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八章 各方努力
  • 第三十八章 各方努力

    作品:《匹夫的逆袭

        

        赵所心急火燎,那还顾得上她,一脚地板油帕萨特就窜了出去,他这辆神车还不一般,是带T的,加速特别快,比张所的桑塔纳3000犀利多了,十几秒就赶上了,和桑塔纳并行,降下车窗喊道:“你联系交警还是我联系?”

        “我来吧,你车快先走,电话联系。”张所嚷道,拿出手机开始联系交警方面,他有个堂哥是交警大队长,昨天找混混对付刘汉东以及抓嫖的行动,都是张洪亮安排的,兄弟有难,堂哥自然全力以赴,用对讲机通知全市的伙计,留意一辆白色省城牌照吉姆尼,看见就拦下。

        没几分钟,监控中心传来消息,发现白色吉姆尼向北面大墩乡方向去了。

        张洪亮立刻通知了赵所,赵所名叫赵玉柱,是张洪亮的结拜兄弟,两人关系特铁,关键时刻就指望他了。

        赵玉柱猛踩油门,帕萨特2.0升涡轮增压200马力的发动机怒吼起来,汽车如离弦之箭般穿城而过,向北疾驰。

        与此同时,两辆省城牌照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开道的是警灯闪烁的丰田霸道,后面跟着的是同样开着爆闪的奥迪A6,这是沈弘毅的座驾,一路警车开道,时速飙到一百八,根本不在乎什么超速。

        车上,徐功铁联系上了平川市局的副局长老谢,让他去城关派出所捞一个人。

        老谢一听就明白了:“刘汉东对吧,那事儿我知道,高书记点名要办他,别人的案子我也不好插手,老徐你别难为我了。”

        徐功铁说:“不是刘汉东,是郑佳一,你不要啰嗦,马上去把人给我保护起来,不惜一切代价,我和沈局长现在已经在路上,一个小时后到平川,明白不!”

        老谢从徐功铁语气中听出了事情的重要性,抖擞精神道:“明白,我马上去!”

        平川的公安系统派系复杂,明争暗斗,徐功铁属于没有什么背景的人物,全靠同样也是外来户的沈弘毅才迅速上位,并很快调离平川,实际上假如他不调走的话,用不了一年就会被人顶下去,他相熟的也就是老谢而已,其他人都是泛泛之交,小面子可以给,涉及到高书记交办的事情,徐功铁说话是不好使的。

        老谢赶到城关派出所的时候,赫然发现市委高书记的秘书小高也来了,赶紧招呼:“高秘书!”

        高秘书行色匆匆,拿着手机打电话,只是向谢局长略一点头。

        老谢上楼,果然没找到张洪亮,打他手机,占线,再打,依然占线。

        其实高秘书也是来找张所长的,二十分钟前他再次接到省里打来的电话,让他转告高书记,近江刘市长的老同学郑佳一在平川出事,请有关方面解决一下。

        高秘书这才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是这也不能打断民主生活会,于是他自作主张,亲自去处理此事,市委书记的秘书说话也是一言九鼎,好使的很,可是今天似乎什么事儿都那么邪性,张洪亮的手机怎么打都不通,可把高秘书急死了。

        占线并不以奇怪,此时张洪亮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所里找他,交警队找他,老谢找他,高秘书找他,更别说平时那些社会关系了,光是每天约他喝酒的就不下几十个电话,办事捞人送礼的更是多如牛毛,双卡双待超长待机时间的镀金定制山寨机一天都得换三回电池。

        派出所内勤刘姐看到谢副局长驾临,赶紧上前招呼:“谢局,怎么有空来所里了?”

        “哦,来办点事,老张呢?怎么手机老占线。”

        “出去了,打不通你找小王啊,他陪张所一起出去的。”

        “太好了,你赶紧把小王的号码告诉我。”

        刘姐一拍脑袋:“哎呀,我没存小王的手机号,你等下啊,我打电话问他家里。”

        “赶紧的。”老谢不停地看表。

        刘姐从抽屉里拿出电话本慢慢的翻着,忽然高秘书冲进来道:“怎么搞的,张洪亮的手机怎么打不通。”

        高秘书三十来岁年纪,穿着羊绒大衣,头发一丝不苟跟狗舔过一样黑亮,由于长期跟在领导身边,也养成了一身官威,刘姐见多识广,知道这位肯定是市里高官,忙道:“别急,马上联系。”

        终于找到了小王家里的号码,辗转要到小王的手机号,老谢打了过去。

        小王正坐在警车里抓耳挠腮,事情愈发复杂,超出了控制范围,张叔急的满头汗,电话不断,忽然自己的手机也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打来的,小王的手机铃声是震耳欲聋的最炫民族风,张所正在通电话,眼一瞪,小王吓得赶紧按了拒接。

        没两秒钟,电话再次打来,小王这回学乖了,直接扣下电池。

        所里值班室,老谢气的差点摔了手机:“这小子怎么不接我电话?”

