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九章 两市抢人
  • 第三十九章 两市抢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擅闯会议室确实有欠妥当,但刘飞火气上来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哪怕主持会议的是朱省长也不在乎,当然起码的礼貌还是有的,他先向朱省长点头致意:“不好意思,有些急事找高书记。.”

        这种明煮生活会通常要开很长时间,批评与自我批评达到白热化的阶段,每个人都进入了状态,在领导面前互相揭批,深挖思想深处的顽疾,高先显正在批评市长,说的口沫横飞,意犹未尽,被刘飞突然打断,心里不免生疑,这是怎么回事?

        “朱省长,我去去就来。”高先显离席出了会议室,和刘飞、沈弘毅握手:“对不住,开会没带手机,秘书怕是也不敢进来,刘市长,沈局长,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哪方面的配合,我绝对全力以赴。”

        刘飞道:“弘毅,你说吧。”

        沈弘毅道:“高书记,情况是这样的,平川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不知道怎么搞的,把正在大墩乡中心小学支教的郑佳一老师卷进来了,郑老师是咱们国家能源战略执委会郑主任的女儿,也是刘市长的同学,求援电话打到我这里,我就匆匆赶来了,路上遇到了刘市长……”

        高先显一听,头嗡的一声就大了,强打精神说道:“我马上调查,请稍等,我把公安局老薛叫出来。”

        转身回去,开门将薛局长叫了出来。

        薛局长听了简单介绍也是一脸凝重,道:“我马上落实,决不能冤枉好人。”

        沈弘毅道:“不用落实什么了,人被看守所的赵玉柱带到宾馆去开房,半路跑了,我想问一下薛局长,平川公安系统出了什么问题,你这个局长还有没有管理能力!”

        这话说的诛心,要在平时,沈弘毅是不会放狠话的,今天实在是怒极了。

        没人在意他的狠话,薛局长一口老血就憋在喉咙口,腥甜腥甜的,硬生生咽回去,他知道自己的仕途今天就算终结了,不双规就谢天谢地了,他暂时失去了语言能力,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高书记也好不到哪里去,捂着胸口痛苦不堪,工作人员大惊:“高书记你怎么了!快拿硝酸甘油。”

        老高的心脏病发作了,工作人员急忙将保健医生叫来,服用药物,打电话叫救护车。

        “不用管我,救郑老师!”高书记悲愤无比的呼喊道。

        薛局长趁着没人注意自己,摸出手帕将嘴角的血迹擦干,拿出手机迅速部署, 一把手就是给力,很快得到信息反馈,郑佳一已经和两个记者乘车前往江北方向,赵玉柱和张洪亮在后面追赶,想把事情解释清楚。

        “查到了。”薛局长兴奋起来,“是误会,纯属误会。”

        高书记松了一口气,是误会就好,郑杰夫的女儿如果被本地公安给嚯嚯了,自己的乌纱帽肯定要丢,幸亏人没事,不过善后工作肯定很棘手。

        “郑老师是被两位平川来的女记者带走的,赵玉柱去平川宾馆开房也是误会,他是想给郑老师安排休息的地方,并且有女警官陪同的。”薛局长忙不迭的解释道,眼巴巴看着刘飞和沈弘毅。

        刘飞有些失望,自己乘飞机巴巴地赶过来,还是没能英雄救美,很有一记重拳落空的轻飘飘感觉。

        会议室的门开了,朱省长前呼后拥的出来了,明煮生活会提前结束,大领导要回省城了,刘飞和沈弘毅都和朱家政打了招呼,没有详细介绍发生了什么事情,省长也不会去管这些细枝末节,气氛有些微妙,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朱省长虽然脸上挂着微笑,其实不太高兴。

        ……

        白色吉姆尼在丘陵地带疾驰,这种1.3排量的小型越野车速度开不快,八十公里就有些发飘,忽然白娜说道:“后面有警灯闪,我是不是花眼了?”

        郑佳一回头看去,惊呼道:“就是那辆帕萨特把我送到宾馆去的!”

        江雪晴嚷道:“快开!”

        白娜猛踩油门,可是吉姆尼再快也快不过帕萨特,眼瞅着后视镜里红蓝爆闪在接近,郑佳一又喊道:“不好,前面有交警!”

