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四章 山鹰
  • 第六十四章 山鹰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中国国际货运航空的货机在阿富汗领空飞行,航线西南,飞行高度一万一千米,巡航速度0.9马赫。

        平流层空气稀薄寒冷,在跳伞前半小时突击队员们都戴上了氧气面罩,以排除体内的氮气,红灯亮起,机舱开始减压,左翼后部货舱门在液压驱动杆推动下缓缓打开,士兵们开始排队等候跳伞。

        航线和目标并不重叠,为了不引起怀疑,飞机不会偏离航线或者降低高度,士兵们必须使用滑翔翼伞自行飞到目标上空降落,这种高空跳伞他们已经演练了无数次,机舱外凛冽刺骨的寒风和万米高度对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三十名士兵鱼贯跳出机舱,呈自由落体运动,他们都穿着连体式防寒服,佩戴封闭式头盔氧气面罩,下落到五千米高度的时候,士兵们打开了滑翔翼伞,空气从尼龙制翼伞前端涌入,迫使各气室充气张开成囊型,以保持翼伞成一个没有刚性骨架低展弦比翼型,这样可以确保在无风的情况下也能滑翔四十五千米,至于降落技术,T部队的伞兵们可以精确到厘米级别。

        程卫国娴熟地操控着滑翔翼伞向前飞行,和战友保持着适当的安全距离,经过近乎残酷的训练,他的心态已经完全和普通部队士兵不同,在T部队成员眼里,连***侦察大队都算是普通士兵,他们眼高于顶,自由散漫,毫无军人的做派,当然这只是程卫国作为新人的第一印象,越是深入了解这支部队,越是会爱上这群人,他们是真正的军人,因为他们随时准备赴死。

        出发前,程卫国按照领导要求写了遗书,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幸牺牲,这份遗书恐怕不会寄到家里,取而代之的是一份三十八军首长签署的制式烈士通知书,自己的死因也会变成训练中不幸遇难,而不是境外战死这种无法公开的秘密。

        包括队长罗汉在内,每个T部队成员的组织关系都还保留在原部队,工资待遇也和以前一样,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编制里,根本就没有T部队这个番号。

        脚下是茫茫山脉,耳畔是呼啸冷风,程卫国想到牺牲在缅甸丛林中的父亲,一股豪情壮志涌上心头,爸爸,毛孩不会给你丢脸的!

        喀布尔的空管中心,雷达屏幕一切正常,工作人员漫不经心的喝着红茶,吃着宵夜,聊着昨天的板球比赛。

        乌鲁木齐指挥中心,叶唐少将接到货机发回的加密信息,山鹰正在翱翔!

        ……

        刘汉东看着土堆垒成的建议发射架,叹为观止,阿卜杜勒肯定不是简单的普什图老汉,搞不好这老家伙以前是阿富汗政府军的教官,或者是中情局训练过的游击专家。

        “那么,这个闹钟是定时装置么,等我们进入战斗位置后发射,然后我们上去一通猛扫,把他们全干掉。”刘汉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三枚107毫米火箭弹的威力不可小觑,顶的上一个迫击炮连的齐射,此时已经是深夜,没什么娱乐方式的恐怖分子们经过一天的辛苦训练,肯定已经进入了梦乡,他们栖身的土房子没有任何防弹能力,一顿轰炸后,起码能炸死百十个人,然后再冲上去用自动步枪扫射,投几个手榴弹,把他们全灭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阿卜杜勒老汉却摇摇头:“不,当然不,我们现在撤退,二十分钟后火箭弹自动发射,这样可以确保我们不被追上。”

        “然后呢?”刘汉东有些傻眼,但又不死心。

        “然后我们回村,你去喀布尔,就这样。”老汉平静无比,手里绕着电线,在发射装置附近安放了一枚中国造的定向雷,老家伙阴着呢,能猜到恐怖分子一定会前来查看发射阵地,到时候再搞他们一下。

        “可是……大仇未报啊。”刘汉东道。

        阿卜杜勒看着他:“孩子,三枚火箭弹可以杀死很多人,我们不需要也没有能力把营地里所有人都打死,他们也不是待宰的羔羊,我们只有三个人,打仗比的是意志和训练,但是人多枪多足以抵消这些优势,没有任何一支特种部队可以与超过自己数倍的士兵对战,你,我,艾哈迈德,更不行。”

        刘汉东无言以对,阿卜杜勒说的句句事实,对方实力不弱,如若不然也不会灭掉哈桑和他的部下,自己也曾目睹这些**分子的操行,杀人不眨眼,血腥残忍,加上狂热的极端宗教信仰,战斗力肯定不会差,用火箭弹偷袭他们是最好的选择,单枪匹马进攻才是傻逼的行为。

