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南下洗钱
  • 第二十一章 南下洗钱

    作品:《匹夫的逆袭

        包玉梅这几天因为丧子之痛,肝火上升,浓痰黄中带绿,极为恶心,禁毒处的警官被她一口痰封了眼,恶心的受不了,气的浑身乱颤,直接往洗手间跑。

        火联合两口子继续互殴,110民警见不是事儿,只好动用警械将两人都铐上推进警车,可是又没有合适的法规政策来处理这种夫妻间的矛盾,教育了一通后只能放人。

        两人回到铁渣街家里,进屋把门一关,都松了一口气。

        “火联合,你真敢下狠手打老娘啊。”包玉梅愤愤道,她脸上五道指痕清晰无比,微微隆起,很是醒目。

        “我不下狠手他们就得怀疑,要不是我机智,这回准穿帮。”火联合用碘酒擦着脸上身上的血道子,不无得意的说道。

        “机智你奶奶的头,愣了两三秒才回过味来,我都替你着急。”包玉梅一撇嘴,满脸不屑。

        火联合急眼了:“哎,你懂不懂啊,这叫演技知道不?人受到刺激后会有短暂的肢体僵硬,我表演的只能这么到位了,把一个中年老男人得知自己戴了几十年绿帽子的愤怒委屈震惊演绎的活灵活现。”

        “得了吧,就你那水平还活灵活现,老娘的急智你八辈子也学不来。”

        两人唇枪舌剑骂了一阵,终于想到正事儿。

        “老火,你说火雷这死小子躲哪儿去了?”

        “咱儿子智商和体格都随我,我估摸着这会他已经出国了。”

        “屁,随你就完了,随我!哎,对了,你说这事儿是不是他们瞒着咱啊,怕咱嘴不严露馅什么的。”

        “对,找大东问问去。”

        刘汉东暂时不在,火颖倒是在,两口子把女儿叫进来三堂会审,火颖被逼急了来了一句:“爸妈,你们别问了好不好,我不能说。”

        两口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头,明白了,火雷肯定还活着。

        既然确认儿子活着,就得千方百计把他掩护好。

        “葬礼一定要大办特办,越隆重越好。”火联合拿出户主的气魄,一锤定音,包玉梅不但没反对,还大力支持,“办,把我的棺材本拿出来办,不过了。”

        ……

        蔡沪生听了手下汇报之后,也是头疼不已,摊上这么一对奇葩的夫妇任谁也没有好办法,这种泼妇刁民极难对付,逼急了他们,没事儿就上访告状,跟牛皮糖一样经年累月纠缠不清,蔡沪生是前途远大之人,犯不上和他们较真。

        不过蔡沪生也不打算善罢甘休,他自忖智商过人,决定亲自侦办此案,既然包玉梅的DNA提取不到,何不去提取火雷留下的样本。

        火雷的住址一直在警方的监控下,蔡沪生身为省厅领导自然可以接触到这些情报,他换了便装,带了几个手下,来到火雷曾经住过的出租屋,房门紧锁无法进入,蔡处长并没有撬门砸锁,而是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让他们把房东找来,拿钥匙开门。

        折腾了两个多小时,门终于开了,蔡沪生煞有介事的戴上白手套,进入四下打量,卧室,客厅,厨房溜达了一圈,没什么收获,火雷似乎只是把这儿当成旅馆,除了摊在床上的被子,几乎没留下任何生活痕迹。

        蔡沪生思索了一下,进入了洗手间,从洗脸台上找到一把梳子,不禁笑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梳子上缠着几根头发,应该是火雷留下的。

        头发被送到法医鉴证中心进行检测,数曰后得出结果,与尸体的DNA完全一致,证实死者确系火雷,蔡沪生心满意足,这事儿很快就抛到脑后了。

        ……

        火雷的葬礼举行完了,骨灰却没有安葬在公墓,而是洒进了淮江,用火联合的话说,儿子为国尽忠,他的生命属于这块热土,就让他在淮江里长眠吧,话说的感天动地,但刘汉东心里明白,老两口精着呢,演戏归演戏,真花几万块买墓穴安葬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这事儿绝对做不到。

        李封死了,詹子羽跑了,黑家兄弟偃旗息鼓,名噪一时的黑森林夜总会长期停业整顿,似乎一切归于平静,但这种平静下似乎隐藏着汹涌的暗流。

        刘汉东在一个深夜驾车离开了近江,同行的还有伤愈归队的阚万林,两人乘一辆借来的奥迪A6飞驰在南下的高速公路上,其他人乘飞机先行一步,两队人马在深圳汇合,共同处理洗钱事宜。

