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二章 越境打击
  • 第六十二章 越境打击

    作品:《匹夫的逆袭

        

        阿卜杜勒老汉告诉刘汉东,我们的敌人是你的同胞,他们是讲土耳其语的中国边疆维吾尔人。

        “他们不是我的同胞,他们是叛国者!”刘汉东毫不犹豫的回答。

        “好吧,吃了早饭我们出发。”老汉一挥手,蒙着面纱的女人们端进来大盘的烤羊肉和奶酪,这是刘汉东出国以来吃的最丰盛的一顿大餐,贫瘠的小山村平时很少吃肉,只是为了给出征的勇士壮行才宰了一头羊。

        很可惜,虔诚的穆斯林不喝酒,无法做到酒足饭饱,刘汉东吃饱了羊肉,将油手在袍子上随意擦干净,帮着艾哈迈德将三枚107毫米火箭弹搬上了卡车,这是他们的杀手锏重武器,这种中国造火箭弹在阿富汗战争时期,因为强大的火力和机动性,曾给苏联红军带来许多麻烦,每次游击队发动袭击,都是以107火箭弹排山倒海的发射拉开序幕的。

        刘汉东只是搞不懂,没有发射架,阿卜杜勒老汉怎么将这三枚火箭弹打出去。

        三人全副武装打扮起来,阿卜杜勒给每人都重新分配了武器,他自己使用那支老掉牙的李.恩菲尔德步枪,腰间挎了一把镀金的阿拉伯短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艾哈迈德拿了一支中国造的双折叠五六式,金属枪托和三棱刺刀都可以折叠起来,短小精悍,火力猛烈。

        刘汉东有三把枪,铭刻着“罗克强”名字的五四式别在腰间,背上一支63式自动步枪,还有一支苏联原装的**沙冲锋枪供他担任突击手的时候使用,这种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研发生产的冲锋枪非常笨重,木质的枪托和护木,71发装的大容量弹鼓可以提供不间断的炙热火力,就是打起来散布很大,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

        另外还有一些苏联造手榴弹和**,都放在印着俄文字母的木箱子里放在车厢上,干粮饮水和备用油箱也是必不可少的,此外还有一头小毛驴也被拉到了车上,刘汉东感觉这一仗把村庄的老底子都掏空了,如果阿卜杜勒祖孙战死,这个村庄就再也没有男人了。

        老汉在登车前,将左小腿摘了下来,在刘汉东惊诧的目光下重新将假肢绑紧,淡淡解释了一句:“苏联人的地雷炸的。”

        艾哈迈德跳进车厢,老汉坐上副驾驶位子,村子里的老弱病残们都来送别,不少人面纱下泪光隐现,普什图人的传统是血族复仇,有人杀光了他们的亲人,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要血债血偿,这是传统,也是荣誉。

        刘汉东发动了嘎斯66四轮驱动军用卡车,载着复仇者们奔向远方,烟尘滚滚,卡车在荒原上疾驰,苍茫天际,一只阿富汗雄鹰展翅翱翔。

        ……

        中国,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一架飞往伊朗德黑兰的货机正在等待塔台的指令,这架尾翼上涂着中国国际货运航空的飞机实际上是总参某部所有,机舱里也不是普通的旅客,而是全副武装的士兵。

        这是一次筹划已久的行动,代号“斩首”,机舱内的士兵是隶属于总参行动部门的T部队,每一个军官和士兵都是经历无数次的考核层层选拔出来的精锐,严酷到极限的地狱式训练让他们脱胎换骨,完成从普通军人到真正的特种兵的蜕变。

        士兵们静静的整理着自己的装备,他们穿的是狼棕色的迷彩战斗服,适合在阿富汗的地貌中作战,军装上没有任何国籍和军衔标志,他们的武器、装具,甚至军靴、水囊都看不出任何中国制造的影子,如果战死异国他乡,除了黄皮肤黑眼睛的东亚人特征,和中国牵扯不上任何关系,事实上如果他们不幸战死或者被俘,国家确实不会承认他们的身份。

        带队的是T部队的代理队长,陆军中校罗汉,作为一个80后,他的晋升速度算得上快,总有人怀疑这还他有一位副总参谋长的叔叔有必然关系,这让罗汉很不高兴,也是他坚持要亲自带队执行越境打击任务的理由之一。

        罗汉的自卫武器是一把HK的USP,美国国土安全部,乌克兰安全局阿尔法小组,台湾维安特勤队,以及挪威、波兰、罗马尼亚等国的特征部队都使用这种大威力战术手枪,罗汉用的这支是他在美国执行任务的时候采购的,使用点40史密斯威森子弹,威力强劲,配上消音器可以作为攻击武器使用。

        他的配枪同样是HK的产品,一支HK416自动步枪,使用重庆军工厂出品的5.56毫米北约制式子弹,枪身上加装了皮卡汀尼导轨,全息瞄准镜和手电筒、小握把将这把枪装饰的如同圣诞树。

        罗汉不喜欢使用美式武器,他更喜欢用的皮实耐操的俄罗斯武器,事实上每个T部队成员都有两套装备,一套美式,一套俄式,这次行动采用美式装备是想让外界认为,打击行动是美军所为。

