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三章 佳人有约
  • 第五十三章 佳人有约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奇道:“中炎黄到底什么来头?这么牛逼,我以前去讨过债,好像很一般啊。”

        郑佳一道:“你去的那个叫炎黄海外建总,是中炎黄下属的子公司,你现在加入的炎黄能源服务公司,也是子公司,它们都属于中国炎黄能源总公司,是国家拆分两油之后重组成立的若干新公司之一,归属于国务院能源安全领导小组,事关国家能源安全,当然牛了。”

        刘汉东做恍然大悟状:“那我岂不是成了体制中人了?”

        郑佳一大笑:“你只企业是雇员,没有编制的,不过干得好也不是没有可能性,总之这份职业挺适合你的,我看好你哦。”

        刘汉东喝了口水道:“不是说请我喝酒么,怎么成喝水了。”

        “哦,稍等,我换件衣服就出去。”郑佳一回卧室换衣服,门就虚掩着,里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让刘汉东百爪挠心,浮想联翩,,想到了在五号别墅的那一幕,有心想进屋一亲芳泽,又担心惹恼郑佳一,弄巧成拙。

        刘汉东在近江也算一号人物,女性朋友不少,而且都对他心存爱慕,比如宣东慧、靳洛冰、宋双、火颖等,个个都是上乘美女,可刘汉东对她们提不起多大兴趣,基本上没做过对不起马凌的事情,不过在郑佳一面前,他总感觉自己把持不住,蠢蠢欲动,却又有一种操控不了局面的无力感,患得患失,进退两难,没了往日的霸气。

        郑佳一换了衣服出来,看到刘汉东变幻不定的脸色,奇道:“怎么,肚子不舒服么?”

        “没有没有。”刘汉东赶紧调整了心情,从沙发上蹦起来:“走吧。”

        郑佳一拿了提包和车钥匙下楼,她的车就停在楼下,是一辆棕色的奔驰G级AMG越野车,方方正正的粗犷有力,这车价格不菲,三百多万的售价可不是一般富豪能接受的。

        刘汉东围着车转了两圈,啧啧赞道:“这车造型和北汽战旗很像啊,土,相当的土,奔驰怎么不设计的流线型一些?”

        郑佳一道:“我觉得外形还好啊,6.0升双涡轮增压发动机和优异的底盘、变速箱才是一辆车的精髓所在,我选这辆车是因为北京有时候下暴雨会变成海洋,AMG可以给我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刘汉东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拉开门坐进去。

        郑佳一驱车前行,她驾驶技术不错,虽然风挡玻璃下有红底白字的通行证,但开车规规矩矩,绝不违反交通规则。

        刘汉东对北京不熟,也不知道郑佳一把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最终汽车停在一家酒吧门口,两人下车进店,侍者彬彬有礼的招呼一声郑小姐好。

        这家酒吧以经营各国啤酒为主,郑佳一要了两杯啤酒,含笑对刘汉东道:“尝尝。”

        刘汉东端起酒杯端详,啤酒泡沫细腻无比,粘稠挂杯,而且酒液有些浑浊。

        “不会变质了吧?”刘汉东心存疑虑。

        郑佳一含笑不语。

        刘汉东感到自己有些土条,尝了尝啤酒,麦芽香浓郁,但是较苦,而且明显度数很高,普通啤酒的麦芽浓度也就是八度,这酒起码十几度。

        “这是啤酒么?”刘汉东咂咂嘴道。

        郑佳一笑道:“这当然是啤酒,而且是纯正的上层发酵的Ale啤酒,用欧洲大麦酿造,十七世纪的巴伐利亚工艺,而你们常喝的啤酒则是下层发酵的Lager啤酒,酵母含量少所以清亮透明,国内酿酒原料用的主要是大米而不是大麦,麦芽用的很少,哪还有啤酒的味道,不过是黄颜色带泡沫的苦水罢了。”

        刘汉东无言以对,默默喝酒,和郑佳一相比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土条,平时喝啤酒都是本地产的雪花八度,一个人喝一箱不成问题,还沾沾自喜以为酒量大增,其实在人家懂酒的人眼中,喝的不过是苦水而已,丢人,丢大人了。

        为了找回面子,刘汉东故作沉思状:“确实不错,看来以后要买那种进口啤酒喝了。”

        郑佳一道:“那种也不行,依然是工业化酿造,要喝就喝大师手工酿造的啤酒,比如咱们现在喝的这种,是比利时一个小酒坊的作品,每年产量也就不到十吨。”

        “那也太少了,物以稀为贵,岂不是很贵?”刘汉东摩挲着啤酒杯,回味着滋味,大有猪八戒吃人参果之感。

        郑佳一咯咯笑了:“很多东西不是用钱衡量的,如果喝普通啤酒能带来快乐的话,也未尝不可啊。”

        这一场酒喝出了差距,刘汉东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出身不同,人生轨迹不同,收入差距可以追上,格调差距想追可就难了。

