的成员,只不过小组的任务已经从解救人质变成了如何押送分裂分子回国。

        和阿富汗的政界军界头面人物搞好关系自然有利于完成任务,但更主要的还是要靠自己,大使正在赶回喀布尔的路上,但外交部表示不愿意牵扯上关系,因为从友好国家绑人回去不符合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只有以色列这种不讲究的国家才会采取这样愣头青式的行动,所以无论如何,人犯不能进入大使馆。

        郑佳一换下了礼服,来到使馆机要室,用保密电台与国内通话,宋剑锋指示她配合有关部门完成任务。

        “从现在起,刘汉东不再隶属于白沙瓦火电厂项目部,他归你指挥。”宋剑锋似乎情绪很高昂,“佳一,你爸爸为你骄傲。”

        “明白,宋叔叔。”郑佳一放下了电话,心潮澎拜,她知道自己卷入了什么,这是间谍才干的事,而不该交给一个从事金融投行工作的女性。

        但是祖国需要,没有任何退缩的理由。

        ……

        夜已深,武官助理接到一个电话,说了几句后把话筒递给了刘汉东。

        电话另一端是郑佳一,她告诉刘汉东,从现在开始你归我调遣,在支援力量到达前一定要看管好艾山。

        “如果有人想把他抢走呢?”刘汉东问。

        “那他们只能得到尸体。”郑佳一说这话的时候,身体在微微颤抖,她是普通人,不是无情的特工,这种经历让她感觉刺激又惊悚。

        “明白。”刘汉东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注意安全,安全屋可能并不安全。”郑佳一说,这是武官告诉她的,中国人在喀布尔的情报力量很薄弱,远不如美国人那样渗透到每一个角落,追兵尚未出现,不代表别人不知道你的行踪。

        打完电话,武官助理表情严肃道:“刘汉东同志,你是军人出身,我话不多说,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很危险,我授权你可以使用武器,但是你要服从命令。”

        “是!”刘汉东敬了个军礼。

        武官助理冲艾赛提点点头,后者打开嵌在墙壁里的枪柜,里面摆着一排长枪,弹匣,还有手榴弹和防毒面具。

        刘汉东拿了一支AK74U短突,这种枪很适合室内作战,棕红色的合成弹匣能装三十发子弹,据说本**最喜欢用这支枪,在阿富汗抗苏的时候就用,甚至在海豹队打死他的时候,身边也放着这样一支枪。

        “美国人会来么?”一个武警战士问道,他的嘴唇有些发干。

        “美国人不会来,但不能保证基地的人不来。”武官助理啪的一声给手中的自动步枪安上了弹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