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六章 炎黄部队
  • 第六十六章 炎黄部队

    作品:《匹夫的逆袭

        

        罗汉按下了这部日本产JVC摄像机的停止键,然后倒退,重播,幸运的摄像机在爆炸和激烈的战斗中竟然没有任何损坏,忠实的记录了发生的一切,虽然镜头角度有些奇怪,低的好像摄影师趴在了地上。

        先是恐怖分子们紧急集合,等待围观斩首,然后是导弹来袭,落在密集人群中,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亡,接下来的事情就匪夷所思了,居然有人发动了地面进攻,而且不是想象中的美军特种部队或者阿富汗安全部队,而是地道的中国人。

        “你是谁?”

        “老子是中炎黄的人!”

        录影中有人用中文对话,一个是头号目标艾山.阿布杜哈力克,另一个是普什图人打扮的汉子,说的一口标准普通话,可是据罗汉所知,这次行动是绝密的,没有任何兄弟部队参与。

        难道是兰州军区自己组织的越境打击?绝无可能!亦或是国安部特勤组在行动?现场没有发现艾山的尸体,或许被中炎黄的人俘虏了,罗汉没有多想,这也不是该他考虑的问题,他命令部下搜索战场,十分钟后撤离。

        加密信息发送到了乌鲁木齐郊外的特战指挥中心,叶唐少将看了翻译密文后也是相当纳闷,哪儿跳出来一个中炎黄的打击部队来,中炎黄虽然是特大型国企,也没牛逼到能拥有特种部队的层次啊。

        他将信息反馈回北京,罗克功上将得知后也是一愣,他是主管特战的副总长,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没有任何事情能瞒过他,这个所谓的中炎黄部队肯定是不存在的。

        苦心筹划了半年之久的行动被人截胡了,虽然东-突恐怖分子被全歼,但这事儿不是自己亲手干的,总觉得心里不大舒坦。

        “命令他们,脱离战场。”罗克功道。

        突击队员们快速搜索了战场,缴获了大批东-突恐怖分组织的训练大纲、花名册之类重要文件,捣毁了生活设施,引爆了藏在洞穴中的弹药,然后迅速撤离,向瓦罕走廊方向机动。

        ……

        刘汉东可谓满载而归,他搞到了一长一短两把自己梦想中的枪械,上次在香港他偶然使用过GLOCK19手枪,对这种指向性良好的塑胶自动手枪感观非常之好,后来那支手枪割爱送给了火雷,这回他又在一个叙利亚人身上缴获了GLOCK18自动手枪,这种枪可以连发射击,人机工程设计极佳,工艺优秀,通体透着精密的现代感,五四式和它一比,就像是风烛残年的垂暮老人。

        长枪是一支熟悉无比的折叠托八一杠,刘汉东在部队的时候就用这种步枪,精度大大优于AK47,而且耐操皮实,和美式M4对抗不落下风。

        刚才一番血战,让刘汉东极为亢奋,他记不清楚自己亲手杀了几个人,这种无法无天杀人放火的恣肆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或许在中炎黄工作是个正确的选择,刘汉东这样想,他肩上背着三支步枪和一具RPG火箭筒,依然健步如飞,胸中充满豪迈之情,忍不住引吭高歌起来。

        “日落西山红霞飞……”

        “嗨,你是怕他们追不上我们,用歌声指引方向么?”那个瘦弱的白人说道。

        刘汉东立刻住了嘴,虽然东-突营地遭受重创,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垂死挣扎反咬一口,就凭这几个人还真一定能干的过。

        三公里外正在撤离的T部队纵队,程卫国停下脚步,侧耳倾听,低声道:“你们听见了么?有人在唱《打靶归来》。”

        战士们都以看白痴的目光看着程卫国。

        “别说话,继续行进。”罗汉呵斥道,不过他也似乎听到了歌声。

        反方向三公里处,刘汉东问那个白人:“你是哪国人?”

