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二章 善后
  • 第四十二章 善后

    作品:《匹夫的逆袭

        

        人命案非同小可,哪怕关系再硬靠山再大也要费一番周折才能搞定,郑佳一毫不怀疑这个所谓的人命案是平川某些人精心设计的,因为车祸案目击证人太多遮掩不住,只好另辟途径给刘汉东扣个帽子,未必是想置他于死地,更大的可能性是想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换取郑佳一的谅解。

        “回平川。”郑佳一斩钉截铁道。

        “怎么了,谁打死人了,为什么要回平川?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回来的耶。”白娜惊诧万分。

        “必须回去,刘汉东被他们陷害了,说是在看守所里打死了人。”郑佳一向白娜伸手,“车借我开一下。”

        白娜看了看江雪晴,后者严肃的点头:“人命关天,越快越好。”

        “稍等,容我打个电话。”白娜走到阳台给周文通话,请他派员护送,周文考虑片刻回复:“我让小徐陪你们去。”

        十五分钟后,一辆不起眼的民牌商务车来到江北万达广场,开车的是市政府小车班的班长小李,陪同的是周文的大秘徐宁,徐秘书的父亲曾任南泰县委书记,是周文的老领导,周文当县长的时候就把徐宁带在身边,如今周县长已经成了周市长,徐秘书也水涨船高,从科员级别升为副处,待人接物颇为练达,是周文的得力助手。

        在徐宁的陪同下,三个女人踏上了返回平川的旅途,机警的郑佳一很快发现一辆黑色越野车形影不离的跟在商务车的后面,于是问了白娜,白娜又问了徐宁,徐秘书笑道:“不用担心,是自己人。”

        越野车里坐着的是孙继海和三名便衣,他们是到平川办案去的,“顺路”护送女士们。

        路上,徐秘书打了几个电话,和平川方面进行了简短的沟通,进入平川地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冬天七点钟天就黑透了,山路难行,车速减慢,转过一道弯,就看到前面道路上“平川欢迎您”的横幅下停着几辆车,有人站在车前招手。

        徐宁让司机靠边停车,郑佳一隔着车窗看到对方来人都没穿制服,而是羊绒大衣西裤皮鞋,举手投足都透着官气,估计是觉得平川警方的形象不好,怕影响了贵宾的心情,所以换成了体面的公务员们。

        果不其然,徐宁和对方寒暄一阵后回来报告:“是平川市委、文广新局、电视台和报社的一帮人,领队的是市委副秘书长,我告诉他们进城再说,这儿天冷就不下车了。”

        郑佳一点点头,此刻她不想面对这些嘴脸。

        徐宁上了车,对方那群羊绒大衣也都各自上车,车队开着双闪前行,走了二十分钟,进了一个黑灯瞎火的院子,郑佳一很纳闷:“还没到市区啊?”

        徐宁解释道:“这里是平川作协的创作基地,风景优美,空气清新,算是他们的一番诚意吧。”

        此处尚在山区,大墩乡境内,属于平川最穷的地区,创作基地占地颇广,由五座小楼组成,外面看起来就像是土里土气的农村别墅,但是内部装修显然是花了一番功夫的,恬淡雅致的日式庭院风格让人耳目一新,原来平川也尽是土鳖啊。

        三位贵宾和徐宁被引入一间宽敞的休息室,平川市委李秘书长带领一群人向他们表示了欢迎,李秘书长是个干练女性,身穿套裙系着巴宝莉的围巾,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她说江雪晴和白娜是知名的新闻人,郑老师是国际知名的金融专家,今天我们平川人是带着朝圣和学习的心来的,希望三位老师不吝赐教。

        随后李秘书长向来宾介绍了他身后的那些人,有平川电视台的主持人、平川作协的驻会作家,报社记者,银行高管,而且这些人是清一色的娘子军,一个个口称老师,热情无比。

        李秘书长毫无官架子,说话幽默风趣,她精心挑选的这些娘子军也都是能上得了台面的人物,和三位贵宾能找到共同话题,几分钟下来,气氛就变的随和欢乐,郑佳一等人绷着的心放松下来。

        十分钟之后,晚宴开始,房间里一共两张大圆桌,郑佳一进屋之后就看到了老熟人,石老师和二愣,两人都换了新衣服,拘谨的坐在一群领导之中,大墩乡的党委书记,市教育局的局长之类,对于平头百姓、基层教师,那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落座之后,徐宁笑道:“这一桌怎么就我一个男的,要不我换换位置?”

