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四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 第二十四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作品:《匹夫的逆袭

        老鬼一拍巴掌:“妥了,兵发香港去者!”

        火雷挠挠头:“鬼哥,去香港找和联胜的老大送钱么?”

        老鬼道:“可不么,把多的钱给人家退回去,咱这叫盗亦有道。”

        火雷忽然激动起来:“不行,绝对去不得,我混社会混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谁是真正讲究江湖道义的,那些当大哥的,哪个不是踩着小弟的尸体爬上去的,什么规矩什么道义,都是狗屁,再说香港是人家的地盘,咱们去就是送死。”

        老鬼道:“你说的很对,规矩都是用来约束别人的,没人真当回事,不过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规矩还是有用的,和联胜在香港当地是挺能耐的,可咱也不差啊,我这个朋友是江北重工办事处的,做军火生意,黑的白的通吃,有他帮衬,咱们不用担心和联胜。”

        火雷不服气道:“人家凭什么帮你?”

        老鬼道:“刚才不是说了么,汉东和人家是亲戚,刚才人家也打了包票了,一条龙服务,特殊管道通关,香港七曰游,不用咱花一分钱。”

        火雷不言语了,佘小青兴奋起来:“好啊好啊,我还没去过香港呢。”

        阚万林却嘀咕起来:“有这么厉害么,没听说过做生意的能斗过黑社会。”

        老鬼道:“这就是你不懂了,我今天就给你科普一下,在港的中资企业都不简单,早年的华润、中旅、招商局、光大,还有新华社香港分社,那都是相当牛逼的存在,驻港员工都受过特种训练,射击爆破样样精通,就预备着和英国人谈崩了,强行接管香港,你们觉得那些14K,新义安,什么杨受成,向华强够牛吧,新华社香港分社随便一个人站出来,他们都得点头哈腰的。”

        大家面面相觑,这些事儿闻所未闻啊。

        “那江北重工算什么,刚成立没几年的企业。”阚万林还是不服气。

        老鬼淡淡一笑:“算了,不说了,总之爱信不信。”

        既然老鬼如此自信,大家的担心也就烟消云散了,不再急着赶回近江,而是由老鬼联络了朋友,大家分两路前往香港,小崔、火雷、小刀和刘汉东携带现金乘坐来往于香港深圳之间的货柜车通关,其他人持旅游证件从口岸过境,前往香港七曰游。

        过境一切顺利,抵达香港后,瑞丰洋行的郑晨接待了他们,双方相谈甚欢,郑晨拍胸脯保证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的,绝对不留后遗症。

        “早知道是光哥的小叔,我就直接帮你们艹作了,一百多万欧元,小意思嘛,没想到黄展东这货这么黑,以前看他挺讲究,见我晨哥长晨哥短的别提多客气了,总之你们放心,我直接找黄展东的老大说话,谅他不敢不给我面子。”

        于是就有了前面茶餐厅这一幕。

        ……

        事情解决,皆大欢喜,郑晨又帮刘汉东把剩下的八十万欧元现钞兑换成了人民币,手续费比地下钱庄优惠许多。

        大功告成,剩下的就是旅游和购物了,郑晨生意繁忙不能陪他们到处转,整队人马一起行动目标太大,分成几个组合,刘汉东和佘小青一组,老鬼师徒俩一组,李思睿和阚万林,火雷和小崔,两两组合,结伴旅游,但相距不远,有事可以互相呼应。

        佘小青从网上下载了香港旅游攻略,叫嚷着去看陈浩南当扛把子的铜锣湾,刘汉东拗不过她,一行人过海来到港岛,在著名的铜锣湾游逛,却大失所望,街上根本找不到古惑仔,除了匆匆走过的港人,就是来自于世界各地的游客。

        大家兜里都装着分赃得来的钱,少不得要大肆购物,香港物价比内地略低,买起东西来觉得很划算,李思睿给女儿买了衣服和玩具,阚万林给自己买了一条粗大的金链子,佘小青买了一堆衣服,奇怪的是刘汉东买了很多化妆品。

        “你买个谁的?”佘小青问他。

        “买给老婆的,等她伤好了,这些用得上。”刘汉东道。

        “对不起。”佘小青想到马凌的烧伤,心里有些难过。

        “没事。”刘汉东信心满满,“咱有了钱,可以去整容植皮了。”

        忽然两个巡逻警察迎面过来,拦住路人检查身份证,刘汉东是偷渡来的,没有证件不说,腰后还别着GLOCK19,查着就是大事儿。

        警察只用了几秒钟就查完了身份证,继续向这边走来,目光已经盯住了刘汉东。

        “让你花点钱就不高兴了!老娘才不稀罕,不过就滚!”佘小青忽然发飙,刘汉东嗔目结舌,但很快反应过来,垂头丧气的挨训,不敢吭声。

        巡警意识到这是来自内地的游客小两口,笑笑就过去了,没有查验刘汉东的证件。

        “我救你一命,怎么谢我。”佘小青为自己的机智洋洋得意。

        刘汉东却道:“你应该去找那俩警察,你救的不是我,是他俩。”

        佘小青道:“你还敢当街开枪啊!”