        喝完了啤酒,郑佳一看看时间说:“我请你吃饭吧。”

        “喝了酒不能开车哦。”刘汉东提醒道。

        “当然,有代驾。”郑佳一早就安排酒吧侍者联系了代驾司机,在去饭店的途中郑佳一接到了公司电话,有紧急事务要处理。

        “抱歉,改日吧,你住哪儿?先送你回去。”郑佳一道。

        刘汉东说已经退房,没地方可去。

        “这样吧,你在国贸大酒店定个房间先住下,明天我再请你吃饭。”

        汽车先把刘汉东送到了国贸大酒店,刘汉东来到前台询问了价格,最便宜的特价行政房也要一千八百五一晚,他当即扭头离去,背着包溜达了很久,才找了家快捷酒店住下。

        第二天中午,刘汉东接到郑佳一的电话:“六点钟酒店门口见,我接你,记得穿正装。”

        刘汉东退了房,在街上找了家卤煮店填饱了肚子,四处逛游了几个钟头,中途也曾走进某家商场瞅了瞅男装的价格,正装动辄几千元,倒不是买不起,就是觉得太浪费,平时也不怎么穿,为吃顿饭置办这么贵的行头,不值当。

        六点钟到了,刘汉东准时站在了国茂大酒店门前,一辆奔驰车驶来,后窗降下,露出郑佳一的脸:“嗨。”

        “嗨。”刘汉东也打了个招呼,他注意到郑佳一穿的是很正式的晚礼服,脖子上还挂着珍珠项链,反观自己,M65外套加牛仔裤战术靴,还背了个包,完全不搭调。

        上了车,郑佳一埋怨道:“不是提醒过你穿正装么?”

        “吃顿饭而已,大不了不吃西餐就是。”刘汉东大大咧咧道。

        “已经预约好了。”郑佳一并没有不悦,拍拍司机肩膀:“小李,借你衣服用一下。”

        司机穿的是黑西装,而且和刘汉东体型差不多,他很爽快脱下衣服递过来。

        刘汉东满心不高兴,但还是硬着头皮换了衣服,郑佳一请吃饭,而且人家提前交代过穿正装,这事儿是自己不对。

        奔驰车来到一家西餐厅,两人下车,郑佳一忽然想到了什么,拿出一条丝巾围在刘汉东脖子上,这样看起来就比较正式了。

        西餐厅氛围很好,灯光优雅黯淡,钢琴悦耳,服务员都是英俊小生,纯银的烛台,晶莹剔透的吊灯,擦拭的闪亮的餐具,都让刘汉东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面前摆着银质餐具,三把叉子,三把餐刀,刘汉东顿时懵了,他不是没吃过西餐,在近江的豪享来也吃过好几次牛排什么的,西餐不是应该只有一副刀叉么,整这么多干啥?

        “服务员,拿双筷子。”刘汉东打了个响指道。

        郑佳一哭笑不得,对一脸职业微笑的侍者说:“不好意思,他和你开玩笑呢。”

        刘汉东压低声音道:“我真的想用筷子。”

        “随意就好,西餐礼仪也是入乡随俗的,不用太拘束,我教你。”郑佳一拿起刀叉做示范。

        侍者拿来餐谱,羊皮烫金的菜谱本身也是一件艺术品,不过上面全是法文,刘汉东完全看不懂。

        “想吃什么?”郑佳一翻看着菜谱。

        “吃肉。”刘汉东道。

        “好吧,帮你点牛排,要几分熟?”

        “八分。”

        “七分,谢谢。”郑佳一对侍者道,脸上有些微红,今天带刘汉东来,可丢大人了。

        好在用餐的时候刘汉东没闹什么笑话,到底是在豪享来培训过的,基本刀叉使用还能掌握,倒是郑佳一自己有些小问题,她面前摆着一份沙拉,自己看了两眼,招手叫侍者过来,要了菜谱看了看,道:“沙拉换一下。”

        侍者将沙拉端走,片刻又端来一份新的,郑佳一看了看,依然紧皱眉头,不再动这盘沙拉。

        结账的时候,外籍经理亲自前来道歉,巴拉巴拉说了一通,郑佳一用法语和他交流,似乎沟通的很愉快。

        这顿饭是郑佳一请的,刷卡买单,用的是一张黑色百夫长卡。

        “刚才你们说什么呢?”刘汉东剔着牙问道,他吃了一肚子七成熟的牛排,心满意足。

        “刚才那份沙拉,菜谱上说用的是意大利帕尔玛起司,这种起司的横截面应该是略带粗糙,呈现稻草的眼色,可是他们用的起司横截面是平滑的,起司用的不对,沙拉的口感当然也不会地道,所以他们给我们打了折扣。”郑佳一解释道。

        “吃个西餐这么多讲究?”刘汉东将下半句憋回了肚子,“真是闲的蛋疼。”

        “人家是个吃货嘛。”郑佳一咯咯笑道,挽住了刘汉东胳膊,“走,看歌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