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四章 巴基斯坦
  • 第五十四章 巴基斯坦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很自然的将胳膊从郑佳一的手中抽出,微笑着说:“我看不懂歌剧。”

        “那你喜欢看什么?电影?IMAX?”郑佳一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好奇的神情。

        “电影我也不看,平时没什么娱乐活动,就是喝酒。”刘汉东道。

        “好吧,我们再找个酒吧喝酒。”郑佳一再次妥协。

        刘汉东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我挺纳闷的,你吃个西餐用的奶酪不对都觉得膈应,怎么在大墩乡那样艰苦的地方生活了一年多?”

        郑佳一说:“条件允许,我当然要对自己的生活品质负责,奶酪用的不对,是他们违约,不是我矫情,怎么,你不会认为我是那种在沙漠地区也要闹着洗澡的娇小姐吧。”

        “当然不是。”刘汉东讪笑,平心而论郑佳一做的没什么不对,有礼有节,自己觉得不舒服只是因为生活档次的差距太大,这种差距如果存在于他和舒帆之间没什么问题,因为不是恋人关系,可对方是郑佳一,这种感觉就变得明显起来,如同心里长了刺。

        突然之间刘汉东猛醒,难道自己的潜意识里,一直存着想用郑佳一置换马凌的想法?

        郑佳一个头很高,穿上高跟鞋与刘汉东平齐,她歪着头注视着刘汉东,自然恬淡,如同相知多年的红颜知己。

        “矫情!”刘汉东暗骂自己,人家也没说要怎么样,一切都是你自己脑补,该干啥干啥去吧。

        “你想好了,看电影还是去酒吧?”郑佳一问道。

        “喝酒。”

        郑佳一带刘汉东来到一家酒吧,很凑巧的遇到一帮熟人,郑佳一向刘汉东一一介绍,这帮人不是外企高管就是中央媒体记者,亦或是社会名流,网络大V,郑佳一和他们相谈甚欢,刘汉东插不进话,只好闷闷不乐的坐在一旁猛喝酒。

        一个男人坐到刘汉东旁边,举起酒杯:“嗨,来北京几天了?”

        “有几天了。”刘汉东心不在焉的回答,刚才郑佳一介绍说这个男的也是中炎黄的人,不过没说具体职务。

        “听佳佳说你也进了中炎黄,在哪家公司?”男人眼神清亮,温文尔雅,身上散发着一股古龙水的味道。

        “服务公司。”刘汉东简单回答。

        “不错,是驻外业务么?”男人似乎饶有兴趣。

        “不清楚,我刚报到。”刘汉东低头喝酒。

        “你和佳佳认识很久了?”男子不识趣,还继续追问。

        “其实我们是亲戚,我喊她爸爸大伯。”刘汉东扯了个不算谎的瞎话,终于把这家伙敷衍过去。

        “哦,这样啊。”男子似笑非笑,端着酒杯走了。

        ……

        第二天早上,刘汉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豪华大床上,下意识的扭头去看,旁边没人,也没有别人睡过的痕迹。

        昨晚上喝多了,以至于短片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起身来到窗前,外面是雾霾中的国贸地区,这个豪华套房应该是国茂大酒店的房间,不用问是郑佳一帮自己开的,为什么她没留下相陪,烧壶开水泡个醒酒茶什么的?看来自己的桃花运还不到位啊。

        手机响了,是服务公司的领导打来的,告诉刘汉东计划有变,原定的培训取消了,改在项目所在地进行,今天下午有一班包机前往巴基斯坦,你收拾一下行李,和家里人道个别交代一下,赶紧到公司集合。

        刘汉东立刻忙碌起来,洗漱穿衣,下楼吃早餐,回到房间用床头柜上的电话给家里打了电话。

        是马国庆接的电话,听出刘汉东的声音后立刻激动起来:“就知道闯祸!赶紧回来自首!”

        “不就是把唐一诺揍了么,多大事啊。”刘汉东没好气,老丈人就喜欢小题大做。

        “你告诉我,你开的那个什么经营部,八百外的资金是从哪儿来的?”马国庆压低了声音,“现在有关部门在查你,贩毒,洗黑钱,你到底还有多少事儿瞒着我?”

        “我哪有。”刘汉东徒劳的辩解了一句,他是有不少秘密瞒着家里,但是贩毒和洗黑钱这两个罪名确实是冤枉的。

        “没有你就马上回来说清楚,在外面躲一辈子能行么?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你妈你爷爷,还有马凌想想……”

        刘汉东挂了电话,和老丈人没法沟通。

        他按了电话插簧,又给江北家里打电话,是贺坚接的电话。

        “贺叔,我出了点事,被人冤枉了,现在找了份工作,马上就去国外了,你告诉我妈,还有爷爷一声,我没事。”

        “你保重,记住一点,无论发生什么事,留的青山在是第一位的。”贺坚没多废话,也没问刘汉东去的哪个国家,找的什么工作。

        “知道了,我要走了。”刘汉东沉默片刻,又道:“贺叔,你也保重。”

        给郑佳一打电话,对方关机,大概又是在开会,于是给她发了条短信。

        打完电话,刘汉东收拾东西下楼退房,总台告诉他不用付费,这个房间有信用卡预授权,消费多少,住多少天都是可以的。

        服务公司的办事处就在旁边的写字楼上,几分钟就到,工作人员收走了刘汉东的护照,让他和一帮人在会议室等候,别人都是一起培训过的同事,有说有笑的,刘汉东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角落里玩手机,给马凌发微信说自己的事儿,结果被骂了一通,说他就知道闯祸,不过最后还是叮嘱他一定注意完全,别傻乎乎和人家拼命。

