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六章 尘埃落定
  • 第十六章 尘埃落定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先把马啸虎丢在地上的手枪一脚踢开,西北毒枭嘴里冒着血泡,四仰八叉仰面朝天,已经不行了。

        耿直也躺在地上,依然紧握手枪,刘汉东枪口朝天,跪下检查耿直的伤势,单手扯开他的衣服,露出里面黑sè的防弹背心来,一枚变形的弹头嵌在心脏位置,依然滚烫无比。

        “耿大队!”刘汉东焦急的喊道。

        耿直睁开了眼睛,刚才只是暂时xing的休克,近距离枪击,如同用大锤猛击心脏位置,虽然表面不见血,其实已经有了内伤。

        “我没事。”耿直艰难的坐起来,扯开防弹衣,里面还有一件防弹衣,“那家伙死了么?”

        “不死也是重伤,没动静了。”刘汉东说。

        “扶我起来。”耿直伸出手,忽然发现刘汉东的表情变得很怪异,同时感到脑后风声,下意识的歪头闪避,还是没能躲得过打击,被一记手刀打中颈动脉,再次昏死过去。

        打昏耿直的是崔正浩,他只认刘汉东,对jing察并不信任。

        “跑了一个,其余的都死了。”崔正浩说。

        火雷站在不远处,举手道:“东哥,我没事。”

        兄弟们安然无恙,刘汉东终于放心,紧绷的神经稍有放松,就觉得肋下巨疼,解开衣服一看,一颗流弹擦过皮肉,血肉模糊的甚是吓人。

        这颗子弹稍微再偏一点,这条命都交代了,刘汉东这才后怕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东张西望,月亮从云彩后面露出,月光洒满货场,以趸船为核心,西北毒贩们的尸体横七竖八,这边是李封团伙的人,也死了一地,两辆车被打得跟马蜂窝一样,地上到处都是子弹壳。

        jing笛声已经隐约可以听到,大队jing察即将赶到现场,小崔没有合法身份,必须立刻遁走,而火雷也……突然刘汉东心里一亮,何不利用这个机会把火雷背负的隐患处理掉。

        “你俩过来。”刘汉东招手道,将崔正浩和火雷叫到近前叮嘱了一番。

        “东哥!”火雷咬了咬嘴唇,有些不舍。

        “赶紧走,来不及了。”刘汉东拍了拍火雷的脑袋,“在外面别闯祸。”

        火雷用力的点点头,和崔正浩消失在夜sè中。

        刘汉东默默叹了口气,忽然察觉哪里不对劲,一回头,正看到嘴角滴血的马啸虎半靠在沙堆上,手里拿着把枪瞄着自己。

        “别动,动一下我打死你。”马啸虎说话的时候嘴里在冒血,胸口在起伏,领口露出黑sè尼龙,他也穿了防弹衣,这年头不管毒贩还是jing察,防弹衣已经成为标配。

        刘汉东没敢动,他的枪放在手边,已经关上保险,动作起来肯定要比马啸虎慢一拍。

        “你还记得马宏正吧?”马啸虎的脑子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这种时候居然提起被刘汉东打死的卧底jing察。

        “记得。”刘汉东谨慎的回答,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是我小学同学。”马啸虎说,“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家里穷,他爸爸是武装部的干部,家里有钱,他经常给我带好吃的,好玩的,帮我打架,我记他一辈子的情。”

        “哦,后来呢。”刘汉东决定做个称职的听众,不过手指悄悄向枪移动了半寸。

        “别做小动作。”马啸虎晃了一下手枪,“他是卧底,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一边是亲戚,一边是朋友,我怎么办?他不死,我们这些人都得死,我只能杀他,可我又下不去这个手,你帮了我这个忙,谢谢你。”

        “所以你借我的手杀他。”刘汉东道。

        马啸虎凄然一笑:“马宏正是条汉子,你也是,咳咳……”他嘴里又冒出一股鲜血,但手中枪依然紧握。

        远处响起密集的枪声,不知道是哪位漏网之鱼遭遇jing察。

        遇到jing察的是李封,他驾驶着丰田坦途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他的眼睛有些发花,胳膊僵硬,力气在一点点丧失,腾出手来摸摸后背,黏糊糊的满手都是血。

        “妈的,中了。”李封喃喃自语,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失控,车开的歪扭七八,像是醉驾。

        对面红蓝jing灯闪烁,jing笛刺耳,李封的眼皮越来越重,如同夏ri中午瞌睡的感觉,残存的理智让他勉强控制住车速,避让着jing车。

        jing车急速擦肩而过,向北岸货场驶去,坐在第一辆车上的蔡沪生只是瞄了一眼坦途,这种皮卡售价六十多万,购买者非富即贵,估计是喝多了带着妞儿夜游,刑jing又不是交jing,懒得管这种闲事儿。

        不过二拿的心思更细,他扭头看了看坦途的后窗,发现后车窗被打得稀烂,车厢敞开,很是蹊跷。

        二拿一打方向盘从车队里冲出,同时用对讲机向蔡沪生报告:“蔡处,蔡处,皮卡有问题!”