        “我来打。”刘姐拿起座机拨打小王号码,用的是免提,声音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老谢灵机一动,问刘姐:“所里刚办了个案子是吧,有个叫郑佳一的女同志,现在关在哪儿?”

        刘姐道:“那女的态度很恶劣,已经送看守所了。”

        老谢匆匆出门,高秘书也一言不发跟着走了,两人几乎同时拨打赵玉柱的号码,自然又是占线。

        老谢又给看守所打电话,得知郑佳一被赵玉柱带走,随行的还有一个小女警,并且将号码告知了谢局长,老谢再打,女警接了,这女孩子胸大无脑,一听是市局谢局长问话,吓得三魂出窍,一五一十全招了,说赵所长带郑佳一到平川宾馆开房间,现在人已经跑了,赵所正开车去追。

        “这他妈到底都是什么事!”老谢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什么情况?”高秘书急吼吼问道。

        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高秘书也是为郑佳一来的,老谢据实以告,郑佳一被赵玉柱带去平川宾馆开房,现在是失踪状态。

        高秘书气的直抖手,底下人办事太离谱,怎么把人弄宾馆去了,还开房,这是要强奸民女不成,那可是刘市长的同学,闹大了高书记都保不住你们这帮狗日的。

        老谢又打电话给徐功铁,说我没辙了,人已经跑了,然后将来龙去脉说了一下。

        徐功铁又向沈弘毅做了汇报,把沈弘毅也气的不轻:“简直胡闹!”忽然一阵轰鸣声传来,抬头看去,一架白色涂装的直升机正在高速路上空飞行,沈弘毅认识这架飞机,是医科大附院的医疗救援直升机,近江市除了驻军的陆军航空兵直升机之外,还有两架,一架是公安局航空队的麦道500小型直升机,还有一架就是这架直九改装的医疗救援直升机了,据说这架飞机还是飞基金捐助的呢。

        刘市长此刻正坐在直升机上,调用警用直升机需要很多手续,而调用医疗救援机只需要一个电话而已,为了尽快赶到平川,他采用了非常规手段,直接飞过去,直升机的速度其实比汽车快不了多少,胜在空中不堵车,不绕路,两点之间直线最近,不过飞行员没去过平川,只能以高速公路为地标前进。

        “老板,那是沈弘毅的车。”黑子指着公路上疾驰的奥迪A6说道,他是刘飞紧急招来随行的,平川不是自己的地盘,刘飞身边不带保镖心里不踏实。

        刘飞也看到了沈弘毅的座驾,心中一动,莫非他也是去平川的?

        “黑子,联系一下沈局长。”刘飞道。

        黑森立刻打通了沈弘毅的电话将手机交给了刘飞。

        “弘毅,去平川什么事?”刘飞大声喊道,飞机上噪音大,听不清楚。

        那边挂了电话,发来短信,说是去平川公干。

        刘飞回过去,问是不是去营救郑佳一。

        沈弘毅回了一个字:“是。”

        刘飞发回去:“下一个服务区停车,上我飞机。”

        五公里外就是服务区,沈弘毅让车队驶入服务区,亲自跑到空地上指挥直升机降落,服务区里休息的司机和乘客们都远远的围观,白色医疗救援直升机缓缓降落,掀起尘烟一片,服务区飞沙走石,沈弘毅和徐功铁弯着腰跑过去,爬上了直升机。

        飞机还没停稳就再次升空,向平川方向飞去,沈弘毅将最新情况向刘飞做了汇报,刘飞的脸气成了猪肝色,这帮人胆子太大了,居然敢胁迫郑佳一去开房,这还了得!

        “小李,能不能再飞快点。”黑子拍拍飞行员的肩膀问道。

        飞行员点点头,加快了速度,他本来就是陆军航空兵出身,开了好些年武直九,转业之后驾驶民用机可不过瘾,如今领导发话,立马把个医疗救援机开成了越战时期的战斗直升机,呼啸着飞向平川。

        直升机就是快,剩下半小时的路程用了十分钟就到了,降落在平川新区市委大楼的院子里,干部们惊讶的看着一伙人从直升机下来,直奔大楼,保安拦路:“你们哪个单位的,登记一下。”

        黑子一把将保安推开,刘飞和沈弘毅昂然走进大楼。

        沈弘毅是做过平川市委书记的,熟门熟路直奔高先显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惊讶的发现前任沈书记出现,都不知所措。

        “高书记在哪里?”沈弘毅问道。

        “在十楼大会议室开民主生活会。”

        一行人来不及乘电梯,走楼梯上十楼,径直走向会议室,朱省长亲自主持的民主生活会非常重要,门口一堆工作人员随时听候吩咐,都是些俯首帖耳的奴才式人物,哪里敢阻拦这帮气势汹汹的不速之客。

        黑子一把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刘飞和沈弘毅沉着脸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徐功铁。

        这帮人的到场让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第一个感觉就是,省纪委来拿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