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四章 群英荟萃
  • 第十四章 群英荟萃

    作品:《匹夫的逆袭

        西北人爱吃面食,这一伙人都是家族堂兄弟,一个村子里的亲戚,其中有几个很擅长做拉面,平时他们为了掩人耳目都住在船上,买了面粉蔬菜牛羊肉自己做饭,顿顿吃刀削面。

        如同刘汉东猜测的那样,运毒的交通工具就是平底船,他们先走陆路,用绿sè工程的运菜卡车把冰毒运到内地城市的运河码头,然后驾船进入淮江,水路检查少,毒品上面覆盖上百吨的黄沙也很难进行检查,基本上万无一失。

        北岸货场是西北人的落脚点之一,早就踩得清清楚楚,晚上这儿基本没人,趸船上的值班员去镇上piáo娼了,大门落锁,货场上都是堆积如山的建筑用河沙,没啥价值,不会有人偷盗,也不会有闲杂人等添乱。

        今晚月sè很好,一场秋风吹散了城市上空的雾霾,夜空中繁星点点,新月弯弯,趸船外秋虫在呢喃,如此良辰美景,却要死于枪下,像马宏正那样被装进汽油桶封上水泥投入江中,实在是大煞风景。

        六叔问道:“吃了么?”

        刘汉东镇定回答:“出来的急,没吃晚饭。”

        “给他盛碗面条,拿双筷子。”六叔说。

        有人帮刘汉东盛了一大碗面条,这不是超市里卖的挂面,而是手工拉面,撒上翠绿的葱花和香菜,还浇了一勺子辣油,这种辣油看起来红彤彤的,但是一点不辣,而是奇香无比,为拉面增sè不少。

        热腾腾的面条端到刘汉东面前,碗上还搁了一双筷子。

        “吃吧。”六叔慈祥无比的说道。

        刘汉东也不客气,接了碗筷,蹲在地上吃面条,狼吞虎咽的吃,吸溜吸溜吃的满头冒汗。

        “咋样,好吃不?”六叔问道。

        “好吃。”刘汉东头也不抬。

        “好吃再吃一碗,二尕,再盛一碗。”六叔道,“是二尕拉的,他以前在上海开过拉面馆,上海的浦东。”

        “怪不得。”刘汉东一边吃一边聊,“筋斗,地道,就是缺点牛肉。”

        “肉吃完了还没来得及买,下回给你单门来一盘干切牛肉。”六叔也端着碗,慢慢的喝汤,年纪大了,吃饭的速度明显不如年轻人。

        刘汉东憨厚的笑笑,扫了一眼窗外,水泥砂浆搅拌的差不离了,这回比较有经验,水泥用的比沙子多,把尸体封在里面一定很难打碎。

        四下里看看,西北人都穿的很朴素,藏青sè的化纤西裤,长袖t恤和夹克衫,腰间悬挂着钥匙串,头发油腻,胡子拉碴,如果不是膝盖上放着机头大张的土造仿五四,看起来就像是最不起眼的民工。

        刘汉东的目光落在案板上,那放着一把菜刀,一把普通的杂货铺买的夹钢菜刀,木柄已经被汗渍渗透发黑,刀刃刚磨过,锋利无比。

        横竖是死,不如拼死一搏,刘汉东的肌肉开始绷紧,双腿在蓄力,他打算先抢菜刀,挟持六叔,然后相机而动。

        思考这些的时候,刘汉东一点都不害怕,刀口上舔血的ri子过惯了,神经已经变得很大条,而这帮西北汉子也是豪放不羁,明知道刘汉东极度危险,却不用绳子绑他,还给饭吃。

        正当刘汉东准备暴起伤人之际,一辆越野车驶入货场,灯光雪亮,众人都站了起来,马啸虎拔枪对准刘汉东:“别吃了,人来了。”

        来的是一辆丰田霸道,车停下了,但车灯不灭,车上跳下一个人,jing悍瘦削,正是詹子羽。

        詹子羽是一个人来的,过人的胆气赢得马啸虎的尊敬,他走上去和詹子羽握手寒暄,回头指了指刘汉东,两人窃窃私语,再次亲切握手。

        马啸虎勾勾手,刘汉东被押了过去,货场的地面上铺了一层砂砾,走起来咯吱咯吱响,刘汉东的心在慢慢变冷,詹子羽是个难对付的敌人,智勇双全,他和马啸虎联手,自己胜算不大。

        双方站到了一起,詹子羽吸了吸鼻涕,和刘汉东打招呼:“有两年没见了吧?你气sè不错。”

        刘汉东丝毫无惧:“你也不错嘛,六步亭养人啊。”

        詹子羽脸sè有了细微的变化,他隐约感到危险的存在。

        “马老板,货款马上就到,你先把他做了吧,就在这做。”詹子羽掏烟点上,打火机燃起的时候,映红他yin鸷的面孔,敞开的西服衣襟里,隐约能看到手枪柄。

        马啸虎举枪对准了刘汉东的太阳穴,身后几个大汉也各自握着手枪,jing惕的四处扫视。

        “吃饱了吧?做个饱死鬼下去,别埋怨我。”马啸虎的大拇指掰开了击锤。

        詹子羽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汉东,期待他战栗求饶。

        刘汉东迎风而立,威风凛凛:“姓马的你不仗义,玩yin的,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马啸虎说:“对不住兄弟,我也是没办法,回头我给你多烧点纸吧。”

        刘汉东咬牙切齿,睚呲yu裂。

        马啸虎手指压住了扳机,詹子羽屏住了呼吸,烟也忘了抽,这一刻他盼了许久,刘汉东在自己面前被爆头,红的白的洒一地,多么畅快的报复,只可惜不是自己亲自cāo刀。

        “**的不仗义,我死了也不会饶了你!”刘汉东破口大骂。

        忽然马啸虎收了枪,问詹子羽:“钱呢?”

