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七章 卫星电话
  • 第五十七章 卫星电话

    作品:《匹夫的逆袭

        

        唐建军的困惑很快得到了答案,这帮人根本不是正规军,他们粗暴无比的将两人从屋里拖出去,喝令他们跪在地上,旁边已经跪了几个俘虏,蒙面人用自动步枪挨个朝他们的后脑勺开枪,这是典型的处决方式。

        枪声响起,白的红的溅了唐建军一身,下一个就轮到他了,蒙面人走到他身后,举枪就打,但是只听到撞针的声音,子弹打光了。

        唐建军身子晃了晃差点栽倒,他还没回过味来,蒙面人就换了新弹匣,熟练的拉动机柄上膛,再次瞄准了唐建军的后脑。

        项目经理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万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死在异国他乡,早知道刚才拼死一搏,还能拉几个垫背的。

        枪声没有响起,远处有人高呼了几句什么,蒙面人放下了自动步枪,至少现在不杀他们了。

        这伙武装人员的装备明显强于头一波绑架者,他们用的是棕红色弹匣的AK74小口径自动步枪和美式M4卡宾枪,有人头上还戴了夜视仪,就连皮卡车上的重机枪也是美式勃朗宁。

        又是一批俘虏被武装人员从屋里押了出来,当街屠杀,眼睛都不眨照头一枪,跟饭馆里厨师杀鸡一样利索,不大工夫就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他们才是真正的塔利-班。唐建军终于明白过来。

        塔利-班们屠戮了这个小村庄,不仅杀光了人,还收缴了武器和粮食,然后将唐建国和胖厨子押上一辆盖着褪色苫布的苏联嘎斯卡车,跟在几辆悍马车后面扬长而去。

        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的唐建军腿都软了,再也生不起其他念头,软绵绵躺在颠簸的车厢地板上,动也不动了,至于胖厨子,早已精神崩溃,形同行尸走肉。

        等车队消失在夜幕中,刘汉东才从隐蔽处爬出来,刚才激战的时候他趁火打劫,勒死了一个不知道哪一方的武装人员,缴获了一支老掉牙的中国造自动步枪,枪在手,感觉就截然不同,从待宰羔羊变成了猛兽。

        战局很快得出分晓,夜袭者大获全胜,全歼绑架者,刘汉东搞不懂他们之间的关系,但从获胜者屠杀俘虏一事可以看出,双方仇怨极深,如今又添血债,更是不死不休。

        唐建军和胖厨子被抓走了,恐怕凶多吉少,刘汉东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能耐,还是决定先保命要紧。

        村庄已经被血洗了一遍,已经没活人了,刘汉东端着枪到处查看,发现尸体清一色全是青壮年男子,没一个女人,这儿更像是一处营地,而不是村庄,他开始搜集有用的东西,在一栋房子里找到了吃的东西,烤馕,羊肉、蜂蜜、无花果,乳酪、羊奶,他毫不客气的狼吞虎咽了一番,吃完才发现地上有一部卫星电话,低头去捡的时候忽然察觉有人靠近,就地一滚举枪瞄准。

        门口站着一个拿枪的小男孩,正是照顾他们饮食的那个孩子。

        小男孩端着老式步枪,眼中似乎还有泪,手在哆嗦。

        “别怕,他们已经走了,把枪放下好么,我先放。”刘汉东尽量保持语调的平和,将枪放在了地上。

        小男孩知道他是被绑来的人质,并不是仇人,也放下了枪。

        刘汉东不会说普什图语,两人只能用手势简单交流,小男孩走到外面,指着一具中年男人尸体说了些什么,时不时抬起胳膊擦着眼泪。

        “你叫什么名字?”刘汉东问道。

        小男孩听不懂刘汉东在说什么,懵懂的摇头。

        刘汉东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刘汉东。”

        小男孩明白过来,也指着自己的鼻子道:“艾哈迈德,哈桑,阿卜杜勒,萨利赫。”

        阿拉伯人的名字真长,刘汉东只记住了第一个名字,艾哈迈德。

        估计死者是艾哈迈德的父亲吧,刘汉东束手无策,他不懂得穆斯林的葬礼应该如何进行,贸然进行违背了人家的教义可就不好了,不过就这样暴尸荒野似乎更为不妥,他想了想,还是将尸体搬回了屋里,擦干净血迹,用毛毯盖上了。

        这部黑色外壳的卫星电话外形像是对讲机和早起诺基亚手机的结合体,天线很粗,可以抽出拉长,可以转向,型号是Iridium9575,屏幕是单色的,电量只剩下不到一格。

        给谁打电话成了一大难题,刘汉东初来乍到,根本不知道巴基斯坦的报警电话,就算知道他也说不清楚,同样也不知道伊斯兰堡大使馆的号码,想来想去还是打给郑佳一,她既是中炎黄的人,又是自己的朋友,更重要的是身份特殊,郑大小姐说话,别人一定会重视。