        狭窄的山路上,一辆警车横在路上,穿着反光背心的交警打手势让吉姆尼靠边停车,后面隐约还有几个协管。

        “怎么办?”江雪晴大大咧咧道,“和他们呢干吧。”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白娜临危不乱,一打方向盘,吉姆尼径直冲下路基,在野地里狂奔起来,这小车公路上不给力,越野可有两把刷子,四轮驱动底盘高,陡坡轻轻松松爬上去。

        帕萨特追到近前,赵玉柱钢牙一咬,也驾车下了公路,没开几十米远就陷在坑里了,涡轮增压的引擎也不好使了,拼命咆哮着却无能为力。

        赵玉柱下了车,冲远去的吉姆尼大喊:“姑奶奶,快回来吧,都是误会啊。”

        手机响了,是薛局长打来的,先劈头盖脸痛骂了一顿,然后命令赵玉柱无论如何也要把人拦回来,好好的赔礼道歉。

        “是。”赵玉柱有气无力道,走回公路,交警也接到了命令,带上赵玉柱,一路向北去了,吉姆尼不可能一直走野地,总要回到公路上来的。

        白娜她们也是这么想的,平川方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万万不能落到他们手上。

        “怎么办?”郑佳一道。

        “我有办法。”白娜戴上蓝牙耳机,拨通了周文的电话。

        周文正在南泰工业园考察,上回青石高科放鸽子,工业园损失不小,上下都有些怨气,接到白娜的电话后,他并没有当回事,女记者大惊小怪故弄玄虚司空见惯,不过该做的还得做到位,他马上打电话给孙继海,让他派车去迎白娜。

        孙继海是周文的嫡系,早先只是南泰县公安局的一名小干部,现在已经成为江北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了,领导的话他向来执行的非常彻底,听说白记者被人追击,立刻做出部署。

        白记者和周市长那点事儿,周围心腹是心知肚明的,孙继海就是其中之一,嫂子出事,那必须全力以赴,不就是被人追么,派特警去支援,江北市的特警大队建设的很不赖,在全省范围内都算一支铁军,尤其是反恐中队,全员都是退伍特种兵,素质杠杠的,散打格斗防暴反恐样样精通,派他们出马,绝逼能显示出他孙继海对周市长的忠心。

        孙副局长一声令下,二十四小时待命的反恐中队立即出动,部队驻地设在南郊,仿照的是消防队的设计,队员住在二楼,下楼不走楼梯,而是从一根不锈钢管子滑下去,直接上车出动,涂成黑色的特警车里,盾牌头盔防暴枪催泪弹一应俱全。

        凄厉的警笛声响起,两辆黑色执勤车冲出了驻地,车门上赫然印着一只猛虎,以及SWAT字样,孙继海乘坐的长丰猎豹越野车从市局出发,也是一路鸣着警笛,一路向南。

        吉姆尼上,江雪晴的手机响了,是平川区号的固定电话打来了,她想了想还是接了:“喂?”

        “江记者您好,我是平川市公安局的薛万良,请问郑佳一老师是不是和您在一起?”地道的平川普通话,在江雪晴听来就是虚伪加恶心。

        “是和我们在一起,怎么,你还想把她抓回去么?”江雪晴冷笑着反问。

        “江记者,这里面有些误会,我们的干警在工作方面是出了些问题,想向郑老师解释说明并且进行赔礼道歉的,请你配合一下好不好?”薛局长尽量将语气放的和蔼可亲,可是长期以来担任领导干部养成的霸蛮之气不是一时半会能隐藏得住的。

        “省省吧你,等着见报吧。”江雪晴将手机挂了。

        薛局长暴跳如雷,除了领导能挂自己的电话,一个小记者就敢如此猖狂,信不信老子以寻衅滋事罪办了你!

        “老薛,什么情况?”高书记问道。

        薛万良疾步上前,低声汇报,此时高先显已经和刘飞充分沟通完毕,刘市长得知这案子牵扯到刘汉东,态度立刻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大力安慰高先显,表示自己会向郑佳一说明情况,解开误会。

        “刘市长,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您的感激之情,总之一句话,以后如有用得着高某人的时候,赴汤蹈火!”

        刘飞满意的点点头:“那个刘汉东……”

        高先显道:“根据目击证人提供的材料看,刘汉东很可能是为了救人才主动撞车的。”

        黑子在一旁嗤之以鼻:“这逼还救人,害人差不多。”

        听话听音,高书记立刻明白过来,刘市长和刘汉东之间似乎有些过节,他赶忙改口:“当然了,一面之词不能偏听,我们平川交警一定查明事实真相,严惩不法之徒。”

        刘飞点点头:“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

        吉姆尼依然在山路上疾驰,刚才她们绕了点弯,抄近路开到平川警方的前面,江雪晴和白娜的手机已经收到江北移动发来的短信,说明此处已经进入了江北地界。

        “他们又来了!”白娜惊呼,后视镜里出现了几辆警车,还有人探出车窗挥舞着胳膊大呼小叫。

        白娜猛踩油门,车速却始终上不去,警车呼啸赶来,拦住了去路,赵玉柱下了车,差点给几个姑奶奶跪下,他哭丧着脸跑过来,眼泪都快下来了。

        吉姆尼车门紧锁,三个女人躲在里面拒不下车。赵玉柱苦苦哀求也无济于事。

        警笛声传来,北面开了两辆黑色警车,车头四个大字“江北特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