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三章 五号别墅
  • 第四十三章 五号别墅

    作品:《匹夫的逆袭

        

        郑佳一并没有看到刘汉东抵达创作基地,实际上她现在处于酒醉状态,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晨练车祸,医院惊魂,无辜被拘,胜利大逃亡,然后各种峰回路转,紧绷的弦松弛下来,再在李秘书长的甜言蜜语下喝了不少红酒,不醉才怪。

        在阳台看了一会儿飘舞的雪花,郑佳一被服务员请回,她僵硬的笑着,和众人握手,目送他们离去,李秘书长的嘴一张一翕,却听不清她在说什么,随后服务员撑着伞送郑佳一去了五号别墅。

        五号别墅位于整个创作基地的最深处,是一栋一层半的低矮建筑,半层埋在地下,就近引入了温泉水,用大理石造了个巨大的土耳其式浴池,上层有两套客房,从房间客厅可以直接下浴池。

        郑佳一略有洁癖,累了一天迫切的想洗个热水澡,整个五号别墅没有入住其他客人,只为她一人开放,服务员也都很识相,不招呼不会过来献殷勤,郑佳一脱了衣服围上浴巾下到地下浴池,在池子里泡着,感觉每个毛孔都舒畅无比,劳累一天的躯体终于得到休息。

        温泉水汽氤氲,双层玻璃窗外是射灯照耀下的雪花纷飞,连郑佳一这样见多识广的人都感叹起来,平川的作家们真奢侈啊。

        与此同时,刘汉东也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五号别墅,年轻的女服务员递给他一把钥匙:“先生,您在二号房,有什么事打总机就可以。”

        “谢谢。”刘汉东独自进入别墅,木质地板打了蜡,嵌在墙角的射灯将墙壁和地板都笼上一层柔和温馨的光芒,墙上挂着山水画,彰显着主人的气质与修养,别墅很大,足有四五百平方米,二号房是个大套间,有**的客厅和洗手间,卧室很大,全是扎实的实木家具,窗外是幽静的竹林,装饰布置典雅时尚,充满文人气息。

        刘汉东的肋骨还在隐隐作疼,他脱了衣服进了浴室冲了个淋浴,胡乱洗完,拿了条浴巾围在腰间,回到卧室对着镜子摆起了姿势,身上全是伤疤,整的和漫画里的健四郎差不多了。

        郑佳一也洗好了澡,挽起头发,围上浴巾,赤着脚上楼,五号别墅的设计者别出心裁,设计了许多他认为便捷的通道和门,对常住者或许方便,但是对于新来的客人就会带来许多麻烦,从半地下浴池回房间有专用旋转小楼梯,郑佳一初来乍到,隐约觉得走的是原路,上来之后也觉得没什么异样,很自然的拧开门把手进了浴室,走到窗前,浴巾落下,捡起床上的衣服准备穿,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刘汉东正对着镜子展示肌肉,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聘聘婷婷走进来,身上只围了条洁白的浴巾,走到床前还把浴巾给脱了,虽然只是背影,但也极其的惹火,两条长腿笔直圆润,臀部挺翘结实,细腰不盈一握,线条优美绝伦。

        没想到平川的领导们诚意这么大,一时间刘汉东感动起来,到底是婉拒还是笑纳呢,这真是对**员的考验啊。

        “咳咳。”刘汉东假惺惺的干咳了两声,转过身来。

        郑佳一整个人都僵住了,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一瞬间她连最坏的结局也预料到了,惊恐的转身,双手护胸,却看到一个近乎**的刘汉东站在眼前。

        刹那间,两人都愣了,刘汉东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郑佳一的惊恐变成了尴尬,迅速弯下身子捡起了浴巾,可是那一瞬间胸前的跳动被对面的家伙看在眼里,吞咽涎水的声音在宁静的雪夜显得特别清晰。

        “你……”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两人再度开口。

        “你怎么在这儿?”第三次了,两人的语言完全一样,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很是美妙,让他们忘却了尴尬,笑容重新浮现。

        “你是几号房?”刘汉东问。

        “一号。”郑佳一意识到自己可能走错了。

        “这里是二号。”刘汉东道。

        “真不好意思。”郑佳一想走,却又犹豫起来,如果服务员看到自己从二号套房出来,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走原路回去比较安全。”刘汉东仿佛猜到了郑佳一的心思,主动献策,其实他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建议:“别让她走,别让她走……”

        郑佳一的内心深处和刘汉东一样,嘴上说要走,脚下却挪不动步子,静谧安详的雪夜,美景如画的山间别墅,再加上一位素有好感的异性,这简直就是天作之美,生硬的转身离去,是对这种天赐的美感的粗暴破坏,用一句成语来形容叫暴殄天物。