        詹子羽一愣:“钱马上就到。”

        “钱不到,我不能杀他。”马啸虎很严肃的说道。

        詹子羽深深吸了一口气,这帮反复无常的西北人,做事怎么这么不讲究,他杀机又起,可是自己孤身一人,想干掉这票人不免有些难度。

        “稍等,我打个电话。”詹子羽道,回头走到空旷处,给李封打电话。

        李封正在车里,接到詹子羽的电话不耐烦道:“急什么,马上就到。”

        詹子羽说:“想不想发一笔外财?”

        “怎么讲?”李封道。

        “我正在货场和西北来的上家交易,他们带了一百多万的货,你要是能把他们都做了,货归你,我一点不要。”

        “真的?”李封兴奋起来。

        “我哄过你么,不但货归你,我还送你个大人情,你想知道烧黑森林的人是谁么?”

        “是谁!”

        “来了就知道了。”詹子羽挂了电话。

        他这一招驱虎迎狼之计有点狠辣,因为他也不敢保证李封杀红了眼会不会把自己也灭了,但双方实力差距不大,火并起来方便自己浑水摸鱼,谁笑到最后,谁才是大赢家,詹子羽有这个信心。

        又是三辆汽车驶入了货场,一辆丰田皮卡,两辆大排量越野车,都是雪亮的氙气大灯,把货场照的白昼一般。

        马啸虎等人伫立在灯光下,有些不自然。

        “把灯灭了!”马啸虎喊道。

        李封跳下车,叼起一只烟,手下帮他点燃,十几个人排成长龙,手中都拿着家伙,手枪,五连发,片刀,气势很足。

        詹子羽走过来和李封交头接耳:“钱带来了?”

        “带来了,五百万妥妥的。”李封狞笑道,他看这些人就如同看死人一般,当然也包括詹子羽。

        一个小弟打开了丰田皮卡的车厢,一堆钞票暴露在灯光下。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五百万现钞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看到的。

        詹子羽又走向马啸虎:“见到钱了?动手吧。”

        马啸虎拔出手枪,再度瞄准刘汉东的脑袋。

        “把钱搬过来。”马啸虎说。

        “货呢,让我看看。”李封说。

        马啸虎疑惑的看了看詹子羽,他不明白李封说的什么货。

        ……

        十分钟前,耿直就摸到了货场,他隐蔽在黑暗中,悄悄移动,接近趸船,为了不发出声音,把皮鞋也脱了,当马啸虎等人押着刘汉东走出趸船,拔枪相向的时候,耿直下意识的掏枪,却摸了个空,他的配枪上缴了,除了一个强光手电,手无寸铁。

        詹子羽和李封等人的陆续到来,让耿直激动不已,贩毒链条上的重要人物基本上都到齐了,如果jing方大队人马及时赶到的话,来个一锅端是多么的漂亮,他给蔡沪生发信息,没回,给二拿发信息,回了,说车队堵在二桥上,估计还得半小时才能到。

        耿直气的差点把手机砸了,货场空地上,马啸虎再次瞄准了刘汉东,眼瞅着战友就要牺牲,耿直忽然摸到了钥匙串上的激光笔。

        这支激光笔是案情分析会上用的,用来指示ppt上的内容,情急之下他打开激光笔,shè向了马啸虎。

        马啸虎正要扣动扳机,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看自己胸口,红光闪烁,仔细一看,是个一毛钱硬币大小的红光斑点,他是军迷,知道这是狙击枪上的激光瞄准器发出的光芒,自己被锁定了。

        “你们什么意思!”马啸虎激动起来,他下意识的认为是詹子羽和李封等人要对付自己。

        “我他妈怎么知道什么意思?”李封一口将嘴里的香烟吐掉,车厢里的假钱不能见人,必须先下手为强。

        信号一出,手下们齐刷刷端起了枪。

        西北人这边,也举起了枪。

        詹子羽没拔枪,他慢慢倒退着:“别冲动,都别冲动。”

        江边一人多高的蒿草中,浑身jing湿的崔正浩慢条斯理的打开防水包装,拿出自己的朝鲜造六八式手枪,双手握枪,稳稳地标准了五十米开外的马啸虎。

        手枪的有效shè程理论上是五十米,其实能在二十五米内击中目标就算是神枪手了,大多数手枪交战都是发生在十几米,甚至几米的距离上,五十米之外,过轻的手枪弹头很容易发飘,除非是在极佳的shè击环境下,奥运冠军的水准才敢托这个大。

        崔正浩眯起一只眼,呼吸平缓,心跳正常,思绪回到了当年。

        朝鲜min zhu主义共和国国家安全保卫部第五总局的崔正浩上尉身着军装,意气风发,站在靶场上单手举枪,瞄准五十米外的李明博全身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