        “我是英国人,通讯公司的工程师,我叫约翰.林奇,四个月前在坎大哈被他们绑架。”白人的英语确实带着一股伦敦腔,外貌也和想象中干练的特工大相径庭,他应该确实是个普普通通的倒霉蛋。

        一行人继续前进,队伍拉的有些松散,艾哈迈德喜滋滋的端着缴获的M4卡宾枪充当尖兵,其他人远远跟在后面,这样即便遭遇伏击也不会被人一锅端。

        终于来到停放嘎斯66卡车的地方,刘汉东松了口气,将长枪丢进车厢,伸手拉驾驶室车门的时候,忽然愣了一下,敏锐的第六感让他察觉到致命的危险。

        果不其然,车门位置被人巧妙的安放了一枚手榴弹改造的诡雷,只要车门打开就会爆炸。

        刘汉东猛然卧倒,拔出GLOCK18自动手枪,拇指一挑进入全自动射击状态,朝着远处一片可以藏匿伏兵的小树林猛烈射击,顷刻间打光了弹匣里的二十发子弹。

        单腿跪地在一旁警戒的艾哈迈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条件发射似的跟着刘汉东的节奏朝小树林开火,短点射打得很有章法。

        唐建军也跟着开了火,部队出身的他用起AK步枪来得心应手,长点射一扣到底,子弹壳啪啪的往外飞。

        趁着战友的火力掩护,刘汉东也抄起了八一杠,继续开火。

        小树林里的伏兵被打懵了,等他们打完了一个弹匣才开始还击,双方在夜色中你来我往,树叶和砂石被打得四溅横飞。

        “听,枪声!”远处的程卫国再次停下脚步,这回大家都听到了枪声,甚至可以辨别出AK枪族和美式武器截然不同的枪声,交火声密集,估计交战双方起码有三十名以上的武装人员。

        罗汉不是个死板的军人,他是执行境外渗透特种作战的一线指挥官,可以随机应变做出适当的调整。

        “A组跟我去侦察一下,其他人待命。”罗汉从容下令,通讯员拿出发射机,开始编码发送密电向指挥中心报告突发情况。

        ……

        这是一场低水平的交火,双方都不是训练有素的精锐正规军,只顾闭着眼睛泼洒弹雨,先声夺人,打得热闹,伤亡却并不大。

        训练营地的雇佣兵们终于回过味来,杀了个回马枪,他们熟悉地形,抢先一步堵截了袭击者的后路,在卡车上设了诡雷,然后埋伏在几百米外的树林里,等待卡车爆炸后再举枪齐射,通常这样打上几分钟,对方就会崩溃投降,实际上他们在伊拉克和政府军打仗的时候就是这样干的,而且屡试不爽。

        这回出了点岔子,对方警惕性很高,抢先开火,火力还挺猛,压得雇佣兵们抬不起头,但是这伙袭击者的实力业已暴露,不过区区三四个人而已。

        刘汉东冒着中弹的危险从车厢里抓了一挺RPK轻机枪出来,这也是他的战利品之一,七十五发装的弹鼓可以保持旺盛而持久的压制火力,掩护其他人撤退。

        不幸的毛驴已经中弹倒地,四个蹄子抽搐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众人,艾山.阿布杜哈力克比驴子强不到太多,他的脸上挨了两枪托,牙齿几乎掉光,满嘴都是血,双手被绑,脑袋上还有个大疙瘩,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眼神凶狠,恨不得跳起来咬死屠戮训练营的凶手。

        “GO!”刘汉东大喊道,小团队的官方语言现在是英语,只有艾哈迈德和白富荣不懂英语,不过他们也不需要懂,跟着别人行动就行。

        在刘汉东的弹鼓打光之前,有一段空窗时间,阿卜杜勒老汉示意孙子快跑,唐建军也换了个弹匣,冲白富荣一甩头:“老白你先撤,我掩护,哎,把俘虏带上。”

        白富荣急了:“唐总,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俘虏?”