        过了一会,有个经理来讲话,宣读了一下驻外纪律以及各种注意事项,刘汉东根本没在意,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

        中午吃的是盒饭,下午就要出发去机场,工作人员给刘汉东发了一身印着中炎黄LOGO的工作服,换上以后就和大家没什么区别了,下了楼,上大巴,直奔机场。

        大巴向南开,目的地是丰台的南苑机场,一架机尾上涂着CUA的联合航空图154客机正等候着旅客们的到来。

        别人都带着大包袱小行李,只有刘汉东简简单单一个背包,首都上空依然是灰色的雾霾,刘汉东望着天空无语,没想到自己最终落到这样一个结局,叱咤风云了几年,还是被逼的背井离乡而去,他心里堵得慌,却又无处发泄。

        通过安检后开始登机,由于是包机,座位随便走,别人都是互相认识的老同事,散散俩俩坐在一起,聊天打牌,只有刘汉东来到最后一排,把背包往行李架上一丢,倒头打盹。

        飞机起飞后不久,郑佳一才从会议室出来,国企就是文山会海,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议,开会的时候还不许开手机,再重要的业务也要等散会再处理。

        打开手机,十几条短信和未接电话跳出来,其中一条是刘汉东发的,说自己下午就要乘机去巴基斯坦了。

        郑佳一愣了片刻,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喂,张总么,我是郑佳一,我推荐的人,怎么这么快就派遣出去了,而且是去巴基斯坦,不是说去沙特阿拉伯的么?”

        对方解释了一大通,郑佳一耐心听完,说声谢谢挂断了电话。

        ……

        图154经过漫长的飞行,降落在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全体成员下机休整了几个小时后,再次登机启程,这次的目的地是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

        抵达伊斯兰堡之后,包机上的中炎黄职工们被驻外机构安排在当地旅馆住宿,并停留一天用来打预防针,大使馆和中炎黄代表处的领导也来看望了大家,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次刘汉东认真听了,因为他留意到领导们不止一次的提到安全问题。

        刘汉东所在的工程队是中炎黄援建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白沙瓦火电厂项目的其中一支,他们中有休假返回的工程技术人员,也有头一次出国的新丁,浓郁的异国风情,和传说中“巴铁”的友好,都让他们兴奋万分,领导们的一再提醒都没放在心上。

        伊斯兰堡是一座新建的城市,很有国际都市的范儿,与之相比,白沙瓦才更像是八十年代电影中的巴基斯坦城市,援建电厂距离城市还有半小时的车程,周围不算荒凉,有村庄,有河流,还有柏油公路。

        工程队乘坐大巴车抵达项目所在地,远远就看到高耸入云的烟囱和巨大的冷却塔,如同红警游戏里的苏联基地。

        南亚次大陆的气候与中国截然不同,虽然只是三月,气温已经很高,不用穿着棉服,工人们都穿着印着公司LOGO的工作服,头戴安全帽,工地外围拦着铁丝网,还有穿着卡其制服的巴基斯坦警察执勤,肩膀上的AK47枪管已经磨得发亮,帆布背带也起了毛。

        公司预备了丰盛的接风宴,款待国内来的工友,一位干练的中年领导在开席前发表讲话,他首先代表中炎黄白沙瓦火电厂项目部的全体同仁欢迎大家,然后介绍了一下工程进展情况,以及对大家的期望。

        “你们中有五十六个人是第一次来,先不用忙着工作,熟悉几天再说,虽然你们可能耳朵都磨出茧子了,我还是要再提醒一下,没事儿不要乱跑,这地方靠近阿富汗,阿富汗有什么特产大家都知道吧?”

        下面一阵哄笑,很多人异口同声道:“***。”

        领导笑道:“对,有***,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万一出了事,家里老婆孩子怎么办?”

        又是老生常谈,工人们听得不耐烦,只盼早点动筷子,领导心里也有数,又强调了几个注意事项,就宣布开席了。

        饭后,后勤部门开始分配宿舍,刘汉东和其他三个工人分到一间屋住,正在收拾床铺的时候,有人来找他,说是项目经理有事找。

        项目经理就是刚才讲话的中年人,他叫唐建军,是中方负责人,此刻坐在办公桌后面神情有些不悦。

        “你就是刘汉东?”唐建军手中拿着一份简历和酱色封皮的护照。

        “是。”刘汉东不卑不亢。

        “国内有人打了招呼,你可以回去了。”唐建军将护照丢了过来,正是刘汉东上缴的护照,上面已经盖了巴基斯坦的签证。

        “怎么回事?”刘汉东很诧异,刚来就走,这是耍人呢?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你们服务公司搞错了吧。”唐建军两手一摊。

        “那我怎么回去?”刘汉东道,他虽然不高兴,但当了八年兵,养成了服从命令的习惯,尤其是在陌生的地方,更不会任意胡来。

        “先等几天吧,最近没去伊斯兰堡的车,你又不懂当地话,自己没办法走。”唐建军摆摆手,“好了,你回去休息吧。”

        忽然一连串枪声响起,是熟悉的五六式冲锋枪的声音,听声音距离在二百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