        坐在罗汉身畔的是T部队的新人菜鸟,来自于***侦察大队的程卫国,他是精确射手,主武器是一支雷明顿M700狙击步枪,民用产品,但是性能一点不比军品差,弹匣中的7.62MM北约子弹也是重庆军工厂生产的,如果连子弹也使用原装进口货,T部队的后勤官会发疯的。

        程卫国是在副总参谋长罗克功的亲自安排下进的T部队,相当于开了一个后门,这也是战友们不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因为他的文化程度很低,英语都做不到流利对话,怎么配做T部队的兵。

        T部队的士兵,一律要求英语六级,当然这不是硬性规定,如果能做到口语流利或者掌握其他语言也无妨,这项规定有两个出发点,一是要求部队成员不能太笨,一个连外语都学不会的士兵,你能指望他做什么大事,现代战争是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对士兵的体力和智力都有要求,缺一不可。

        还有一个出发点就是首长希望士兵能以英语进行思维,在可预见的收复台湾的战斗中,可能遭遇美军干涉,这种技能有利于敌后秘密潜入作战。

        程卫国有些紧张,这不是他第一次参加实战,但却是第一次出境作战,而且是万米高空跳伞,他检查着自己的氧气面罩,伞包还有伞兵刀,唯恐出错,招来罗队长的训斥。

        战友们都检查完了装备,躺在货物堆上闭目养神,懒散的样子不像是去打仗,倒像是一次野营。

        每个人都知道目的地和详细任务,他们要伞降在阿富汗巴格兰城以南的山区,寻找并歼灭**分裂组织的境外受训部队,越境打击意味着得不到任何支援,中国毕竟不像美国,全球都有基地,还有捕食者武装无人机和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攻击机,全天候进行支援,解放军的越境打击部队只能依靠自己携带的武器装备和顽强意志。

        根据作战计划,全歼或者重创敌军后,打击部队从瓦罕走廊撤回国内,在阿富汗作战期间,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有队长携带的密码机可以发射信号反馈战斗情况,这也是出于保密需求,美国人到处设置监听机构,被他们发现了端倪肯定要来捣乱。

        货机还在等待指令,窗外繁星点点,再过几个小时,他们就将飞翔在美丽的夜空,有些战士已经急不可耐,他们不知道,几十公里外的兰州军区特种作战指挥中心内,来自总参、国安部等单位的人员正在紧张的进行着最后的确认工作。

        根据卫星显示,这个秘密营地有最少三百名武装人员,其中大多数是新兵,约四分之一的人员是来自车臣、叙利亚、伊拉克的雇佣兵,对这些人不需要高估他们的战斗力,但也绝不能轻视,雇佣兵的战斗力通常不会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准,有时候一触即溃,有时候却像牛皮糖一样难缠。

        总参情报部的叶唐少将深信T部队能够全歼这货暴恐分子,即便他们的人数只有区区三十人。

        这次行动得到了主管特战的副总长罗克功上将的关注,上将在北京的指挥中心全程观战。

        预定出发时间即将到来没,乌鲁木齐空域气象条件良好,叶唐请示了副总长之后,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中国国际货运航空公司的波音747货机缓缓进入跑道,空军运输机飞行员出身的机长娴熟的打开各种开关,这趟飞行任务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波音747的自动驾驶系统很先进,比他在空军时开的俄国货伊尔76要好开多了。

        “鹰已升空。”指挥中心接到罗汉发来的加密电码,液晶屏幕上显示着雷达监控图,一个红色的亮点代表运载打击部队的飞机,旁边有飞行速度、高度和坐标等信息。

        “祝他们旗开得胜。”叶唐少将对操作员说,这次行动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带队指挥官是副总长的侄子,罗汉从小跟叔叔长大,性格坚韧,没有高官子弟的不良品行,作战勇猛沉稳有力,这次行动成功之后,恐怕中校肩章上又要增添一颗校官银星了。

        有时候叶唐会想,搞不好再过十年,罗汉会爬到自己头上,因为做情报工作的头顶着透明天花板,少将就已经是军人生涯的尽头,而作战部队的军官则没有这个限制,以罗汉的素质和资本,迟早有一天会晋升为上将。

        ……

        越境打击部队的精锐们在机舱中昏昏欲睡的时候,刘汉东驾驶的嘎斯66已经抵达了第一目的地,开车会引起敌方哨兵的警觉,剩下的十公里路要靠双脚来走,小毛驴背上了火箭弹,三人背负着武器装备和给养,开始跋涉。

        刘汉东忽然想到如果自己不走运挂了,总要有人给家里报丧才行,他不敢打电话回家,只能打给郑佳一。

        喀布尔时间夜里九点,郑佳一接到了刘汉东的电话,卫星电话信号很好,听筒里能听到呼啸的山风和沉重的喘息。

        “佳一,我马上就要投入战斗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打电话给你,如果明天接不到我的电话,那说明我死了,告诉我家人,我是和**分子打仗的时候战死的。”

        郑佳一懵了,怎么牵扯到了**?她觉得嘴唇发干,想不出该说什么。

        房门被人很没礼貌的推开,杨旭匆匆走进来,郑佳一扬了扬手中的电话,表示自己正在通话,杨旭却急道:“人质有消息了,大使馆接到一个邮包,里面的优盘载有视频文件,唐建军和白富荣确认是被**分裂势力绑架了,他们提出释放三百八十名在押暴恐分子的要求,不然就斩首人质并且全球网络直播。”

        郑佳一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