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五章 团灭
  • 第六十五章 团灭

    作品:《匹夫的逆袭

        

        火箭弹的简易定时发射装置给刘汉东留出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进入战斗阵位,当营地上空吹起紧急集合哨的时候,把他吓了一跳,以为恐怖分子们发觉了入侵者,但是看到对方在列队集合,他又明白过来,这不过是一次例行的夜间紧急集合。

        艾山.阿布杜哈力克的临时起意给他的训练营带来了灭顶之灾,一枚杀伤爆破榴弹和一枚磷铝燃烧弹正好落在密集人群中,杀伤弹顾名思义,就是以杀伤暴露地域的武装人员为己任,用炙热锐利的破片将人的躯体割成七零八落的碎片,穿或不穿防弹衣对火箭弹来说没有任何区别,何况还有紧随而至的燃烧弹。

        白磷燃烧弹是国际禁止使用的非人道武器,因为这东西实在太厉害了,即便手上淋到一点,也会将整个人烧成渣滓,不过对于那些被杀伤弹卸掉了腿或胳膊的重伤员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因为中国造的燃烧弹还加了点铝热剂,烧起来更过瘾更迅猛。

        第三枚杀伤爆破火箭弹飞的稍远一些,落到了后面房屋中,将几间雇佣兵的宿舍炸塌了,住在里面的车臣人和叙利亚人还在睡梦中就见了真主,去领取72个处女了。

        能躲过弹片和燃烧剂的唯有运气而已,唐建军就有这种运气,他亲眼看到那个拿着大刀准备割下自己脑袋的蒙面人被弹片削去了脑袋,戴着黑头套的头颅不知道飞向何方,人的躯体还没倒下,颈子里喷出一股血箭来,浇了唐建军一脸。

        操作摄影机的人也死了,先是弹片击中了他的心脏,然后一坨燃烧机砸在身上,烧的吱吱冒油,一股烤肉的味道直冲鼻子,杀人者先被人杀,看来真主确实是圣明的,这次幸运的经历差点导致忠诚的党员唐建军诡异了伊斯兰教。

        同样很有运气的是艾山.阿布杜哈力克,站在他身旁的卫兵都被弹片击中而死,他却毫发无伤,只是被气浪掀翻在地,脑子里嗡嗡的,耳畔一阵哨音鸣响,眼前全是红色,跌跌撞撞爬起来,空地上已经没了站立的人。

        训练营全军覆灭,残肢断体遍地,有些胳膊腿肠子下水还飞到了屋顶上和树杈上,铝热剂和白磷还在燃烧,身上带着火的伤员满地乱滚,凄厉的声音响彻夜空。

        艾山在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普什图人远远的冲了过来,手中的冲锋枪喷射出火舌,将打滚的火人打死在地上。

        这时候他才明白,遇袭了。

        三枚火箭弹取得了比预想战果好得多的成绩,这全赖艾山帮忙,训练营的有生力量死了七八成,不过剩下的全是饱经战阵的雇佣兵。

        一些被炸的晕头转向的老兵从营房里跑出来,一边跑一边拉枪栓,他们晚上睡觉也不脱衣服,步枪就放在枕头旁,一旦有事,几秒钟内就能进入作战状态。

        双方短兵相接,这帮人还没意识到那个普什图人打扮的家伙就是袭击者,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袭击者不可能只有一个人。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用在现代战争中未必可信,两军相遇,火力强的一方才占据上风,雇佣兵们使用的基本都是AK系列步枪,三十发弹匣,理论射速每分钟六百发,数据看起来不错,但是在近距离中,效果远不如刘汉东怀中的那支四十年代的**沙冲锋枪。

        装着七十一发弹鼓的**沙在刘汉东怀中欢快的跳动着,以极高的射速倾泻弹雨,打得几个车臣老兵如同狂风暴雨中的树叶,当场倒地死亡,跟在后面的几个前叙利亚叛军急忙寻找掩蔽,刘汉东打完了子弹,将冲锋枪一丢,顺手拽出已经上膛的五四手枪开始点名。

        手枪比步枪难打,五四式手枪更是难打,人机设计不好,枪口上跳严重,没受过训练的人五米之内都难以击中目标,不过刘汉东很擅长使用五四手枪,这把枪在他手中如同烈士英魂附体一般,八发全中,而且基本都是命中眉心位置。

        刘汉东打光了手枪子弹,换弹匣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家伙从土墙后面跳了出来,手中AK47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他。

        “完球了!”刘汉东想。

        一声闷响,那家伙的脑袋瞬间炸裂,**子喷了刘汉东一身,AK47枪口朝天,一串火舌全打到天上去了。

        刘汉东迅速卧倒,将背上的63式自动步枪拽了过来,朝前方打了几个短点射,恐怖分子们藏在屋里朝这边开枪,不过枪声渐渐微弱,因为刘汉东的背后有狙击手的支援。

        不用问,是阿卜杜勒老汉和艾哈迈德杀回来了。

        有援兵支持,刘汉东更加神勇,他摸出手榴弹奋力投掷过去,俗称菠萝的苏联F1手榴弹凌空爆炸,炸的一帮经验丰富的叙利亚叛军老兵鬼哭狼嚎,大呼:“有迫击炮!”

