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一章 父亲的生日礼物
  • 第五十一章 父亲的生日礼物

    作品:《匹夫的逆袭

        

        “你这是在犯罪。”唐一诺咕哝了一句,拿起电话打给财务部,不到三分钟就有人送来一张转账支票,上面注明金额是人民币捌佰万元整。

        “这下你满意了吧。”唐一诺恢复了神气,对刘汉东怒目而视。

        令人诧异的一幕发生了,刘汉东将支票撕成了碎片扔到唐一诺脸上。

        “**的,你听不懂人话么,支票管蛋用,我要的是转账,懂不,电脑转账,什么年代了,谁还拿着支票去银行柜台办啊,你个土鳖。”

        唐一诺当然懂这些,他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秘书已经打110报警,警察很快就能赶到。

        青石高科是重点保护单位,附近派出所民警接到110指挥中心命令后迅速出警,五分钟就赶到了现场,两名警官出现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不过并没有象唐总想象中那样拔出手枪喝令刘汉东住手,而是和起了稀泥。

        “别动手,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说么?”警官很有眼力价,知道这是经济纠纷,不属于暴力案件范畴,青石高科是什么地方,敢在这儿闹事的人岂能没有点能耐。

        果不其然,闹事者正是赫赫有名的刘汉东,近江警界传奇之一,虽然他已经不穿这身制服了,但是警察们依然把他当做自己人,因为内部人都知道,去年的毒品大案是刘汉东帮着破获的,人家是和市局单线联系的特情,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警察出面调解,刘汉东不得不给面子,把唐一诺推下楼摔死的计划暂时中止,但他依然坚持还钱。

        “警官,我要告他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唐一诺高声疾呼,对警察的不作为极不满意。

        警察两头都得罪不起,只好先将刘汉东弄走,两人一左一右拉着刘汉东,不像是抓人,倒像是劝架,还好言抚慰:“权当给我们帮个忙,配合一下工作。”

        刘汉东就坡下驴,指着唐一诺道:“我等着你的款子,不到账明天还来找你。”

        走廊里挤满了青石高科的员工,几个鼻青脸肿的保安将橡皮棍藏在身后,仿佛被老师抓到作弊的小学生,刚才他们试图阻拦刘汉东,双方动了粗,四个人硬是没放倒对方,反被胖揍了一顿。

        警察并没有拒捕刘汉东,出了青石高科大门就把他放了,还劝他别来闹事,闹事也别先动手打人,不然一告一个准,治安拘留十五天妥妥的。

        “谢了。”刘汉东扬长而去,回到黄花经营部,赫然发现店里如同刮过飓风一般干净,办公设备没了,存货没了,卡车没了,连卸货的叉车都不见了。

        佘小青眼圈都哭红了:“刘儿,你可来了,完蛋了,全完蛋了,税务局还让你去交代问题,怀疑咱们偷税漏税。”

        刘汉东勃然大怒:“我找他们去!”

        忽然手机响了,他带着怒火接了电话:“哪位?”

        “吃枪药了你?我徐功铁,刘汉东我告诉你,唐一诺把你告了,市里压下来要严办你,寻衅滋事,起码三年,你赶紧来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刘汉东心里一惊,这是刘飞的连环计啊,徐功铁冒险通知自己,真是好哥们。

        “知道了。”他匆匆挂了电话,脸上阴晴不定,敌人的招数接踵而来,应接不暇,自己这回再进去,恐怕就没机会出来了。

        “刘儿,怎么了?”佘小青察觉不妙,小声问道。

        “他们要抓我。”刘汉东有些犯难,是走是留,举棋不定,抛下几个弱女子一走了之倒也干净,可是她们岂不成了刘飞案板上的鱼肉。

        安馨从办公室里出来,手里端着簸箕拿着笤帚,她听到了刘汉东和佘小青的对话,坚定道:“你马上离开近江,先躲一段时间。”

        “你们怎么办?”刘汉东还在迟疑。

        舒帆也从屋里出来了,脸上还挂着泪痕:“哥,你别管我们,我们有办法自保,你是他们的头号目标,你安全,他们就有所忌惮,你入狱了,他们就真的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

        刘汉东点点头:“好吧,我这就走,你们保重。”

        舒帆上前一步,踮起脚尖抱住了刘汉东,她已经不是当年十四岁的萝莉了,而是年满十八岁的大姑娘,但不管岁月如何变迁,她都是刘汉东的小妹妹。

        “保重,哥哥。”舒帆放了手,紧咬嘴唇忍住不掉泪。

        刘汉东扭头便走,头也不回。

        半小时后,刑警来到黄花经营部抓捕刘汉东,当然是一无所获,刑警又去了黄花小区马国庆家,让他们联系刘汉东,敦促其早日投案自首。

        刘汉东又出事了,马国庆头疼不已,这个女婿太不消停了,每年都要闹腾几回大的,这次不知道又捅了什么马蜂窝。

        “他闯到青石高科总部讨债,把人家老总给打了,唐总是市里聘请的特殊人才,能随便打么?老马你也是老公安了,让你女婿自首吧,最多拘留处理,为这点小事跑路犯不上啊。”刑警态度随和,还和马国庆聊起天来。

