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三章 平底船
  • 第十三章 平底船

    作品:《匹夫的逆袭

        李封很有反侦察的经验,他找了个身高体貌和自己接近的小弟,穿着自己的衣服拿着自己的手机待在房间里,还找了个妹子进来陪着,好烟好酒尽情享用,只要在屋里不出去就行。

        专案组的一辆民牌车就停在黑森林夜总会门口,监视每一辆进出的车辆,笔记本电脑上显示着李封手机所在的位置,这一组队员是蔡沪生派出的,缺乏办案经验,他们不知道,真正的李封就藏在从眼前经过的一辆丰田皮卡的车厢里。

        为了灭詹子羽,李封调集了十二个人,都带家伙,分乘四辆汽车向江北方向而去,江北货场是港务局所属的一个大型货物堆栈码头,占地极大,方位偏僻,正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

        刘汉东驱车来到七号码头,这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影,荒废的院子里野草丛生,锈迹斑斑的大门上挂着铁锁。

        手机响了,是马啸虎打来的:“你到岸边来。”

        刘汉东弃车来到岸边,只见一条橡皮艇停在水中,艇上有两个人,都是生面孔。

        “刘老板是吧,上来吧。”是西北口音。

        刘汉东跳上了橡皮艇,火雷和崔正浩也要上去,却被阻止:“别上了,装不下那么多人。”

        刘汉东脸色一变:“这是什么意思,又让我单刀赴会啊,你们来个黑吃黑我咋办?”

        火雷也帮腔道:“对,不去了。”

        马啸虎的电话又打来了:“刘老板,不是不相信你,确实坐不下嘛,你要是不放心,这生意不做也行,但是我劝你一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花五十万买一百多万的货,你要是省着点花,这辈子都够了,我也犯不上黑你那五十万,是做是不做,你给个痛快话。”

        刘汉东迟疑了一下:“好,我一个人去。”

        他有这个底气并不是因为身手好,而是因为一切都在警方的控制之下,他相信耿大队一定会保护好自己,毒贩临时变更地点也不必担心,警方有汽艇,有直升机,论机动能力,没人能比得过警方。

        “请把手机放下。”西北汉子提出要求

        刘汉东拿出手机递给火雷:“帮我保管好。”

        刘汉东身上有追踪装置,有微型麦克风和摄像头,对话传到数百米外的警方设备车上,蔡沪生双眉紧锁,立刻部署:“准备快艇。”

        “蔡处,没有预备船。”一个部下答道,这次警方确实下了大力气,动用了十几辆车,但是百密一疏,千算万算,忘了算近江是个临江的城市,毒贩临时更换地点,乘船快得很,开车走大桥绕过去就远了。

        “协调一下水上公安。”蔡沪生依然保持着冷静。

        临时协调需要时间,而现在最珍贵的就是时间,刘汉东乘坐的橡皮艇越来越远,信号就要丢失,蔡沪生额角渗出汗珠,他不担心特情的生命安全,但是煮熟的鸭子飞了,自己可就前功尽弃了。

        “联系市局,出动直升机。”蔡沪生说,但是他心里也没底,警用直升机不是一般的装备,出动一次成本好几万,必须局长签字才行,手续相当繁琐。

        着急的不光是蔡沪生,耿直更是心急如焚,刘汉东是他拉来的壮丁,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紧急征用民船也不是办法,这里虽然是码头,但荒废已久,根本没有船,江中倒是不时有满载煤炭的平底水泥船夜航驶过,不过根本没有手段强行征用。

        耿直开车沿江而走,试图寻找合适的船只。

        站在江边的火雷和崔正浩大眼瞪小眼,也没了办法。

        忽然手机响了,是刘汉东常用的那一部。

        火雷接了,是舒帆打来的,声音急促:“哥,不能上当,他们要杀你!”

        “东哥已经过江了,怎么回事?”火雷问道。

        “这是个圈套,詹子羽要杀他,赶快救他!快!”舒帆急的都快哭了。”知道了!”火雷直奔汽车。

        “干什么去?”崔正浩问他。

        “开车走二桥绕过去。”火雷说。

        “来不及了。”崔正浩拿出塑料袋将手枪包裹好塞在腰里,脱下裤子扎紧,开吹,在火雷惊异的注视下将一条化纤裤子吹成了简易救生圈,皮鞋脱下鞋带栓到一起挂在脖子上,从容下水,泅水渡江。

        淮江在这一段特别宽阔,江面上雾气弥漫,看不到对岸,此时的水温不比夏天,已经很凉了,火雷水性不佳,但看着崔正浩越游越远,不甘示弱也脱衣下水,以笨拙的狗刨式向对岸游去。