        无数次实战证明,阿拉伯人根本就不是打仗的材料,哪怕人数占据绝对优势,兵器占据绝对优势,他们也会搞砸锅,和刘汉东对阵的肃然是号称见过血杀过人的车臣、叙利亚雇佣兵,其实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称他们为游击队员都不合格,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隔空开枪,虐杀俘虏,遇上硬茬子立刻变成了绵羊。

        三枚上世纪八十年代生产的火箭弹让恐怖分子们彻底吓破了胆,他们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是美军捕食者无人机发射的AGM114地狱火导弹,而发动进攻的则是杀害了本**的美军海豹突击队,败给这种级别的对手一点也不丢人,来自车臣和叙利亚的老兵们毫不迟疑的做战略上的转进,消失在茫茫大山中。

        刘汉东正要去搜寻人质,忽然他看到台子上五花大绑的唐建军,踏破铁鞋无觅处啊,他捡起地上的刀子割断了绳索,将一支枪塞在唐建军手中:“老唐,能打吗?”

        “能!”唐建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喊出来的,他是条硬汉,刀子架脖子上了还没崩溃,这会儿咸鱼翻生,肾上腺素高度分泌,恐惧饥饿和劳累全都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复仇的怒火。

        “这儿有一个,是他们的头头!”唐建军指着艾山喊道。

        艾山还没从震惊中缓过劲来,他认为眼前这一幕都不是真的,而是无法醒来的噩梦,直到刘汉东一枪托砸在他的左脸上。

        刘汉东没有任何犹豫,朝艾山扣动了扳机,啪嗒一声,撞针击空,没子弹了。

        “你是谁!”艾山长啸一声,他至今搞不明白,发动袭击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老子是中炎黄的人。”刘汉东一抖六三式,长而锋利的三棱刺刀跳了出来,朝着艾山的心窝就捅了过去。

        “等等!”情急之下,唐建军推了刘汉东一把,刺刀歪了几厘米,从艾山胳肢窝下穿过,顿时鲜血淋漓。

        “你干什么?”刘汉东瞪起眼睛。

        “留活口。”唐建军到底是领导出身,有远见卓识,艾山是分裂分子大头目,活捉他肯定有更大的价值,不过刘汉东考虑的也很实际,抓了俘虏交给谁?难道交给喀布尔当局引渡回国?还不够麻烦的呢,不如一枪崩了利索。

        唐建军态度很坚决,刘汉东愤然道:“你带他走啊?”

        “我带就我带!”唐建军一枪托砸在艾山的右脸上,把他当场打晕。

        “便宜你了。”刘汉东恶狠狠道,又问唐建军:“厨子呢?”

        “老白在山洞里,我带你去。”唐建军拔腿向前走,刘汉东换了弹匣,紧随其后。

        山洞里只剩下一些没经验的残敌,外面的爆炸声和枪声让他们战战兢兢,看到唐建军端着枪进来,几个家伙挥刀扑了上去,老唐是当过兵的人,一个长点射打过去,全部放倒在地,怕死的不透,又朝他们胸口补了几枪。

        白富荣激动的跳了起来,唐建军上前解开他的绑绳,两人激动拥抱。

        “这人是干啥的?”刘汉东指着那个瘦骨嶙峋的外国人问道。

        “人质,可能是美国人。”唐建军道。

        刘汉东手一挥:“救走,老白你搀着他。”

        白富荣好不容易才辨认出这位普什图人打扮的家伙就是前几天还和自己一起当人质的刘汉东,此刻人质变身杀气腾腾的特种兵,他不由自主的答道:“是!”

        四人出了山洞,阿卜杜勒已经牵着小毛驴等在那里,艾哈迈德用手榴弹将训练营地的几辆汽车全部炸毁,然后刘汉东把昏迷的艾山放到了驴背上,一行人迅速撤离。

        ……

        当火箭弹在东-突训练营地爆炸的时候,陆军中校罗汉的第一反应也是美国人发动了袭击,而且听声音似乎是无人机发射的导弹,他一阵灰心丧气,紧赶慢赶还是落在了美国佬后面,行动还没开始就宣告失败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帮美国人检查战果。

        突击队在预定位置降落,士兵们摘下氧气面罩,取出武器装备,向指挥中心发送加密电码后迅速向目标机动。

        等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尸横遍野,白骨森森,空气中弥漫着白磷和铝热剂烤肉的味道,令人作呕。

        “骆驼,这儿有一个活的。”队员发现了重伤的恐怖分子,以代号呼叫队长,罗汉上前定睛一看,迅速辨认出这是此次行动的斩首目标之一,暴恐分子买买提明。

        “还能救活么?”罗汉问随队卫生员。

        卫生员检查了买买提明的伤口,摇摇头:“弹片打进了肺部,血止不住,就算有直升机抢运到医院也救不活了。”

        罗汉拔出了手枪,顶在买买提明的额头上,他看到对方眼神中对死亡的期盼,等死的滋味太痛苦了,还不如一枪爆头来得痛快。

        这样打死他,岂不太便宜他了,罗汉收回了手枪。

        “骆驼,发现了这个。”程卫国手里拿着一部摄影机走了过来,机器还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