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五章 北岸货场
  • 第十五章 北岸货场

    作品:《匹夫的逆袭

        江风凛冽,着弹点肯定和标准位置有明显的差距,对于一般射手来讲,在这个距离击中目标无异于天方夜谭,不过对崔正浩这种经历过魔鬼式训练的特种部队军官来说,这只是常规训练科目而已。

        崔正浩在加入保卫部之前,隶属于朝鲜总参谋部侦查局的第八特种军团,执行渗透南朝鲜的秘密军事任务,曾数次乘坐微型潜艇进入南方武装侦察,精通各种轻武器的使用,格斗肉搏更是拿手好戏,把手枪当成狙击枪用就是该部队的传统之一。

        自信来自于无数次的刻苦训练,风速在崔正浩脑海中迅速计算出来,枪口略微偏转半寸,即便他枪法如神,此时也不敢托大去打马啸虎的脑袋,毕竟躯干的面积很大,命中率更高,他站立的位置和趸船有一个夹角,瞄准的是马啸虎的侧面,崔正浩心中全无杂念,只有目标,达到了人枪合一的警界。

        他轻轻扣动了扳机,压下二道火。

        马啸虎怒不可遏,他认为詹子羽和李封合谋设计自己,胸前的红色光点肯定是对方暗藏的狙击手,这口气咽不下去!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谁也没说话,连呼啸的江风似乎都静止了。

        刘汉东用眼角余光瞄着马啸虎,肾上腺素开始急剧分泌,是生是死,就在转瞬之间。

        “砰”枪响了。

        一发子弹击中了马啸虎,他身子晃了晃,歪倒下去。

        顿时枪声大作,神经紧绷的枪手们盲目的朝对方倾泻着枪弹。

        趸船上方,藏在苫布下的西北汉子端着五六式冲锋枪扫射着,一个接一个的短点射打在车灯上,雪亮的氙气大灯瞬间变成了瞎子,地上溅起一道道尘烟,货场变得暗无天日,习惯了大灯的众人只能在星光下互相射击。

        刘汉东向马啸虎扑去,却扑了个空,马啸虎一个懒驴打滚翻到一旁,身上并无血迹,他身上穿了防弹衣,子弹只是打断了他一根肋骨。

        马啸虎的枪口顶住了刘汉东,面色狰狞无比。

        刘汉东僵住了,准备挨上一枪。

        可是马啸虎却没有开枪,反而用左手抽出腰间的五四式手枪翻转枪柄递给他。

        刘汉东瞬间明白过来,马啸虎断定自己和詹子羽李封不是一伙儿的,生死关头,他要和自己结盟。

        接枪在手,刘汉东抑制住一枪崩了马啸虎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自己打死马啸虎的话,就会变成双方的公敌,吸引子弹的大号磁铁,情势所迫,必须和西北人联手破敌。

        刘汉东卧倒在地,朝李封等人方向开枪,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货场中一片漆黑,唯有膛口焰的光芒频繁亮起,为大家指明开枪的方向。

        五四式手枪的套筒快速往复,一枚枚滚烫的子弹壳跳出,刘汉东一通盲射,五发子弹落在黑暗中,一声惨叫,对方手持霰弹枪的家伙被击中了。

        套筒停在了后方,刘汉东打光了子弹。

        马啸虎喊了一声,抛过来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匣。

        刘汉东退空弹匣,装实弹匣,套筒复位,继续射击,瞟了马啸虎一眼,恰巧马啸虎也在看他,惊鸿一瞥,基情无限。

        ……

        耿直用激光笔照射马啸虎的时候,恨不得手中握着的是狙击枪,将复仇的子弹射入毒枭的胸膛,枪声响起,马啸虎中弹倒下,耿直下意识的看了看手中的激光笔,难道是马宏正显灵,把激光笔变成狙击枪了?不过转瞬他就醒悟过来,弹着点和激光照射的位置不同,应该是暗藏的枪手。

        混战开始,子弹横飞,耿直猫着腰向货场前进,他需要一把枪加入战团。

        崔正浩并未前进,他前面是一片难走的淤泥地,还不如站在蒿草丛中远距离支援射击,他打的是趸船上的西北人,用手枪打出短点射的效果,基本上三枪放倒一个人,他不担心子弹的问题,刘汉东从警校射击场偷了一盒子弹都给他了。

        小崔放倒了趸船上拿冲锋枪的家伙,立刻吸引了西北人的火力,密集的子弹打得蒿草丛乱晃,崔正浩潜入水中遁走,以他的水平和南朝鲜特种部队对抗都不落下风,何况是一帮乌合之众。

        趸船边上,浑浊的江水中浮起一串气泡,两只手攀上船帮,水淋淋的火雷慢慢爬了上来,他嘴里叼着一把刀,赤着脚上了甲板,悄悄摸向距离最近的一个人,从背后勒住他的脖子,右手持刀狠狠捅进耀眼,长长的猎刀在体内搅动,内脏四分五裂,人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

        火雷拔出刀,血溅了一身,他捡起死人的枪检查一下弹匣,又返身潜入水中。

        西北人都在忙着向货场和江边蒿草丛射击,没料到腹背受敌,六叔藏在门后射空了弹匣,头也不回的大喊:“二尕,子弹!”