        橡皮艇马达轰鸣,逆水而行,前面一艘空载的平底船乘风破浪而来,江面上风大,溅起的浪花打湿了刘汉东的衣襟,胸前的摄像头和微型麦克风沾了水短路失灵,不过刘汉东并未察觉。

        平底船降低了速度,船上抛下一根缆绳,橡皮艇上的人拉住绳索,贴紧了平底船,刘汉东心里一沉,没想到对方居然在船上见面,希望耿大队他们能做好万全的准备。

        “又见面了,刘老板。”船上传来马啸虎的声音。

        刘汉东爬上了船帮,这种淮江里常见的平底船排水量大的不过数百吨,小的才几十吨,长二三十米,运载黄沙煤炭等体积大价值低的货物,**十年代的时候有很多水泥壳的平底船,现在大都改成了玻璃钢船体,装柴油机马达,速度不快,靠的是运输费用低廉。

        “马总你好。”刘汉东和马啸虎亲切握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的货都是从这种船运来的吧?”

        马啸虎哈哈大笑:“刘汉东,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么?”

        “怎么讲?”

        “我最喜欢你不装,心里有啥说啥,没错,我们的货就是藏在平底船下面运到近江来的,这个秘密你知道了也无所谓,反正今天是最后一次买卖,做完这一炮,就彻底收手。”

        刘汉东也哈哈大笑:“果然高明,这买卖拿风险太大,不做也罢,钱我带来了,货呢?”

        “不急,再等等,等一个朋友过来,顺便介绍你们认识一下。”马啸虎掏出烟来,给刘汉东上了一根,帮他点上,态度亲切随和,如同经年老友。

        刘汉东打量这艘船,船尾舱室里有三个人,眼神犀利,货仓里只有浅浅一层黄沙,船帮上绑着无数废旧轮胎,在这种狭窄的场合打起来,再好的枪法和体魄都没用,靠的就是人多,枪多。

        除非先下手为枪,现在就拔枪把这几个家伙打死,不过六叔不在场,除恶务尽,还是等着一锅烩比较好。

        杀机一闪而过,刘汉东爽朗大笑:“好,朋友多了路好走,我最喜欢交朋友。”

        ……

        监控车内,信号中断,蔡沪生心里有些慌乱但表面上依然保持着镇定,他让下属展开近江地图,判断毒贩可能所在的位置。

        理论上说,北岸任何地点都能作为毒贩交易地点,失去了无线追踪信号,就如同大海捞针一样,不管怎么说,警力必须投放过去。

        水警的船还没协调来,直升机的调动也在走程序,时间不等人。

        “走二桥,去北岸。”蔡沪生当机立断。

        满载特警和黑色依维柯鸣响警笛向距离最近的淮江二桥驶去,不巧的是,桥上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运输危险品的货车侧翻,桥面洒满油脂,引桥上挤满了上不去下不来的车辆,应急车道也被汽车占满,而警车就被堵在了引桥上,就算有交警开道也无济于事。

        这时候蔡沪生才感到自己能力的不足,预案太少,稍有变动就抓瞎。

        “老耿呢,耿直呢?”蔡沪生左顾右盼。

        此时耿直正在江面上迎风挺立,脚下是打捞垃圾的水上城管快艇。

        蔡沪生的电话打过来,耿直接了:“我快到北岸了,有情况随时报告。”

        起风了,浊浪滔天,水性不佳的火雷一条腿抽筋,在浪花中拼命扑腾着,几次沉入水底又钻出来,大喊道:“救命!”声音被吹散在风中,夜色阑珊,谁也注意不到江心中的溺水之人。

        忽然一个红白相间的软木救生圈丢了过来,火雷死死抓住,喘了几口气,就看到崔正浩站在船头向自己微笑,身后是胆战心惊的船员,小崔手里提着枪,他一定是用这支枪说服了船员来搭救自己。

        刘汉东搭载的平底船顺流而下,最终停在江北货场沿江的趸船旁。

        众人下船,进了趸船,刘汉东一进门,后脑上就顶上一把枪,腰里的五四式也被人抽了去。

        “马总,这是怎么回事?”刘汉东心里一凉,早知道在船上就先下手了。

        “过会你就明白了。”马啸虎说。

        趸船充当浮动码头的功能,船舱也是办公室,值班员不知所踪,煤气灶上放着一口锅,案板上摆着菜刀和切好的黄瓜番茄,地上蹲着几条汉子,手里端着大碗正在吃面条,其中一人正是六叔,他冷漠地抬眼扫了一下刘汉东,又看向窗外。

        几十米外的空地上,两人拿着铁锨在搅拌水泥砂浆,旁边放着一个锯开顶盖的汽油桶,装一个大活人正正好好。