        “服从命令!”唐建军怒目而视,白富荣立刻萎了,扶起艾山紧跟着艾哈迈德,弯着腰向前跑。

        刘汉东打完了子弹,大喊一声:“reload!”

        唐建军紧跟着举枪继续泼洒子弹,刘汉东边走边换弹匣,退到十米外的巨石旁,继续射击,掩护唐建军撤离。

        这种不计成本的打法很有效果,一行人迅速脱离伏击圈,向南方逃窜,不过雇佣兵们显然没打算这么轻易放手,他们紧紧黏在后面,如同草原上追赶黄羊的猎人。

        就像阿卜杜勒老汉说的那样,打仗靠的是人多枪多,如果非要再加上一条,就是子弹多,刘汉**然发现自己的弹药已经所剩无几了,其他人也基本上打光了备用弹匣,只剩下最后几十发子弹。

        刘汉东累得气喘吁吁,总是不断地峰回路转,情绪大起大落,人的精神是会崩溃的,他几乎要质疑老天爷是不是在玩自己,不过转念一想,这里是真主安拉的地盘,人家玩你这个异教徒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不走了,老子和他们拼了。”刘汉东明白拖到最后,大家只会一起完蛋,他索性停止前进,找了个掩蔽处,整理着最后的弹药。

        众人默默将剩下的子弹递给他,总要有人留下来断后,既然刘汉东愿意做牺牲者,那再好不过了。

        “真主保佑你,孩子。”阿卜杜勒老汉将手榴弹递给刘汉东,转身就走,忽然一颗子弹从前方打来,正中他的胸口。

        艾哈迈德急忙举枪还击,漫无目的的乱扫一通,将爷爷拖到死角。

        刘汉东心一沉,糟了,被包围了。

        阿卜杜勒嘴角流血,奄奄一息,目光却变得无比慈祥,他艰难的抬手抚摸着孙子的头发,用普什图语断断续续交代着遗言。

        艾哈迈德的神情从悲伤变作了惊愕,不过瞬间又被悲伤代替,扑在爷爷身上痛哭。

        刘汉东不懂普什图语,可唐建军却懂,他的脸色也和艾哈迈德一样,惊异不已。

        雇佣兵们的身影在远处若隐若现,但刘汉东已经没子弹对付他们了,自动步枪打空了,只剩下一个手枪弹匣和两枚手榴弹了。

        唐建军对逃生已经不抱希望,他坦然对刘汉东道:“小刘,给我一枚手榴弹,我不想再被俘了。”

        刘汉东将手榴弹递给他,拔出手枪对白富荣道:“要不,我送你一程吧。”

        白富荣摇头如拨浪鼓,好死不如赖活着,他宁肯做俘虏也不肯先走一步。

        英国佬缩在角落里,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刘汉东叹了口气,奇迹不会总光顾自己,这回算是栽了,不过临死前弄了这么大阵仗,也值了。

        奇怪的是,雇佣兵们迟迟没有发起进攻,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枪声响起,包围他们的雇佣兵在朝其他方向猛烈开火。

        刘汉东精神一震,他知道幸运女神再一次垂青了自己,援兵来了!

        忽然卫星电话震动起来,是郑佳一打来的电话:“刘汉东,空军已经锁定了你的方位,你们不要乱动,当心误伤。”

        紧跟着直升机的轰鸣声传来,四架涂着阿富汗空军标志的米35武装直升机呼啸而来,短翼下的机炮和火箭巢在晨曦下格外狰狞。

        山巅,程卫国收回了精心伪装的M700狙击步枪,刚才三分钟之内他就打死了至少五个恐怖分子,成功的替“中炎黄”友军解了围。

        耳机中传来骆驼一如既往的冷酷英语指令声:“山魈,政府军到了,撤退。”

        “Copythat。”程卫国用口音浓重的中式英语回复了一句,关上了狙击步枪的目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