        李秘书长道:“红花还需绿叶衬,我们这群娘子军是需要一位党代表的。”

        酒宴上,李秘书长谈笑风生,绝口不提刚发生过的不愉快事情,陪客们一杯杯的敬酒,高脚杯中的红酒和女士们微醺发红的脸色相映成辉,再看另一桌,石老师和二愣已经喝大了,平日高高在上的领导们此刻变的平易近人,和善好爽,白酒一杯杯的见底,乡党委书记喝的大了,非拉着二愣要结拜兄弟,教育局长喝石老师坐在一起勾肩搭背,窃窃私语,石老师脸通红,听着局长推心置腹的话,不断的点着头。

        郑佳一如同浮在云端般俯瞰着这一切,平川方面的所有努力,只是为了讨自己高兴而已,不对,是讨父亲的高兴,这些微笑的、激动的、欢乐的脸庞,渐渐变成一张张假面具,面具背后是奴颜婢膝和小心翼翼,此刻郑佳一已经完全没有了愤怒,一种悲悯的情怀充斥着她的心,她不讨厌这些人,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

        “李秘书长,我想知道刘汉东怎么样了?”郑佳一忽然开门见山的问起,她觉得打哑谜没意思,谁先开口也无关紧要,她厌倦了这些假面,想早点结束。

        “刘汉东,就是那个见义勇为救了几十个孩子的司机吧。”李秘书长收放自如,前一秒还笑的花枝乱颤,此刻就变成了铁面无私的包公脸,“不过听说出了点其它问题,稍等,我再具体落实一下。”

        李秘书长说完便离席去打电话,过了五分钟回来道:“刚才我问了一下公安局方面,确实出了点问题,先前警方不了解情况,错把刘汉东当作交通肇事犯送进看守所,结果遇到一个患艾滋病的犯人发狂咬人……”

        郑佳一的心悬到了嗓子眼,这一招太毒了,居然动用了艾滋病患者,平川有些人真是欲将刘汉东置于死地而后快啊,不用问,人肯定已经被咬伤,感染了艾滋病毒,以后就不再是正常人了……

        “艾滋病人怎么能往看守所里关!”白娜愤愤不平的质问。

        李秘书长做同仇敌忾状:“就是,这帮人就知道胡来,回头一定要严肃处理责任人,公安系统是该清理一下了。”

        “刘汉东送医了么?”江雪晴关切的问道。

        李秘书长爽朗大笑:“他不用送医,他又没受伤,那个艾滋病患者狂性大发,在监舍里到处咬人,被刘汉东和其他人一起制服了,他这算第二次见义勇为了,市里正在研究怎么奖励他呢。”

        “那他人呢?为什么还控制着?”郑佳一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不停的峰回路转让她不顾矜持直接闻到。

        “不是控制,是有人要请他喝酒,过一会儿人就到。”李秘书长很有成就感,在这件事的善后处理上她的看法与高秘书不同,她认为绝不要耍什么小聪明,要么就硬到底,秉公执法,办刘汉东死罪,要么就彻底服软,把姿态放到最低,最终在省城跑关系的高书记决定按照李秘书长的方案走。

        此刻,高秘书正在市区一家酒店陪刘汉东喝酒,他提出了善后条件,赔偿一辆全新的同款型货车,见义勇为奖金五万块。

        刘汉东当场拒绝:“这样就想打发我?”

        高秘书笑吟吟的:“有什么条件你可以提嘛,平川虽然穷,但还是很有诚意的。”

        刘汉东说:“那群孩子大冬天的在外面跑步晨练……”

        “橡胶跑道,四百米的,外加全套体育器材,已经安排好了。”高秘书打断刘汉东道。

        “老师们待遇太低,穷的不像话。”刘汉东道。

        “已经责令乡政府发放拖欠工资,另外从市财政拿出一笔资金,每个老师发两百元过节费,猪肉十斤,色拉油两桶。”

        刘汉东挠挠头,暂时想不出其他条件了。

        高秘书道:“因为你见义勇为,撞坏了货车,耽误了生意,为了表达谢意,我们平川市委决定,以后所需用的电池,全部都从你们公司进货。”

        刘汉东点点头:“好。”

        高秘书如释重负,本以为对方会狮子大开口,动辄一两百万的赔偿,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关了。

        “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送你休息去吧。”高秘书起身,招呼司机取车,其实桌上的酒瓶子基本没动,话不投机半句多,刘汉东才不和高秘书喝酒呢。

        司机驾车将刘汉东送到作协创作基地的时候,天空开始飘雪,射灯下雪花纷纷扬扬,二楼落地窗处剪影窈窕,正是郑佳一。

        李秘书长等人酒足饭饱,在大堂里坐着等车来接,秘书长喝了大半瓶的红酒,精神亢奋无比,指挥创作基地的主任安排房间,这个所谓的创作基地其实和作协没什么关系,是市委借着作协的名义办的小型招待所,专门接待省里来的大领导,平时市里领导也来疗养度假,别看这儿不起眼,其实有地热温泉。

        “让郑老师住五号别墅。”李秘书长脸蛋绯红,纤纤玉指在图纸上点着,五号别墅风景最好,在整个大院的最深处,只有贵宾来了才动用,就连高书记也没住过。

        “江老师和白老师住一号就行,徐秘书和司机安排在二号。”李秘书长很细心,“他们的礼物放在车里就行。”

        “还有一个人没安排。”主任的手指点在名单上。

        “刘汉东住五号。”李秘书长斩钉截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