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章 魔高一丈
  • 第五十章 魔高一丈

    作品:《匹夫的逆袭

        

        唐一诺苦笑着摇摇头,吩咐秘书打越洋电话给美国方面,会议暂停五分钟,他说话喜欢夹杂英文单词,偏偏语音又不是很标准,听起来有着怪异而滑稽的感觉。

        “OK,威尔逊,你去接待一下客人。”唐一诺对一个三十来岁的西装男道。

        西装男从会议桌旁站起,看他胸前的金色胸徽,应该是公司副总级别的高层管理人员。

        佘小青大怒,就用五分钟时间,派个副总来打发我们,这是寒碜人呢,有刘汉东在场,她的胆子格外大,高声道:“唐总麻烦你搞清楚情况好不好,现在是我们来接管青石高科,我宣布会议结束,所有人员解散,各自回办公室听候下一步安排。”

        没人动,大家都以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佘小青,嘲弄之色甚是浓郁。

        唐一诺看看手表,用英文嘀咕了一句,道:“好吧,我亲自和你们解释,请到会客室吧。”

        隔壁就是贵宾会客室,双方落座,佘小青刚要说话,唐一诺举手拦阻她的发言,正色道:“你们的来意我很清楚,需要阐明的是,青石高科已经没有你们夏家的股份了,公司于今年二月份被外资全额收购,情况就是这样,失陪。”

        “等等!”安馨柳眉倒竖,“夏白石只是代管资产,凭什么出卖舒帆名下的遗产股份,青石高科发生这么大的股份转移,为什么外界没有风声,公司到底卖给了什么人?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说清楚别想走!”佘小青狐假虎威,额头却在冒汗,出师不利啊。

        唐一诺两手一摊:“不好意思,出售股份是前任董事长夏白石的事情,也是你们家族内部事务,具体原因我不掌握,至于公司是被谁收购的,上市公司重大信息都会在媒体上进行公示,你们自己不留意,我也没有告知的义务。”

        所有人都傻了,这个噩耗太意外了,没想到夏白石这么胆大妄为,居然采取不合法的手段出售代管股份,现在木已成舟,只有采取法律手段了,不过在江东起诉恐怕没有任何胜算。

        舒帆一言未发,却已锐气尽丧,十八岁的她未曾料到社会如此黑暗,坏人如此嚣张,明目张胆强取豪夺,偏偏还没有说理的地方。

        “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要去开会了。”唐一诺看看手表,只用了三分钟就打发了不速之客,还来得及继续开会。

        佘小青向刘汉东投去求助的目光,后者只是轻轻摇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方早已计算好了每一步棋,留下也没什么意思。

        “我要看相关法律文书。”安馨道。

        “OK,不过现在我没有时间,你找我的秘书预约一下吧,不好意思,失陪。”唐一诺起身走了,走到门口才互相想起来什么似的,对助理道:“问问客人们想喝什么,我请客。”

        “咱们走吧。”安馨叹了口气,满怀希望而来,却铩羽而归,这个结局自己早该预料到的,刘飞是什么人,他绝不会把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的。

        一行人默默出了大楼,上车回家,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回到黄花经营部,员工们看到他们脸色难看,猜到接管出了岔子,谁也不敢多嘴。

        安馨打开电脑,查找纳斯达克股市相关公示,果然找到了青石高科被香港一家名为DL的控股公司收购的消息,而且事情就发生在不久之前。

        接下来的几天,安馨都在调查这家DL公司,她通过香港的朋友查到,DL公司的中文名字叫鼎立,是一家成立不超过半年的新公司,鼎立的背后,是美国高盛和一家开曼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

        与此同时刘汉东也在寻找罪魁祸首夏白石,可是他们一家人却失踪了,尚风尚水的别墅紧锁大门,通过警方查了出境记录,发现夏白石、廖碧池、夏舟三人已于年前出境,目的地是洛杉矶。

        黄花经营部经理室,核心人员坐在一起开会分析情况商讨对策,刘汉东和安馨发言完毕,舒帆做了总结。

        “所谓的鼎立公司只是一个壳子,背后是高盛和那家离岸公司,我估计离岸公司的股东是刘飞,唐一诺不过是他们的白手套而已,夏白石魄力不足,拿钱走人是最好的出路,现在只能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了。”