        没人回答他,六叔回头看去,二尕死在血泊中,眼睛依然圆睁着。

        六叔心里一疼,二尕是他从小看大的孩子,勤快伶俐,拉面手艺很好,如果不是自己强拉他入伙,这小伙子怕是还在浦东开兰州拉面馆,二尕死了,不是中枪死的,而是腰间被人攮了一刀,六叔目光扫过船尾,听到水中有声响。

        “砰砰砰。”六叔冲到船舷朝水中黑影开枪,子弹打进江水拐弯,没有打中火雷,反而成了崔正浩的活靶子,小崔浮出水面,只一枪,就把六叔的天灵盖给掀开了。

        二尕和六叔相继毙命,西北毒贩的中坚人物只剩下马啸虎,而他正趴在沙堆后和李封团伙对射,并不知道趸船上己方损失惨重。

        “哎!”马啸虎冲刘汉东喊了一声,打手势示意自己在这边掩护,让刘汉东迂回到敌后去攻击。

        刘汉东会意,做了个OK的手势。

        马啸虎突然现身,边跑边开枪,吸引了无数火力,子弹在他身后打出一片尘烟。

        刘汉东趁机向另一方向奔去,此时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他的枪法和实战经验都是最强的,在十几米的距离上弹无虚发,接连放倒李封团伙的枪手。

        “闪!”李封大喊一声,他是传统意义上的黑社会团伙,是有保护伞和正当生意的,和这帮悍不畏死的毒贩子不一样,战斗力也大相径庭,一番枪战,占不到上风,立刻就想脚底抹油溜走。

        此时耿直已经迂回到了他们背后,他堵住了一个想要逃走的家伙,举起强光手电快速开关,200流明的超强光芒顿时让那家伙失明,捂住眼睛惨叫一声,耿直快步上前,抡起手电劈下,不锈钢外壳的手电筒砸开了脑壳,五连发落地,被耿直伸出脚尖勾住,一挑,枪在手。

        耿直将五连发搁在左臂上,左手横握强光手电,瞬间开闭,歹徒们无所遁形,霰弹枪轰出扇面,一枪放倒了挤在车门前的三个家伙。

        退路被堵,李封狗急跳墙,爬上丰田皮卡猛踩油门倒车,耿直稳稳站着,快速拉动套筒开火,子弹打在皮卡后窗上,车玻璃千疮百孔,最后一发子弹打空,耿直跃起躲避,皮卡疯狂的横过车身,发出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甩尾摆正,几个同伙扑上去想往车厢里跳,李封丝毫不顾他们,驾车将小弟们撞飞,径直向货场大门冲去。

        车速太快,摆在车厢里的钞票滚了出来,花纸满天飞,马啸虎抓了一张端详,哪是什么钞票,分明是尺寸相当的广告纸。

        马啸虎大怒,四处寻找詹子羽的身影,狡猾的毒品掮客从枪战开始就不知所踪了。

        忽然一个黑影现身了,詹子羽见大局已定,从藏身处钻了出来,他也捡到了皮卡上飘下的假钱,顿时明白李封根本没想给自己钱,可是拿不到钱,西北人绝不会放过自己,此时必须做个了断了。

        “打死他!”马啸虎也懒得问什么话了,指着詹子羽大喝,他站立的位置比较远,开枪也难以命中。

        仅存的几个西北人纷纷向詹子羽开枪,詹子羽两手交叉伸到腋下,拔出两把贝雷塔92F左右开弓,如同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尽情挥洒弹雨,快意人生。

        西北人的子弹打得差不多了,出门在外,身上也就带一两个弹匣,刚才一场鏖战几乎耗尽弹药,开了两枪就空仓挂机了,詹子羽趁机猛烈开火,将仅剩的几个西北汉子全都放倒了。

        马啸虎怒吼一声,举着枪向詹子羽冲去,忽然耿直出现在他侧面,手里举着捡来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马啸虎。

        “别动!放下枪!”

        两人几乎同时吼道,枪口互指,手指搭在扳机上

        刘汉东出现了,他选择站在耿直一边,枪口瞄准了马啸虎。

        远处,放倒西北人的詹子羽站在他们身畔一个个补枪,子弹打在脑袋上,跟敲沙罐一样。

        詹子羽打空了子弹,退弹匣重装的时候,暗处打来一枪,击中他的胸膛,詹子羽穿了防弹衣,这一枪没能要了他的性命,反而提醒他危机四伏,此处不是久留之地。

        货场中央,三人对峙。

        “你是警察?”马啸虎歪头看了看刘汉东。

        “一天缉毒警,终生缉毒警。”刘汉东一字一顿道,握枪的手稳如泰山。

        马啸虎冷笑,扣动了扳机,电光火石之间,刘汉东和耿直也开了枪。

        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硝烟散尽,站着的只剩下刘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