        马国庆立刻拨打刘汉东的手机,却已经关机打不通了。

        凭着对自家女婿的了解,马国庆判定刘汉东不会束手就擒,这货怕是要消失一段时间了,可苦了自家女儿了,还没结婚就享受到守活寡的待遇。

        ……

        市公安局食堂,徐功铁端着餐盘来到沈弘毅身旁坐下,同事们很知趣的和大领导保持着距离,周围几张桌子都没人。

        “人抓到了么?”沈弘毅拨弄着餐盘里的菜随口问道。

        “跑了,手机定位也定不到,这家伙反侦察经验很丰富,怕是很难抓到。”徐功铁道,虽然没说名字,两人心知肚明。

        此前市长办公室打电话来施压,说是著名企业家唐一诺投诉警方不作为,放走殴打员工敲诈勒索的罪犯刘汉东,责成市局严办。

        沈弘毅有自己的想法,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刘飞也没亲自打招呼,不如卖个面子给刘汉东,要知道刘汉东可不是一介匹夫,他的背后有各种势力若隐若现,青石高科鹿死谁手还不确定,何况还有一个郑家。

        徐功铁提前给刘汉东报信,就是得了沈弘毅的授意,刘汉东一点就透,消失无踪,这事儿处理的还算漂亮。

        “要不要上网追逃?”徐功铁煞有介事的问道。

        “寻衅滋事而已,又不是什么影响特别恶劣的案件,照常处理就行。”沈弘毅拿起餐巾纸擦擦嘴,端起吃的精光的餐盘走向水槽。

        朱雀饭店自助餐厅,刘飞面前摆着一杯咖啡,坐在窗前凝视外面的街景,消息不断反馈回来,刘汉东亡命天涯,黄花经营部破产倒闭,资不抵债,面临工商税务和巨额罚款,以及洗黑钱的罪案调查。

        黄花经营部账上突然多出来八百万,他们用这笔钱咸鱼翻生,把生意做大,其实这一切都在刘飞的监控之中,之所以容忍他们做大,是因为刘飞的恶趣味,他从小就喜欢观察弱小的生物,比如蚂蚁窝,看蚂蚁们辛勤工作,兢兢业业,然后一壶开水浇下去,一切化为乌有,乐趣就在于此。

        秘书悄无声息的过来,附耳低语几句,刘飞点点头道:“适可而止,给她们留条活路吧。”

        刘市长开恩,有关部门没有赶尽杀绝,偷逃税款超范围经营等一切责任都推到了法人代表刘汉东身上,安馨舒帆佘小青等人至少不用担心牢狱之灾。

        黄花配件经营部,员工们愁容满面,等待着发放遣散费,舒帆将尚风尚水的别墅紧急挂牌低下抛售,由于大大低于市场价,很快就有买家接手,又狠狠压了下价格,最终以低的难以想象的价格成交,现在就等这笔钱了。

        忽然一辆长安面包车开到,城管来了,他们宣布黄花经营部属于违章建筑,限期拆除,否则将处以罚款。

        没人搭理他们,城管们丢下整改通知书就悻悻离去。

        别墅成交,房款到账,先支付了员工的工资和遣散费,然后是各地经销商的货款,然后才是所谓的罚款,工商局和税务局都开出天价罚单,尤其税务局的罚单数额高达千万,根本无法缴纳,晚交一天都会产生滞纳金,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永无止境。

        夜晚,舒帆回到住所,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默默流泪,她才十八岁,就体验到了万念俱灰之感,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似乎都像是玻璃瓶中的蚂蚁,一切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黄花配件经营部被打回了原形,夺回青石高科的梦想成了泡影,舒帆绝望了,她决定向命运低头,去美国读大学,不再纠结于父亲留下的商业帝国。

        舒帆打开电脑,发现有未读邮件,进入邮箱,熟悉的字眼映入眼帘,是父亲的信!

        夏青石在女儿年满十八岁的时候发来了邮件。

        舒帆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邮件,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我最亲爱的女儿,今天是你年满十八岁的日子,原谅爸爸不能参加你的成人礼,不过爸爸为你准备了一样礼物,希望能给你带来帮助。

        如果爸爸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已经努力的尝试过夺回公司的一切可能性了,并且无一例外的失败,女儿,不要灰心丧气,不要向命运认输,你之所以失败,在于你站在一个不公平的擂台上,他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他们不敢正大光明的决斗,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弱者,女儿,你虽然失败了,但你努力过了,爸爸为你骄傲!”

        舒帆泣不成声,父亲将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都预料到了,眼泪模糊了她的双眼,屏幕上的字迹都看不清楚了。

        擦了擦眼泪,舒帆滚动鼠标继续往下看。

        “我最亲爱的女儿,爸爸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提前为你做了很多准备,你已经十八岁了,可以自己管钱了,爸爸把一笔钱转到了瑞士的银行账户里,作为你的生日礼物,但愿你喜欢。”

        下面是UBS的银行账户信息以及具体金额,单位是欧元,数字是1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