        刘汉东道:“叶继欢敢,我怎么就不敢?”

        佘小青瞪着大眼问道:“叶继欢是谁?”

        刘汉东不理她,自顾自的走了。

        逛够了该吃饭,根据旅游攻略,大家来到景隆街一家茶餐厅,落座点餐,不得不说香港的餐饮价格还是蛮高的,菜单让这帮内地来的穷逼大开眼界。

        “公仔面是什么,也要几十块一碗?”阚万林指着最便宜的单品问道。

        “就是方便面。”李思睿说。

        “太贵了,不吃了。”阚万林吵嚷着。

        茶餐厅的服务员看他们大包袱小行李的早就不顺眼了,如今又腆着脸嫌公仔面贵,更加瞧不起,铜锣湾一带的餐厅翻台率很高,客人和店家之间非常默契,点单上菜付款,速度极快,效率很高,内地客人往往拖拉成姓,吵吵嚷嚷,还拖儿带女,买手表金器很舍得花钱,吃个饭倒嫌贵了,让店家极为不满。

        心里不高兴,脸上表情就能带出来,刘汉东可是不爱看别人脸色的,当即拍案而起:“不吃就走,这一家档次太低。”

        他人高马大,面相颇凶,阚万林脖子上挂着刚买的金链子,剃了个大光头,也是一副古惑仔打扮,店家敢怒不敢言,只希望他们赶紧滚蛋。

        刘汉东走到门口,迎面进来一人,四目相望,两人都愣住了。

        眼前这人一米七出头的个头,短发黑面,穿着休闲服,正是詹子羽。

        詹子羽的回乡证是伪造的,但确是真证件,他带着二奶过香港购物,走累了找家茶餐厅吃饭,没想到遭遇刘汉东,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两人相距一米,甚至可以看清楚对方的汗毛,就这么呆呆站着纹丝不动,宛如时光停滞一般,两两相望,眼睛都不眨,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

        刘汉东知道詹子羽是快枪手,出枪速度和枪法都不错,短兵相接自己并无胜算,而且火雷和小崔不在身边,没有强援,火并起来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局,这里是香港不是内地,出了事儿跑都跑不掉。

        詹子羽同样深深忌惮刘汉东,他在刘汉东手上吃过大亏,脸上中了一枪到现在还有后遗症,整天流清水鼻涕一样的脑脊液,他知道眼前这家伙是个杀神,枪下冤魂无数,上一回自己侥幸没死,这回可就不能保证了。

        但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多少次梦里报仇雪恨,将刘汉东当场击毙,快意恩仇,醒来都是酣畅淋漓的感觉,如今真人就在眼前,难道白白放弃不成?断没有这个道理!

        詹子羽带枪了,他很缺乏安全感,走到哪儿都带着枪,此时他腰后别着一把意大利贝雷塔92F自动手枪,子弹上膛,随时待机,他的右手轻轻活动了几下,紧盯着刘汉东的眼睛,预判着对方的行动。

        刘汉东也在紧盯着詹子羽的眼睛,而不是盯着他的手,人在行动之前,眼睛会暴露意图。

        后腰上的GLOCK19也是子弹上膛,而且GLOCK用的是扳机保险,比一般的枪速度更快,电光火石之间,刘汉东已经计划好了动作,快速走位出枪射击,争取一枪毙命,了结后患。

        “老公,你怎么不进去。”一个妩媚的女人走进来揽住了詹子羽的右胳膊。

        机会来了,刘汉东迅疾拔枪,忽然深蓝色的贝雷帽闪现,四个PTU队员出现在门前,他们是机动部队的警察,有别于一般巡警,戴的是贝雷帽,裤管扎进靴子里,而且是四人一组,更有威慑力。

        刘汉东已经握住枪柄了,还是缓缓松开。

        詹子羽挣脱了女人的手,冷冷盯着刘汉东,一双阴鸷的眼睛如同蝮蛇。

        PTU队员走进餐厅,占据门口位置,手都按在点三八左轮枪的枪柄上,为首的警长肩膀上三道折,艹着粤语道:“都把身份证拿出来。”

        詹子羽镇定自若的拿出了证件递给警察,警察用对讲机呼叫总台报了号码,很快得到回复,该证件持有人没问题。

        “先生,身份证拿出来。”警察对刘汉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