        “老天保佑,千万别又开会。”刘汉东默默祈祷着,拨通了郑佳一的手机号,前面当然没忘记加国际区号。

        打的时候,他还不忘看看手表,现在是巴基斯坦时间凌晨三点,北京时间属于东八区,比巴基斯坦早三个钟头,应该是早上六点,开会不至于,就怕郑佳一还没睡醒。

        ……

        北京,清晨六点一刻,郑佳一正在室内运动场晨练,这是她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在国外都是晨跑,但是首都的空气实在恶劣,只能改成室内的跑步机。

        作为中炎黄金融部的高级管理人员,手机是无时无刻要带在身边的,因为她随时要关注全球的股票和期货、外汇、重金属的变动情况,手机对她来说不但是通讯工具,更是办公用具。

        铃声响起,这么早是谁打来电话?郑佳一从跑步机上下来,拿过一条雪白的毛巾擦擦汗,拿起了手机,先看来电号码,是个陌生的,十二位的铱星电话号码。

        郑佳一脑子里闪过几个朋友的面孔,或许是爱好登山的杰西卡在珠峰顶端给自己打来电话炫耀,亦或是航海爱好者道尔顿在风高浪急的大西洋向自己求援?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按下了接听键。

        熟悉而急促的声音传来:“是我,刘汉东,我被人绑架了,现在一个小山村,也不知道是巴基斯坦还是阿富汗,刚才来了一伙武装人员,把绑匪全杀了,只剩我一个,唐建军和厨子被他们带走了,往北走的,你帮我通知有关方面,追踪这……”

        电话中断了,郑佳一大喊:“喂喂!”再看自己手机,电量充足,大概是对方遇到了紧急的事情吧,她没有立刻打回去,而是调出宋剑锋的号码打过去。

        宋剑锋是中炎黄的一号领导,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一人全兼,正部级官员身份,又是国家能源安全领导小组的成员,找他可以避免小鬼难缠的各种麻烦,直接解决问题。

        “佳一,这么早什么事?”宋剑锋此时正在上班的路上,他乘坐一辆红旗牌混合动力轿车,徜徉在首都的交通早高峰车流中,白沙瓦火电厂项目工地遇袭,死了两个巴基斯坦警卫和一名工人,项目经理以下三人被绑架,让他的心情很是低落。

        “宋总,我刚才接到刘汉东从巴基斯坦打来的电话,他现在已经脱险,但是情况又变复杂了,绑架者被另一伙武装人员打死,唐建军和另一个人被他们带走了!”

        宋剑锋愣了一下,被绑架员工的名单在第一时间就送到了他的案头,他注意到了刘汉东这个名字,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此刘汉东就是彼刘汉东,他还以为是个巧合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被绑架的刘汉东就是近江那个愣头青刘汉东。

        “佳一,你马上到公司来。”宋剑锋挂了电话,对前座秘书说:“马上召集应急小组成员开会,七点半必须全部到场。”

        ……

        “喂喂喂!”刘汉东敲打着铱星电话,最后一点电量都耗尽了,再也打不出电话。

        这种偏僻的小山村不可能有电力供应,但是应该会有柴油发电机之类设备,刘汉东四处寻找一无所获,忽然他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柴油发电机被那帮蒙面的家伙抢走了,白费功夫。

        这部卫星电话算是没用了,刘汉东将它丢到了一旁,问艾哈迈德村里有没有汽车,他做出手握方向盘的姿势,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艾哈迈德猛点头,带他来到一处窝棚,掀开挤满尘土的苫布,露出一辆老掉牙的苏联卡车来。

        这辆车实在太烂了,车身上遍布弹孔,前保险杠也撞坏了,估计还是当年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期留下的古董,不过掀起引擎盖一看,发动机似乎是好的。

        发动机完好也没用,蓄电池亏电,油箱里没油,根本开不起来。

        他冲艾哈迈德指了指油箱,又指了指机舱内的蓄电池。

        小男孩眨眨眼,从杂物中找出一根曲轴来,捣进发动机某个部位猛力摇动,他人小力气小,摇的很吃力,刘汉东接过摇把猛转了几圈,老爷车居然吭哧吭哧启动了。

        有了交通工具还不够,必须把卫星电话充上电才行,而这辆老爷卡车上没有点烟器插口,刘汉东打着手势问艾哈迈德哪里还有汽车,后者带他来到村庄边缘,这里有一辆丰田皮卡的残骸。

        刘汉东从丰田皮卡上取下了点烟器的部件,开始冥思苦想怎么用这玩意给卫星电话充电,车辆用的是直流电,而手机充电需要的是正弦波的交流电,如何逆变是个技术问题,虽然并不复杂,但是手头缺乏材料和工具,想鼓捣出来非常麻烦。

        艾哈迈德见他拿着没电的卫星电话一副沉思的表情,忽然跑到屋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献宝一样双手捧过来。

        盒子里装的是铱星电话的备用电池、耳机、配备欧式美式英式插头的充电器,以及车辆适配器,磁性外接天线和数据底座端口。

        “怎么早不拿出来。”刘汉东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