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五章 小王的前程
  • 第三十五章 小王的前程

    作品:《匹夫的逆袭

        郑佳图搞不清楚平川和近江之间的关系,以为离得近就归平川管,事实上他还没睡醒,中国是白昼,美国却是凌晨,起夜看到刘汉东的短信,打回去已经没人接,想了想各种关系资源,能罩得住的也只有刘飞了。.

        这个电话真打对了,刘飞对郑佳一念念不忘,这是有原因的,虽然徐娇娇和郑佳一家世相同,但品貌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郑佳一是哈佛大学出身,毕业后进入华尔街投行工作,徐娇娇是家里走门路上的江东大学计算机系,有一门基础课怎么都没法考及格,老教授不肯放水,最后硬是托关系取消了这门课程才顺利毕业。

        一个正牌美国名校学生,和一个补考三回都不及格的差生,智商的区别用天壤之别来形容也不过分,学识和见识直接影响到气质,老实说徐娇娇气质也不差,毕竟是[***],出入的都是高档场所,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身上全是名牌,欧美国家也旅游一个遍,可是和郑佳一比较起来,那股浓浓的[***]丝气质怎么也去不掉,刘飞自视甚高,对妻子的庸俗市侩很是看不惯,如果不是看老丈人面子,早离婚八回了。

        外形方面,徐娇娇也没法和郑佳一比,徐娇娇本来是个树桩子身材,只有一米五五的身高,满面雀斑塌鼻梁小眼睛,后来去了韩国大半年,回来就变了个人,皮肤白了,鼻子挺了,下巴尖了,眼睛大了,眼皮双了,赘肉没了,连身高都长了十厘米,一米六五亭亭玉立,不过回国的时候惹了不少麻烦,韩国海关认定她护照和本人不符,最后麻烦了驻外领事馆才解决。

        徐娇娇再不好,毕竟是刘小飞的亲娘,徐新和的女儿,糟糠之妻不下堂,作为政治上追求完美的我党干部,刘飞是肯定不会离婚的,最好的结局是徐娇娇病故,自己在单身一段时间后,续弦郑佳一,依靠郑杰夫的力量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当然这些只是刘飞脑海深处的想法,就连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心思。

        郑佳一作为备胎,在刘飞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她在平川市大墩乡希望中心小学支教,这件事刘飞是知道的,只是不想引起反感,从未体现过存在感,如今不想打扰也不行了,他先冷静的告诉郑佳图,放心,只要自己在,佳佳绝不会有事,然后他按铃把秘书叫了进来。

        “给我接平川市委书记。”刘飞冷峻无比道。

        秘书有些抓瞎,平川是省管县级市,在地位上和近江这种副省级城市没有可比姓,两个城市之间不存在统属关系,也没有经济文化交流,想找市委书记的电话一时半会还真不容易,不过这种小事难不倒秘书,他有无数种办法联系上对方,只需要几分钟时间。

        刘飞看到秘书才调电话号码就有些不高兴:“效率!关键时刻,效率哪儿去了,这么懈怠怎么能行!”

        秘书慌了,搞不懂老板发哪门子邪火,他先找的是省委组织部长的秘书,从那儿找高先显的电话,来回用不了五分钟,怎么老板连这几分钟都不能等了?

        终于要到了号码,秘书开始拨打,可是对方关机,转到小秘书台。

        刘飞开始来回踱步,一向镇定的他竟然有些失态,秘书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姓,擦一擦冷汗,再次打电话给组织部长的秘书,找他要高书记秘书的号码。

        折腾了一会儿,终于联系上高先显的秘书,这边自我介绍,说是近江刘市长的秘书,那边很吃惊,赶紧问好寒暄套近乎。

        “刘市长想找高书记说话,有相当重要的事情。”秘书瞥一眼刘市长,赶忙进入正题。

        “不好意思,高书记正在开会,等会议结束我请他给您回电话吧。”高书记的秘书很客气的答道。

        “抱歉,是很要紧的事情,麻烦您通知一下高书记好么,刘市长就在旁边。”这边的秘书也不含糊,直接提出要求,刘飞是省会的市长,副省级干部,下一步是要进常委班子的,而高先显只是县级市的市委书记,高配也不过是副厅级,级别上差远了,刘市长找他是给他脸。

        “真的很对不起,明煮生活会不好打断,朱省长也在。”高书记的秘书关键问题上毫不含糊,刘飞虽然级别高,毕竟不是主管领导,而且再重要的事情也比不上明煮生活会啊,朱家政省长在会议室里坐着,自己贸贸然去打扰,成何体统。

        秘书只好挂了电话,胆怯的看着刘飞。

        “备车,去平川。”刘飞大手一挥。

        他要亲自去解救郑佳一,这样比打电话效果更好。

        刘飞还没出门,沈弘毅已经动身了,他还叫上了徐功铁,两人一个是前任平川市委书记,一个是前公安局长,这面子可大了去了,在车上徐功铁就给平川市局的薛局长打电话,可是没人接,老薛是副市长,常委成员,正参加明煮生活会,给高先显提意见发炮弹呢。

        “我给高书记提个意见,先显同志在工作中不注意提倡普通话,总是一口平川腔,甚至在接受中央台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说平川话,身为一方领导,不能掌握普通话,对我们地方的形象是有负面影响的!”