        可是她又隐隐觉得,时机还不成熟,自己和刘汉东还没近到这种地步,如果今夜发生什么旖旎的事情,也只是荷尔蒙的作用,事后恐怕是会带来无尽尴尬的,毕竟这里是平川高书记的地盘,说是什么作协创作基地,谁知道来住的都是什么货色,谁知道床头有没有摄像头。

        心念一动,郑佳一拔脚就走,刘汉东的目光不由自主跟着她动,浴巾包裹着的娇躯诱惑力太大,让他浴巾下面支起了帐篷。

        “咦,怎么锁上了。”郑佳一拧着半地下浴池的门把手,白生生的肩膀耸动着,语气娇嗔无比,刘汉东抢上一步替佳人开门,他手劲大,一转就开了。

        “谢谢。”郑佳一回眸一笑,千娇百媚,刘汉东脑子里轰的一下,千万雄壮的种马呼啸而过,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掐住了郑佳一的小蛮腰。

        此情此景,郑佳一粉脸绯红,双眼迷离,手很自然的搭上刘汉东的脖子,嘴唇微微张开,眼睛闭上了。

        郑佳一出身高贵,自中学时期追她的男生就如过江之鲫,但她自视甚高,中国男人在她眼中只配称作雄性动物,没一个是真男人,而欧美黑人体味重,她有洁癖接受不了,所以活了这么久,除了在北清大学金融研修所期间差点被有妇之夫刘飞骗了之外,根本没和任何男人有过亲密接触。

        在刘汉东心中,郑佳一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远观不可亵玩,如今女神在怀,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就算是铁打的柳下惠也把持不住啊,一时间他脑子全空,一歪头就要啃下去。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和话语声,听起来人还不少,紧接着声音在套房门口停下了,敲门声响起,是个女声:“刘儿,睡了么?”

        这是佘小青的声音,不用想,安馨和舒帆也跟着来了。

        郑佳一反应很快,飞快的开门走了,只留给刘汉东一个纤细颀长的背影。

        可怜的刘汉东如同饿了三天三夜的癞蛤蟆,面对一锅喷喷香的天鹅肉正准备下筷子,煮熟的天鹅却突然飞走了。

        门开了,三位打断好事还不自知的女子关切的看着一脸不爽的刘汉东,叽叽喳喳问道:“你没事吧?怎么脸色不大好看。”

        “你们怎么来了?”刘汉东没好气道。

        “刘儿,我们听说你出事,冒雪赶来,你怎么不领情啊。”佘小青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一膀子撞开挡在门口的刘汉东,走进套房,啧啧称赞:“装修不错啊,比我住过的凯宾斯基大酒店高级套房还奢哩。”

        服务员把客人送到门口就走了,安馨和舒帆也进了套房,跟自家人一样自己倒茶喝,坐在沙发上对窗外景色评头论足,当然不忘询问刘汉东的伤情。

        “基本没事了。”刘汉东道,“我是铁打的,这点伤不算什么,这回也算因祸得福……”

        听了刘汉东的讲述,三人啧啧称奇,赞他随机应变的本领强。

        “郑佳一也在这里?”安馨问道。

        “应该在吧。”刘汉东有些心虚。

        “算了,天晚了,明天再联系她,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安馨站起告辞,刘汉东心中暗骂这几个搅局的家伙,嘴上却客气道:“慢点,外面有雪。”

        舒帆走在最后,快出门的时候才压低声音道:“哥哥,郑佳一就在隔壁吧?”

        说完,不等刘汉东反应,就嘻嘻笑着跑了。

        三女离开之后,刘汉东进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状态,天人交战了三百个回合之后,决定去敲郑佳一的门。

        五号别墅也不知道是那个半吊子设计师设计的,内部搞得像迷宫一样,刘汉东找到了一号套间的门,矜持的抬手轻轻敲了三下,然后等着郑佳一来开门,然后一头扎进自己怀里,**一刻值千金,自己二话不说来个公主抱,直接进房丢在床上,想到这里,他就不由自主的咽了口涎水。

        可是等了几分钟也没人来开门,刘汉东又敲了几下,还是没应声,难不成郑佳一睡着了?也有可能,累了一天刚洗了个热水澡,估计躺下就着,不过也有另一个可能,就是回过味来的郑大小姐不愿意和自己共度良宵。

        足足煎熬了十分钟,刘汉东才满怀失落的离去,他却不知道,他在这边傻乎乎敲门的时候,郑佳一也在敲他的门,但是由于设计师的蛋疼,这两扇门之间隔得很远,互相听不到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