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七章 演讲竞技
  • 第二十七章 演讲竞技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市长在小商村的调研非常成功,领导走后,小商村召开村委扩大会议,学习刘市长的讲话精神,要求全体村民全力以赴,力争上游,在元旦前完成工业基地基础建设,向新年献礼。.

        小商村集团是一个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的畸形产物,领导意志决定一切,有条件要上,没条件也要上,商永贵一句话,集团上下忙碌起来,东拼西凑也凑不够开工的经费,这几年经济萧条,集团产业落后,看起来风光无比的企业已经千疮百孔,用商永贵经常挂在嘴上的谚语来说,就是驴屎蛋子外面光。

        没钱不要紧,反正我们就是出个地皮,厂房设备一应配套都是青石高科出,人家企业老有钱了,小商村集团的总经理商裕民这样说。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青石高科债台高筑,危如累卵,资金链处在断裂的边缘,唐一诺使劲浑身解数也难以将人才流失严重的企业起死回生。

        关键还是资金问题,唐一诺向刘市长求助,刘飞就丢给他一句话:“自己想办法。”

        狠话虽然说出来,但青石高科毕竟是自家私产,刘飞不能不管,可是用行政命令压迫商业银行发放贷款也不是稳妥的办法,经智囊团研究,最终决定“飞基金”投资入股,一方面稀释股份,占据份额,一方面在资金方面予以实际支援,两亿资金到账后,唐一诺安排财务部到银行开具一亿六千万的承兑,又用这一亿六千万承兑到另外一家银行贴现一亿四千万,来回倒腾几次,资金就有了。

        智囊团还出了一个绝佳的点子,为小商村工业基地项目专门成立一家公司,项目包装成投资理财产品,在银行营业厅出售,回报率极高,专骗退休老头老太太。

        在刘市长的暗中支持下,青石高科顺利度过了失去创始人和资金紧张的双重难关,用唐一诺的话说,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而青石高科的重生也有黄花配件经营部的一份功劳,此前安馨敏锐的觉察青石高科资金链会出现问题,在地区代理总经销的保证金上会有较大幅度的提高,并且计算出一个八百万的数字,刘汉东从黑森林劫来的欧元加金条,总共兑换了一千二百万,给火雷和小崔分了路费之后,剩下的钱都投入了黄花配件经营部,顺利拿下省内总经销。

        很快元旦就到了,小商村工业基地果然基本成型,钢结构的车间拔地而起,水泥道路平整宽阔,路旁出现了许多长青树木,都是花高价从南方买来移植的,光是倒腾这些树木的绿化景观公司,就赚了上百万,当然这家公司背景也不简单,是徐娇娇身边工作人员王海的亲戚开的。

        王海的亲戚只是赚了点外围的小钱,真正的大头都被刘飞赚了去,他不止黑子一个白手套,负责打理周边业务的帮闲碎催多了去了,工业基地从土建到厂房建设,设备采购和安装,大大小小几十家公司跟着开饭,如同附在牲畜身上的吸血虫,里面猫腻多了去。

        刘飞再次来到小商村工业基地,这次是来剪彩的,社会各界人士齐聚小商村,有西装革履的商界、政界人士,有中山装笔挺的小商村委员们,还有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以及穿着统一蓝色立领村服的小商村村民们,主席台下面密密麻麻全是人,场子周围彩旗飘飘,红旗不倒。

        小商村的太上皇和灵魂人物,村党总支书记商永贵也驾临现场,他穿一身藏青色中山装,红光满面,健步如飞,一入场就获得潮水般绵绵不绝的掌声,时间长达一分钟,连刘飞都没有这样的殊荣。

        领导们在红地毯上一字排开,高挑苗条的礼仪小姐捧着红绸带和红绣球,一阵风吹来,掀起高叉旗袍露出里面的肉色裤袜,今天很冷,零下八度,五级阵风,在场的人都冻得瑟瑟发抖,领导们也不例外。

        咔嚓几下,红绸带被剪断,礼仪小姐捧着绣球下去了,主持人请刘市长发表重要讲话,刘飞很礼貌的请商书记先发言。

        “刘市长先讲吧,我最后补充两句就中。”商永贵摆摆手说。

        刘飞微笑点头,干咳一声拿过话筒,正要施展自己脱稿演讲的本事,忽然一阵妖风吹过,主席台前三根旗杆中折了一根。

        旗杆两短一长,中间最高的是国旗,两侧矮一头的分别是青石高科和小商村集团的旗帜,折断的是小商村的旗杆,红色的旗帜飘落下来,被一阵风刮走,几个保安跑过去追赶,帽子又被风吹走,搞得狼狈不堪。