        老鬼通过朋友联系上了香港一家地下钱庄,不过对方要求在深圳进行交易,权衡利弊后刘汉东同意,亲自带钱南下深圳,这次是和香港黑社会做买卖,想到少年时期看的那些香港电影,刘汉东心中隐隐有些小兴奋,感觉自己也上了一个台阶,从近江大哥升级成国际大佬了。

        深圳,位于福田区福华三路上的四季酒店,迎来了一男一女两位客人,男的帅女的靓,打开钱夹子里面一水的金卡和白金卡,身份证信息显示是山西太原人,办理入住的工作人员见多识广,立刻判断这位男士是山西煤老板的公子。

        其实这位所谓的煤老板是刘汉东假扮的,他身边的女人是佘小青,佘助理看起来神经大条,其实心思细腻,大老爷们算账容易糊涂,必须带一个精明伶俐的妹子才行,而且还能起到掩护身份的作用。

        四季酒店是刘汉东定的地方,深圳那么多五星级酒店他偏偏喜欢四季,自己心里也不禁疑惑,莫非辛晓婉的影子还挥之不去?

        刘汉东和佘小青进了房间,拿出笔记本上网做准备工作,此前他们搞了二十多张假身份证,分别在不同的银行开了五十个账户,用来接收欧元兑换来的人民币汇款,这些细致琐碎的工作非助理出身的佘小青莫属。

        一小时后,一辆不起眼的奥德赛MPV驶入酒店门廊,车上下来两人,西装革履衣冠楚楚,手里拎着电脑包,直接上了刘汉东所住楼层,宽敞的走廊里空无一人,皮鞋踩在地毯上毫无声息,黄展东和林小武来到门前,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佘小青,她彬彬有礼的将两位客人引到屋里,这是一个套间,卧室和客厅分开的,刘汉东和老鬼坐在沙发上,起身打招呼。

        进门的一瞬间,林小武就认出了刘汉东,这家伙正是几年前在近江穷追自己的缉毒警!他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右手快速伸到腰后去拔枪。

        刘汉东也认出了黄展东和林小武,他在李思睿摄录的视频上看过这俩人,只是没料到毒贩还能转行做地下钱庄,林小武拔枪,他也拔枪,而且动作更快,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手枪就互相指着脑袋了。

        黄展东懵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次交易是信得过的朋友介绍的,怎么见面小林就掏枪啊。

        林小武手指搭在扳机上,一字一顿道:“你是警察!”

        刘汉东道:“你是毒贩!”

        老鬼也是看过视频的,明白过来这俩人就是和李封交易的香港买家,他赶紧打圆场:“淡定,不要急,听我慢慢解释。”

        黄展东哪还有心情听他解释,趁着林小武和刘汉东对峙,转身夺门而出,刚出门脑袋上就顶了把枪,小崔阴着脸从外面进来了。

        现在是二对一的局势,黄展东不听也得听了。

        “黄生,我们不是差人,如果是差人早就拉你们了,刘生以前确实做过警察,不过早就不做了,你的这位小弟和他有过交集,那也是不打不相识啦,大家先把枪放下,有话慢慢说啦。”

        老鬼慢声细语一番劝说,黄展东心里稍宽,道:“小武,把枪放下。”

        林小武不动,死死盯着刘汉东,他拿的是GLOCK19,无外露击锤,扳机保险就在指头下面,枪膛里有子弹,一触即发,不过刘汉东手里的五四也不是吃素了,击锤大张,随时待发。

        老鬼上前握住了两人的枪管,慢慢往下压,两人没有坚持,各自收枪,那边小崔也收了枪。

        “这样不就好了,做生意吧。”老鬼道。

        刘汉东冲佘小青使了个眼色,吓得腿都软了的佘小青从卧室里拖出一个大皮包,将包里一摞摞欧元钞票拿了出来,堆在茶几上。

        林小武也从包里拿出验钞机,插上电源开始轻点钞票。

        “你们这次带了一百五十万欧元?”黄展东问道,这个数字挺熟悉,前段时间和黑森林交易,就是一百五十万欧元,近江虽然是省会城市,但能拿出这么多欧元现金的人不会太多,如此巧合,只有一种可能。

        火烧黑森林的人,就是眼前这几个胆大包天的货。

        老鬼从黄展东的眼神里看到了怀疑,他淡定的反问了一句:“黄生上个月去过近江吧。”

        黄展东呵呵干笑两声,一切尽在不言中,自己猜得没错,这几个家伙不是警察,而是大盗,真正的江洋大盗。

        “近江我是没去过,不过那边有几个朋友,李封你认识么?”黄展东问道。

        “你是说最近才挂掉的那个李封么?”刘汉东插言。

        “哦,李封死了?”黄展东故作惊讶状,“怎么回事?”

        “招惹了不敢惹的人,所以被人做了。”刘汉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