        “别管他,快去货场!”对讲机里传来蔡沪生不容置疑的命令。

        二拿一咬牙,丢下对讲机,降档加速奋起直追,李封昏昏沉沉的车速上不去,被二拿超过别在车前,刹车已经来不及,一头撞了上去,两车相撞,二拿七荤八素,眼睛余光看到坦途驾驶室里下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正是李封。

        “砰”二拿艰难的举枪shè击,没打中。

        枪声似乎惊醒了李封,也拿起了手中枪,踉跄着边走边开枪,枪声响起,车队一连串的急刹车,纷纷倒车,车门打开,特jing从倒退的车里跳出来,拉枪栓单腿跪地,按照程序鸣枪示jing。

        李封开了两枪,子弹打空了,依然扣动扳机发出哒哒轻响,两个特jing从背后扑来,将他按翻在地,踩着脑袋上了背铐。

        “疑犯中枪了!”

        “快送医院!”

        jing察们兵分两路,两辆车送李封去医院,其余人继续赶往北岸货场。

        北岸货场的大门敞开,车灯照耀下能看到空地上停着三辆车,江风将硝烟和血腥味送进鼻子。

        “快!”蔡沪生拔出手枪,指挥特jing扇面散开包抄过去。

        马啸虎看到大队jing察赶到,嘴角翘起笑了笑,将手中枪丢给了刘汉东。

        “兄弟,帮个忙,送我去见宏正。”

        刘汉东捡起枪,有些迟疑。

        “快,条子来了。”马啸虎催促道,闭上了眼睛。

        “走好!”刘汉东一咬牙,扣动扳机,击锤落下,子弹却未shè出,瞎火了。

        造枪相对容易,有材料和机械设备就行,但造子弹必须有整条生产线,从铜皮冲压到装药压弹头,绝不是作坊可以生产的,马家造枪的技艺了得,但子弹都是外购或者复装的,就是用空弹壳装上底火和弹头二次使用,这种子弹不太靠谱,经常哑火卡壳,刘汉东遇到的就是一枚复装弹。

        拉动套筒排除瞎弹,特jing已经绕到了背后,突击步枪对准了刘汉东的脑袋。

        “不许动,把枪放下!”

        刘汉东只得丢下枪,举起了双手,特jing上前扭住了他的胳膊,掏出了手铐。

        “自己人,我是缉毒大队的。”刘汉东说。

        蒙着黑头套的特jing并不是刘汉东熟悉的巡特jing支队的同事,而是武jing支队快速反应中队的战士,他们不认识刘汉东,不由分说将他按在地上,上了背铐。

        “这儿有两具尸体!”

        “这儿有三具!”

        “船上有尸体!”

        惊呼声此起彼伏,北岸货场简直成了修罗地狱,遍地尸骸,遍布弹痕,蔡沪生惊心动魄,抽出手绢掩住鼻孔,瞬间又察觉这种行为有损形象,赶紧放下手绢,拿出手机向上级报告。

        这一场激烈的枪战只有三个人幸存,受伤最重的马啸虎被紧急处理后送往医院,耿直刚被抬上担架就苏醒过来,揉着脖子问战友:“刘汉东呢?”

        “在那儿。”战友指着旁边的jing车,刘汉东披着衣服坐在车厢里,jing灯闪耀下的面孔有些寂寥。

        ……

        此案太过重大,jing方封锁了消息,北岸货场严禁闲杂人等进入,新闻记者也全然不知,报章电视丝毫未见报道。

        货场上一共发现十六具尸体,除一人死于刀伤外,全部中弹而亡,其中数人是头部中弹,看情形似乎是受伤后补枪,手段相当残忍。

        法医鉴证中心的jing官们全体出动,宋欣欣忙的脚不沾地,这一场毒贩大火并真是太激烈了,枪战现场触目惊心,三辆车都被打成了蜂窝,遍地都是丢弃的枪械和弹壳,检验弹道,解剖尸体,光这些工作就得忙到年底。

        省厅和公安部的专家来到现场考察,又到医院询问了幸存者,根据侦察员耿直,特情刘汉东,以及毒贩马啸虎的笔录,将案情进行了还原。

        这是一场贩毒分子之间的黑吃黑行为,简单明了,案情清晰,等重伤的李封从昏迷中醒来,案子就可以结了。

        西北毒贩运用内河平底船运送大批毒品到近江,通过詹子羽的中介,转卖给李封,毒品直接在江里转移到远洋货轮上,近江边检总队的王斌为毒品交易提供了保护伞。

        案件告破,皆大欢喜,省厅禁毒处的干jing们举行了庆功大会,公安部禁毒局的领导也莅临现场,国际刑jing组织,香港jing务处的同行也来捧场。

        站在授勋台上的,是jing服笔挺,英气逼人的缉毒英雄蔡沪生,他利落的举起右手敬礼,目光坚毅无比,台下一阵热烈的掌声,随即激昂的音乐响起。

        “金sè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峥嵘岁月,何惧风流,何惧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