        可是损失惨重的恐怖分子必然会迁怒于人质,唐建军和胖厨子死期不远了,想到这个就让刘汉东极为煎熬,就在眼前却不能救援同胞,深深的挫败感和无力感充斥着内心,理智告诉他,这样做没有错,也算不得懦弱,没人会指责自己。

        唐建军办公室的桌上摆着一张合影,照片上是唐总一家人,夫妻之间是七八岁的女儿,那小女孩笑的灿烂无比,此刻或许她正在家里酣睡,却不知道爸爸就要被坏人杀害了。

        “我得做点什么。”刘汉东自言自语。

        阿卜杜勒设置好了定向雷,招呼艾哈迈德和刘汉东撤离。

        “你们走吧。”刘汉东说,“我要救同胞。”

        “你会死的,你们一起死,你谁也救不了。”阿卜杜勒老汉说。

        “我要去救同胞。”刘汉东重复道。

        老汉知道他心意已决,点点头,背起李.恩菲尔德步枪,转身走了。

        艾哈迈德看着刘汉东,有些迟疑,看得出少年也想留下大战一场。

        “艾哈迈德!”阿卜杜勒厉声喊道。

        少年匆匆离去,临走前对刘汉东说:“安拉保佑你。”

        刘汉东最后检查装备,背起63式自动步枪,端着**沙下山了,艾哈迈德走出几十步远,回望那孤独的背影,问爷爷:“他是勇敢的山鹰么。”

        阿卜杜勒头也不回道:“不,孩子,他是一头愚蠢又倔强的毛驴。”

        ……

        艾山.阿布杜哈力克是喀什人,民族大学本科学历,公安部特级通缉犯,同时他也是东-突组织驻阿富汗训练营的主管。

        训练营有三百多人,其中大多数是国内偷渡来的年轻人,南疆贫瘠落后,生活困苦,极端宗教思想很有市场,这些连小学都没毕业的同胞,几句话就能让他们变成杀人的恶魔。

        为了训练这些新丁,艾山殚精竭虑,想出许多花样来增强他们的战斗力,除了****的教官,他们还聘请了来自于车臣、叙利亚、克什米尔以及***的老兵,手把手的教这些连左右都不分的年轻人怎么打仗,怎么杀人。

        前一段时间,艾山组织了一次行动,奔袭数百里,歼灭了一支和自己有过节的普什图武装,普什图人讲究血族复仇,仇人不在就杀他兄弟,没兄弟就杀他全家,这次行动是一次成功的实习,让不少新兵见了血,虽然死伤了十几个人,但收获大于损失,因为意外获得了两名中国人质。

        艾山准备利用这两名人质搞一个大新闻,他一直羡慕那些中东地区的前辈们,在镜头前壮志激昂的一边念着安拉胡阿克巴,一边用刀子割下美国人的脑袋,引的全世界为之哗然,恐怖事业更上一层楼。

        如今,他也有了本钱,唐建军是中资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宰了他,能让中亚地区的中国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艾山让人送了一份视频资料给阿富汗的中国大使馆,先向他们提出条件,得不到满足后才被迫杀人,这样还能获取全球穆斯林的同情哩。

        唯一的遗憾是山区里没有网络信号,为了避免被追踪,营地里杜绝一切卫星电话、手机、电台等高科技通讯工具,这是****传授的经验,美国人的科技太发达了,任何电子设备都被被他们窃听和跟踪,本**之所以能在911事件后逃亡这么久,秘密就在于不使用任何电子设备。

        艾山在考虑,反正人总是要杀的,不如先拍摄视频,然后派人拿到有网络的地方传输上网,对,就这么干。

        “买买提,你去把唐建军带来,准备好摄像机和行刑手。”艾山吩咐道。

        心腹手下领命而去,艾山在窗前倒背着手冥思着,忽然突发奇想,何不搞一次夜间紧急集合,让巴郎子们亲眼目睹斩首,既可以训练队员们的反应能力和危机意识,还能培养他们嗜血的性格。

        艾山为自己的聪明才智窃喜不已,等唐建军押到之后,他下令:“紧急集合。”

        凄厉的哨子声在营地上空响起,一人站在房顶,鼓着腮帮子拼命的吹着哨子,睡眼惺忪的准恐怖分子们散散俩俩从营房和洞穴里出来,在空地上列队。

        唐建军五花大绑跪在台子上,背后是星月旗,面前是粗大的树墩子,一个蒙面人拿着利刃,不慌不忙的在油石上反复打磨着,摄像机在调试,灯光在准备,唐建军明白,自己的死期到了。

        二百多名恐怖分子看到斩首台,都兴奋莫名,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他们的领导者艾山.阿布杜哈力克挺胸碘肚站到了台前,正要发表激情洋溢的演说,忽然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天边。

        站成方阵的恐怖分子们也都随着他的目光看向天边,三道火焰在夜空中分外耀眼。

        没有人能猜出,这是前来收割生命的两枚1963-2型杀伤爆破榴弹和一枚磷铝燃烧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