        “起诉么?在近江起诉他们,毫无胜算。”佘小青道。

        “没有胜算也要起诉,这是一种态度。”舒帆很坚决。

        律师早已摩拳擦掌等着了,这种经济官司打起来经年累月,打赢了名利双收,打输了也有佣金,很快诉状就递交到了近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预料中的一样,被当场驳回,中院不愿受理,要求去区法院递交诉状。

        这个意思很明白,区法院初审,不服上诉,中院终审,一锤定音,一切都在刘飞的掌握之中。

        而且舒帆只能起诉夏白石,但夏白石全家出国,传票都送不到被告手中,就算送到了,人家不来应诉你也没办法,退一万步说,就算官司打赢了又能如何,根本没法执行。

        每个人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敌人太过强大,操控舆论、司法甚至民意,只用一个小指头就能打的你毫无还手之力。

        刘汉东怒火满腔,可是却找不到发泄渠道,难道去把青石高科拆了?或者把唐一诺暴打一顿?仔细想想,就算把刘飞宰了,事情也无法挽回了,这个盘子太大了,牵扯到无数人的利益,有时候不得不向命运低头。

        屋漏又逢连夜雨,坏消息再度传来,青石高科再次大洗牌,这回洗到了部门经理以下,市场部那几个和黄花经营部暗通款曲的中层全被辞退,并且保留追究民事责任的权力,而黄花经营部存在集团的八百万保证金兼货款,也被冻结。

        这一招釜底抽薪果然厉害,经营部资金断裂,立刻维持不下去,提不到货,下面经销商嗷嗷叫着退钱,可是哪有钱退给人家,于是全省各地的经销商都来堵了门讨债,前几天还生意兴隆的经营部,今天就面临崩盘危机。

        朱小强等员工惶惶不可终日,预想的美妙前景没有实现,反而连饭碗都快保不住了,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舒帆安馨刘汉东却明白,自己的一切都在别人掌握之中,之所以唐一诺容忍黄花经营部把生意做大,就是为了今天这致命一击。

        事实证明,祸不单行这句话是很有哲理的,经销商堵门还在可控范围内,可是税务局和工商局的联合执法就让人撑不住了。

        仿佛早就勾结好了似的,国税局和工商局的稽查人员同时登门拜访,以偷逃税款和超范围经营为名查封黄花经营部的账本,**封存,税控机和会计电脑都被稽查人员抱走,最后工商局的人还在大门上贴了封条。

        事情发生的时候,刘汉东不在家,所以没有发生暴力抗法事件,舒帆等人默默配合,没一句废话,因为她们知道这一切都有人在幕后遥控,辛辛苦苦大半年的成果,就像是小猪建造的稻草房子,被大坏狼一口气就吹塌了。

        “让你们法人代表刘汉东明天到税务局来一下,接受调查。”稽查科的税官丢下一句话,抱着账本和电脑走了。

        经销商们亲眼目睹黄花经营部遭此大难,都明白自家的货款讨不回来了,也不管工商局的封条了,破门而入,将办公室里的饮水机、电脑、打印机、传真机一扫而空。

        “让他们把车也开走吧,就算抵账了,剩下的钱,我卖房子还他们。”舒帆这样说。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夏青石留下的遗产可不光是青石高科的股份,尚风尚水的别墅卖掉还能凑出几百万来,把经销商的账还了不成问题。

        ……

        青石高科总经理办公室,外面走廊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保安,刘汉东坐在唐一诺面前,死死盯着他。

        “姓唐的,我知道你就是一白手套,那些人我自会找他们算账,今天先找你算算咱们之间的账,我们经营部的八百万保证金和货款,你现在马上给我吐出来。”

        “你在威胁我。”唐一诺整理着领带,略带不屑道,“警察马上就到,我劝你悬崖勒马,不要一错再错。”

        “勒马,勒你妈了个逼的!”刘汉东探身上前揪住唐一诺的领带,用力一勒,勒的他面红耳赤,眼睛都凸出来了。

        门外有女士发出尖利的叫声。

        “把钱还给我!”刘汉东手上松了力道。

        唐一诺喘着粗气道:“我是总裁,又不是会计,这样吧,我给财务部打个电话,你到那边去拿支票。”

        “少糊弄我,让他们把钱打到我们公司账上,给你三分钟时间。”刘汉东揪着唐一诺的领带,将他按在椅子上。

        “你想干什么?”唐一诺失去了镇定,湿漉漉的头发耷拉在脑袋上,遇到刘汉东这种亡命之徒,他是一点招都没有。

        “送你下去。”刘汉东望了望落地窗,玻璃擦得很干净,外面阳光明媚,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