        剪彩仪式上旗杆折断,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商永贵虽然是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但是终究是个朴素的老农民,骨子里对神神叨叨的东西比较在意,当场脸色就有些难看。

        事出有因,因为工期太紧,很多事情仓促而为,干事的人少,管事的婆婆却有一大群,就拿旗杆来说,本来说好只有一根金属旗杆,上悬国旗,后来商裕民说那不行,必须把咱们小商村集团的旗子也挂上去,青石高科派驻工业基地的人员知道后, 也提出意见要悬挂自己的旗帜,这是剪彩仪式前两个小时的事情,临时找金属旗杆已经来不及,找好弄了两根木杆凑合,没成想出了这种事情。

        现场有些失控,村民们都在叽叽喳喳,窃窃私语,主持人拿着话筒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飞爽朗大笑:“我看是土地爷在抗议了,安静了这么久的土地就要建立工厂车间,曰夜喧嚣,他肯定不高兴啊,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同志们,你们说,咱们怕不怕?”

        小商村的村民每星期都要开村民大会,集体看新闻联播,学习党中央的精神,对于套话官话大话的深刻理解已经融入了骨子里,刘飞一发问,他们就异口同声的答道:“不怕!”

        “对,我们英雄的小商村人民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他一个土地爷么,我们要战天斗地,不怕困难,不怕牺牲,将工业基地建成省内、乃至全国、全世界一流的产业园区,利税大户,再创小商村奇迹,同志们,有信心么?”

        “有!”

        “大声点,我听不到!”

        “有信心!”

        “再大声点!”刘飞将手放在耳朵边,走到主席台边振臂高喊,颇有传销白金讲师的风范,距离音响太近,喇叭发出一阵尖锐的电流啸叫。

        “有信心!”排山倒海的回应传来,村民们沸腾了,从没见过市长这么大的领导用这种口气和大家说话,他们都被刘飞的魅力折服了。

        刘飞见好就收,趁势又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讲话结束。

        掌声响起,刘飞不经意的瞄了下腕表,计算了鼓掌的时间,三十八秒。

        下面是其他相关领导讲话,他们都拿着稿子,低着头照本宣科,讲话稿自然是秘书写的,无非是官样文章,听得村民们直打瞌睡,不过鼓掌的时候一样热切。

        最后轮到商永贵发言,老书记也是脱稿演讲,声若洪钟,激情洋溢,他不说场面话,说的都是大白话,口头语,总体意思是小商村已经很富了,但还不够,咱们还没买上直升机和游艇,没娶上曰本媳妇,用上英国管家,所以还需要努力,工业基地就是市里给咱们的好项目,只要好好干,啥玩意咱都能买得起!

        老书记的话时不时被掌声打断,结束时的掌声长达两分十五秒。

        ……

        近江玉檀国际机场,刘汉东陪着王玉兰马凌母女下了飞机,他们是从韩国首尔飞回来的,马凌的面部整容手术非常成功,拆了线就能见人了,不过现在还得戴着帽子蒙着口罩,身上的烧伤疤痕还得十几次手术才能消除。

        马国庆前来接机,带着母女俩在前面走,刘汉东去拿行李,拎着两个大包在后面追,忽然斜刺里出来一个人,头戴贝雷帽,蓝色薄呢大衣下一双黑丝高跟鞋,正是空姐宣东慧。

        “哎,刘汉东,这么巧。”宣东慧大概刚下机,脸上还画着淡妆。

        “是啊,刚回来。”刘汉东看了看前年的马凌,神色有些不自然,不敢和宣东慧多聊。

        宣东慧扭头看了看,噗嗤笑了:“陪老婆去旅游了?”

        “呵呵。”刘汉东只能以这种方式应对。

        “对了,周六同学聚会,你参加吧,好久没聚聚了。”宣东慧不由分说抓过刘汉东的手,拿出签字笔在上面写了个号码,“我的新手机号,随时联系哦。”

        出了机场,阚万林的车停在路边,人正和交警吵架,机场外的快速路是不允许长期停靠的,他停了半小时以上,交警给开了罚单。

        “万林,算了。”刘汉东快步上前,将罚单接过,还赔礼道歉,“不好意思。”

        交警看他一眼,走了。

        “东哥,这种人就是欠修理,你看前面那辆军车,比我停的还久,他就不敢管。”阚万林愤愤不平,他现在是黄花经营部的司机,平时开货车,偶尔开小车,每月工资三千块,不包吃住,倒也自在。

        “低调。”刘汉东说,将行李交给阚万林,自己拉开车门,请老丈人丈母娘和马凌上车。

        上了车,马凌就问了:“那个空姐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