        高先显撇着一口平川味十足的普通话严肃无比道:“我虚心接受你的意见。”

        ……

        小王一颗心砰砰乱跳,敲响了张所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张所长嗓门很大,和他的名字张洪亮很搭配。

        小王进了屋,怯怯的站在门口不敢往里走,在他心里,所长就是天,就是能决定自己命运的***。

        这些年教育体制变革,省警官学院也不是铁饭碗,毕业生自主择业,要参加统一国考才能当上公务员,不然只能当一辈子聘用制工勤人员,有些同学混得差的,当保安的都有,小王的父亲在当地开游戏厅,和张所长关系不错,逢年过节都送礼,老王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儿子穿上一身警服,为了这个崇高理想老人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张所长胃口很大,每年都收家里十几万,在小王的工作分配上,他有绝对的主导权,平川市很小,市区一共就几个派出所,城关派出所是最大的,张洪亮四十来岁,大红脸,整天在外面喝,据说家里十几套房子,豪车七八辆,协警队那几个警花都是他养的二奶。

        想在公安系统混出头,必须有靠山才行,张所长为人仗义,一定要处好关系,有人的时候你喊所长,没人的时候喊叔,这是老王对儿子的叮咛嘱咐,小王牢记于心,此刻就是没人的时候,他嗫嚅着喊了一声张叔。

        “怎么样,还习惯不?”张洪亮招手让小王过来,抛了一根烟给他,中华!所长抽屉里全是好烟好酒,他从不独享,兄弟来了都是成条的给。

        “还好,听习惯的。”小王还是有些拘谨,不过眼力价是有的,拿起桌上的火机恭恭敬敬帮张洪亮把烟点上。

        张所长吸了一口烟,关切的问道:“有事么?”

        “有件事,不知道怎么说。”小王挠着脑袋道,他极为敬畏张洪亮,平时自己口才还算不错,但在张所面前就变成了胆怯的小白兔。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跟韩剧里的人一样。”张所长笑道,桌上的三星大屏幕手机响了,他拿起接电话,小王只好暂时闭嘴。

        “我给你说,这个事儿应该这么艹作……”张所长拿着手机竟然出门去了,小王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急的手足无措。

        张洪亮打着电话下了楼,忽然想到有件事没办,招呼所里的司机:“小马,把车开出来咱去一趟市局。”

        小王眼瞅张所长要钻进汽车,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电话里又讲不清楚,此事关系重大,搞不好平川市公安系统要大洗牌,张所屁股上可不干净,被人借机弄进去简直是板上钉钉,他进去了,自己的靠山就没了,工作就黄了,老爸的游戏厅,其实是赌博机为主的游戏厅,也就没法继续干下去了,想到这些,一股勇气顶着小王冲到阳台喊了一声:“张所,别走!”

        张洪亮疑惑的看着他,小王急中生智道:“市委来的电话。”

        “我怎么没听到电话铃声。”张洪亮嘀咕着走回来,进了办公室,狐疑的看着纹丝未动的电话机。

        “张叔,有大事!要命的是事情!”小王走过来关上门,不顾张洪亮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继续道,“今天抓的人很有背景,是国家领导人的家属,咱江东前一任省委书记知道不,郑杰夫!他的女儿郑佳一,让咱所里给扣了!”

        “什么!”张洪亮一双眼睛瞪得铃铛那么大,一把抓住小王的肩膀,“你再说一遍。”

        “郑杰夫的女儿,郑佳一,被咱们所抓了,已经送看守所了,估计要上手段。”小王平静的和张洪亮对视,其实心里砰砰乱跳,前途在此一搏了!

        张洪亮到底是老公安,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证据呢?你怎么判断的,是她告诉你的?”

        “不是,人家根本不稀说,是我自己查的,张所你不信打开电脑看看。”小王牙齿有些打颤,出卖了他的紧张心情。

        张洪亮从容打开电脑,从小胡萝卜一般粗细的手指笨拙的敲击着键盘,输入了郑佳一的身份证号,所有资料一目了然。

        “事儿大发了。”张洪亮颤抖着手掏烟,摸出打火机想点上,点了好几次没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